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妹姎闻言,缓缓起身行至佛画前,看着慈眉善目的佛祖,她冷冽的声音悠悠响起:“五年前李义长剑刺穿父皇的身体,他又带兵闯进后宫,将母后与我献给了卫承治,一个多月的奔波,我与母后被卫承治带到了鑫都,并被卫承治软禁在御梅行宫中。

有一日,夜已经极深,我在因噩梦被吓醒,便起身寻到母后住的寝房,想与母后一同睡,我才到母后的寝房门外,远远的便见有灯火,情节之下便躲进了母后寝房的角落里,不一会儿,卫承治推门进来,随之空气中一股酒气飘散开来,母后被开关门的动静吓醒,借着微弱的月光看清是卫承治后,便冷声斥责命令他滚出去,他却突的扑向床榻,将母后死死的压在身下,并质问母后,为什么还要惦记着父皇,为什么看不见他百般的好。

母后愤怒挣扎、斥骂彻底激怒了他,他威胁母后,侍寝和用我一命保住清白二选一,母后为了我,放弃了挣扎,任由那个禽兽将她沾污,之后的半个多月,每日傍晚时卫承治都会到行宫,他陪着母后用罢晚膳,会在行宫留夜,后不顾朝臣反对,坚持要赐封母后为西宫皇后,与吴氏平起平坐,他的这一行为,彻底激怒吴氏,吴氏趁卫承治去寺中为国祈福之机,设计一场大火,本欲将母后与我还有墨姑姑一同烧死在行宫中,是母后不顾一切的砸开窗户将我从窗户递了出去交给窗户外的墨姑姑,我与墨姑姑才饶幸逃过死劫。

后卫承治接到消息赶到行宫,一切都已经晚了,他一怒之下,将行宫里伺候的奴才全部斩杀,并将我交给吴氏照顾。吴氏妒恨母后抢走了她的丈夫,明面上对我照顾有加,私下里却命她宫里的教养嬷嬷虐待我,我自住进中宫,身上再也没有一块好的,那些心狠手辣的嬷嬷将我脚上绑上石头,把我沉入池底,待我快要溺毙时再将我拖出池塘,如此反复,我体内的寒症就是这样来的。”

李妹姎讲述这一切时,声音非常非常的平静,像是在讲述别人的事情,她略停顿,转身看着李沣,拉起衣袖露出胳膊上淡淡的疤痕道:“这是那些嬷嬷毒打我时留下的伤痕,即便这么多年过去,这些伤痕已经淡化了许久,却依然留下了印迹。被毒打只是宫中私刑的一种,还有一种更为残酷的,宫里人称它为千疮百孔,五六个嬷嬷将我按压在地上,手中抓着一大把极细的钢针,使出最大的力气扎在我的身上,钢针扎过的地方不会留下血迹和伤痕,可上百上千根钢针扎在身上的的疼却是渗到骨髓的最深处,我该如何形容那种疼,好像找不到贴切的形容词,我只记得当时我疼的想一头撞死,想咬舌自尽,彻底摆脱这种深入骨髓的疼痛……”

李妹姎的讲述,如同一只巨大的手,将李沣的心捏住,他只觉心口疼的不能呼吸,因此急急的打断道:“不要再说了,这一切我都知道,陆师伯都告诉我了,可是姎儿,要报仇有的是机会,你何苦在这虎狼之地苦苦谋划,你可知道你已经站在悬崖边上,一招不慎,便是万劫不复,你采用如此偏激的方式复仇,你是没打算留着你这条命吗?”

李妹姎却是惨然的一笑,随即自嘲的开口道:“皇兄,五年不见,我再也不是你心目中那个单纯天真的小女孩,如今我无情无义,心机深沉,手段狠辣,所有恶毒的词用在我身上都没办法形容我的可憎。”

李沣听了这话,眸中的心疼之色更浓,他握住李妹姎的肩,肯切的开口道:“姎儿,你别这样折磨自己可好,我已经失去了父皇和母后,我只剩你这一个亲人了,你就算为了我,离开这个虎狼之地可好。”

李妹姎看着李沣殷切的双眸,心中有两个念头在拉扯着,一个是随皇兄离开,另一个是留在鑫都继续复仇大业,最终她心中的仇恨战胜一切,她缓缓的移开肩上的大手,转身避开他的双眸道:“皇兄,对不起,我不能跟你走,如今我的复仇大计已经展开,谋划了这么多年,我不能就此放弃,况且这几年陆师伯为我秘密训练了一支暗卫,他们出入于无形,身手了得,有这队暗卫的保护,那些人伤不了我,而且复国需要军费,我在大鑫营营汲汲这么多年,已颇具成效,这时放弃我舍不得。”

李沣看着李妹姎纤瘦却蕴藏无穷斗志的身影,最终幽幽叹了口气,不再坚持带她离开。其实李妹姎的计划,他通过陆谦也知道一些,不得不承认在这样危机四伏的环境中,他的这个妹妹已经在磨炼中,拥有立于不败之地的智慧。

“姎儿,你坚持留下,便留下吧,不过做任何事,一定要顾惜自己的性命,为了那等恶贼赔上性命不值得。”

李沣的妥协令李妹姎眸中再次涌起泪珠,她上前拥住自己这个能撑起一片天的兄长,慎重的保证道:“皇兄放心,姎儿还要与皇兄一起振兴古国。”

“好,说话算话,可不能食言。”李沣慎重的应道。两人又重新坐下,李妹姎问了一些李沣在军中的事情,不知不觉到了午时,静慈师太亲自送来斋饭,兄妹两人阔别五年后,终于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饭。

用罢斋饭,李妹姎自妙心庵的后门送走李沣,回到厢房,她便吩咐云玉弄了些碎冰包着锦帕中。敷了眼睛,令眼睛消了肿,看不出哭过的痕迹后,才带着云玉去向静慈师太告辞。

妙心庵的大门处,此刻正是午后,香客极少,李妹姎与静慈师太立在大门内,正说着话,突然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

听着这个熟记于心的声音,李妹姎淡淡的看向声音的主人,随即很自然的见了一礼道:“原来是皇兄,皇兄也是来庵中祈福的吗?”

一旁的静慈师太在看见卫锦阳时,眸中便已露出震惊之色,当听李妹姎称他为皇兄之时,她整个人只觉眼前一黑,几乎站不稳。李妹姎发现不对,急急扶住静慈师太,并关切道:“师太怎么了?可是身体那里不适?”

“李施主,你称这位为皇兄,难道他是……?”余下的话全卡在了嗓子里,静慈师太只出神的盯着卫锦阳。

李妹姎敏锐的感觉到静慈师太的神情有异,面上却是不动色道:“这位是当朝太子殿下。”

得到这个答案,静慈师太一下子从失态中清醒过来:“原来是太子殿下,刚才贫尼有失礼之处,还望太子殿下海涵。”

“静慈师太不用担心,太子殿下为人和善,他必不会怪你。”不等卫锦阳开口,他身旁的华服俊逸公子便抢先开口道,听语气似乎与静慈师太极为相熟。

李妹姎因这一句话,视线不由投向那公子,只见那公子身着白底竹纹锦服,外披银灰狐皮大氅,头束玉冠,五官俊逸,一双俊眸暗藏睿光,他虽不及卫锦阳那般俊美,但与卫锦阳并肩而立时,未有丝毫的逊色。

卫锦阳见李妹姎将目露疑惑,忙介绍道:“姎儿,这位就是仲炎,他之前一直在外游学,前日才回京都。”

李妹姎闻言,眸中疑色尽消,见仲炎目光友善,便回以微笑道:“久仰仲公子大名,今日一见,颇感荣幸。”

《帝女心计:媚倾天下》最新章节由创世中文网首发,最新最火最快网络小说首发地!(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章节目录

帝女心计媚倾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水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美人并收藏帝女心计媚倾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