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公主,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一个小小附国的公主直呼本宫的名字,这可是犯上之罪。”李妹姎素来不喜拿这个公主的身份压人,不过若是遇上些不识好歹的人,她不介意以势压人,不然这尊贵身份要来干什么的。

“你……”李长宁被堵的无话可接,她气愤的指着李妹姎,却不敢真的动手出气。

见李长宁气的无话可说,李妹姎冷讽的一笑,她冷冷的扫了一眼杨纤灵,冷声道:“宁公主,我倒是不知道与人说一两句话就成勾引人了,你宁公主艳名扬天下,风流韵事传的多了,你这个中高手怎么连什么是勾引都分不清楚!还有,你怎么说也是正一品的公主,怎么能被一条野狗牵着鼻子走呢!”

“李妹姎,你骂谁是野狗?”一旁的杨纤灵本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思想一旁看好戏,她没料到李妹姎竟会讽她为野狗,这种侮辱她如何能受忍,因此想也不想,便气愤的接话道。

看着脸色阴沉,被噎的说不出话的李长宁,再看看一脸怒气的杨纤灵,李妹姎眸中的讥讽之意更浓,可脸上却是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纤手轻轻掩唇笑道:“呀!杨小姐这是怎么了,本宫又没指名道姓的说你,你这么急吼吼的站出来做什么?”

“李妹姎……”

杨纤灵被激怒,咬牙切齿的叫出李妹姎的全名,更不顾一切的要冲上去想撕烂李妹姎那张恶毒的嘴,只是她才上前一步,便被李长宁拉住,只见原本脸色阴沉的李长宁突的勾唇一笑:“樱夙公主真是伶牙利齿,我与杨小姐都是嘴笨之人,说不过公主。哎,不过公主如此能说,会坐上超品公主之位也没什么稀奇的,不过更稀奇的是雪樱皇后的魅力,若非她夜夜承欢皇上,也换不来公主你的荣华富贵人生不是!”

“宁公主慎言……”

雪樱皇后最屈辱的事情被揭开,墨书心中一怒,出声喝斥道。当年的事情她做为雪樱皇后的贴身女官自然知道,可当时李妹姎躲在暗处目睹了一切,却是不为人知的,她在听到李长宁故意将脏水往母后身上泼时,脸色已经惨白,直到墨书的喝斥声响起,她这才回过神,并抬起胳膊拦下墨书,而她淬了冰雪的双眸则幽幽如深潭般的看向李长宁道:“宁公主这话打那儿听来的,这是皇宫大内,你也敢在这里乱嚼舌根,皇上和我母后的清誉是你能张口就抵毁的吗?”

“抵毁?我说的是事实,你母后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贱人,至于你吗?自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一样的贱货、娼妇。”李长宁看着李妹姎惨白的脸色,越发得意的辱骂道。

看着李长宁得意的嘴脸,李妹姎只冷冷的看着她,并不急于开口,直到几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的飞过,李妹姎突的上前一把拽住李长宁的手,神情又急又慌的开口道:“我母后不是你说的那种人,皇上也不是你说的这种人,你、你现在就随我去见皇上,咱们当着皇上的面把事情说清楚。”

李长宁又不傻,怎么会愿意将事情闹到承帝跟前去,自然不会跟着李妹姎走,甚至还有些不安的想挣开李妹姎的手,两人拉扯中,李长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觉手上一松,便见李妹姎惊吓着往身后突起的一块假山石上撞去,她惊的怔在了原地,那么尖锐的石头,不管撞在身体那个部位,都是重伤呀。

“公主……”

随着墨书的一声惊叫,一切似乎停止,眼看李妹姎即将撞上那块突出的尖利石头,一个明黄的身影快如闪电般的掠过,下一刻他已搂着李妹姎在一安全处站定。

“这是怎么回事?”随后赶来的承帝确定李妹姎没事后,便上前关切的问道。

此刻李妹姎脸色惨白的依在卫锦阳的怀中,她双眸空洞的移向承帝,片刻后晶莹的泪珠如断线的珠子滑过她的小脸,她委屈的垂眸道:“皇上,宁姐姐不是故意要推妹姎的,是妹姎自己沉不住气,非要与她争辩,只是宁姐姐如何辱骂妹姎都无所谓,她怎能辱骂妹姎的母后,且不说母后是宁姐姐的长辈,母后已离世这么多年,死者为大,她即便心中没有一丁点的敬畏,也不该当着妹姎的面骂母后是贱人、是娼妇,还说有其母必有其女,妹姎是皇上的义女呀,她将妹姎折辱至此,置皇上的颜面于何处!”

李妹姎本就生的绝美,一双桃花眼不哭已令人心醉,如今叫泪水一浸润,越发的叫人怜惜,卫锦阳看着怀中身子发颤,哭的梨花带雨的人儿,只觉她柔弱的似一朵随时会融化消失的雪花,心一阵阵揪着疼,这是他心爱的女人呀,为何每次进宫,她总会受到伤害,

随承帝一起来的还有皇贵妃、李义、李定康及张公公,李义在看了李妹姎完美的哭诉后,不等承帝开口,他上前发了狠的刮了李长宁两个耳光,李义本有功夫底子,这两个耳光更是毫不留情,只见李长宁的一张洁白的鹅蛋脸一下子便肿大了一倍,再无原先的艳丽妩媚。

李长宁被这两个耳光打醒,噗通一声跪地还未及为自己狡辩,便听李义的斥责声响起:“孽女,你真是半分不让为父省心,即然你如此教而不善,我不还不如一掌劈死你向亡故的皇嫂赔罪。”

“父王不要!”一旁的李定康在李义挥掌时,及时上前隔开,并求情道。

李长宁也还不算笨,事情到了这一步,再狡辩只会火上浇油,现在想保命,只能求得李妹姎的原谅,思及此她膝行至李妹姎身前,拽着李妹姎的裙摆苦苦哀求道:“姎妹妹,我错了,我不该听杨纤灵的挑拔,是她说你贪恋权富,瞧不起我,我一时气愤才说错了话,求你愿谅我这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李妹姎为难的看着李长宁,最终她怯怯的看向承帝道:“皇上,宁公主好像知错了,今日是您的寿辰,可否就此饶了她。”

《帝女心计:媚倾天下》最新章节由创世中文网首发,最新最火最快网络小说首发地!(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章节目录

帝女心计媚倾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水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美人并收藏帝女心计媚倾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