第十四骗 正道X魔教X对弈

“对面就是须臾山吗?”

说话的是一名紫衣男子,他器宇轩昂地站在岸头,身躯凛凛,剑眉星目,虽说不上长得十分神秀,但有种说不出的正义志气之势,端的是英雄少杰。

然而,得到其他人的肯定后,男子再次开口了。

“大爷还要等多久?”

身后的人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情。火麟堂堂主瞪大了眼,将原本的牛眼瞪得更大了,颇有种吹胡子瞪眼睛的意味;峨山师太毫不掩饰地皱起了眉头;七星剑掌门神色怪异却又不好多说什么;慈木大师闭目入定,似乎什么都没有听到;其余各门各派的纷纷远目,权当没有听见那个词。

在场人集体在内心叹息着:他们选的这个盟主,相貌堂堂,武艺出众,领导等能力更是没话说,在武林大会上以武、智、义、侠四大会场全胜的成绩折服了所有人,更是获得了公输四家的鼎力支持,连天下第一美人柳天琴都芳心暗许。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盟主,可他偏偏就、就有个死不悔改的小毛病:说出的话比最不入流的小混混还要流里流气,而且是用他那副正义禀然的脸和气质,去说着让四大门派不知道该去捂住耳朵还是捂住脸的话——太丢人了,这可是代表全武林的盟主,真不是街头想让人一竿子抽死的小混混。

“还有一刻钟。”低低的声音从七星剑门的方阵中传来,星铮垂头回答了盟主的提问:“还有一刻钟,紫霞雾就会散开了。”

星铮再次沉寂下去,他被七星剑门的人包围着,却如同七星剑众人中的一缕鬼魂。所有人看了一眼星铮,心照不宣地移开了目光。

在十天前,七星剑门传来消息,他们派遣到轮回教的一名弟子居然活着回来了,还带了进入轮回教总坛的途径。收到消息的盟主当即赶往七星剑门,在和那名叫做星铮的七星剑门弟子谈了一天辰后,盟主不顾在场人的反对,将各大门派召集起来,决定按照星铮给的途径向轮回教的总坛发起进攻。所有质疑星铮的人都被盟主挡了下来,盟并对各个门派的负责人说:万一确实是魔教的阴谋,他会负责起所有责任,补偿所有门派的损失;如果实在是不相信的话,不强求参加。

这招狠啊,那些有些退缩的门派一下子反而坚定地要求参加了。星铮有可能是魔教派过来的阴谋,但他也可能确实带来了进入轮回教总坛的方法。铲除魔教,这是一项多大的荣誉,更别说魔教总坛里那四处掠夺而来的奇珍异宝和武功秘籍!不参加的话,万一真的把轮回教打下来了,他们岂不是连汤水都没得喝了。更何况天掉下来高个子顶着,盟主都说了,他会负起所有的责任。况且大家都参与了,我损失你也得不了好,谁也没亏谁。

于是除去那些没有能力的小门派,几乎所有中大型门派都参与到这次铲除魔教的行动中了。其中七星剑门最为活跃,毕竟“钥匙”是他们门下的。如果这次行动成功的话,七星剑门将是最大的功臣之一,星铮更是一举成名。一时间,看向星铮的目光中,除了怀疑和探究,更夹杂了不少嫉妒。

星铮低头沉默地站在七星剑门众人中,这次回归,与星铮相识的人都发现,他们好像有点看不透过去好说话的“大师兄”了。无论是谁向他打探须臾山上的事,他一概沉默不语,唯有在回答如何进入须臾山时才会说上两句。

“散开了!”

一声惊呼,众人都抬首望去。长年弥漫在碧玉水上的紫霞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丝地消散开来,一个几乎看不到边际的湖沉默地出现在众人面前。一眼望去,远方模模糊糊地能看到一个岛的黑影,所有人的眼中都闪过激动和贪婪——那就是须臾山,传说中太阳与月光无法到达之处,轮回教的总坛。

一时间没人能言语,唯有一个低低的声音响起。

“划船过去。不要用身体去碰湖水,会没命;不要掉入湖中,会没命;掉入湖中的人不要去救,会没命。”

星铮低低地道。

***

凡事皆有度。一旦超过度,则会过由不及,乐极生悲。

“你不能这样下去了。”

洛绎轻轻地对床上的人说。床上的人半蜷着身子,紧闭着眼,浓密的睫毛在眼睑打下阴影,因为脸色过于苍白,漂亮的五官看起来便份外鲜明和剔透,衬得嘴唇几乎像涂了胭脂般妖艳,而且不详。

自从那次发疯后,风锁云的身子就彻底地垮了,严重时竟高烧了三天三夜才退去。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但他的精神却更加神经质。洛绎根本不敢离开风锁云一步,怕等他回来后,他就只能看到一具尸体了。

“你会让我觉得……”

洛绎看着昏迷的风锁云,声音轻得像是同时在对一个鬼魂说话。

“我的存在,是一种错误。”

砰——

洛绎马上站起来,向外望去。刚刚那声巨响是错觉吗?——不是惊雷,这个季节不应该有雷,更像是一种爆炸声。洛绎皱着眉,他好像,在哪里听过?

过了一阵子,有脚步声迅速接近。门被推开,萧风炙站在门口。

“教主还没有醒吗?”

萧风炙一眼就看到躺在床上的人,神情很是着急。

“发生什么事……”

“来不解释了。”萧风炙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然后对洛绎道:“你能进禁地——不用否认,我的人上次看见你进去了。你现在先背着教主躲进去。”

洛绎注意到那个“躲”字,所以现在他们是不安全的吗?还没来得及等他开口,萧风炙便消失在门外了。

洛绎不再迟疑,背起风锁云。风锁云现在轻得可怕,洛绎没有费多少力就将他背起,按照萧风炙的吩咐向禁地赶去。一路上时不时能听到远处传来的刀剑声,还有被风传来的一丝血腥味。洛绎没多去探究,他没有丝毫能力去介入,即使有攻略和穿越的存在,他只能保证自己不死,却完全无法去阻止其他人的伤亡,比如说他背上的那个人,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放下的。

跑过长道,穿过深林,神木就在眼前。

“果然来了呢。”那人用手抚着树干,像刚刚和巨树说完悄悄话,回头对着洛绎笑:“洛绎,好玩吗?”

洛绎一步步走到叶株面前,蹲下把背后的风锁云小心翼翼地靠在树干上,抬头眯眼看向那个逆光的人:“你做了什么?”

“洛绎不知道吗?”叶株一手扶着树干,微微弯下腰与洛绎对视,口气中微微带着些失望,像是得知邀请过来的小孩、竟然不知道自己的游戏就来了后的闹别扭,因此没了游戏的心情直接抛出答案。

“我把正道放进来了。”

洛绎猛地站起来,不知道是因为蹲太久还是太过震惊而产生了一丝眩晕。在二十一世纪看过各类武侠小说的洛绎当然知道,那些所谓的正道对所谓的魔教是何等的深仇大恨和欲除之而后快。看萧风炙当时的表情,就知道情况糟糕到一个地步,连教主都不得不好好躲藏起来。

“你想毁掉轮回教吗?!”

叶株略带疑惑地看着洛绎,似乎完全不了解他的为何会生气。

“这是个游戏。”叶株说:“轮回教是筹码之一。”

洛绎根本没精力去指责叶株——因为即使指责了,那个人也完全不会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天界道在哪?”

叶株漂亮的眼珠流转着透明的光,他的声音很轻,轻得完全让人意识不到其中的残酷。

“没有天界道了。”

洛绎睁大了眼,他看着那个非人类,语气轻快地道:“他们都死了。”

“……为……什么?”

“因为已经没用处了。”那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叶株声音是非常平淡甚至没有半点波澜的。他一眨不眨地凝视着洛绎,慢慢向洛绎靠近,近得两人似乎一呼吸就可以触碰到对方。

“我毁去了‘城墙’,用我的‘兵’对掉了你的‘兵’。”叶株纯色的眼珠中笑意满满:“洛绎,轮到你落子了。其实你手中一直握着翻盘的王牌,要不要使用它,去保护你的‘王’?”

洛绎还没来得及说话,叶株突然抱住了他。

“一起来看看棋盘吧。”

叶株说完,就抱着洛绎向树干撞去。洛绎反射性地闭上了眼,感觉像是穿过了什么。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换了一片空间,这里或许是巨树的内部,上上下下漂浮着绿色的光点,洛绎的对面像是隔着一层透明玻璃向外看,还能看到风锁云靠着玻璃的背影。洛绎伸出手想要触碰,却发现真的隔着一层说不出的材料。

远处的深林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洛绎警惕地看去,一个紫衣男子率先走出丛林。

“什么鸟地方?大爷走了这么久才见到一颗破树!”

随后又走出了数人。女道士开始脸色不愉地整理着装,一名魁梧的大汉看见昏睡的风锁云,惊讶地出声:“咦?那儿有个人……轮回教的余党吗?”

“他是轮回教的教主。”

最后从深林中钻出来的青年,洛绎一眼就认出是那天在药房前见过的伪物。

那句话一出,整个气氛就变了。

所有人都极有默契地加快脚步,等距离拉今后,他们却不约而同地停下了脚步。场面一时间有些死寂,紫衣男子摸着下巴道:“哎哟这是,魔教的教主长得比一个姑娘还水灵。”

他说这话的时候紧着眉头,双眼深邃,配上他那一身气质和容貌根本不像是在说调戏良家妇女的话,而是在为天下担忧。

四大门派的掌门互看了一眼,然后七星剑掌门试探地问了一声:“盟主,那……”

“你们爱咋地咋地罢。”紫衣男子挥了挥手,然后往来的方向走去:“大爷没兴趣。”

四人的眼神顷刻就变了。铲除魔教,如果不将魔教最高的领导者除去叫哪门子的铲除魔教。先不说杀死魔教教主能获得的巨大荣誉,还有那些只有魔教教主才知道的魔教宝库——况且,有人偷偷地瞥了一眼风锁云,实在是太漂亮了,轮回教的教主……

本来从哪个方面来说,盟主对魔教的教主都有最高的处理权,但是盟主已经直接宣告没兴趣了,那这样的话……

“呔!就是这该死的魔教教主,竟然把本门的子弟囚禁了整整八年!”七星剑门主首先发难。

“哼。”峨山师太冷冷地瞅着七星剑门主:“囚禁算得了什么,我峨山派死在这妖孽中足足有百人余!我要让他血债血还!”

“你们谁都不能阻止我报仇!”火麟堂主大喝一声:“老子的至交青城阁就是被这厮灭了门的!”

……

洛绎一直在看着,即使他难受得连肠胃都绞在一起,他也不肯移开视线丝毫。

绝色的青年就这样脸色苍白地躺在巨树底下,任人像评价猪肉般说出杀他的价值,竞价者高就可以获得他或他的死尸。

叶株一直站在洛绎身边,像是只要洛绎一开口,就能顷刻满足他所有的愿望。

“——叶株,”洛绎的表情因难受而带着一直怪异的扭曲:“你就那么想要穿越?”

“是的。”叶株抓起洛绎的左手,毫不掩饰他的渴望:“有了它,我就可以回家了。”

“我一直很想知道,”洛绎嘿嘿地笑起来,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挑衅:“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你同样可以获得它。”

“拿不到。”叶株非常诚实地回答洛绎的问题:“穿越的材料太过稀有,所以都会在材料上印下认证。除了持有者主动放弃和给予,其他人获得它也无法使用它。”

这种限制条件,简直就像是……

攻略。

“攻略?”叶株歪了歪头:“洛绎是这样叫它的吗。”

不知不觉,洛绎竟然直接将攻略说出了口,他刚想说些什么,却发现场上局势猛然一变。

正当四大门派对峙时,一抹暗芒直接向风锁云的喉间抹去。这一刀要是下去了,绝色的青年绝对会死的不能再死。

洛绎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抓那道暗芒,但忘记自己被关在神木的里边,直接被那不知名的透明材料挡了回来。而这时,那道暗芒被同时出手的四大门派掌门拦住,吹起的风将绝色青年的肩上的头发吹落到胸前。

洛绎站在树的这一边,刚刚那一幕让他到现在依然没回过神来,他细细地喘息着,眼中写满了后怕——洛绎死了,或许还能够有洛绎;风锁云死了,这世上再没了那个由他亲手带大的孩子了。

他抬眼向出剑的凶手望去,发现是那个出林后一直沉默的伪物。

四大掌门都很震惊,刚刚他们差一点就让星铮杀掉风锁云了。七星剑掌门更是怒不可遏,这一剑无疑是在打他的脸。

“你!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星铮默默地看着风锁云,好一阵子才回答。

“你们答应过我,会把他交给我处置。”

四人皆是愣了愣,当初在说出进入轮回教的途径时,他们是这样作出了保证,但那时候谁也没有想过能真正捉到轮回教的教主。在刚刚争论时,他们下意识地遗忘了这件事。

四人的视线都有些尴尬,但让他们让步是绝不可能的。七星剑掌门眼睛一亮,这可是最好的理由啊,风锁云在星铮手里不就相当于在他手,当初答应这事的时候盟主也在一旁,只要找到盟主其他三人根本抢不过他!

七星剑掌门咳了咳,正想得意地开口,却发现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魔教教主身上,他疑惑地一同看去。

或许是刚刚的动静惊醒了他,风锁云醒来了。

他睁开眼睛,眼睫毛微微颤抖,露出的眼中是一片浑浊,然后眼睫像是无力支撑般又垂下,然后再次吃力睁开。如此反复之后,他像是终于能认清周围的景物了,开始一样样看过去。绝色的青年像是没有注意到自己虚弱无力的处境,他的视线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寻着了人,然后一个个辨别。每一个接触风锁云目光的人都下意识地想要躲避,为什么?……说不出理由,只是觉得,太脆弱了。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都不是。

洛绎……不在。

“洛绎……”

风锁云是什么样的表情,洛绎看不见,可他看见对面的四人眼中同时露出一种强烈的不忍和怜悯。

“洛绎……”

风锁云全靠着身后的树干支撑,他微微侧着头,一直一直念着这个名字,轻轻的,柔软的,脆弱的。就像是在念着母亲给予的痛苦飞走咒语,这样一遍遍唤着,仿佛就可以真的感受不到痛苦了;就像是信徒在向最敬爱的神明作出虔诚的祈祷,这样一遍遍唤着,仿佛就可以真的从“神明”那里得到回应了。

“洛……绎……”

我在这里。

风锁云的唇角勾起一缕极其微弱的弧度,闭上眼,眼泪落了下来。

神木中,洛绎站起身子,他的头有一瞬间的眩晕,一句话不受控制地从记忆深处跳了出来,仿佛连大脑都冻结。

——洛绎,为了你死,我很开心……为什么呢?也许是因为、我爱你吧……

洛绎转向叶株,露出一个真实得像假的灿烂笑容。

“我们来谈谈第三个要求,如何?”

他的眼角瞥向风锁云的背影,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起来。

太可惜了,明明都打算……果断还是不行啊。

千万不要爱上一个叫洛绎的家伙,会死。

作者有话要说:上一章的世界观大家好像不太懂,这里某颓就举个例子说明一下时间三定律,因为它和后面的剧情相关。

因果论:比如说你拿到穿越回到过去杀死幼年的自己,这是违反因果的,因为你杀死幼年的自己,现在的你是不存在的。

盖亚论:盖亚就是勤劳的好孩子啊=-=每天去修正破坏因果的存在,比如说,回到过去想要杀死幼年的自己的你,果断会被盖亚君阻止并且被修正的。

误差论:就是盖亚君有一天偷懒了,穿过去的你居然没被修正而且还成功地干掉了幼年的你,因为因果的存在,为了不冲突所以这个时空变为新时空,与你那个时空平行,不过这个时空的未来没有你,就酱【本定律为假说,尚未被验证,远目】

以上均为某颓脑补产物,绝对会有BUG之类的存在,大家就不要那么较真了=-=……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