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昨夜的种种,莫妮卡心内仇恨的怒火又轰轰烈烈燃烧了起来,伸手猛地一拍桌子道:“这些人实在是欺人太甚了,老虎不发猫,当我病危是吧。黑面神,你说吧,要怎么做,我全力配合你。”

  林昊见她虽然恨得咬牙切齿,可脸上却苍白无血,摇头道:“现在不急说这个,我们先把伤养好才是最重要的。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莫妮卡则误会了他的意思,“你是说还要跟我继续啪啪啪?”

  林昊:“呃?”

  莫妮卡道:“你练的那个邪门歪道,不是能让人的伤势尽快好起来吗?”

  林昊完全没有跟她继续那啥的意思,他所说的养伤,仅仅只是普通广义上的养伤,并不是特殊的疗伤,可是听莫妮卡的意思,似乎真的想跟自己继续那啥,一时间不由睁大眼睛,“你还想……”

  “我从来都没想过!”莫妮卡断然的来了一句,然后神色十分严肃的道:“黑面神,你觉得我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林昊被问得有些挠头,昨晚之前她还只是个女孩,只是昨晚之后她才变成了女人,而且还是糊里糊涂的,根本就不懂女人之道,让他怎么评价呢?所以只能喃喃的道:“这个……”

  莫妮卡打断他道:“我告诉你,我是个混血儿,从小接受的是西方教育,对于性这方面,我也很看得开。绝不会像东方女人那样抱着既然木已成舟,那就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心态,所以你想跟我继续那什么的话,我劝你最好早点死了这条心!”

  林昊苦笑着道:“我不是……”

  莫妮卡神色冷漠的道:“我从来就不喜欢你,纵然我们已经发生了关系,我仍然不喜欢你。”

  林昊不知该怎么接话,恰好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起来,他点的龙虾外卖到了,可是送外卖的被警察挡在会所门口!

  反正话不投机,他就什么都不再说,走出去拿龙虾!

  时间过去了半个小时,去拿龙虾外卖的林昊仍然没有回来,莫妮卡等得有点不耐烦了,这厮被煮熟的龙虾钳死了吗?

  当她掏出手机,准备打给林昊询问的时候,却发现林昊提着食盒慢慢悠悠的走回来。

  莫妮卡见自己的龙虾已经送到,赶紧跑上前去接过食盒,一边拆一边道:“怎么那么久啊,龙虾都放凉了。”

  林昊看着莫妮卡打开盒子,心里面有些虚,刚刚去拿龙虾的时候,他掂了掂重量,看看商家有没有偷工减料来糊弄事,结果发现过商家不但没有短斤缺两,反倒加足了料,足有六七斤呢!

  想到莫妮卡的要求只是四斤,多出来的两斤自己吃一点也不过分吧!于是他就拧下了一只大钳子,一边走一边咬着回来,到门口的时候刚好吃完。

  莫妮卡打开了食盒,仔细的看了眼后,顿时就叫了起来,“这只龙虾怎么少了只钳子。”

  林昊躲避着她的目光道:“也许是只母的,所以就少了一只。”

  “笑话!”莫妮卡冷哼道:“我还没听说过母的龙虾就只有一只钳子。”

  林昊道:“要不然它就是天生残疾。再或者是打架给打断了一只钳子。”

  莫妮卡怒道:“真要是这样的话,我要投诉这家商户,竟然给我一只残疾的龙虾!你把订单给我看看。我找他们的电话。”

  林昊忙摇头道:“算了,算了,怎么都只是一顿而已,何必把事情闹大呢?”

  莫妮卡道:“怎么能够算了,少了一只钳子的龙虾虽然还是龙虾,但绝对不是我想要的龙虾!”

  林昊一副豁达语气道:“世上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咱们多些包容与理解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林昊这话一下就触动到了莫妮卡,想着自己原本是想找个高大,英俊,潇洒的男人谈恋爱,然后花前月下,山盟海誓,情到浓处才献出自己的第一次,结果却是浑浑噩噩的睡一觉便失了身,而且还是失给这个她一点也看不上的男人,心里就像被狗日了似的不是滋味。

  只是当她决定真的就此罢休的时候,结果却看到了林昊嘴角的油迹,“咦,你嘴角的是什么?”

  林昊愣了下,然后立即醒悟过来,偷吃忘了抹嘴了,赶紧转过身去。

  他的动作虽快,莫妮卡的目光更快,她已经发现林昊嘴角残留的油迹,与食盒内的龙虾酱汁是一模一样的,立即就喝道:“说,是不是你偷偷吃了我的龙虾。”

  如果是别的女人,林昊是会大大方方的承认的,偷吃就偷吃了,就吃了一个钳子罢了,没有什么了不起来。可是对于视龙虾如性命,而且情绪还处于敏感期的莫妮卡,他却不敢承认,怕她会就此借题发挥,所以忙否认道:“开什么玩笑,我要吃自己不会买吗?我又不是没有钱,用得着偷吃你的吗?”

  莫妮卡仔细看看,发现他嘴角的油迹已经消失了,似乎自己真的产生了幻觉似的,只能悻悻的道:“你最好不要让我发现真的是你偷吃了,不然我饶不了你。”

  林昊道:“稀罕,说的我好像真的偷吃了一样。”

  莫妮卡指着一旁的电脑道:“那行,你先去帮我把那些资料弄好,我吃龙虾没时间弄。”

  林昊道:“为什么是我弄,你自己不会弄吗?”

  莫妮卡道:“刚刚你不是说我伤没好,别忙活了吗?我不弄的话,难道叫曾帆来弄吗?就算你同意,吴若蓝也不会放人吧?”

  林昊想想也是,自己一天到晚不着家,诊所那边就剩曾帆一名医生了,如果把曾帆也叫过来,那诊所真的可以歇业了。

  想到这,林昊只好过去帮莫妮卡整理起资料,心里却在盘算着,是不是要再请一名医生呢?

  莫妮卡也不含糊,拿起一个龙虾钳子就在那里啃了起来,瞧她那个吃劲,简直就是监狱里刚放出来,从未吃过一餐饱饭的囚犯一样,还把桌上的食盒一个劲的往自己面前挪,恨不能抱在怀里似的。

  表面上看,这只是几百上千块的两只龙虾,可对于她而言却意义非凡,这可是她用自己的身体换来的。

  林昊抽眼瞥到莫妮卡的吃相,有些哭笑不得:“别担心,没有人会跟你抢,你慢慢吃吧。”

  莫妮卡边吃边道:“你说的对,没人会抢,只是有人会偷吃。”

  林昊汗了下,转移话题的道:“你现在还是少吃点这些东西为妙,先不说龙虾这种发物会导致旧病复发或加重病情,又有大葱、辣椒、大蒜、酱类辛辣刺激性调味品,按照你这种吃法,随时会引起你的伤口发炎的。”

  莫妮卡嗤之以鼻,继续吃着自己的龙虾,只是一只螃蟹落肚后,正准备拿第二只螃蟹的时候,伤口就传来了一丝丝的隐痛。

  难道是黑面神的乌鸦嘴显灵了?

  莫妮卡心里有些疑惑,但是手里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继续啃第二只钳子,嘴上还不忘调侃道:“我吃我的龙虾,有你什么事,你赶紧的帮我弄好那些资料吧。”

  林昊叹一口气,真是好心没好报,好柴烧烂灶,于是什么都不再说,继续忙自己的。

  两只螃蟹吃完之后,莫妮卡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嘴,只是当她想喝一口茶来漱漱口,清清油腻的时候却感觉不对劲,因为身上伤口的疼痛已经十分明显了,心里也不禁疑惑:难道黑面神不是吓唬我,我真的不能吃龙虾?

  林昊偶一抬头,发现她呆坐在那里看着空空如也的食盒发呆,而且额上还满是汗迹,不由感叹的道:“看来别人说的话是对的。”

  莫妮卡有些艰难的应道:“什么话?”

  林昊道:“吃别人的,必须得吃出汗来才够过瘾,吃自己的,千万不能吃出眼泪。”

  莫妮卡:“……”

  林昊好心好意的道:“吃过瘾了没有,要不过瘾的话,我给你再叫两只。”

  莫妮卡没有回应,只是撑强的站起来往楼梯口走去,伤口实在太痛了,她不但没有了再吃龙虾的欲望,连跟林昊抬杠的精神都没有了,只想回房间躺着。

  林昊也没理她,继续忙自己的。

  术有专攻,业有所长,尽管林昊现在已经是个合格的特工,可他是属于外勤的,写报告整理资料这些活属于内勤的,而他一向都不擅长这些东西,所以弄起来十分的头痛。

  聚精会神的摆弄了一个多小时后,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掏出来看一眼,发现来电显示上竟然是莫妮卡的号码,不由有些疑惑的看向楼梯,不是上楼睡觉去了吗?楼上楼下又不远,有事喊一声就行了,干嘛要打电话浪费话费呢?

  尽管心里嘟哝不止,林昊还是接了电话,“喂?”

  莫妮卡在电话那头有些吃力的道:“黑面神,你上来一趟!”

  林昊疑惑的问:“干嘛?我正在忙。”

  莫妮卡道:“让你上来就上来,废那么多话干嘛?”

  哎呀呀,你个小娘皮,竟然呼喝起上司来了?林昊正想发作,可电话却被莫妮卡挂断了。

  岂有此理,竟然敢挂我电话!林昊恼了,这就往楼梯口走去,只是刚走上楼梯,他又突然醒过神来,莫妮卡现在是个伤号,而且还是重伤号呢!突然打电话给自己,肯定是有什么事?于是加快脚步上楼。

  到了房门前后,伸手敲了敲门,嘴里喊道:“莫妮卡,莫妮卡……”

  一连几声,里面都没有反应,林昊这就直接推开了门,然后开灯,结果发现莫妮卡确实躺在床上,身上盖着厚厚的背子,而且背子在轻轻颤抖!

  感觉不对他的立即凑过去,结果发现莫妮卡的满脸通红,忙问道:“莫妮卡,你怎么了?”

  莫妮卡无力的道:“我,我好冷?”

  林昊疑惑的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顿时就被吓了一跳,因为她的额头极烫,仿佛刚煮熟的龙虾一般……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