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由提供免费阅读!

本书名看

“是呀,我叫陈建国,家就是青龙镇的。亲亲∑#?”陈建国虽然腿受伤,但是觉得胳膊还蛮有力气。故意把袖子向上撸一撸,攥起拳头。没想到上面有几道抓痕,看来是那些大婶在上去的时候,可能鞋底和手指并用,在他身上抓了几把。

这个时候陈建国的脸上还红一块紫一块,那也是龙泉村一帮大婶的功劳。当时候鞋底一大片,砸到哪里哪里算。陈建国虽然护着头,身上可没少挨,好在大婶们的打击力度有限,最多是在他身上留些印记,不会有内伤。

“恩,我知道了,你们两个的姓名,住址,年龄也一起报上来,要给你们挂牌,建档案。”妹纸没多说话,就等着另外两个张口。两人看了陈建国一眼,见到他点头,赶紧把档案报上去。等医生妹纸走开,三人晕乎乎的,这些不是都统计完了么。

妹纸出门不远就摘下口罩,自然是周梦瑶。看到三个人鼻青脸肿的样子,周梦瑶觉得很可乐。高兴一会又生气。就是你们这几个混蛋,竟敢乱打人,我看你们怎么熬过这几天。

老柴那里接到电话,要老柴做好调查,准备抓人。现在牛波作为最主要的行凶者住院了暂时没法管,另一个当事人就是二哥,要把她抓进派出所关几天。这个命令一下来,老柴就给马富贵打电话。

“柴所长,这样不行啊。牛二这次说实在的,是受委屈的,你们派出所要是抓他,这事可说不过去。我跟你们说,他媳妇现在还怀孕,要是因为这个出点事,你这个就可能弄出大事,这两人结婚三年多,才有个孩子。”

“老马,这事我也没办法,上边压着下来的。我不办不行。你放心,我绝对不让他吃亏还不行么,也就是给他们转转脸,要回面子就行。”老柴真不想跟龙泉村的人起冲突,自己可是在龙泉村得到不少好处。

“那可说不准,人到了你那边,你就能保证好。你要是能保证你就不用来我们村抓人了。柴所长,这事我先谢谢你跟我透气。不过我觉得你还是等等。”马富贵觉得这事还是跟老柴说,免得到时候挨坑。

“怎么了,难道说中间还会有变故?”老柴听马富贵话里有话。

“你想想,我们村的牛波,现在都被打的昏迷不醒了,你这边要是抓人,村里人会怎么想。那边确实是受伤了,但是这边的人是死活不知啊。这事的理在哪边你也知道,你要是真的抓人,到时候出问题,你能保证有人替你扛着?”

老柴听马富贵这么说,觉得有理。本来他就不愿意来,“老马,你说得对,我再等等。其实我一点要抓人的意思都没有。现在真正牵扯的还在病床上躺着,抓个闲人做什么。行了,老马,这是我心里有数,过了这段时间,我请你喝酒。”

镇党委办公室,胡杨正在和王书记坐在一起。“王书记,我去看了两边的情况,现在牛波昏迷不醒,生死不知,医生说关键就在这两三内不醒就危险,一周不醒就成植物人。”

“有那么严重,建国他们几个可是腿都被打断了。”王书记就好像不了解情况一样,具体知道不知道别人就不清楚了。自己家的孩子被人打成这样,姐姐在身后催的急,他不想丢这个面子。几个平头老百姓,反了天了。

“王书记,当时很多人都看着的,陈建国用棍子砸在牛波的头上,五个人打他一个,事情的起因估计你也清楚,现在很多证据都对他不利。所以我希望王书记这个时候要慎重,别采取什么过激行动。”胡杨就差明说了。

“我有什么过激的,难道说打架斗殴的现象值得提倡!这种行为难道不该制止?那个牛二,如果不是他先动手,哪里会引起冲突。追究起来,最大的责任人就是他,我不抓他抓谁。我明确地说,这个人我非处理不行!”王书记就差要拍桌子。

“王书记,你要这样说我跟你就没什么好谈的了。还是那句话,事情的起因是什么,你很清楚,对于你要抓人的决定,我坚决反对,现在是私人关系我跟你这样说,你就是上常委会,我也会坚决反对!”胡杨也不跟王书记打招呼,直接站起来走出门。

“我擦他奶奶个腿,都他么翻天了!”王书记把茶杯往桌子上一放,发出很大的响声。胡杨走的没多远,自然能够听到。只是笑一笑,自顾自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王书记等过几分钟,拍了下自己的额头。这胡镇长岁数不大,心思却是不少。来这一趟,给自己卖好不说,还刺激自己一番,自己还真是头脑发热,真要是把人抓来,事情真有可能闹大。别人不说,就牛荣德那犟筋头就能跟自己折腾没个完。

“柴所长,你现在到哪里了。”王书记拿起电话,听到电话里正传来嘈杂的声音。

“王书记,我正在龙泉村村头,马上就到那个牛二的家,我很快就把他抓过来。”老柴慢腾腾的在路上走,距离龙泉村还有四五里地。

“别抓了,你们撤回来吧。我想了下,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先把医院里的人病情恢复再说,反正就是那几个人,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王书记发出命令后,立即挂上电话,身子瘫在办公椅子里,喘几口粗气。

“哼,还是老马说得对,这个时候干活也要别打碗,不能冲的太快啊。好了,不用去龙泉村了,慢慢开回派出所,今天的任务取消。”老柴在车里居然哼出几声京剧,可惜老是接不上气,搞得几个年轻人想笑也不敢笑。

“想笑就笑,憋在那干什么,脸都憋红了!”老柴一瞪眼,几个年轻人哈哈大笑起来。“所长,你唱的这个让我们真听不出来是京剧,特别像现在流行的说唱。今天没什么任务,俺们请你唱歌去,去他们那暗访,他们不会不欢迎的,我们都带钱。”

“算了,你们什么心思当我不明白。咱这地方小,经不起折腾,做什么事都不能太过分。该花的钱必须花,不然会吃大亏的。”说完,又开始哼他那不着调的京剧,几个年轻人只当没听到,开始胡扯巴拉。

牛波的病房里,老妈还在眼泪啪啪掉。牛波在床上就跟睡着了一样,有呼吸,有心跳,虽然时快时慢,但是总算还是在正常的范围内,就是一直沉睡不醒。下午的时候,也没有人过来探病,打电话的倒有不少。

这里探视病人都在上午,下午要是探视病人,就像咒人要死一样。上坟都是在下午,要是上午上坟,家里人就会早亡。这些都是一些流俗习惯,没什么科学道理,但是大家都这么认为就成了习惯。

下午的时候,周一菲又过来看牛波,见到老妈叶青还在那哭哭啼啼,好在老爸牛卫华还比较淡定。“阿姨,你不用太担心,牛波这么年轻,恢复的很快,或许明先回去,估计来的比较匆忙,家里很多东西都没收拾,晚上我给看着就行。”

“不用了,大侄女,这就够麻烦你,让你跑前跑后的。穷家舍业的,没什么好东西,不用管。现在就是让我们走我们也不能走,这孩子就这个样……”说着眼泪就啪啪落下来。

“你哭个什么,小周说得对,咱家牛波身强力壮,指不定明天就好了。我在这里看着,你回家吧。我多少也懂点,夜里有个什么事我也好应付。”

“走个什么走,明天他们就过来了,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看小波,我回去也要再来,折腾个什么劲,我在家也不安心。打电话叫他们帮忙看下家就行。”老妈坚持不走,老爸也没办法,只好都在这里守着牛波。

第二内小波就能醒是吧,那咱就等三后,我就去镇上给小波讨这个公道,镇里不行咱就去县里,去市里,我不会让小波受屈。”

“大叔,你不用急,什么事等两。”牛卫华说话也有点底气。

“行,那这两你们两个回去一个就行,不用都在这里,我看不行就让卫华回去,反正这边医护人员照顾的也不错。”

下午的时候,周一菲走进病房。“叔叔,阿姨,你们俩今晚上上夜班,可以过来照看牛波,你们回家吧,要是对我还不放心的话就留个人在这里。”

老妈听到这样说,犹豫一下,老爸牛卫华却先接过话,“行,小波交给你我们放心,那我们今一早过来,晚上就麻烦你了。”老妈还要说话,被牛卫华一把拉住,周一菲笑笑走出去。

一下午,周一菲负担起护理牛波的任务,处理完別房的病人,就过来看牛波。周梦瑶居然也在这里。到了天要黑的时候,周一菲说到,“梦瑶,你回家吧,你要不走晚上就在这里陪着小波吧,也省的我过来看。”

“啊,要我陪夜?陪他?”周梦瑶眉头皱起来。

章节目录

乡村御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一德服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德服人并收藏乡村御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