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骗 洛绎X罗伊X替代

洛绎的喉咙泻出破碎的呜咽,他全身上下都被麻痹了,如果不是受伤的右臂传来点点疼痛,恐怕他早已昏过去不知道多少次。

但这不够——不够不够不够!完全不够!要再努力一点,要再清醒一点,要再能动一点,这样的话、这样的话——他还能马上跳到海里去找到那个人的身影,他还能将那个发疯的家伙拉回来,所以快一点、快一点啊——快点能动起来……!

发昏的视线中有什么尖锐的东西一晃而过,洛绎努力去看,那是一个圆锥形的石块,尖利的一端朝着天空。洛绎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草般,艰难地将唯一有些知觉的右臂挪过去。他盯着那个石块,动用全身的力气将右手一点一点地抬起。快一点、再快一点——快来不及了,来不及来不及来不及了!

洛绎猛地吸一口气,右手高高举起,然后失了所有支撑的力量重重砸在圆锥石块的顶端。啪嗞——那是石头穿过皮、穿过肉、穿过骨,直至将整个手掌贯穿的声音。

洛绎疼得有一瞬间失去了意识,他近乎强制地将意识从身体自我保护的本能中唤醒。洛绎苍白着脸从地上哆哆嗦嗦地爬起,踉踉跄跄地向那个人跳下去的地方跑去。来到海崖边,洛绎没有思考重伤的右手和右臂是否能保证他真正救到罗伊,他只是近乎本能地觉得,他必须做些什么,否则他会后悔一生。于是,洛绎毫不犹豫地从海崖上跳了下去。

噗哗——

冰冷的海水很快就将洛绎包裹,伤口接触到盐水再次传来尖锐的疼痛,洛绎却觉得这样更好,疼痛使他更加清醒。他努力睁大眼睛搜寻着,周围除了幽蓝就是深蓝。就像是那人最后的眼神,冰冷而悲哀,一片深不见底的死寂。

没有那就是还不够深,那就接着向下,向下——

渐渐地,周围变成一片漆黑,气息难以保持,头和耳朵也开始疼痛。持续失血与体温的丧失让洛绎渐渐失去意识,最后的最后,印在洛绎眼中的,除了水,还是水。

——那冰冷的、吞噬了一切的,水。

***

青年盯着白色的天花板,黑沉沉的眼睛似乎没有丝毫焦距,他已经维持这个姿势很久了,久到让看护他的护士都下意识地觉得这名黑头发的青年是一座凝固的雕像。护士看输液没多大问题,像是无法忍受这过于凝结的氛围,拿着用完的点滴瓶急匆匆地离开了。

整间病房瞬间死寂下来,连点滴的滴答声都变得小心翼翼。青年依旧直勾勾地看着天花板,像是没了时间和空间的概念。过了多长时间呢,从被救起、从醒过来、从得知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一个“luoyi”时,到底过了多长的时间呢?

——幸好救回了你。

他的同伴这样对他说,所有人都在他面前露出看似轻松的笑脸。

快点恢复啊!早点回来,我们等你。

他像是隔着一个世界看着他们这样对他说。思维与其说一片空白,不如说是根本像是没有思维般,只剩□体仿佛本能般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青年慢慢从床上爬起,被打了石膏的右臂无法动弹,他面无表情地将正在打点滴的左手凑到嘴边咬开,鲜红的血很快就涌了出来,一滴一滴地在手背上划过。他推开门,向公共洗手间走去。

解决完生理需求,青年开始洗手。哗哗的水声不断,他看着洗手盆那缓缓聚起的水,突然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那冰冷的、吞噬了一切的水,会将“他”吞没,会将“他”杀死。

脑袋嗡地一声巨响,青年倒退了好几步直至贴在洗手间的门上,整个人开始发抖。然后他听见了,门的那一端传来一阵断断续续的抽泣声——那个声音他认识,是那位漂亮的女医官,林丽梅。

她哭得很伤心,有另一个女伴在不停地安慰她。美丽的女医官像是挤压了久许开始发泄,大声哭泣着:“我受不了!为什么你们还能对他笑得起来啊!为什么还要去安慰他!明明——明明就是他害死了罗伊啊!!!”

当那个名字猝不及防地闯进耳中,青年有些恍惚地低头看着胸口,原来……这里还是有感觉的啊……

“为什么死的偏偏是罗伊!”在女伴安慰下,林丽梅的哭泣声越来越大:“为什么死的不是他!明明那个任务是他的!是他的!他怎么可以逃避责任!还害罗伊死了!死了!都是他的错!他的错啊!!!”

是的,都是他的错。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由始至终都是他。如果不是他,罗伊不会去接那个任务;如果不是他,罗伊会好端端地活在太阳底下,对着所有人露出他最灿烂的笑容。他一直都知道,大家有多么难过:眼睛一直在哭,铁男一脸黯然地坐在女孩儿身边;爆点变得沉默,连乐衷于睡觉的白客也再也睡不下去。

——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死了。

他慢慢抬起头来,对面镜子里的青年,脸色惨白得宛如一个死人。

***

他感到一股压迫的视线,那视线停在皮肤上甚至让他感到一种微微的刺痛感。青年睁开了眼,一眼就看到站在病床边上的中年军官。那名军官如松般挺拔地站在床边,胸前挂满了勋章,身上是久居高位而自然带上的强势与稳重。青年见过他,在他与那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个人对着眼前的军官暴跳如雷地大喊大叫。

他是……

“我是罗伊的父亲。”中年军官的话语如他给人的感觉一摸一样,精练没有丝毫拖泥带水:“我来看望你。”

青年一言不发地与中年军官对视,表情空白。

“你很好。”中年军官似乎不在意青年近乎失礼的毫无反应,他既没有责怪对面那个害死他儿子的罪魁祸首,也没有去追问他儿子最后的遗言,而是一字一顿地强调着:“既然我那个混蛋儿子选择让你活下去,这说明你很好。”

中年军官的眼神很深沉,他看起来依旧坚韧和精练,但那过多的白发却透露出他的疲惫和衰老。他的目光在青年越发苍白的脸和无神的眼上略过,然后毫不迟疑地转身离开。

“我儿子是不会错的。”

最后一句遥遥从门外传来,似乎因为距离的缘故,中年军官的话第一次显得有些无力和悲哀。

“希望你不会让他失望。”

青年躺在床上,用左手背遮住了眼。

是的,他不会让那个人失望的。那个人所期望的一切,他统统都要做到。

以我之名,以我之容姿,以我之存在的一切。

我将替代你,背负你的名字,背负你的相貌,背负你所拥有的一切。

然后,luoyi便会一直存在,直至——

这具身体死亡。

***

眼睛看着病床上的青年,目光扫到摆在床头上的治疗报告,难受得再一次流泪。她看到青年,就会想起那个和青年有着同样容貌的亡者。她想,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平呢?两个如此优秀的人,一个受到了永远也无法愈合的创伤,另一个永远只能活在过去。

[……他的右臂受到过二次创伤,右小臂有子弹穿透的灼伤等,右手受到过穿透性伤害,两次受创均没有得到及时处理,而且在海水中泡了那么久……很难办,因为伤到了神经,手术过后痊愈的几率很小,右手也会极度容易疲劳,以后的训练和任务绝对会受到影响,持枪的可能性基本没有……建议退休……]

床头上除了医疗报告,还有一份空白的退休申请书。一旦在上面写完资料后提交,GJ就会给申请书的持有者一个新的身份,让他们开始新的生活。

“十、十七,”少女呜咽着:“别担心,你的手会好起来的,不会影响到你的正常生活。”

听到眼睛的话,黑发青年开始盯着自己缠满绷带的右手,若有所思地沉默着。然后,在眼睛呆愣的注视下,他的嘴角咧开一个古怪的笑容。为什么说古怪呢?眼睛怔怔地看着那个笑容,那样灿烂、那样明媚的笑脸,明明是、明明是——

而这时青年开口了,从醒过来到现在第一次开口,喉咙因长久没发声而显得有些嘶哑。

“没关系,反正我惯用的,不会是右手了。”

青年抬起头,凝视着女孩儿哭红的眼角,他伸出左手温柔地为女孩儿抹去眼泪:“虽然你为我哭泣我很高兴,但是太难过的话,哥就罪过了。”他认真地凝视着眼睛:“亲爱的,你介意有一位男朋友来守护你的泪水吗?”

眼睛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她瞪着黑发青年,连眼泪落下也没察觉到,颤抖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十、十七……你……你……”

“不对哦。”青年弯起了眼,一脸灿烂的笑容:“我的名字是,洛绎。”

***

洛绎睁开了眼,盯着床帏发了好一阵子的呆。

“早上好,咪嗦。”

“早啊,穿越。”洛绎坐起来揉了揉眼,一脸的疑惑不解:“哥是不是快到更年期了,怎么老是梦到以前的事……难道说哥真的老了吗!?这不科学!”

“链接数据库,我表示在第八文明中,更年期是指男性50~60……”

“停!”洛绎打断攻略即将到来的海量解说,一脸惨不忍睹:“我知道你很科学……哥不想走进科学QAQ!”

他从床上下来,推开了客栈的窗户,一阵风袭来,将下方街道的热闹毫无间隙地传了过来。

洛绎望着远方的朱雀城墙,眼睛因兴奋而开始发亮。

“这次终于可以追妹子了,哥的膝盖总算是不用再中箭了嗷。”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没存稿了所以今天本打算不更的,但是看到文下一妹子新出的长评,洒家内牛满面地滚去撸文了。

咳,这章差不多揭露所有真相啦,还有神马不懂的么亲?

感谢舞榭歌台妹子、狐影妹子的地雷,MUA~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