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一点二十分,一架军用直升飞机降落在皇庭酒店的楼顶停车坪上。

  旋翼还未完全停下来,一个里装黑色劲装,外套长风衣,丰姿卓越的女人已经从上面跳下,猫着腰往楼梯口处走来,身后还跟着八个差不多打扮的男女。

  早已经得到通知的反恐特勤队中队长杨明立即带人迎了上来,冲带头的女人敬了个礼道:“韩主任,你好!”

  这名韩主任自然就是从羊城匆匆赶来的韩雪,她也不咯嗦,直接问道:“杨队,现在情况怎样?”

  杨明知道这不是他们的任务,没敢居功,照实道:“我们来到之前,情况已经被控制住了,五名悍匪,两名当场身死,三名活抓!”

  韩雪一边跟着他往楼梯口走,一边问道:“没有人进出过吧?”

  杨明道:“我们一接到命令,立即就让附近的警局封锁了现场,不允许任何人进出!”

  韩雪点头道:“很好,现在这里一切由我接管,你们负责协助我们。”

  上头早下达了命令,所以不管杨明愿不愿意都得同意,所以他没有咯嗦,直接应道:“是!”

  从天台进入酒店之后,韩雪很快来到酒店的一楼大堂。

  这里并未作处理,所以仍是一片血腥,被爆头的阿狼与被刺死的阿呆,仍直挺挺躺在地板上,被废了手脚的魏老三,昏迷后醒来的白胖男,以及被点穴的刀疤脸则分别关押在不同的房间,不但被厚实的扎带反绑了手脚,还被防爆警察用枪约束着。

  韩雪查看一下现场后,这就朝自己带来的人挥了挥手。

  八个男女迅速的行动起来,开始全面接管现场。

  在他们忙活的时候,韩雪这就去找莫妮卡。

  莫妮卡原本是和赵家俊一样,被特警控制了起来的,后面韩雪与杨明直接通话后,知道莫妮卡是韩雪的人,这就恢复了她的自由。

  在总统套房的门外,韩雪见到了莫妮卡,然后直接问道:“林昊呢?”

  莫妮卡朝背后的门指了指,“在里面。”

  韩雪这就要推门进去,只是手还没碰到门把,莫妮卡便冲她摇了摇头。

  韩雪凝神听了下,立即就听到里面一个女人要死不断气似的叫唤声,人也愣了一下,随后疑问道:“他们还在……那什么?”

  莫妮卡无奈的点头,已经有三四个小时了,里面的动静始终没停过,这么搞下去,真的不怕搞死吗?

  她将韩雪拉到一旁,远离那不堪入耳的声音后,才问道:“老板,我们现在怎么办?”

  韩雪道:“除了等,还能怎么办?”

  莫妮卡弱弱的问:“你说的这个办法,真的管用吗?”

  韩雪道:“你觉得呢?”

  莫妮卡道:“我怎么知道?”

  韩雪道:“要是不管用的话,他早就挂了,还能折腾吗?”

  莫妮卡神色大亮,“你是说黑面神真的能活过来?”

  韩雪点头道:“不但能活,而且会比之前更厉害!”

  莫妮卡疑惑的道:“真的假的?”

  “以后你就知道了!”韩雪应了一句之后,这就交待道:“你在这儿继续守着!”

  莫妮卡问道:“你去哪儿?”

  韩雪道:“我去看看下面的情况。房间里的动静一停,你就通知我!”

  莫妮卡苦笑道:“我不在这儿守行不行了,听了一晚那个声音,我耳朵都快起茧了……”

  韩雪的脸上突然浮起了怒容,“莫妮卡,你违抗命令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我……”莫妮卡神色一凛,然后又鬼机灵的扯谎道:“老板,真的不是我不愿意救黑面神,他那个在医院的同事任君齐喜欢得她不要不要的,我一说那个办法能救黑面神,她就自己上了,根本轮不到我!”

  韩雪轻哼道:“等着吧,以后总有机会的!”

  莫妮卡:“……”

  凌晨,四点四十四分。

  林昊终于在任君齐的纯阴之气帮助下修复了大半的伤势,堪堪把自己的命从鬼门关里抢了回来。

  这种从里往外的内功式修复,无疑是神奇的,效果也是惊人的,它堪比加强一万倍的自我修复能力。换而言之,一场啪啪啪,相当于无痛无风险的做完了内脏修补手术,而且还是术后休养了好几天的效果!

  看见林昊终于张开了眼睛,仍然骑在他身上的任君齐大喜过望,再看看他腹部的伤口,惊愕的发现那儿不但不出血了,而且自动结了痂,仿佛是缝合后三四天的样子。

  一时间,她震惊得无以复加,因为这个事在临床医学上,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这简直就是奇迹,而且是奇迹中的奇迹!

  “你……”半天之后,任君齐才勉强从巨大的震憾中回过神来,“林昊,你感觉怎样?”

  林昊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很好呢!”

  任君齐垂眼看看自己身上,又看看仍然和他紧密结合着的身下,脸上刷地红了起来,恨不能从地上挖个洞钻进去,因为过去的几个小时,她一直在跟他做着没羞没臊的事情。

  除了无地自容的羞意外,她还十分的纳闷!

  作为医生,她比谁都清楚自己的体能,平时做一些激烈运动,例如跳舞跑步什么的,顶多就是持续半个小时,可是这会儿她已经和林昊连续不停的恶战五六个小时了,不,确切的说的是她一个人在战斗,可她却没有感觉疲意,一丝一毫都没有,仍然精力充沛,仿佛再来个五六小时都没有问题的样子!

  这,到底是什么鬼?

  自己打鸡血了吗?还是说化悲伤为力量了呢?

  正在她胡思乱想间,林昊的双手扶到了她的纤腰上,并且按了按,显然是示意她趴到他的胸膛上。

  任君齐醒过神来,这就准备柔顺的伏下去,可是看到他胸腹间刚刚结痂的伤口,又不免有些有犹豫。

  林昊则道:“没关系的,我已经好了!”

  任君齐只好伏下去,用双手撑着床,轻轻的虚伏着他。

  林昊的双手却用了力,让她压实着自己的胸膛,抱紧了她之后才缓缓的呼一口气道:“任君齐,谢谢你救了我的命!要不是你,我恐怕真的就死了!”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