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与任君齐回到车上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两人并没有在小木屋里做什么爱做的事情,只是在海滩上嬉戏玩闹,谈情说爱,或许正是因为什么都没做吧,任君齐反倒感觉困倦,车子重新上路后没多一会儿便睡着了。

  林昊从前是不会照顾女人的,他只要照顾好自己就可以了,可是随着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不会照顾也必须得学会!

  他升起了车窗,将空调微微调低一些,又放了一点轻柔的音乐,再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盖到任君齐身上,这才开始专心的驾车!

  一路顺风,在傍晚时分到达了土恳!

  两人走得很匆忙,午餐都没吃,林昊便把车子直接驶到了招姨的那间饭馆,结果却发现饭馆已经易主了,变成了一间小型的ktv!

  不过对面的超市仍然开着,那个烂脚的老板蔡丁也在,正伏在柜台上打瞌睡呢!

  任君齐感觉到车子停下,人也醒了过来,左右看看后疑问道:“到了吗?”

  林昊道:“刚到土恳,我们先下去买点吃的吧!”

  任君齐笑道:“别人都说有情饮水饱,有你在,我不饿呢!”

  林昊道:“真不饿?不饿我就继续赶路哦!”

  任君齐摸了下肚子,终于苦着脸道:“饿了呢!”

  林昊笑了起来,“那就买点吃的,不然把你饿瘦了,你妈又不知道怎么骂我了。”

  任君齐掩嘴偷笑道:“有你这么个金龟婿,她怎么舍得骂你!”

  林昊不置可否的笑笑,不骂?随便一张嘴都骂不死你!

  两人进了超市后,便开始挑选东西!

  蔡丁昨晚不知道是偷鸡,还是摸狗,又或者找小姐了,困倦得很,直到两人挑了一大篮子的东西来到柜台前,他仍趴在那儿睡得打呼噜!

  这么贪睡,超市被人搬空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林昊咳嗽两声,仍不见他醒,又敲了敲桌面,还是不见他醒!

  我了个去的!

  该不会是被人割喉了吧!

  电视上可是经常出现这种情节的,以为睡着了,结果是死翘了!

  林昊忍不住伸手探了探他的脖子,发现还有搏动,这才用力的推了推他,“蔡老板,醒醒!醒醒!”

  蔡丁这才终于睡眼惺忪的醒来,然后也不看两人,直接一样一样东西的过机!

  当要结账的时候,任君齐掏出钱包,林昊则拦住道:“不用买单,他还欠我几万块呢!”

  “我什么时候欠你……”蔡丁立即叫了起来,然后他才发现面前站着的人是林昊,失声道:“啊,是,是林医生!”

  林昊淡笑着问道:“原来蔡老板还认得我!”

  蔡丁热情了起来,“认得,认得,怎么会不认得呢,你化成灰我都认得的!”

  林昊狂汗,黑着脸道:“会不会说话啊?不会说就少说两句!”

  蔡丁讪笑起来,然后看看站在林昊旁边的任君齐,“吴小姐,好久不见了,又跟林医生来旅游啊!”

  吴小姐!!??

  任君齐的秀眉立即蹙了起来,因为这厮显然把自己当作吴若蓝了,想到林昊除了自己外,不但还有吴若蓝,甚至还有别的女人,心情顿时就变得不好了起来。

  林昊看见她变了脸色,真想敲蔡丁几肘粟,明明一张嘴就得罪人,还那么多话?这就将已经装好没买单的东西交给任君齐道:“你先上车吧,我一会儿就来!”

  任君齐便闷闷不乐的提着东西上车去了。

  她出了门之后,林昊才不冷不热的问道:“蔡老板近来可好?”

  “那个……”蔡丁支支吾吾的道:“不瞒你说,林医生你真的是太神了,自从用了林医生的药以后,我的脚好的七七八八了,可是林医生你给的药太少了,还没痊愈药就用完了!我正想找你的电话来着,我又没有联系你的方式。”

  林昊道:“你的事等会再说,我先问你个事。”

  蔡丁道:“林医生请问,我知道的就会回答你。”

  林昊道:“招姨的店怎么关了?”

  蔡丁道:“招姨在上次你离开以后不久就把饭店转让了,说是开什么种植场,这个店照顾不过来了。不过我纳了闷了,她这饭店以前生意很火爆的,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竟然跑到深山老林里折腾,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线了!”

  这个蔡丁,无疑是不讨人喜欢的人,一点也不会说话!

  林昊也懒得跟他再聊下去,摆摆手准备离开。

  蔡丁见状,忙从柜台里出来道:“林医生,你别走,别走啊!”

  林昊疑问道:“要我买了单再走?”

  蔡丁忙摇头道:“不是不是,那点东西,送你了,送你了!”

  林昊道:“那你要干什么?”

  蔡丁道:“我这脚又复发了,你看,你看……”

  林昊完全不看,只是黑着脸道:“蔡老板,你这完全是自作自受,我之前就说了,你只给一半的钱,我只能给你一半的药,而且我说了,你不用另外一半的药,不用多久就会反的,你偏不信我说的话!偏要赖我的医药费,现在知道死了吧?”

  蔡丁苦声道:“林医生,你行行好,帮我给治好吧!”

  林昊道:“要治没问题,可重新治的话就重新收费!”

  蔡丁道:“这,这……”

  林昊不耐烦的道:“不治拉倒,我得走了!”

  蔡丁忙道:“我治,我治!”

  林昊道:“那行,看在老顾客份上,这次给你打九点八折,你只给九万八就好了!”

  蔡丁十分肉疼的道:“林医生,这、这、这费用是不是太贵了,上次你已经收了我五万了。”

  林昊道:“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上次是你自己赖账搞成这样的,你能赖我?”

  蔡丁道:“我,我……”

  林昊道:“你到底治不治,我还得赶路呢!”

  这时候外面的车窗摇了下来,任君齐探出头道:“好了没有,走了呀!”

  林昊心里给任君齐点了个赞,这个补刀实在是太及时了!

  蔡丁无奈的道:“好吧,林医生,你说怎样就怎样,可是我没有那么多现金啊!”

  林昊懒得搭理他,直接就往外走。

  蔡丁见状忙道:“林医生,你别走,我虽然没有现金,可我这超市有很多东西,我可以拿这些东西作抵押吗?”

  林昊摇头道:“我要这些东西干嘛?”

  蔡丁道:“你不是要去看左立和招姨吗?”

  林昊道:“对啊!”

  蔡丁道:“他们那儿虽然不缺吃喝,可是生活用品之类的东西肯定缺的!”

  林昊道:“可是山路不通,我一个人能扛多少上去?”

  蔡丁摇头道:“现在已经有路可以直通山里了!”

  林昊立即兴奋了起来,“真的吗?”

  蔡丁道:“骗你不是人!”

  林昊道:“那行,你叫一辆货车来装吧,装满一车我就给你治脚!”

  蔡丁赶紧去叫来了一辆货车,只是他将一条条的纸巾扔上车的时候,因为纸巾便宜,而且占空间。

  林昊却是去提花生油,一手三桶,两手就是六桶,来回八九趟后,几十桶花生油就上了车,一万多在车上了。

  蔡丁见状心疼得不行,赶紧又去拿拖把扫把塑胶桶之类的东西。

  林昊则是手脚麻利的把各种名贵烟酒通通都搬上车,随便算算又是两三万了。这之后,他仍然是挑贵的小的下手。

  一车还没装完,蔡丁就喊了起来,“林医生,够了够了,够十万了,都有多了,有多了!”

  林昊一直都算着的,根本不够十万,只有九万多罢了,不过看他的超市已经快被清仓了,也就罢了手。

  在给他开完药方后,林昊道:“蔡老板,原本你这病呢,我打算再收五万就给你治好的!”

  蔡丁郁闷到极点的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收我十万呢?”

  林昊指了指他的嘴道:“坏就坏在你这张嘴,太臭了!”

  蔡丁愣了下,然后下意识的呼口气在手上,闻了闻后摇头道:“不臭啊,我刚刚一直在嚼口香糖的!”

  林昊摊了摊手,懒得再去指点他,招呼那个货车司机一声,自己上了奔驰车往前驶去。

  蔡丁仍呆呆的站在那里,还时不时的呵气,“明明不臭啊,哪里臭了?想坑我钱就直说,何必找这种借口呢!真是的!”

  林昊按着记忆的路线驱车前行,结果发现蔡丁的嘴巴虽臭,可真的没骗他,真的有一条路通往种植园,虽然是坑坑洼洼的,但勉强已经能通行,最少越野车和货车已经可以走了。

  到了夜里九点钟左右,奔驰车和货车终于驶到了种植园门上方的山路边。

  俯首下望,林昊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竟然已经通上电了,整个种植园灯火通明,而且变化极大。

  门口那一片原本凹凸不平,怪石嶙峋,树木杂草丛生的地方已经被彻底推平整了,铺上了小石米,形成了一个极大的平台,平台一角还停放着好几辆各种作用的农用车。

  平台外面的土地也全被翻整了出来,盖了两个巨型的大棚,中间一条路直通种植园的大门。

  联接大门的围墙没有什么变化,但镶嵌了一排彩灯,此时正交错闪烁着五彩之色,大门上竖起一块巨大的招牌,上面写着:昊立生态种植园!

  目光越过大门,只见那一排排的木架仍然在,可是石屋背后又盖起了一栋更大楼房,依山而立,浑身一体。

  看见种植园如此之大的变化,林昊十分欢喜,车到门前,他就忍不住连按起了喇叭。

  “砰!”谁知道迎接他的并不是招姨与左立,而是一声巨大的枪响……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