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倌!”李妹姎垂眸轻轻呢喃着这两个字,许久她才接着道:“看来是个有野心的,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心血,总不能教他们白白浪费了,这事先暂且放一放,必要时我自有办法让他们这人送不出去。”

墨书听了这话,稍稍安心,想着这会也没别人,便问出心中的疑问:“公主,你打算如何对付李义?”

李妹姎也没打算瞒着墨书,见她问了,这会又没有旁人在,便回答道:“他这次入京,除了向承帝贺寿之外,最大的目地便是来京中寻求同盟,当然这个同盟是指暗处的勾结,吴家乃百年大族,吴氏又出了一位皇后,当今太子又是吴氏所出,再加上手握兵权的五皇子,这样的大靠山,以李义的精明定然不会放过,而两家结盟的最好办法自然是联姻,我想李义应该打着一娶一嫁的主意。”

墨书听了心内一惊,见李妹姎有所停顿,她便有些急切的开口道:“嫁一个女儿在京中,再娶一个回古国,他这算盘倒是打的好,李长宁公主的身份也当得起太子妃之位,而嫁李定康的只要是贵族之女便可,那吴妙姿正到婚配的年龄,又是吴家嫡女,身份上倒是配得上李定康,只是这样的事情,承帝会应允吗?承帝最忌外戚专权,吴氏手中权力过大,已令承帝不虞,她们应该不会明目张胆的去触承帝的逆鳞!”

听着墨书的分析,李妹姎不时的点点头,待墨书说完,她才笑道:“所以吴皇后才会要求承帝收了卫昊佑手中的兵权,只有放权,她与李义之间私下的结盟才能继续,况且古国虽国力大不如从前,但博将军手中的四十万精锐还是值得吴皇后动动心思的。不过吴皇后、卫锦阳、卫昊佑母子三人间,我总觉得有些看不明白的地方?”

墨书闻言,眸中闪过什么,她想开口,可心中又不确定,嘴张了张,最终只是道:“公主,有些事也不是一时半会能想明白的,不早了,该安置了。”

听墨书这样一说,李妹姎才想起还有一件事情没说,便示意墨书先别忙,并将贴身放着的符袋递给墨书道:“墨姑姑,这是昨儿在府外讨饭的一个乞儿留下的,你先看看里面的东西。”

墨书见李妹姎特意提及一个符袋,心中闪过一丝异样,忙接过符袋,当她将符袋里的玉佩拿出来时,面上先是一惊,随即露出惊喜之色道:“公主,这玉佩是……”

“是他派人送来的,云玉去妙心庵确认过,是他无疑,他约我三日后在妙心庵见面,我想他这次是秘密前来,你先暗中安排一下吧,我不希望他在鑫都的消息泄漏出去。”李妹姎再也抑制不了心中的期盼,说话时语气都带着几分莫名的轻颤。

墨书高兴的连连点头,将玉佩放回符袋还给李妹姎,她面上带着几分喜气道:“公主放心,奴婢一定将一切安排的妥妥当当。”

重要的事情都交待完了,李妹姎顿觉心中轻松许多,倦意袭来,便起身回了内室。

次日清晨,李妹姎正在用早膳,一个婢女拿着一张拜贴递给了墨书,墨书挥退婢女,浏览过拜贴上的内容后并不急着交给李妹姎,待李妹姎用罢早膳,净了手漱了口,她才将拜贴递上道:“公主,长公主派人送来贴子,邀你游湖。”

“推了,长公主府这样的高门大户,我一个孤女高攀不上。”李妹姎看都不看那贴子,淡淡的开口道。

得话,墨书也不开口相劝,只拿着贴子出了思雨阁,去前院回话去了。

次日康王府又送来请贴,康王设宴款待李义父子三人,邀了京中各大贵族参加宴会,李妹姎称病婉拒。因她素日里也极少参加各类宴会,实在推不掉的才出席,康王对于她的婉拒也并未放在心上,况且皇后也没有特别的交待,他乐的省了一个麻烦。

三日之期转眼即到,到了约定的那一日,李妹姎早早起身,用了早膳后,便让云玉与博琉紫伺候她梳妆更衣。

云玉挑了一件白色镶狐毛的对襟小袄及一件月牙色如意百褶裙,最是常见不过的衣服。李妹姎看了眼云玉手中的衣服,眸中闪过一抹满意之色。

博琉紫根据云玉准备的衣服,为李妹姎挽了最常见的随云髻,斜插一枝粉宝石榴花簪子。

换好衣服,系上大氅捧了手炉,李妹姎留下墨书与博琉紫在府中,带了云玉往妙心庵而去。

马车一路急驰,约摸行了一个时辰左右,马车终是停下,只听车夫提醒妙心庵到了,云玉先行下车,然后又扶了李妹姎下车,主仆两人一起进了妙心庵。

妙心庵住持静慈师太恭候在大门处,见李妹姎来了,忙迎上施礼道:“贫尼见过李施主。”

李妹姎忙合上双掌回了一礼道:“师太不必多礼。”李妹姎说完,便对云玉使了使眼色,云玉忙将准备好的香油钱奉上。

静慈师太接过银票,便对李妹姎道:“李施主的聚福袋,仍供在佛像之下,请施主随贫尼来。”

随着静慈师太进入大殿,李妹姎如常上了柱香,求了支签,又取了签文,这时静慈师太便拿出一个绣着福字的香包递给李妹姎道:“李施主,这是你的聚福袋,你回去后,将此袋悬于帐内,它自可为李施主聚福聚寿。”

李妹姎伸出双手接过,小心翼翼放好后,才对静慈师太施了一礼道:“多谢师太。”

静慈师太眉目慈和,看着李妹姎,总带着亲切的笑意:“李施主,往日你都是在庵中用罢斋饭才回府,今日是否依旧如此?”

李妹姎眉眼中隐现期待之意,她极力克制着用平静的声音道:“师太亲手所做的斋饭滋味极好,我自是要在庵中用了斋饭再回府的。”

“请李施主先到厢房稍事休息。”静慈师太语毕,便在前带路,往后院厢房而去。

静慈师太将李妹姎安排在一个单独院落,又吩咐了奄中信得过的尼姑守在院子外,不让任何人打忧了李妹姎。

推开厢房的门,云玉看着李妹姎进去,便将门关上,自己守在门外。

偌大的厢房,用木质的大屏风隔成外室和内室,李妹姎立在外室,自行放下手中的手炉,解开大氅放在一边,从始至终她的神情都出奇的平静,先时的那种期待紧张竟奇迹的消失了。

静静的在大木椅上坐定,她望着墙上的佛像,静静的,静静的等待,等待他愿意露面的那一刻。

约摸过了一刻钟,屏风之后有极轻微的脚步声响起,一个身着黑色锦服的男子自屏风后缓缓而出,他五官出奇的俊美,有一双酷似李妹姎的桃花眼,英挺的眉,高挺的鼻,薄而淡红的唇。他身形修长挺拔,气质清贵又掩藏了几分上位者才有的霸气。

李妹姎随着轻微的声响扭头看去,当对上那双熟悉却又陌生的双眸时,一瞬间眸中酸涩,水雾蒙了她的视线,令她渐渐的看不清对面所站之人的面目,五年了,失去音讯整整五年了,如今见他安然站在自己面前,她开心的同时,心中亦是难言的苦涩。

“我以为你有了荣华富贵,便忘了自己姓谁名谁,你怎么对得起李家的列祖列宗,你怎对得起惨死的父皇和母后!”男子神情复杂的看着李妹姎,语气冷冽的责问道。

面对他的斥责,她无言反驳,因为他说的都对,她认贼做父,她锦衣玉食,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她没得争辩。

“为什么不说话,你那些不得以的苦衷为什么不说出来?”男子急了,他上前几步,心疼的看着眼前的少女,她的面色苍白,眼神哀伤,明明一幅弱不禁风的样子,偏偏比谁都倔强,跟小时候一模一样,从未变过。

《帝女心计:媚倾天下》最新章节由创世中文网首发,最新最火最快网络小说首发地!(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章节目录

帝女心计媚倾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水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美人并收藏帝女心计媚倾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