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鬼压床(罗伊X洛绎)

——他大约是醒着的。

他躺在床上,睁开眼睛。房间是昏暗的,窗帘密密实实地将光明阻挡在外头。他甚至可以很清楚地听到窗外传来小鸟的一声脆鸣,然而身体却动弹不得,也发不出声音来,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存在压制所造成。民间有一种说法,把这种情况称为“鬼压床”。他并不感到害怕,眼睛却不由自主地闭上了,在最后的那一霎那,他似乎瞥见了一抹金色——那不该属于昏暗房间里的炫亮颜色。

再次睁开眼睛时,洛绎醒了。他呻.吟着起身,皱着眉头按着自己僵硬的脖颈。

又是那见鬼的睡眠瘫痪,每年总有那么几次会出现这种症状。洛绎一边对着镜子刷牙,一边迷蒙着眼想。一旦出现了这种俗称“鬼压床”的情况,这代表着他晚上根本没睡好觉,每次起来后整个身体都是僵硬酸痛的。

——那简直像是被一个人或绳子绑着睡了一整晚。

洛绎仰头咕噜噜地用水过滤着口腔,然而不知道是风带起的错觉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洛绎猛然觉得自己像是被空气紧紧抱住,一点冰冷划过他因仰头而露出的喉间——那种感觉语气说是被风吹过,不如说像是被人用冰凉滑腻的舌头舔过。

“噗——咳咳咳!”

洛绎将满口的水喷了出来,他狼狈万分地咳起来。顾不得擦去眼角被呛出的泪水,洛绎死死盯着对面的镜子。镜子中,一名黑发的青年正错愕地瞪大他那双黑色的眼睛,许些白色的牙膏沫粘在他嘴角边,让他看起来有点呆有点傻。洛绎拿起毛巾用力抹了一把脸,再次看向镜子,镜子里的黑发青年依旧茫然地与他对视。

洛绎满脑子问号地走出浴室,刚刚是错觉吗?在低头喷水的那一刻,他好像在镜子瞥到了一个黑色的模糊轮廓,正暧昧不清地缠绕在他的身后……他都因睡眠不足而产生幻觉了,洛绎郁闷地想,果然一遇上睡眠瘫痪就各种悲剧。

离开的洛绎并没有发现,即使他走出了镜子映射的范围,镜子中的青年却没有消失。它看着洛绎离开的背影,一模一样的脸上突地划出妖异的微笑。

“哎咿呀~哎咿呀~哎咿哎咿呀哟~”

洛绎手忙脚乱地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那个名字的一瞬间,青年脸上的笑容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灿烂,却不知道为何有些纠结。他轻咳一声,将自己的声音放柔,然后接起电话:“喂?我的女王殿下。”

“……我很乖啊……待在家里那儿都没去……没有女王殿的命令,我怎么敢出去厮混……”洛绎拿着手机站在窗前向下望去,看到预想到的黑衣保镖,他的表情越发苦闷,而声音也越发温和:“……好……我马上来。”

洛绎等对方挂断后,才敢切断连线。他的现任女友虽然很是富有,但那恐怖的掌控欲和支配欲也让某个感情骗子感到有些吃不消。洛绎急匆匆地换好衣服,然后拿起钥匙就向外头赶去。在离开家之前,他习惯性地瞄了一眼挂在玄关处的日历。

[公元2012年8月31日星期五

农历二零一二年七月(小)十五

诸事不宜]

门被关上了,房间瞬间被黑暗占据。

“叮——”

电梯门默默滑开,洛绎一脚踏入电梯。电梯里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白领OL完全无视走进来的洛绎,另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抱着他的吉娃娃好奇地看了一眼洛绎。电梯微不可闻地颤了一下,然后沉默地下降。

“哎咿呀~哎咿呀~哎咿哎咿呀哟~”

听到那卖萌过头的铃声,白领丽人冷漠地瞥了洛绎一眼,小孩嘿嘿直笑,洛绎手忙脚乱地拿出手机。他震惊了,他女朋友已经强势到连隔绝信号电梯都可以入侵了吗?然而当洛绎看到手机屏幕时,却发现本该显示号码的地方是一片空白。

男孩的吉娃娃开始嘤嘤地叫,声音颤抖而凄厉,白领丽人似乎嫌弃地皱起了眉。洛绎迟疑了一瞬,手指不由自主地按下了接听。在连通的那一刻,电梯突然一震停止了下降,与此同时灯灭了,整个电梯蓦地陷入一片黑暗。

黑暗中,白领丽人发出一声尖叫,然后传来拍打按钮的声音;吉娃娃的叫声越发凄厉,男孩似乎被吓懵了,然后哇地一下哭出来。一片混乱中,唯有洛绎手机的屏幕散发着幽幽惨白的光。

[号码:17174

通话中...]

号码此时又出现了,但洛绎现在顾不上去管这些,他按掉想重新去拨打求救电话,却发现在挂断通话的那一刻,手机像是没电般瞬间黑屏。洛绎将手机贴在额前都看不到手机的轮廓,此时除了黑暗就是黑暗,连自身都融入了黑暗般再也分不清彼此。

突然,洛绎僵住了。他感到有人正用一种极其色.情的手法揉弄着他的臀部,此时正顺着他的股缝慢慢地滑到了他的前端。洛绎倒吸一口气,此时的电梯里除了白领OL就只有一个小孩。那手的尺寸怎么也不像是小孩,难道说现在的妹子都大胆到这种程度了吗?

“等、等一下……”洛绎伸出手想要将那只作乱的手扯开:“你是不是弄错了——”

触手是一片冰冷,对方的手凉得不可思议,皮肤却是极细腻的。洛绎扯了扯,没扯开。对方完全没有在意洛绎的抗拒,那只手更加放肆地扯开了洛绎的皮带,然后缓缓拉下铁质的拉链。

“嗡嗯——”

拉链滑齿的声音在黑暗中放大了无数倍,洛绎瞬间涨红了脸,开始用力向前推去——

黑暗中的滑齿声依旧在回响,然后戛然而止,裤口的拉链已经被拉到底,露出棉质的灰色内裤。而洛绎此时却僵硬得无法动弹,他的瞳孔因惊恐而紧缩——就在刚刚,他伸出的手什么也没碰到——那虚空的一片就像是浓郁的黑暗唯独凝固出一双手在猥亵着他,其他部位依旧是没有实体的黑影。

白领OL拍打按钮的声音,吉娃娃的尖叫,小孩的哭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全部消失不见。只余下一片阴冷的黑暗,和正被黑暗猥亵的他。洛绎睁大眼睛,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想要看清楚还是根本不想看清楚些。拉下裤链后,那双手从上方滑进了他的内裤中,然后沉甸甸地捧着那还未苏醒的部位。

黑暗中传来暧昧的声响,洛绎闭上眼,狼狈而恐惧地喘息了一声。被那双手挑起的欲望正紧紧顶在棉质的内裤上,形成一个张扬绯淫的弧度。即使知道这是不对的、要快点逃跑,但洛绎只能紧紧贴在冰冷的电梯壁上,像是被黑暗压制般无法动弹——就像是遇见了“鬼压床”一样。

即使前后都是冰冷的触感,但被细致而密实挑逗的欲望很快就到达了一个临界点。洛绎紧张得连呼吸都快停止了,竟说不出是因恐惧还是因期待更多一点。

“嗯……!”

洛绎睁开了眼,电梯的灯明晃晃地刺激着他的眼睛。

“大哥哥。”

洛绎低头,抱着吉娃娃的小男孩正仰头看着他:“你没事吧?”

“我……”洛绎的思维有一瞬间的中断:“怎么了?”

“大哥哥一进电梯就靠着角落睡着了。”小孩一板一眼地说:“阿姨说,身体不舒服的话要好好呆在床上。”

吉娃娃嗷呜一声像是在附和。洛绎将小孩打发走,然后一脸困惑。内裤里很清爽,并没有想象中的粘滑。洛绎拿出手机一看,非常正常地亮起了屏幕,通讯录中最后一个号码正是女友打过来的。

——难道他最近欲求不满到了站着也会做春梦的程度了吗?

手机嗡的一下开始震起,这一次真正是他的女王殿下打过来的。洛绎接过电话,将一切抛在脑后,急冲冲地向外头走去。

电梯门缓缓合上,空无一人的电梯内部,楼层数字的按钮依次亮了起来:

1、7——4。

***

今天真的是诸事不宜啊擦!

洛绎坐在高级沙发上维持着快要僵掉了的笑容,早上一出门就靠着电梯做春梦,路上险先被一个香蕉皮绊倒,到了女友家然后被追问后脖上的红印子是怎么回事——天地良心,他怎么知道那里会有一个疑似吻痕的红印子,八月的虫子要不要那么给力!

在洛绎的好说歹说之下,再加上从保镖那边得到的回馈保证,女友才堪堪放过这件事。然后洛绎就被女友带着去各种打扮,原因是晚上她的一个闺蜜有个生日Party。为了不给她丢脸,洛绎被整整包装了一个上午外加一个下午。

生日Party在一个高档PUB里举行。跳完舞的女友坐在洛绎身边,洛绎温柔地给她递上湿纸巾,对面的人开始起哄:“来秀恩爱!秀一个!”女友大大方方地揽过洛绎脖子,与洛绎热吻起来。吻完后腻在洛绎的怀中,霸道地宣告着:“这家伙是我的!我看谁敢和我抢哼哼!”

口哨声此起彼伏。女友被闺蜜拉到一旁窃窃私语了一阵子,回来后她的表情不知为何有些怨愤,开始喝酒。洛绎刚想提醒一句,却见女友的闺蜜拿着一瓶洋酒摆在了他的面前:“一起喝嘛!”

又有人开始起哄了:“交杯!交杯!”

没等洛绎拒绝,女友已经高高举起一杯酒对着他。洛绎只能无奈地露出宠溺的笑容,然后合卺。然而这像是一个开始,女友一杯接着一杯地举起酒,洛绎也只能一杯接着一杯奉陪到底。到最后,他的思维是滚烫的,再也分不清条理了。

洛绎靠在沙发上闭上眼,晕晕沉沉地睡了过去。

***

——他大约是醒着的。

他躺在床上,睁开眼睛。宿醉后的头昏依旧折腾着他,但他依旧非常鲜明地感受到,他好像被什么看不见的存在压制着。身体被束缚,声音也被禁止。

——又是睡眠瘫痪。

“咚咚咚!”

激烈的敲门声惊醒了洛绎,洛绎艰难地睁开了眼,他呻.吟着起身,头重得不像是自己的。洛绎从床上起来,发现他身上的衣服没脱下,并且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怕是昨天闹太晚了女友让保镖将他送回来了罢。

敲门越来越大,洛绎一边嚷着“来了来了”,一边扶着自己的头——他总感觉只要一放手,头重得就要掉下来似的。

门被打开,门外统一深蓝制服的数人让洛绎呆住了。对方将一个警员证摆在洛绎面前,声音沉稳而冷漠:“请你和我们走一趟。”

***

洛绎怔怔地看着照片,怎么也无法相信照片上的那片“东西”是昨天还在和他热吻的女孩儿。

没错儿,那根本无法算得上是人形。女孩儿年轻漂亮的皮如破布般软趴趴地披在骨架上,显现出一种诡异的凹凸起伏——因为没有肉没有内脏的支撑,单薄的骨头怎么也撑不起饱满的弧度。洛绎发昏的大脑还回荡着警察那略带异样的话语:“……根据目击者描述,昨天晚上9点18分陈琴和你一同离开,在PUB开了房休息,直到殴琳瑜向负责人借到钥匙打开门后才发现……”审问的警官顿了顿,似乎找不到恰当的形容词:“……陈琳的尸体。”

“……法医解剖尸体后发现里面的内脏和肉被拿走得干干净净——人体639块肌肉完完全全被剥离,不留一丝一毫。而且仅仅只是肉和内脏,血等任何液体组织都被留了下来……贴切地形容,陈琳现在就像是一个注满□和骨头的大皮袋子……”

“……最重要的是,尸体很完整,没有任何切缝。”

警官盯着他:“陈琳死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一只手伸过来,蓦地抽走洛绎眼前的照片。洛绎呆呆愣愣地抬头,看着一身职业装的林雨扫了一眼手中的照片,然后划出熟悉的微讽笑容:“如果夏洛克知道这个方法,他也不会一败涂地了。”

在威尼斯商人里,心胸狭窄的夏洛克要求负债的安东尼奥用身上的一磅肉来偿还。在法庭上,鲍西娅聪明地答应夏洛克可以剥取安东尼奥的任何一磅肉,只是如果流下一滴血的话(合约上只写了一磅肉,却没有答应给夏洛克任何一滴血),就用他的性命及财产来补赎。因此,安东尼奥获救,而夏洛克则被庭上宣布以谋害威尼斯市民的罪名,没收其财产的二分之一。

林雨看着洛绎,笑容仿若微讽:“我没想到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了你。”

眼前毒舌的律师正是他的第五十任女友,林雨。洛绎看着她,也开始咧出灿烂的微笑:“好久不见。看起来周文楠把你供养得很滋润哦,否则被你甩掉的我可不甘心了。”

林雨轻哼一声,她注视着洛绎,眼镜下的目光难以言喻。

“……你还是这样。”她说:“知道我当初为什么会选择周文楠吗?因为你太‘假’了。”

洛绎唇角的弧度没有丝毫改变。

“你很温柔,很贴心,甚至每次都能做出让我最喜欢的举动。但那却像是在完成一个任务,我不想成为你的义务。”林雨将照片放在资料上,改变了话题:“废话少说,身为你的律师,我实话告诉你,这次的开庭……很悬。”

“你没有不在场证明。我问过目击者了,他们说陈琳想要和你发生关系,单独把你带走了。昨天9点18分-凌晨13点10分,和陈琳在一起的只有你。没有人能证明你的清白,你是第一嫌疑犯。”林雨锐利地横了洛绎一眼:“现在我只能从作案手法入手,这大约是唯一能保住你的途径。”

那种犯案方式,怎么看都不像是人类能完成的。

“丑话说在前头。”林雨充分发挥她的毒舌:“你还是做好坐牢或被枪毙的准备吧。”

洛绎看着他的前女友,笑了起来:“谢谢你,林雨。”

而此时,林雨的手机响了,她走开去接电话。洛绎盯着那张照片,上面形状扭曲的尸体被挤压着,血从眼睛中泄露出来,像是在流泪。

让一百个女人为他哭泣……

接完电话的林雨走了过来,她目光复杂地看着一脸灿烂笑容的洛绎。

“刚刚得到通知,你被无罪释放了……上头有人保你。”

林雨望着黑发青年离去的身影,她的目光在照片上那诡异的尸体上扫视了一番,然后取下了眼镜,手指微微带上了些颤抖。

——她从来没有告诉过洛绎,她离开他还有一个原因……

强烈的第六感在警告着她:有种不祥一直一直在盯着她——不要妄想去觊觎属于它的执念。

***

洛绎刚从警察局走出来,就被请上了一辆车。等他看见车里那个身影后,洛绎嘴角的笑容带上了一丝颤抖。

中年的军官比上一次见面时还要老得多,仍谁也无法想象仅仅是三年的时光,就将这样一个伟岸的人催化得如此苍老疲惫。中年军官依旧如松般挺拔地坐在后排,胸前的勋章比上次见面更多了些。洛绎沉默地坐在后排的另一端。

车开了一路,两人也沉默了一路。等到洛绎下车的那一刻,那人终于转过头看向洛绎,他的眼神很深沉,过多的白发无损他的威严和强势。

“仅此一次。‘他’再胡闹的话,我就让‘他’再死一次。”中年军官的话语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精练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让‘他’别闹了。”

车开走了。洛绎愣在原地,发昏的大脑如破旧的录音机,一直一直颤抖地重复着刚刚的话语。

什么意思什么意思……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直到回到家时,洛绎浑浑噩噩的大脑依旧是一片茫然和空白。他关上了门,看着满堂的黑暗却不知为何没有兴起开灯的念头。没有目标的视线游移着,最终落在了玄关处的日历上。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洛绎根本没有机会去撕日历,日历依旧停在出事的那一天,白底红字被黑暗蒙上了一层不祥:

[公元2012年8月31日星期五

农历二零一二年七月(小)十五

诸事不宜]

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俗称——鬼节。

明明没有开窗,卧室的门却被风吹开了,黑洞洞的门口像是在做出邀请。洛绎像是被引诱般走了进去,他的卧室一如既往,在阴影的笼罩中,所有的一切都变得许些陌生了。

黑暗中唯一透亮的是那块等身镜,镜面在黑暗中莹莹地折射着惨白的光。洛绎不自觉地站在了镜子前,看着镜子中再熟悉不过的容颜。镜子里的黑发青年垂下了眼,似乎在认真地思考。洛绎想了很多,从最近的事开始,一直一直回溯,他在想他那留着血泪的第七十任女友,想他那哭着和他分手的第六十九任女友……想他那一直在哭泣的第一任女友,眼睛。

——哥的目标是要让一百个女人为我哭泣——

洛绎抬起眼,与镜里的青年对视,镜里镜外的青年同时咧开了灿烂的笑容。

“LuoYi……我找到你了。”

——嗯,我会等你……无论在哪,无论何时。

洛绎弯着眼,看着镜子里的黑发青年被一双惨白的手从身后紧紧抱着。

“罗伊。”

模模糊糊的黑暗褪去,一头金发在黑暗中妖异诡谲地闪耀,惨白透着青色的皮肤在黑暗中尤其显眼。艳丽的鬼搭在青年身上,紧紧压住了它那唯一的执念。

“洛绎,你叫了我……再也无法摆脱我了。”

***

河蟹撸过

***

“不要睡在我身上!”

“洛绎你不爱我了吗嘤嘤嘤……”

“……好难受。”

“不难受不难受~揉一揉就好了~”

“……”

几天后,无意与洛绎相遇的林雨看着黑发青年一脸的菜色和低气压,挖苦着:“你纵欲过度吗?”

她身边的周文楠似乎很不好意思自家妹子过于彪悍的发言,轻咳了一声关心地问:“你怎么了?”

洛绎木着脸,看似平稳的语气近乎咬牙切齿:

“鬼、压、床!”

作者有话要说:为了满足妹子的需求,于是本番外出来了【沧桑远目

罗伊和洛绎我一直在纠结写十七X罗伊(阳光版、人)还是写洛绎X罗伊(黑化版、鬼),后来还是没忍住写了无节操黑化番外= =致力于黑化一切的某颓这辈子没救了嘤嘤嘤

攻略穿越的拟人再等等= =|||

定制的封面已经出了=w=基友的画萌死了

放上一张风锁云的草图镇楼:

章节目录

骗子X攻略X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颓并收藏骗子X攻略X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