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君齐想告诉他,自己不好,全身上下都不好,但最终只是硬气的道:“还好!”

  林昊道:“那我真的回去了!”

  任君齐再次应道:“嗯!”

  林昊不太放心的道:“有事给我打电话!”

  任君齐道:“嗯!”

  林昊道:“睡一会儿起来就吃点东西,你把胃吐空了!”

  任君齐道:“嗯!”

  林昊又道:“记得不要吃饭,喝点粥什么的!”

  任君齐终于忍不住了,拉下被子道:“你很烦哎!”

  林昊只好什么都不再说,转身离开……

  离开任君齐家后,林昊原本想第一时间去找韩雪,说提审沈涵章的事情。

  只是车行至半路,吴若蓝的电话就来了,询问他人在哪儿?今天还有预约病号!

  林昊这才想起,自己虽然连续看了几天的预约病号,但还有十来个没看完。只驱车返回石坑村。

  回到诊所的时候,吴若蓝第一时间迎了上来,想问他有没有吃早餐,昨天回医院看的是什么病号,怎么弄了半天一夜才回来,只是一靠近却发现他浑身酒气,顿时蹙眉道:“坦白从严,抗拒打残!”

  “姐!”林昊有些莫名其妙道:“你说什么?”

  吴若蓝指着他身上道:“昨晚彻夜未归,去哪喝酒了?还有这身衣服从哪来的?好像不是我给你买的吧!”

  林昊的衣服鞋袜,全都是吴若蓝操持的,不夸张的说,林昊有几条内裤,今天穿的又是哪条,她都一清二楚。

  林昊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完了,怎么这么笨,不洗刷一下换回原来的衣服才回家呢?

  有人说,善意的慌言就是最好的实话。

  为了不让吴若蓝知道自己和别的女人同床共枕一整夜,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与麻烦,他只能撒谎道:“昨天医院来了个比较严重的病人,我给做了手术,一直忙到深夜,然后带着我的学生去喝酒吃宵夜,犒劳一下他们。弄得太晚了,我怕回来吵着你们,就在医院睡下了!”

  吴若蓝道:“那衣服是怎么回事?”

  林昊道:“在医院要经常接触病人,有时候难免沾上血迹污迹,我备了一身在办公室替换的。”

  “听起来好像没毛病!”吴若蓝纳闷的道:“可我怎么感觉哪儿不对劲呢?”

  林昊凑上来嬉皮笑脸的道:“可能是我一夜没回,你太想我了吧!”

  “想你的头!”吴若蓝轻嗔道:“赶紧去洗一下,浑身酒味,等会还有很多预约病号等着你呢。”

  林昊道:“你帮我洗好不好!”

  吴若蓝嗔怪的道:“讨打是不是,老是这样没个正经!”

  林昊竟然很贱的道:“来呀,来呀,打我呀!”

  看见她这个贱样,吴若蓝真的扬起粉拳扑上去,林昊却笑着逃走了。

  洗漱一新后,林昊便和吴若蓝前往诊所。

  远远的看到会所的时候,发现停在门前的两辆推土机已经不见了,这就问道:“推土机什么时候开走的?”

  吴若蓝道:“昨天下午的时候就开走了。”

  林昊微微点头,心说范强还是挺识相的,不过就算不识相也没关系,自己有的是法子收拾他。

  吴若蓝想了想又道:“还有,杨慧和莫妮卡搬到会所去住了。”

  林昊道:“哦!”

  吴若蓝见他脸上并没有意外的神色,疑问道:“你知道这件事情?”

  林昊点头道:“杨慧之前跟我说过了。”

  吴若蓝张嘴,不过最终还是没有把话说出来,因为她想说:她们都搬走了,严素为什么还不搬呢!

  回到诊所的时候,发现预约的病号通通都来了,林昊便开始工作,因为剩下的预约病号并不到,忙到十一点钟便忙几乎忙完了!不过看看预约挂号单,似乎还有一个病号没到,这就决定等一等!

  吴若蓝见诊所没什么事,便回家做饭去了。

  林昊想起要查枪支的下落,看看时间韩雪也早该醒了,于是就打电话给她。

  电话接通后,韩雪干脆直接的问道:“有什么事,说。”

  林昊道:“老板,我想见沈涵章一面。”

  韩雪道:“见他干什么?”

  对于韩雪,林昊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把自己掌握的线索和想法都汇报了一遍。

  韩雪道:“想见他可以,自己过来写书面申请。”

  一听要写申请,林昊便感觉头疼了,他最不擅长的就是报告申请一类的东西,“老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水平,叫我写申请不是刁难我吗,不能给我省略这些东西吗。”

  韩雪道:“这些都是必要程序,而且都要存档备查的!”

  林昊只能道:“好吧,等下给你写个一百字的申请。”

  韩雪道:“你说多少字?”

  林昊道:“一百字,是不是觉得太多了,我也觉得是,不过为了走这些程序,我还是意思一下好了。”

  韩雪被打败,道:“你先过农场来吧,不过我先告诉你,申请是有规格的,最少也得三千字,另外……”

  “三千字?”林昊一听就叫了起来,“老板,你跟我开什么国际玩笑?”

  “你喊什么喊?”韩雪手机远离了耳朵,喝道:“别插嘴。”

  林昊弱弱的道:“我也不想插你的嘴,可是你的要求实也太过分了……”

  韩雪打断他道:“我原本想告诉你,我这里有申请模版,你照抄就可以了,可是你既然觉得我过分,那算了!”

  林昊忙道:“别计,别计,我收回刚刚的话,老板一点也不过分,老板对我最好了,老板是世上最好最好的好人了!”

  韩雪:“……”

  挂断电话,林昊也不再等那最后一个预约病号了,真想看病的话,人早就该到了,这就准备驱车前往私房菜馆,谁知道还没出门,一个不速之客上门了。

  宝立房地产羊城分公司的副总经理――费丹!

  看见她,林昊的眉头便皱了起来,这个女人竟然还敢来?

  费丹笑颜如花的道:“林医生,你好啊!”

  林昊道:“我不太好!”

  费丹一派关心的口吻问道:“怎么不好呢?”

  林昊道:“因为你!”

  费丹仿佛被吓一跳的样子,捂着自己高耸的胸,表情夸张的道:“因为我?林医生,你可别吓我,我没对你怎么样啊!”

  林昊冷笑道:“你有没有对我怎样,你自己心里清楚!”

  费丹一脸糊涂的道:“林医生,我听不明白你的话啊!”

  林昊懒得跟她磨吱,“你直接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费丹道:“我……”

  林昊又摆手打断她道:“如果又是说会所的事情,那就免开尊口了!”

  费丹摇头道:“林医生,你误会了,我这次来不是来跟你说会所的事情,我是来……”

  林昊见她欲言又止,有些不耐烦的催促道:“你到底来干嘛?”

  费丹垂下头道:“我是来找你帮我看盆腔炎的!”

  林昊直接拒绝道:“不好意思,我现在只看预约病号。你想找我看病,提前预约吧!”

  费丹打开自己随身的挎包,掏出一样东西递给林昊。

  林昊接过来看一眼,赫然发现就是诊所的挂号单,而且就是自己在等的最后一个号码。

  这,无疑是费丹从那个预约病号手里转过来的。

  不过她既然真的持有挂号单,林昊也只能敬业的将她请进去,然后道:“上次我已经给你把过脉,现在直接开始检查,确定是不是卵巢病变引起的盆腔炎,然后进行治疗就行了!”

  费丹问道:“那开始吧,去哪儿检查?”

  林昊指了指侧边的妇检室,“那边!”

  费丹这就站起来,准备进妇检室。

  林昊想了想又道:“费小姐,你先去上洗手间吧,我也进去准备一下!”

  费丹点了点头,先去了洗手间。

  回来之后,走进妇检室,发现林昊已经戴上口罩和手套站在妇检床边上了。

  费丹关了门走上前来问道:“林医生,该怎么做?”

  林昊指着妇检床道:“脱下一只裤脚,躺上去,两腿分开放在脚手架上!”

  费丹道:“……我穿的是裙子呀!”

  林昊回头看看,这才发现她真的穿了裙子,而且是短裙,不过里面穿了丝袜,这就道:“也是一样的!把裙子拉起来,丝袜都内裤脱下一只裤脚。”

  费丹抿了抿唇,这就将短裙的裙摆从下面缓缓的拉上去。

  林昊对这个阴险毒辣的女人没有一点好感,所以并没有像面对别的女病人那样,转开目光,给予病人足够的尊重,而是一直盯着她。

  费丹明显已经不是黄花闺女,从她拉裙摆的动作就能看出来,虽然很缓慢,但明显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在刻意卖弄风情。

  不过林昊却必须得承认,这个女人的腿十分修长,白皙且细嫩!

  费丹将裙摆挽到纤腰上后,这就去脱丝袜,不知道是因为急用力不当,还是因为包裹得太紧,只听得撕扯一声响,丝袜竟然被她给扯破了,连同里面性感的丁字裤的细带也同扯断。

  或许是因为已经扯破了吧,费丹就破罐子破摔的一通乱扯,停下来的时候,下身就几乎没什么摭掩的暴露在空气中。

  林昊看得直皱眉头,粗鲁的女人他见得多了,可是像这位如此粗鲁的,还是头一次见!

  不过她脱下丝袜后,并没有立即上检查床,而是看向林昊。

  林昊抬腕看了看表,十一点半了,自己还得去办事呢,这就催促道:“费小姐,请躺到上面,开始检查吧!”

  费丹没有说话,而是伸手抓着自己上装的开领用力的又猛扯一下,两颗钮扯便被扯掉了一颗,然后又伸手一抹,将自己嘴上的口红弄花了。

  至此,她就变得衣裙不整,极为狼狈,仿佛被那啥了一样!整个妇检室,也成了案发现场。

  林昊直皱眉头的问道:“费小姐,你这是做什么呢?”

  费丹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笑意,“对不起,林医生,这都是你逼我的!”

  林昊喝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费丹道:“我准备向你秀一下我的演技!”

  林昊疑问道:“你要演什么?”

  费丹道:“一个被流氓医生性侵的受害者!”

  林昊道:“你……”

  费丹道:“当然,你还有另外一个选择,我的包里有一份合同,七个亿收购你的会所,你只要签下。谁都没有损失,而且你好我好大家好!”

  林昊:“……”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