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这顿饭,已经是下午一点半钟。

  辛晓雅吃的不多,而且都是素菜,但她却逼着林昊吃了不少,有荤有素。

  不过对于作为医生,而且身上常备解毒药的林昊而言,这桌相冲的菜不过是小儿科罢了,吃饱之后悄悄给自己塞了颗解毒药,什么事也没有。

  离开酒楼的时候,在辛晓雅强烈的要求下,他被逼着带去了那座正在装修的老宅。

  原来通往老宅的那条荒芜小路已经被重新修设了,铺成三米五宽,厚二十五公分的水泥路,直通到老宅门前。当然,这个钱是林昊自己掏的。

  经过一段时间的赶工后,老宅的装修已经进入到最后的收尾阶段,前院,中院都已经基本弄好了,只剩后院两间充当杂物房的瓦房,严伯所说的瓦就是盖到上面的。

  辛晓雅住的是超级豪宅,照理而言是看不上这种又土又旧的老宅,可是她却表现得极有兴致,掏出手机不停的拍摄,同时还问这问那。

  里里外外前前后后转了一整圈之后,她竟然提出了个非分要求,“小哥哥,你这个宅子要是装修好了,能不能给我留一个房间?”

  林昊狂汗,“为什么,我跟你不但不熟,而且有仇呢!”

  “有仇?”辛晓雅似乎愣了一下,随后点头道:“对哦,你不说我都差点把你射我一身的事情给忘了!”

  林昊:“……”

  “那好吧!”辛晓雅说着扬起两根手指,“给我再留一个房间!”

  林昊:“what?”

  辛晓雅道:“一个做我的书房,一个做我的卧室,一个做我的衣帽间。”

  林昊:“!!!”

  辛晓雅质问道:“你那什么表情?”

  林昊问道:“你是说认真的?”

  辛晓雅道:“我从不喜欢开玩笑。”

  林昊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了。

  辛晓雅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

  林昊道:“我……”

  辛晓雅道:“就这样愉快决定了,带我去下一个地方。”

  林昊道:“哪儿?”

  辛晓雅道:“你的会所!”

  林昊忙道:“那不是我的会所,是别人的,我只是代为管理罢了。”

  辛晓雅道:“我又没说要你的会所,你那么紧张干嘛?我只是去看看罢了。”

  林昊道:“仅仅只是看看?”

  辛晓雅道:“嗯!”

  林昊无奈,只好带她去了昊心女子会所。

  辛晓雅的兴致仍然好得不行,一路摇摆着纤腰,跳着舞步的四处参观,甚至还哼起了歌,跟在她身后的林昊没有太多的想法,仅仅只有一个,那就是从后面给她一掌,打她一个五体投地,看她还能不能得瑟!

  只是这个想法刚刚涌起,辛晓雅突地停下转过身来问:“你在想什么?”

  林昊被吓了一跳,忙道:“没什么?”

  辛晓雅道:“你是不是想揍我?”

  林昊心中一寒,忙摆手道:“没,没有!”

  “呼”一声轻响,辛晓雅一拳就打到了他的鼻子上。

  林昊一直都在防备着她,随时随刻都作好了大战的准备,可是眼见她一拳打来,偏偏就是避不过,实在是太快了,鼻子被打了个正着。

  疼痛传来之际,林昊也感觉自己湿了,不是身下,是鼻子!

  “咦?”辛晓雅一副意外的表情,“你怎么不躲?”

  林昊苦笑不迭,自己哪是不躲,是完全躲不开好不好。

  辛晓雅道:“你看你,这么大个人了,还流鼻涕!”

  林昊伸手在鼻子下抹了抹,一手的鲜红,不由再次苦笑,你是瞎呢还是瞎呢?这是鼻涕吗?明明是鼻血。

  辛晓雅掏出了个手帕,在他的鼻子上一边擦,一边嫌弃的道:“反应这么慢,怎么出来混啊!”

  林昊抢过她的手帕,在鼻子上擦了擦,然后又微仰起头,感觉鼻子不再出血了,这才把手帕扔回给她,然后闷闷的朝前走。

  辛晓雅在后面追着问道:“哎,生气了啊?”

  林昊哼了一声,没理她。

  “小气鬼!”辛晓雅在后面叫道:“你射了我一身,我都没生气呢!”

  林昊停下脚步,愤怒的转过身来质问道:“你没生气?”

  辛晓雅眼也不眨的道:“没有!”

  林昊怒道:“没生气你会打我?”

  辛晓雅叫了起来,“你这人很不讲道理哎,我哪有打你,我是跟你闹着玩的,是你自己反应慢躲不开,你能怪我?”

  林昊被气得哭笑不得,余怒未止的道:“那你找上门来又是怎么回事?不就是来找我算账吗?”

  辛晓雅道:“我找上门来又不是因为你射我一身的事情。”

  林昊道:“那你来干什么?”

  辛晓雅环顾左右道:“你觉得这里是聊天的地方吗?”

  林昊只好不再说话,径直顺着弯曲长廊朝上方走,长廊是从会所大门的大堂后面开始的,一直蜿蜒向上到最顶处,每到达一栋古楼建筑前就会有一个出口。

  在到达下一个出口的时候,林昊抬眼看看上方的古楼,发现上方写着茗香阁的字样,于是就顺着出口出去,顺着石阶向上进了古楼。

  辛晓雅跟着走进去,首先看到的是一堵巨大的红木屏风,屏风上雕龙画凤,栩栩如生,极为古典别致,从屏风一侧穿出,前面是一个大厅。

  大厅中间有一个根雕茶桌,但不是一两米长的那种小型茶桌,而是长达五六米的大型根雕茶桌,是一头雄狮的造型,极为恢宏大气,前面有十六个木桩,显然是供客人品茶所用。

  林昊从侧边的楼梯走上去,上面是被间隔开的茶径直从大厅穿过,进入后面的一条走廊,走廊两边是茶室,有的弄成榻榻米式的日式茶室,有的是大板圈椅的中式茶桌,有的是蒲团禅意茶室,有的功夫茶室……

  林昊挑了一间东北大炕式的茶室,这就径直走了进去,然后脱鞋上炕,盘膝坐到小茶几旁。

  说实话,辛晓雅真的不喜欢这样的创意茶室,因为她现在身上穿的是一身短裙,在这样的大炕上,不管怎么坐都别扭!

  然而林昊已经上去了,她总不能站在那里跟他说话吧,所以只好脱了鞋子上炕,但没敢盘膝而坐,要知道她最讨厌的就是安全裤,从来都不穿那玩意的,如果也像林昊那样坐法,必定会走光不可,因此只能委委屈屈的跪坐在林昊对面。

  负责茶室的旗袍女郎进来,询问两人喝什么茶。

  林昊则挥挥手道:“你去忙吧,我们自己会照顾自己!”

  辛晓雅又补充交待道:“不要让别人来打扰我们,不管我们在这儿做什么!”

  旗袍女郎迟疑的看向林昊,见他点头,便躬身的退了出去。

  茶室的门被关上后,林昊便去拿了一罐自己平时喜欢喝的云雾,只是当他要开始沏茶的时候,辛晓雅却刷地一下伸手夺过,放到鼻下闻了闻,然后便自己动手沏茶。

  林昊并没有想着给她下毒什么的,既然她要沏茶,反倒省得自己动手,于是便坐在一旁等着喝茶。

  辛晓雅无疑是精于茶道的,沏茶的动作娴熟流畅,仿佛在表演一种艺术般优雅从容!

  林昊喝了两杯她沏的茶后,这才问道:“既然你不是来找我算账的,那你来做什么?”

  辛晓雅一边欣赏着手中精致的茶杯,一边幽幽的低声道:“如果我说我对你一见钟情,特意来找你谈恋爱的,你相信吗?”

  林昊汗得不行,自己已经算是个敢开玩笑的人了,没想到有人比自己更敢开玩笑!

  果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啊!

  “愣着干嘛?”辛晓雅催问道:“问你话呢!”

  林昊诚实的道:“我宁愿相信白天见鬼,也不相信女人的嘴,尤其是你的!”

  辛晓雅伸出猩红的小舌轻舔一下嘴唇道:“女人的嘴很好的,你是没试过,试过你不但信,而且爱得不能释怀呢!”

  林昊狂汗,这女司机的车速太快,他有点跟不上,败退的摆手道:“小姐姐,拜托你正经点可以吗?”

  辛晓雅挺直了腰杆,丰满的胸更显翘耸,“我哪一点看起来不正经呢?”

  林昊苦笑不迭,心说你全身上下真没看出哪点是正经的,十分无力的道:“如果你还要继续跟我拐弯抹角的话,那真的很抱歉,我不奉陪了,诊所那边还有病人呢!”

  辛晓雅道:“我也是你的病人啊!”

  林昊道:“你压根儿就没病。”

  辛晓雅问道:“真的?你检查清楚了没有?”

  林昊没好气的道:“你也是练武的,自己有没有病,自己不知道的吗?”

  辛晓雅撇嘴道:“没有就没有,你这么凶干嘛?”

  林昊无语凝噎,他真的拿这个骂也骂不得,打又打不过的女人没办法了。

  辛晓雅悠悠的喝完一杯茶后,这才道:“好吧,说正经事。”

  林昊翘首以待的道:“说吧!”

  辛晓雅指向外面道:“那两个一直跟着我们的女人,哪个才是你女朋友?”

  林昊听得立即警惕起来,“你想干什么?有什么事你就冲我来,不要扯上她们。”

  “那么紧张干嘛,我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辛晓雅轻描淡写一句后,这才终于正色问道:“你身上有一块帝王绿翡翠是吗?”

  林昊疑惑的问:“你怎么知道?”

  辛晓雅道:“我在展会上看到的,然后向谭珊珊打听,这才得知射我一身与拥有帝王绿翡翠的是同一个男人。”

  林昊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辛晓雅轻飘飘的来了一句,“我想要那块帝王绿翡翠!”

  林昊想也不想的道:“不行!”

  辛晓雅玩味的看着他问:“你就不想先听听我给开的是什么价格?”

  林昊道:“不想!因为不管你开多少,我都不会卖的。”

  辛晓雅问道:“为什么?”

  林昊道:“没有为什么,不卖就是不卖。”

  辛晓雅声音沉了下来,“真的不卖?”

  林昊硬气的道:“说不卖就不卖!”

  辛晓雅单手在炕上一撑,整个人就凌突翻起,朝林昊这边直扑而来。

  林昊立即朝旁边滚去,可是炕太小了,只滚了一圈,便感觉身上一重,自己已经被辛晓雅给骑压在身下……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