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骗 道别X卸妆X摊牌

昏暗的房间一向是那人的最爱。白诩翊总是像冷血动物盘桓在阴影中,不动声色地注视着光亮处的猎物,无声无息地逼近。

“呵……真是稀奇。”蛇沙哑地笑着:“你居然会主动找上我。”

那双异色的眼睛一动不动地凝视着洛绎,洛绎觉得,如果对面的白诩翊有美杜莎百分之一的血统,他此时绝对被石化得不能再石化。事实上,他现在已经僵硬得接近石化了,身体在见到白诩翊的那一刻本能地进入到遇见天敌状态。洛绎深吸了一口气:“你去见秦王了?”

“是啊。我去给秦王一个忠告了:看好他的东西,别去碰不该碰的人。”白诩翊没有否认,看似漫不经心地道:“看来,他并没有记住我的忠告啊……我是不是该稍稍去提醒他呢?”嘶哑的声线近乎喃喃自语,蛇歪过头瞅了一眼洛绎身后的玄衣男子,又重新将目光放在他所喜爱的猎物身上,吃吃地笑:“洛绎……你想怎么阻止我呢?”

“——是想让他‘杀’了我吗?”白诩翊阴柔的脸上泛着愉悦,一身鬼味儿:“可以啊,洛绎。”他近乎叹息着道:“反正也算是达到了我的目的。”

西燕的国师死在南秦,一旦那个宗教至上的国家得知后,不难想象那群狂热的信徒会做出何等疯狂的事来。

[请与蛇保持距离,他很危险。]

在白诩翊的注视下,洛绎动了——

他啪地一声跪在地上,上身伏地,连声音都染上了许些哽咽:“求求您,放过我吧……”

白诩翊的指尖颤了颤,阴寒地盯着跪在他面前的洛绎。

“我只是一个小人物,对于国师大人的错爱,小的担当不起。在和您相处的日子中,我怕得要死。表面上的那些淡然和高傲都是装的,就是怕被您看出底气而没了性命。”洛绎哆嗦着,面露恐惧地仰视着西燕的国师:“——这才是真正的我,一个卑微、毫无长处、只会虚张声势的,骗子。”

——对的,那个孤傲的、冷漠的、让你产生征服欲的鬼医,统统都是伪装,一场骗局。你所想要征服的鬼医只是名为洛绎的人戴上的一张面具,然而现在面具撕下了,暴露出的是一个胆小的、懦弱的、只会软弱地逃避的骗子,根本入不了你的眼。你失望了吗?

第一次,白诩翊的脸上出现了可以说得上是忡愣的神情。

“如果、如果国师大人记恨小的取走您的左眼——”洛绎用手颤抖地摸上了自己的左眼,对着白诩翊讨好地笑着:“我愿意、愿意挖……”

虽然口中一直说着愿意,虽然手指一直在眼眶上游移着,但是任谁也能看出跪在地上的青年那一脸的不愿与害怕。明明根本不敢也不想将自己的眼睛挖出来,却一直假惺惺并且虚伪地做出讨好的姿态,实在太过……难看。

丛突然转头看向白诩翊,铅色的眼睛中倒影出那片白色的身影。

“……你走罢。”

白诩翊像是不愿再看下去,微微偏过了头,银色笔直的长发遮住了他的神情。洛绎立即像是如获大赦般地告辞,丛无机质地收回视线,跟随洛绎离开了。很快房间便又恢复了原有的阴冷,蛇依旧盘桓在阴影中没有丝毫表情。良久,他用手轻轻按住了自己的左眼,眼眸一片毫无感情的黑色。

——稍稍有点忍不住了。

***

洛绎心情异常愉快地回到严家,最麻烦的BOSS已经解决了,植物联盟(……)不会妨碍他迎娶秦阕水,虫子对这些完全没有概念。洛绎已经看到回家的大道向他展开,他终于快通关爆机了有木有!

然而回到严家的洛绎发现他要面对一个幸福的杯具,可怜的、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某感情骗子被他现任的父亲押着去学习古代婚娶的各种礼节和注意事项——爹,你绝对不会想知道你儿子高考的文综成绩是多少……太虐了。如果不是大婚前日夏劲草前来拜访,某骗子表示他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整个人只想趴倒,躺平:好累,感觉不会再爱。_(;3」∠)_

夏劲草是和叶株一起来的。白衣公子看到瘫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某骗子,很想用扇子戳一戳,但慑于丛的存在而硬生生忍住了。夏劲草扇着扇子笑,桃花眼里望不见底。

“恭喜啊,明日就要结婚了。”

洛绎颤了颤,坐直身体。他看着夏劲草一如既往明媚的微笑,因为那笑容太过无懈可击,所以才显得尤其的不真实——就像是他一样。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洛绎也咧开灿烂的笑容:“夏劲草,我们摊开来说罢。”

他不再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不再伪装成一个什么也不懂的二货。取下彼此的面具,暴露出最直白也最残忍的真实。

“——夏劲草,我曾救过你。”

洛绎瞬间就捕捉到夏劲草神情中的那一丝颤抖,对面的白衣公子终于不再微笑,看过来的目光甚至有些支离破碎。

“叶株果然和你说过了,曾经我也对你说过哦: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听到洛绎提起他的名字,一直沉默的叶株将目光转移到洛绎与夏劲草身上。在洛绎与夏劲草对话之间,叶株一直在和丛对峙。之前叶株见到洛绎,刚想向洛绎打招呼就被虫子盯上了。丛面无表情地看着叶株,在洛绎没有察觉的时候贴紧了青年,像是只要叶株有稍微出格一点的动作,便会立即暴起。

光族和夜族虽说不算是死敌,但怎么也不可能处得好——能克制夜虫族的光草正是光族的特产。面对虫子那保护者的姿态,而洛绎从来不会主动搭理他,叶株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情糟糕起来。

明明这个时空中,能和他交流的只有洛绎了——他所有的反因果材料太少了,仅仅能将他的气息隐瞒。如果过于影响到这个时空的存在,反因果材料便会被消耗。一旦反因果材料耗尽,叶株就会被盖亚发现。因此,在遇见洛绎之前,叶株在生命树下坐了几千年,早已忘记与他人交流的滋味是什么了。

——初次见面,我是洛绎。

——……我[叫]叶株。

叶株记不清楚有多久没告诉过别人他的名字了,久到连说出那名字时都会觉得陌生。他和洛绎同是这个时空的外来者,本应该更加更加亲密一些。可是洛绎总是在看着别人,总是在和别人说话,总是……不愿陪伴他。

就像是现在。

那人甚至允许夜虫族待在他身边,却不愿和他有更多的交流。

叶株看着那泾渭分明的界限,眼睛黑得连所有光芒都吞噬殆尽。他第一次体验到这种心情,烦闷暴躁得想要摧毁一些什么,或许才能开心起来。

——洛绎,如果你让我不高兴了……

夏劲草的桃花眼一瞬间失了神,宛如陷入某种回忆中无可自拔。

[其实。]灰衣青年正襟危坐,严肃无比:[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来着。]

那时候玩笑一般的话语,此时成了血淋淋的现实。

“知道我为什么一直不承认吗?”洛绎继续道:“因为我后悔了。我不该救你。”

夏劲草的身体瞬间就僵硬了。洛绎瞅着他,一字一顿:“你太粘人了。我怎么也没想到,救起的会是这样一个腻歪的人。追了我半辈子,有意思么?”

——这样执着于过去,真的对么?

“没有意思。”夏劲草忽的开始笑了,看过来的桃花眼中一片迷离:“但是很重要——我要报恩呢,亲爱的恩人。”

——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为你双手捧上。我会用天下为你买单,仅此而已。

“没有必要。”洛绎漫不经心地道,许些轻蔑地瞅着夏劲草:“这个世界的东西,我都看不上眼——哪怕是你将天下捧到我面前。”

所以停止你那无谓的“报恩”罢,你什么也无法从骗子那里获得,只会血本无归。

“那我就去找……”没有在意洛绎的嘲讽,夏劲草轻轻地笑着:“比天下更让你心动的存在。”

“我不会要……”

“洛绎,”夏劲草第一次打断了洛绎的话语:“你还记得吗?你说过:只要我把紫阳草给你,你就会答应我一件事。”似乎回忆起当初的场景,夏劲草的脸色很温柔:“现在我请求你,接受我的好意。”

——太固执了,他和他。

“那光草还是我叫叶株给你的!”洛绎像是被激怒了:“我还算你的救命恩人呢,那身为恩人的我要求你滚蛋,你怎么不答应?”

夏劲草沉默地看着洛绎,洛绎无法形容出他的表情,只见白衣公子微微垂下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声音轻柔:“如你所愿。”

他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叶株,走罢。”

叶株终于结束了与丛的对峙,他又瞅了一眼洛绎,然后跟上了夏劲草的脚步。

——既然不能是他的,那就不要了。

等到叶株出了严家的大门时,夏劲草已经坐在马车上等了。白衣公子沉默地把玩着他的扇子,见到叶株出来,对他露出漂亮的微笑:“怎么样?要不要去喝一杯。”

叶株应许。

等到马车停在一家装饰横溢的小楼面前,叶株才发现对面是一座青楼。此时处于傍晚时分,“易笑楼”三个字在夕阳的光下被渲染出一层暧昧的光。易笑楼似乎才刚刚开业,此时显得并不热闹。夏劲草下来后看到是青楼也愣了愣,然后笑了,那笑容似乎染上了些无奈:“习惯真是可怕啊……”

两人很快地就被迎了进去,夏劲草要了一间空房子,将老鸨等人打发走。叶株坐在桌子边,看着夏劲草动作很是熟练地将一壶茶煮起,他的手动了动,在纸上写下:[这个?]

茶香很快就溢满了全屋,在这片胭脂俗粉之中显得有些突兀,却又异常迅速地融入周围。夏劲草深深吸了一口气那熟悉的茶香,神情似乎微微透露出一种迷醉感。他将注满茶水的杯子推给叶株,自己倒了一杯如饮酒般灌下。

“云莱茶。”夏劲草低低沉沉地笑着:“青楼,白衣,天下第一。这些都是他给我的定义啊……”他微微眯起眼,宛若桃花的眼角边上略带着些粉红:“那家伙简直就像是穿着羽衣的仙人,明明引发世人对他的膜拜与敬仰,却对世俗不屑一顾,稍不留神就会消失在天际。”

夏劲草低吟着:“真想……将他的羽衣狠狠扯下来……哪怕会伤到他……”

这样的话,他才会垂怜他那可怜的信徒罢?

叶株的心神微微一动,他看向夏劲草,却发现白衣公子已经自顾自地灌起了茶。明明喝的是茶水,却像是醉酒般迷了神色。

“云莱茶。云莱、云莱、云来……”

——只要一直喝着,云就会来了。

门被吱呀一声推开,夏劲草有些不悦地望去,明明已经说过了,不需要有人来陪客。然而他却愣住了,不仅是他,连叶株看到来人的那一刻也稍稍失了神。

门口的红衣男子像是从聊斋故事走出来的妖孽,那无法用言语形容出来的漂亮容貌散发出无言的诱惑与魔魅。妖孽眯着他那双狭长的丹凤眼,似乎沉迷在满屋的茶香中无可自拔,眼底的红蝶微微颤抖。当他看到屋内的两人时,红衣男子弯起了唇,露出勾人摄魂的笑。

“抱歉打扰两位,这茶实在是太香了。”

那种隐隐的、若有若无的熟悉感和安心感,简直快让魂魄颤抖。

叶株偏头思索了一阵子,然后开始笑了。那是一种何其恶意无辜的笑容,像是明知道这是某种禁忌,却迫不及待地去打破它。他轻轻地拿起笔,在纸上写下:

[好久不见了,风锁云。]

***

洛绎一脸呆滞地看着手中的一堆红纸,这些都是要他亲手写下的请帖。用毛笔什么的太虐了啊!而且虫子还会时不时地求抚摸求注意地捣乱!跪求复印机打印机和哥搞基合体!

“我表示,player很残忍。”

在极度的忙乱和无聊中,攻略出现了,一出现就是指责。

“对于时空377的人来说,player过于残忍。”

“我马上就回老家结婚了,这不是为了他们好而断他们想念嘛!”洛绎一手撑住脸颊,一手抓着毛笔漫无目的地写着:“而且,他们喜欢的全是假的,都是哥的角色扮演。”

秦一阕喜欢的是潇洒不拘的浪子,夏劲草看上的是好玩搞笑的活宝,白诩翊想要的是冷漠无情的鬼医,风锁云注视的是懦弱不堪的小厮……这么说来,只有面对非人类的丛和叶株,他才没有带过面具?

所以这一切都是假的,包括产生的感情,统统都是假的。由始至终,能接受他的只有……“他”。

等洛绎回过神来,他才发现他在红纸上写下那没有起点也没有终点的信。

[天庆四十_年,楼中楼,风锁云。对他好吧,你欠他的。

曼珠沙华所代表的是,无情无义。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冬虫夏草桎梏的不是时间,而是你。

请与蛇保持距离,他很危险。

植物是一个很单纯的生物,同时他也寂寞。

此信于天庆四十九年交给一个忠于你的人,此是一个轮回。

最后的最后,你的罪,是……]

是什么来着?

“player……”攻略沉默了一瞬,然后再次开口。洛绎甚至有一瞬没有分清是攻略还是穿越,因为那声音太过忧伤,如果不是尾端的“咪嗦”消失不见,洛绎真会以为是穿越在说话。

“你有喜欢的人吗?”

他的神器第一次摆脱了三无机械的属性,却是问出了这种问题。洛绎顿了一下,放下撑着脸颊的手。他在笑,笑得灿烂无比,却透着一种死灰的绝望。洛绎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话,但像是从几个世纪外传过来般的失真与陌生。

“我只知道……‘luoyi’喜欢‘luoyi’……”

面具戴的太久了,久到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了。

——也许,这就是他的罪。

这个世界的人认识的洛绎,统统不是……

他。

作者有话要说:嘛,其实如果说父的主角是自私,而骗子则是完全相反的无我,反正都是感情缺陷啊╮(╯▽╰)╭

话说上一章没人吐槽结婚日期么→_→下一章大婚,妹子们懂的= =+

感谢师兄莫翻滚姑娘的手榴弹=3=

感谢bd00070948190.pt和雨若微寒的地雷,熊抱个~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