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网,体验最新最快阅读;更新最快,最好的燃文123小说阅读网

大鑫

永盛二十一年六月下旬某夜,鑫都城南樱夙公主府中却是一片寂静。更新最快,最好的燃文123小说阅读网突然一道闪电划破漆黑夜空,随即一声响雷。就在这时,公主府书房的门大开,从里走出一名身着白色常服的男子,那男子年约三十出头,生的剑眉星目,英气逼人,只是一双星眸里却难掩怒气。

男子才出书房门,又有一身着白色衣裙的少女紧跟了出来,少女约摸十四五岁,身量窈窕,容颜美丽,她有一双极妩媚的桃花眼,眼波异常清澈,此刻眸中带着不安、急切。

男子未及离去,便被少女由后环腰紧紧抱住。少女如玉般的小脸紧贴他宽厚的背,如**般的唇紧紧抿着,神情透着一股倔强。

男子想掰开少女紧紧相缠的双手,怎奈少女的双手交握的太紧,而他心底终究是带着几分顾忌,怕力太大弄伤她。只是想到她说的那些令人心惊的话,他的神情再次的冷了下来,并冷声喝斥道:“放手。”

“不放。”少女倔强的扣紧双手,语气带着倔强的坚持。

闻言,男子剑眉一紧,这次不再顾忌的大力扯开少女交握的手,并不做任何犹豫的将少女推开。

看着少女踉跄退后几步跌倒在地,他的眸中闪过一抹不忍,本能的想上前将她扶起,只是才抬脚,他似想到什么,眸子一冷,身形一定,就这样冷漠的看着少女。

少女跌倒在地后,她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那居高临下,却一脸冷漠的人,四年的朝夕相处,他从未对她疾言厉色。

看着她一双桃花眼,明明水雾凝结,却倔强的不让那雾珠滴落,她就是这样的倔强,决定要做的事情,任谁也无法劝阻。适才当她说放弃复仇时,他真的很高兴,只是这份高兴并未维持多久,便被她惊骇的表白冲击的心中只余惊怒。

心头闪过一抹不忍,男子移开眼,微不可闻的叹息道:“姎儿,我是你的师伯,是你的长辈,你不能将对长辈的这种信任和依赖之情,误会成男女间的那种感情,这是错的。”

李妹姎闻言缓缓的起身,刚才他眼中的不忍,她瞧的清清楚楚,他明明是在意自己的,思及此她的脸上重新露出笑容道:“我没有误会,你还记得从什么时候起,我便不再叫你师伯?”

男子闻言一怔,想起她对外人的冷漠,想起她在自己面前时浅笑柔语的模样,想起她在看自己时眸中露出的热切,及一年前突然不再叫自己师伯,她确实待自己不同,这突然的发现令他心中涌起一股愧疚,因此他放轻了语气道:“姎儿,这些年我一直拿你当女儿看,而且我也只能是你的师伯,你应该纠正自己这种不正常的心态。【燃文123小说网,轻松阅新体验]”

李妹姎却是摇了摇头,神情无比坚定的开口道:“陆谦,我很正常,我喜欢你,我要做你的妻子,所以我放弃了复仇,我们可以远走高飞,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李妹姎说着便上前一步,紧紧的拉住他的胳膊,她的眸中带着一种企盼。

这次陆谦没有再推开李妹姎,他只是叹了一口气,垂首不言不语。一时间两人之间变的沉默,天空雷电交加,气氛一时变的异常诡异,突然倾盆大雨袭地而来。

风带起水气飘进走廊下,凉爽之感袭身而来,一直沉默的陆谦突的一把拽住李妹姎的手腕,将她拽进院中,大雨顷刻间将两人淋的湿透。

陆谦松开李妹姎的手腕,他神色平静的看着李妹姎,冷冷的开口道:“我看你是疯了,即然你脑子这么不清楚,你便在这雨中给我好好的醒醒脑,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回你的思雨阁。”陆谦说完,便越过李妹姎回自己的谨贤居去了。

看着那抹绝决离去的白色背影,李妹姎却大声道:“我李妹姎对天发誓,今生只爱陆谦一人,如有违背,愿……”

余下的话,被一响雷击消,飘消在无边的夜空中,而雨帘中,那个白色的背影却是渐行渐远。

自国亡被承帝带至鑫都,她的性情便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虽然她现在是承帝的义女,高高在上的樱夙公主,可没有人知道她心里是多么的厌恶这个封号。

与墨书姑姑筹划了四年的复仇计划,因他一句不要复仇,素来倔强的她毅然放下这亡国杀父辱母之仇,只因在她的心里,他比她的性命都重要,今夜即便让她在这里淋一夜的雨,她的心也不会变,永远都不会变。

六月虽已至夏,但暴雨的袭来,持继几天的高温降了下来,再加之又是夜晚,温度较低,李妹姎在雨中不出半个时辰,全身已是冰凉,她却倔强的立在雨中,任由雨水侵袭她那弱不经风的身体。

不知站了多久,她只觉自己的双脚已经麻了,沁骨的冷令她的身体止不住的打颤,头很疼也很重,她努力的睁着眼睛,可眼前的一切却越来越模糊,最终她陷入一片黑暗中。

李妹姎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只觉身体一会儿在火中烤,一会儿又在极寒的水中浸着,同时嗓子烧的难受,想唤人取水来,却无论如何都张不了口。不过这样的痛苦并没有持继多久,清甜的液体滑进口中,润了灼烧的嗓子后,那些不适总算是渐渐离她远去。

李妹姎自那夜淋雨晕倒,便染上了风寒,这一昏睡便是三天三夜,第四日清晨,当她从昏睡中清醒过来时,便见墨书神色憔悴的守在榻旁打盹。

守在榻旁的墨书因手滑了一下,人便从浅眠中清醒过来,见李妹姎醒了,便高兴的俯身轻声道:“公主,你可算是醒了!”

怔怔的盯着墨书,良久她才想起向陆谦表白被拒,雨中思过,思及自己因体力不支晕倒,李妹姎急切的抓住墨书的胳膊道:“墨姑姑,是他发现我晕倒送我回来的吗?”

墨书闻言,眸中闪过一抹心疼之色,片刻后她才轻声道:“公主,你已经昏睡了三天三夜,你在病中的这几日,陆谦从未到思雨阁探望。”

闻言,勉强撑起身体的李妹姎身子一软,跌躺回榻上,她双眸空洞的看着粉色的帐顶,心像被针尖穿过,伤口虽小,却那么痛。

墨书见李妹姎如同没有灵魂的布娃娃,她微不可闻的叹息了一声,起身让小丫环去厨房煎药。

晌午时分,李妹姎在墨书苦苦的哀求下,终于张口喝了药,又用了些清粥,就在这时,守在屋外的小丫环匆匆进屋道:“公主,陆大侠求见。”

听小丫环说陆谦来了,李妹姎原本黯淡的双眸为之一亮,她面带喜色道:“请他去正厅稍候。”

小丫环忙行礼去了,李妹姎不顾身体还虚弱,央求着墨书为她梳妆更衣。

墨书的眸中闪过一抹不忍,最终还是依了李妹姎的请求。做为陆谦的旧识,她很清楚经过那晚一事,陆谦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陆谦离不离开,她不在意,她在意的是陆谦的离开对姎儿将会带来怎样的伤害?

简单的梳妆后,李妹姎在墨书的陪同下来到正厅,只是当她看见那十指相扣,相携而立,神情甜蜜的男女时,笑容僵在她的脸上,她只觉那紧紧相扣的手,异常的刺眼。

“公主,你身体还太虚,先坐吧!”墨书提醒似的开口道,说话间已半强制的让李妹姎往主座而去。

手腕上的力道,虽不痛,却令李妹姎回过神来,她顺着墨书的意思在主座坐定,然后神情自若的对陆谦道:“坐吧,这里没有外人,无须拘着礼。”

陆谦闻言,便与那女子落了座,待婢女上了茶退下,李妹姎看向那女子若有所思的问道:“不知这位美丽的姑娘是谁?”

“她是我的未婚妻,叫萧棂。我们今日是来辞行的,箫棂三年的孝期已满,我打算与她回祖宅定居,并且成亲。”陆谦说话间,已经轻轻握住萧棂的手,而他看萧灵的眼神,带着浓郁的柔情。

陆谦的话就如同一支利箭,毫不留情的穿透李妹姎的心,即便体内的那颗心碎了一地,她外表却看不出任何的端倪,她是骄傲的,适才已经失态一次,她绝不允许自己再次失态徒惹人笑话。

一旁的墨书担忧的看着李妹姎,她猜到陆谦会离开,却没想到他在离开前会如此重伤姎儿,即便为了让姎儿死心,他这样做也太过份。

陆谦语毕后,厅里便陷入一片寂静,李妹姎不是偏执、死心眼的人,以前她不知道有萧棂这个人,如今看他们之间情意绵绵,萧棂本人也令李妹姎打心眼里折服,这一刻她毅然的决定放弃对陆谦的那份爱,她与普通人家的少女不同,她身上背负着灭国之耻,她曾为爱放弃过复仇,可她的爱如今已成笑话,所以她将只为复仇而活。

做了决定,她傲然的抬头,唇边噙着一抹极淡的笑,语气平和道:“墨姑姑,准备盘缠与干粮,另外再雇一辆舒适的马车,好送他们离京。”李妹姎说完,只觉嗓子一阵刺痒,实在忍不住,她便用帕子捂着嘴轻轻咳了两声,便神情倦怠的复道:“我风寒未好,小坐了这片刻便觉甚累,你们自便吧!”语毕便有婢女上前,扶起李妹姎回卧房去了。

墨书看着李妹姎的背影消失,旋即她什么也未与陆谦多说,只依李妹姎的意思准备了丰厚的盘缠及一些干粮,又命人去雇了马车,无言的送他们离开后,墨书急切的回到思雨阁,却得知李妹姎将所有的婢女都赶出来,将自己锁在屋中。

看首发无广告请到燃文123小说阅读网

小说<<>>?首发,欢迎读者登录 阅读帝女心计:媚倾天下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

帝女心计媚倾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水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美人并收藏帝女心计媚倾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