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骗 诀别X释放X相逢

神木外的四人还在争锋相对,星铮被点了穴扔在一旁,一双黑眸沉默地看向靠着神木的风锁云。

在气氛快要达到极点时,四大门派掌门都在同一时间消声,他们的眼中同时闪过异色,神情略显惊慌——四人都觉得自己的内力像是一下子被抽空了一大半。

空气中若有若无地浮着一丝甜味。

“不好!有毒——”

七星剑掌门第一个反应过来,以袖遮鼻,飞快地向深林中退去。同一时刻,其余三人也争相向外头跑去,这时候他们的脸上已经不仅仅是惊慌了,而是惊恐。因为他们都看到了,在太阳的照射下,空气中那越发浓郁的紫色烟雾。

紫霞雾又回来了!这个认知不啻为一道催命符,让四人拼了命地向外逃去,巴不得下一刻就离开须臾山——被紫霞雾笼罩,没有服用过轮回丸和天材地宝的他们无疑是死路一条!

紫色的烟雾懒懒散散地在空气中浮动,妖异地扭曲着。它们慵懒地注视着神木下无法动弹的两人,过了一阵子,其中一人动了动,向另一个人走去。

星铮按着自己的右肩站在风锁云面前,他的穴道还未完全解开,一半身子仍然是麻的,但比起只能靠着神木支撑的风锁云,他已经好得太多了——他甚至能轻易地杀死那人。

“风锁云……你看看我。”

绝色的青年靠在树干上,闭上眼安详得像是睡着了,眼底的红蝶一动不动地栖息着。

“你看看我!”

星铮嘶吼着,如同一只困兽。刚刚听着四大门派之主的争夺,他觉得这样还不如让那人死了呢,死在他手里——这个念头一旦起了就再也无法抹去,就像现在,它依旧在他心底轻轻地蛊惑着,不断地挑拨着他的神经。

风锁云的眼睫毛颤了颤,然后一点一丝地扇起,微微扬起的头使他的双眼正好正对上站在他面前的星铮,然后不动了。星铮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然后整个人僵住。

那个人的眼中有的只是混沌,黑洞洞的没有丝毫光泽——他在看他,却没有看到他。

星铮整个身子开始颤抖,然后诡异地归于平静。

“风锁云……”星铮将手上的剑举起,没有抑扬顿挫的声线听起来显现一种诡异的空洞:“你要记得,杀死你的人是我——星铮!”

一剑劈下。

溅出的鲜血点缀在那鲜艳的红蝶上,然后妖艳地滑出一道血色纹路。风锁云那双即使直视剑劈下也没有丝毫波动的眼眸动了动,点点光亮在瞳孔深处兴起。绝色的青年唇角划出一丝笑,满足地呢喃着:

“洛绎……”

“何必呢。”一声叹息,不知究竟对谁说的。

星铮的身子紧绷着,他盯着那直接被一只手抓住的剑刃。而后后颈传来一阵剧痛,星铮不甘地瘫软身体陷入昏迷。洛绎松开了手,被血染红的剑直接落在草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洛绎,你确定要这样做吗?”叶株站在洛绎的身边,看向目不转睛地盯着洛绎的风锁云。

洛绎垂下眼,将受伤的手在身上随便抹了抹,声音没有丝毫迟疑:“恩。”

叶株将手放在风锁云的头上,那姿势轻柔地仿佛像是在安抚一个孩子。风锁云像是终于意识到叶株的存在,他迷惑地询问叶株,眼睛却依旧直勾勾地看着洛绎:“你要做什么?”

叶株弯起了眼,很开心地笑着回答:“我在拿走你的记忆——”

风锁云的眼睛渐渐睁大。

“——拿走你所有和洛绎有关的记忆。”

“不!!!”

红衣青年疯狂地想要挣扎,但是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他愤怒地看着叶株,双眼已经变成血色。叶株像是极不解地回看他,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停顿。

“为什么要生气呢?我在帮你治病,只要你忘了洛绎,你的病就会好了。”

“拿开你的手!”

风锁云盯着叶株的眼神极为可怕,那种极度的恨意让人毫不怀疑如果他有力气,他会第一时刻将叶株撕成肉末。

“是我要求这么做的。”

风锁云整个僵在原地,喉咙间泄露出一丝破碎的咕嘟声,像是他的身体被挖开一个大洞,冷冽的风进出将五脏六腑冻个了遍。他近乎无机质地转过头去,看向刚刚出声的灰衣青年,面露惶恐。

洛绎一直用伤手擦着衣服,微微皱着眉不耐烦的样子,像是在烦躁那手怎么就擦不干净呢。

“不……洛绎、阻止他……求求你……”血色的泪水从风锁云的眼角滑落,为那张绝美的容貌添上一分凄艳,风锁云的整个身子开始颤抖,他熟悉那个神情,在很久很久以前,那人也是这样一幅不耐烦的神情,然后做着为他好却抛弃他的事。“洛绎、不要……不要再抛弃我……不要再离开我……你答应过的……你明明答应了……”

洛绎终于停止擦手了,他看着风锁云,表情竟是说不出的温柔。

“恩,我答应了。”洛绎轻轻地说,像是情人间甜蜜的耳语:“但是如果你没有‘有过’,那就不会失去了。”

风锁云怔怔地看着洛绎,只听灰衣青年轻叹一声,然后露出一种极不协调的灿烂笑容:“况且你知道,我是个骗子,不是么?”

——对呀,反正我是个骗子,不是么?

那一日,红色染满了整个荷花池,绝色的少年手持长刀,将声音都斩去。风锁云的眼睛渐渐睁大,像是恐惧到极致,又似陷入某种梦魇,他身体的颤抖渐渐停止下来,双眼红得像是能滴出血来,脸上却突然划出一种妖媚到极致的艳笑。

“洛绎,你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呢——”尾音挑高,渲染着无尽的媚意:“呐,洛绎,为什么又要背叛我呢?”

绝色的少年将头颅捧在怀中,诡异勾起红唇:呐,洛绎,为什么要背叛我呢?

“洛绎,我再一次杀掉你,好不好?”红色的魔舔了舔唇,血红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洛绎,像是透着某种强烈的饥渴:“这样你就不能再抛弃我了,这样就能一直将你留在我身边了呢。”

少年捧起头颅,像是祭献般虔诚:洛绎洛绎,这样你就不能再抛弃我了呀;这样……就能一直将你留在我身边了呢。

“好。”洛绎笑着回应,好像他们做了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约定而已。

“洛绎……等我醒来。”魔的眼中一片涟漪,他已经开始昏昏沉沉了,脑中像是少了什么又像是多了些什么,但绝色青年依旧妖娆地笑着,像一支罂粟绯淫地散着引人上钩的芬芳:“等我醒后,我会……”

风锁云的声音渐渐低沉,最后模糊了去。他半垂着眼,眼前的光景一直一直回溯,待他认清了,才发现这是楼中楼的小院,周围全是一片黑影。它们包围着他,在嘲笑着,起哄者,与那过于明亮的白天一直一直逼近,他用手去遮,却发现身上痛得一点力气都没了,还有一个巨大的黑影在不断地给他身上制造更多的疼痛。他只能蜷缩成一团,眼睁睁看着自己被黑影和白天压成一团肉末。

然后……然后?然后有什么呢……为什么会如此安心呢……为什么会想哭呢……他不知道,不记得了……他很累,等他醒来,一定会好好想起来的……一定要想起来……

叶株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这就是那个人类的记忆吗?

洛绎低头看着那人靠着树干,闭着眼,嘴角微微翘起,像是陷入了某种美好的记忆中不愿起来。

“再见了,锁云。”

再也不见。

***

玄妃睁大眼看着房中的晶体,满眼的不可置信。上次旋空儿回来后,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翻来覆去地说着“不可能”“世上怎么可能有那样的人”。她将旋空儿哄回空门后,实在是坐不住了,她要亲自去无名阁探查一番。等她终于混进来后,房间中的晶体让她差点尖叫起来。

玄妃死死地看着晶体中的人,是这样吗……原来让皇帝沉迷的,就是这样一个精致的艺术品——她只承认对面被晶体包裹的男人是艺术品,再怎么好看,也仅仅是艺术品,而已。既然只是艺术品,居然能让皇帝玩物丧志,那就是妖物,必须除去的妖物!玄妃满眼嫉恨地看着晶体中的男子,她必须毁掉这个妖物!

玄妃四处翻找,竟然没找到一丝火具,无名阁的竟全是用夜明珠来照明的!这让玄妃更加确信了心中的念头,她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从袖子中拿出火折,点燃靠近那奇怪的水晶。她试探地点了点,发现那柔软的水晶竟然是可燃的。

玄妃毫不迟疑地将火折扔到水晶上,然后快速离开了现场,只要她准备充分,不会有人怀疑到她头上。

回到轩雾苑,玄妃施施然地看着远方燃起的黑烟,听闻到太监们四处奔走匆忙救火的喧哗,她抬起茶杯,微笑地抿了一口。

***

在小院的凉亭中,亡夫人找到了她的教主。

风锁云一身红衣,纯黑的头发垂在背后,因为大病了一场,他的身子更显纤弱,仿佛风一吹就会散了去。

亡夫人的脚步声放得更轻了,像是怕惊扰到那个单薄的身影。即使这样,因为武功的差异,风锁云依然顷刻就察觉到亡夫人的到来,微微偏过头来,露出的一双丹凤眼中,刚刚的迷茫依旧未散去。

亡夫人问:“你在做什么?”

风锁云眨了眨眼,他眼中的迷雾越发浓郁,微微茫然地又将视线重新投入荷花池中,因为已经接近晚秋,荷花池里徒留一趟碧水。

“我好像在找人……?”

亡夫人顿了顿,然后声调不变地问下去:“你在找谁?”

“……不知道。”

明知这个话题很危险,但是亡夫人像是不受控制地问下去:“既然都不知道了,那为什么还要找他?”

微风吹过亭下的湖面,女子清脆的冷声彷佛和水产生共鸣般,扩散开波纹,微微震动着心底中最深处的那缕弦。

“我……”风锁云垂下眼,眼角的蝴蝶翅膀扇了扇:“我很想和他说话,很想摸摸他,很想将他抱在怀中,很想——”绝色青年眼底的疑惑越发浓郁,他不自觉地张口,声音自发地说出来:“——杀死他?”

亡夫人抿紧了唇,被黑纱遮住,即使没有黑纱,风锁云也完全没有注意到她的神情,他像是沉迷在思绪中完全不可自拔。红衣青年看着晚秋的荷花池,嘴唇动了动,像是将要吐出一个名字,却找不到发音的指标:

“——?”

亡夫人转身离开了这里,她回到人间道的白堂,然后一眼看到正座上对她露出灿烂笑容的灰衣青年。

亡夫人的脸立刻冷下来了,被洛绎拉过来的萧风炙立即觉得呼吸一窒,而被直接针对洛绎毫不在意,他放下手中的七星棋,笑眯眯地对亡夫人道:“我就要离开了。”

亡夫人依旧冷着脸,整个人直接散发着“你怎么还没滚”的气息。洛绎无视了,继续厚脸皮地凑上去:“话说我也算是救了你的教主了,能不能向人间道主这里讨点……回报?”

亡夫人冷冷地看着洛绎,良久,才硬邦邦地道:“你想要什么。”

“很简单的一个事。”洛绎笑嘻嘻地说:“妞~给爷笑一个?”

洛绎立即感到从对方那里传来的杀气,他快速地逃到萧风炙身后,苦着脸探出头:“不肯就算了……要不爷给妞笑一个?”

铺面而来的杀气猛地一顿,怕是亡夫人也觉得对洛绎这样的人生气根本不值得,洛绎轻呼一口气,他小心翼翼地绕开亡夫人,慢慢地向门口摸去。

在经过黑衣女子时,洛绎听到一个极其细微的双音节词,攻略已经提示他完成了任务。

“已确认,攻略物品笑到手,C级任务完成,获得1%的进度,现有进度为84.5%。”

其实初衷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最在意的那个人能够活着,不是么?

“84.5%嗯……”走在路上,洛绎伸了个懒腰,用手遮了遮那太过凶猛的阳光。

“那就还剩下最后一个,S级任务了。”

***

楚苛己嗔目欲裂,他几乎是待火快要熄灭的那一刻冲进去,却险些被压在轰然倒塌的房子底下。北楚的皇帝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一片废墟,他怎么也想不通,好端端的为什么会起火呢——这样的大火下,别说水晶和人了,就算是铁也会被烧成一滩铁水。

楚苛己突然暴跳起来,大声嘶吼:“是谁!谁!谁放的火!?快给朕去查!”他恨得眼睛都要充血了,用着几乎咬碎牙齿的力道一字一顿地低吼:“朕要他碎尸万段!!!”

玄妃遥遥站在远边,用扇子遮住了嘴角的弧度。

突然太监们一阵惊乱,他们尖叫着,将楚苛己的一部分神思拉回,然后就发现太监们为何尖叫的缘故了。北楚的皇帝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看着那片还冒着青烟的废墟一阵蠕动,最后像是被谁从底下掀起来般猛然炸开。

一个赤.裸的男子从废墟中起身,他的下半身还埋在焦木中,只露出一个将近完美的上半身,雪白的皮肤被那焦木衬得越发白嫩,一张精致到神灵也会嫉恨的脸没有丝毫表情,如果不是场景不对,太监们都会尖叫着天神下凡了。

天下只有一个人知道,这个精致仿佛没有丝毫瑕疵的男人,会是一只虫子。

丛完全无视由他引起的骚扰,他没有去看呆滞地站在他对面的楚苛己,也没有去看远方骤然变色的玄妃。虫子闭上了眼,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睁开时,黑洞洞的眼睛无机质地看向远方,像是确定了猎物的踪影。

他满足地开始准备他的狩猎了。

***

叶株环顾周围,几千年不变的树木,几千年不变的青草,几千年不变的土地,几千年不变的日起日落。他隐隐感到他的心情开始低落了,却不知道是因为什么缘故。他把这种心情归为一种不快,因为太过无聊而产生的不快,这种不快在看过风锁云的记忆后会更加的高涨。

“没有人和我说话,没有人陪我玩……太无聊了。”

叶株闭上眼,再一次看完风锁云的记忆。他有些失落,又有些抱怨:“为什么不能像陪着风锁云一样陪着我呢,洛绎?”

叶株用手轻抚着树干的一角,那里带着干涸的血迹,正是那日为了抵抗他的摄取,那个名叫风锁云的人类用力划开掌心在树皮上抹下的痕迹——那样激烈的感情,叶株也只在风锁云的记忆中看到过。他不期然地想起那天和洛绎的最后一个交易。

“让风锁云活到他想死为止吗……”

一个人最多也活不过百来岁。那天洛绎这样对叶株说:几千年你都等下来了,还怕这几十年。

叶株想了想,就同意了。可现在他又感到了那种不快,一点一丝地侵占他的感官。

“很无聊啊……洛绎,”叶株半垂着眼,宛若透明的眼眸在树荫下深深浅浅地变幻着:“我已经厌烦守株待兔了。”

突然,叶株的眉头颤了颤,望向北方。过了一会儿,他的眉头慢慢舒展开来,然后像个终于找到理由出去玩的小孩般笑起来。

“洛绎,我去找你。”叶株的眼睛亮晶晶的,在阳光下像个漂亮的玻璃珠子:“你不来找我,那我只好去找你了。”

树叶开始沙沙作响,叶株将手没入神木中,一点一丝地扯出一个绿色光团。待他将绿光全部扯出来后,对面的巨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干,腐朽。一瞬间,那个遮天蔽日的巨树干涸得只剩下一层外皮,黄色的叶子稀稀拉拉地挂在树上。一阵大风刮来,神木化成粉末消散在天际间,再也没了痕迹,徒留一个巨大的坑在湎怀着什么。

叶株缓缓张开掌心,星星点点绿色飞散开来,光团像是褪去一层绿色外皮,只留下一个黯淡的光点在叶株手中。如果洛绎在这里的话,他会惊讶的发现这光点和他当初第一次见到的攻略穿越一摸一样,只是大小和亮度相差很多,仿佛随时会熄灭似的。没了生命树的光族很快就会死亡,但叶株并不在乎,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洛绎,然后陪他好好玩一玩。

离开须臾山,向南方进发。叶株看着眼前的大道,在树林中他的速度可以很快,但是到了植物稀少的地方他就只能慢慢步行了,想要找到洛绎,他必须穿越好几个城镇。

这时,大道上传来马蹄声,还有车轮碾压泥土的声响。不一会儿,一个外形华丽的马车就出现在大道上。驾车的小童看到站在大道中间的叶株吃了一惊,迅速喝止了马。

“什么事?”马车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微微带着磁性与慵懒,煞是好听。小童看到叶株的相貌后呆了呆,却见叶株拿起树枝在土地上写下几个字。

“主子,有个、有个——”小童看着叶株,实在是不忍心说出哑巴两字:“有个人想要搭主子的车,他、他看起来怪可怜的……”

不知道为什么,小童下意识地为叶株辩护,马车中的人似乎也感到许些意外。帘布被拉开,一名白衣公子走了出来,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他那双桃花眼,似醉非醉,带着朦胧而奇妙的感觉。白衣公子看到叶株,桃花眼中也闪过一丝赞叹和惊异,似是不解为何如此神秀的人会单独出现在这种人烟罕见的地方。

叶株看着白衣公子,目光从价格不菲的衣服移到对方的脸上,最后望着那双极有特色的桃花眼。他歪了歪头,突然想到什么很开心地笑起来了。

叶株高兴地用树枝在地上一笔一划地写着,白衣公子凑上来去看,整个人瞬间僵住。

——啊,我知道你,你就是我送[光草(划掉)]紫阳草的那个人啊。

——————至此,骗局四终——————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红纸诱人妹子送的手榴弹,MUA~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