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问题,问题大了,我不准你跟他相亲!林昊差点把这话冲口说出来,但最后还是忍住了,自己是任君齐什么人啊?凭什么不准她相亲呢?尽管心里十分的难受,但他还是强撑着道:“没问题,一点问题也没有,而且好极了,因为你们两个我都认识,来来来,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咱们找个地方坐下,好好的聊聊!”

  任君齐与赵家俊都一脸的懵蒙,心说我们俩相亲,有你什么事啊?

  林昊也不知道这里面有他什么事,可是他的心里很不舒服,尤其是看到酒店玻璃窗折射出两人的影子,看起来是那么的搭配,是那么的郎才女貌,他就更不舒服,一点也不想走开,这就拉着两人进了酒店一楼侧边的咖啡厅!

  坐下之后,林昊便首先道:“是这样的,任君齐呢?是我在内地医院工作的同事,至于家俊呢?是我兼任那个中禾集团董事长的合作伙伴!都不是外人!不过我很奇怪,你们俩怎么会相亲的?”

  赵家俊苦笑道:“这是我父亲的安排!”

  任君齐道:“我也是被我妈逼着回来的!”

  林昊忍不住嘟哝道:“你老斗和她老木可以凑成一对哦!”

  两人几乎齐声问:“你说什么?”

  林昊摇头道:“没什么,没什么,哎,家俊,我和任君齐很熟悉的,我几乎一进入医院工作就认识她了,甚至还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你想要了解她的什么事情,可以直接问我。”

  赵家俊道:“我……”

  林昊鼓励的道:“问吧问吧,不用不好意思!”

  赵家俊只好被逼无奈的问道:“任小姐,你平时喜欢吃什么菜呢?”

  “方便面!”林昊想也不想的道:“在家吃方便面,在外吃快餐,除了这两样,她也没什么好吃的,反正她又不会做饭!”

  任君齐原本就没有什么表情的脸更黑了,可是仍然忍着,但桌下的手却忍不住了,伸到他的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把。

  林昊被拧得额上的青筋都冒起来了,但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在来之前,任君齐是感觉这场相亲没意思的,只是父命难为,来应付一下罢了,可是看到了任君齐,尤其是现在,他开始感觉有那么点意思了,便又接着道:“任小姐平时有什么爱好呢?”

  “上班,上班,还是上班!”接话的还是林昊,不过想了想后,他又补充道:“对了,她还喜欢跳舞,跳得可好看了……”

  任君齐又忍不住了,在他的腿上换了个地方,又狠狠的拧了起来。

  林昊被拧得暗里连连吸气,但还是强笑着对赵家俊道:“真的,没骗你!”

  赵家俊见三人坐下半天也没叫喝的,这就弹了个响指,洋气的道:“威特!”

  侍应过来了,递上餐牌,并询问三人喝什么。

  赵家俊接过餐牌后,十分绅士的问:“任小姐想喝什么?”

  没等任君齐张嘴,林昊已经抢先道:“家俊,她平时基本都是喝白开水的,偶尔加班累了会喝点咖啡,你随便点就可以了,不过有一点得记住,给她喝什么都行,就是不能给她喝酒!”

  赵家俊发觉这里面似乎有故事,于是自作主张的给三人点了同样的拿铁咖啡,然后问道:“为什么不能给任小姐喝酒呢?”

  不等林昊张嘴,任君齐已经把手放到了林昊大腿的另外一个位置,不但只是虚掐起一块肉,并没有用力,显然是在警告他,你要是敢胡说八道,我就把你给掐死!

  林昊完全无视她的警告,直言不讳的道:“她的酒品太差了,喝醉了之后不但喜欢胡说八道,还喜欢对人又楼又抱,她甚至还会脱……”

  话没说完,他就说不下去了,因为任君齐已经再次狠掐起他来,而且这次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来掐!

  赵家俊疑惑的问:“林生,你怎么会知道的呢?”

  “我……”林昊正准备说自己跟她说过酒,但说还没说完,腿上又传来了剧痛,实在有点受不了了,只好改口道:“我听那些跟她喝过酒的护士说的!”

  赵家俊恍然,“看来林生对任小姐真的很了解啊!”

  “当然!”林昊道:“我连她身上有几根毛都一清二楚!”

  后面一句,林昊自然只能在心里面说说,因为那样就太着相了,虽然现在也很着相!

  当林昊准备继续在这儿客串媒人的时候,他的电话却毫无预兆的震动了起来,林昊看一眼来电显示,发现是莫妮卡的号码,只能无奈的道:“我先接个电话,你们两先聊着吧!”

  林昊这就走到侧边,接听起电话。

  电话一通,莫妮卡立即道:“黑面神,你现在在哪?阿正已经让人把炸弹和枪枝交给魏老三了,而且他们已经出发了,他们要袭击的目标无疑就是皇庭酒店了,我一个人拦不下他们!”

  林昊道:“你拦他们干嘛?”

  莫妮卡道:“不拦事情就大条了!”

  林昊不以为然道:“没关系,几只跳梁小丑罢了,你放他们来吧,我在这里等着他们。”

  莫妮卡急道:“你等着他们,他们有几十公斤的c4炸弹,会炸死你的!”

  林昊仍然淡定的道:“没事的,让他们尽管来好了!”

  莫妮卡急得直跺脚的道:“你怎么这样!”

  林昊道:“那要不然怎样,现在我过去也拦不住他们啊!”

  莫妮卡十分无奈,只好挂了电话。

  林昊挂了电话后,抬眼看看那一桌,发现赵家俊与任君齐已经聊了起来,而且还有说有笑的样子,心里十分的不是滋味!

  回到桌上后,他虽然极不情愿,但还是道:“任君齐,家俊,我觉得你们两个可以换个地方聊了。”

  两人不解的看向他,“呃?”

  林昊道:“例如去看看电影,逛逛街什么的。”

  赵家俊道:“为什么?”

  林昊道:“相亲不都是这种套路啊!”

  任君齐道:“你相过亲?”

  林昊道:“我哪有!”

  任君齐道:“那你摆出很有经验的样子?”

  林昊道:“我……只是这样建议罢了!”

  任君齐道:“林昊,我们相我们的亲,你管我们这么多干嘛?”

  林昊忍不住了,声音有点大的道:“我才懒得管你们呢!”

  他的声音一大,原本就心烦意乱的任君齐便也忍不住发作了,“那你走开呀,你知不知道你很烦哎!”

  林昊立即就想拂袖走人,可是想到魏老三那班人马上就要来了,不但没走,反倒坐了下来:“我住在这里的,我凭什么走,要走也是你走!”

  “好!”任君齐这就站起来,对赵家俊道:“我们走。”

  赵家俊呆呆愣愣的站起来,看看林昊,又看看任君齐,似乎不知该跟谁走,好半天才恍然醒悟,林昊根本就没叫他干嘛,只好起身跟着任君齐准备离开。

  只是没走两步,外面大堂上就传来了呼喝声:“打劫,所有人都不许动,我们只求财!”

  听到这个声音,林昊不由得苦笑道:“这回好了,早让你们走不走,这回谁都走不了了!”

  任君齐疑惑的看向外面,“这……”

  林昊伸手将她拽得重新坐了下来,不过想想又用力拽了一下,将她拽得从椅子上滑落,然后往桌子底下塞。

  任君齐被弄得十分狼狈,叫道:“姓林的,你干什么……”

  “任君齐!”林昊沉喝一句,然后才缓缓放低声音道:“听我一次,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呆在桌底下,不要动,也不要出来,听到了吗?”

  任君齐被弄懵了,然后心里竟然升起了一种生离死别的不详预感,声音也有些发颤的道:“你,你要干什么?”

  林昊没有理她,只是一伸手又将赵家俊也拽了过来,指着已经任君齐道:“家俊,替我看着她。”

  赵家俊道:“林生,你……”

  林昊没有应声,而是快步往外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任君齐不知道怎么的,眼眶突然就红了,眼泪也无法自控的落了下来……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