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如此认为,那便是!”长公主冷然道,见李妹姎一幅不为所动的模样,她冷嘲的一笑,复又道:“你知道今天为什么在场的只有博家人,其实这次名为游湖,真实目地不过是男女双方相看,只要你离开这条船,明日便会有你和玉展私订终身的消息传遍鑫都,你说到那时,你还推得掉这门亲事吗?”

李妹姎看着长公主一幅信心十足的模样,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她突然觉得好笑,难怪这女人这么多年都斗不赢吴皇后,真是愚不可及。

“长公主好大的气势,命令不成,现在改威胁,只是长公主你还真是不了解我,我李妹姎软的硬的都不吃,我的婚事皇上都不敢用如此口吻跟我说,你的权力倒是比皇上还要大。至于博玉展,我还真看不上,你爱怎么着就怎么着,不过我也要提醒你一句,死人从来都不具备任何威胁,反正博家也不只是博玉展一个儿子,死一个也没什么大不了。”

“你拿玉展的命反过来威胁我?”李妹姎的话令长公主倒吸了一口凉气,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李妹姎道。

“你不也拿我的清誉来威胁我,以彼之道还彼之身。”凑近长公主,李妹姎妩媚的一笑,随即她转身看着远方的风景,冷然的接着道:“我听说博夫人在博府并不受博大人的爱重,若非她有儿子,母族又有你长公主与驸马撑腰,这正妻之位只怕早就被人夺了去,这有儿子博夫人的正妻之位也只是勉强坐稳,若是没了儿子,只怕极快就会成为下堂妻,到时候长公主府少不得要收留博夫人,这负担可是不轻,长公主还是早些做好准备才是。”

“李妹姎,人命关天的事,你不敢!”心中有些打突突,长公主却强自镇定道。

见长公主还如此不知死活,李妹姎突的转身,气势凌厉的开口:“没有什么是我李妹姎不敢的,不信你大可以试试,上次安国公府的二十个人头之礼,想必长公主也是知道,这案子至今都未查出半点线索!”说到这里,李妹姎停顿片刻,突然语峰一转:“若非看在你当年帮过我的份上,上次杨纤灵挑唆李长宁辱我之事,绝不会善了,今日我会接受你的邀请,是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还看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就等着长公主府上下在烈火上烹烤吧!”

长公主从未见过李妹姎身上会散发出这样骇人的气势,她不禁吓的后退了几步,岑姑姑瞧着李妹姎,心中只发怵,她犹豫了片刻,才壮着胆子开口道:“樱夙公主别生气,长公主刚才只是与公主开玩笑而已,以后这种玩笑,长公主不会再说的。”

“长公主,我再容忍你这最后一次,叫船靠岸。”凌厉之色稍稍缓和,李妹姎对长公主道。

长公主怔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忙对岑姑姑道:“快,快将船靠岸。”

很快,船到达玉晶河岸,李妹姎才上岸,迎面遇上仲炎,与他随行的还有一位美人,这位美人李妹姎见过,是吏部尚书沐晟之女沐静莲。

沐静莲,人如其名,莲花一般清清袅袅的身姿,她肌肤净如白莲,双眸大而水润,透着清柔的光彩。

“给樱夙公主请安,公主万福。”仲炎与沐静莲向李妹姎行礼道。

“两位免礼平身。”李妹姎语气柔和的开口道,一改先时在画舫上的凌厉。

“公主这是要去那里?”仲炎看了眼停靠在岸的画舫,意有所指的开口道。

“长公主邀我游湖,谁知中途出了点事情需要处理,所以便让船靠了岸,我正打算回府。”李妹姎简单的解释道,随后她的眸子在沐静莲的身上转了一圈,最后回到仲炎身上道:“看来仲公子与沐小姐也是来游湖的。”

“公主,游湖人多才热闹,不若你与我们一道吧!”仲炎颇欣赏李妹姎的才学,所以有心深交。

李妹姎并没有答应仲炎,反而是目光友好的看着沐静莲,她知道仲炎与沐静莲虽然是表兄妹,但两人也是彼此心仪对方,她不想让沐静莲有什么误会。

沐静莲听闻过李妹姎诸多的事情,因她与杨纤灵并不交好,所以与李妹姎不过见过数面的交情,不过她与黎雪裳等人交好,从黎雪裳口中得知李妹姎才学出众,如今见对方似有心结交,便笑道:“表哥说的对,游湖人多才热闹,公主与我们一起吧!”

沐静莲都开了口,李妹姎这才欣然点头,于是三人上了仲府的画舫,而长公主等人则是各自上岸回府。博玉展上马车前,仍不舍的望了眼已驶离河岸的画舫,一脸的失落。

沐静莲在京中也是非常有名气的才女,只她较黎雪裳性情更为内潋,极少参加诗会等贵女们的聚会。

他们三人都是才学出众,又是极惜才的人,很快便彼此熟识,待游湖归来时,三人皆意犹未尽,李妹姎便提议去诗雅轩一起用晚膳,仲炎见沐静莲并未反对,便高兴应允。

待在诗雅轩用罢晚膳,他们便各自坐上各自的马车,回各府。马车上,云玉见李妹姎脸上仍带着笑意,便也开心的笑道:“看来公主很喜欢与仲公子、沐小姐在一起,公主很久都没这样开心的笑了。”

李妹姎闻言,脸的上笑容淡了淡,她知道云玉的意思,当初她与卫锦阳初识时,也曾这样高兴过,虽然当时是存了利用的心思,可有些事情不可否认,她与卫锦阳确实有许多投契的地方,只是偏偏他是卫承治的儿子。

云玉见李妹姎眸中闪过一抹她自己都没留意的怅然,心中一时纳闷,却又不敢多嘴问。

而一旁的博琉紫则是恭顺的低垂着头,而那低垂的双眸,却闪着算计的光芒。

自那次游湖与长公主不欢而散后,李妹姎便闭府不出,即便偶尔出府,那也是仲炎和沐静莲相邀,而李义父子在京中受多方拉笼,出席大小宴会繁多,只要有他们出席的地方,必见不到李妹姎的身影,这令李义想在宴会上动手除去李妹姎的想法无法实施,为了除掉李妹姎这个祸患,他不得不主动向吴皇后示好。

《帝女心计:媚倾天下》最新章节由创世中文网首发,最新最火最快网络小说首发地!(本站提供:传统翻页、瀑布阅读两种模式,可在设置中选择)

章节目录

帝女心计媚倾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水美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水美人并收藏帝女心计媚倾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