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发现莫妮卡发烧了,赶紧抓起她的手开始把脉,探查了一阵以后,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看见他眉头不展,莫妮卡心里害怕,弱弱的问道:“黑面神,我,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林昊没好气的道:“我都说龙虾是发物,你现在不能吃的,可你偏要吃,现在好了吧,伤口感染了!”

  莫妮卡道:“那,我……”

  林昊见她一副有气无力,半死不活的样子,终究又狠不下心肠,语气缓了缓道:“放心吧,你死不了的,只是发烧了而已。”

  莫妮卡央求道:“那你先帮我退烧呀,我现在感觉好冷,脑袋也晕晕乎乎的,好难受呢!”

  这个事情,不用她央求,林昊也会去做的,说了句让她等一下,自己就走了出去,离开会所回诊所那边拿药箱。

  韩雪为了林昊等人的安全起见,并没有让警察撤离,别的人虽然限制出入,但不影响林昊。

  回到诊所拿了药箱以及一应药物后,他又匆忙的赶回会所的办公室小楼。

  来到莫妮卡的床前后,他就轻轻推了推莫妮卡,“莫妮卡,醒醒。醒醒。”

  莫妮卡迷迷糊糊的醒来,双眼迷茫无神的看向林昊。

  林昊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莫妮卡道:“冷,我好冷呢!”

  对待病人,林昊永远是耐心的,声音温和的道:“我先给你打一针!”

  莫妮卡含糊不清的道:“……昨晚已经打了一针,现在又打……”

  林昊哭笑不得,此针非彼针,能一样吗?但还是安慰道:“打了针,你就会退烧的。”

  莫妮卡道:“可是我不想动啊。”

  林昊道:“你不用动。交给我就好了。”

  莫妮卡道:“那你轻点啊,我很怕疼的。”

  林昊答应一声,这就准备好针水,然后掀开她盖在身上的被子,发现她并没有像之前那裸着身子入睡,身上还穿着睡裙,稍为安心一些。

  将她的裙摆拉起来挽到腰上,雪白修长又结实匀称的一双美腿裸露在灯光之下,是那么的性感耀眼。

  林昊想起昨晚自己曾挽着这双美腿和她深入的交流切磋,而她的身体又是如此的美妙,顿时有些口干唇热,深吸一口气勉强平伏下心神,他才将她推得微侧身子,然后将她的黑色内内微微拉下一些,把退热针打了下去。

  打完针之后,他就将她的衣裙穿好,重新给她盖上被子。

  莫妮卡懒洋洋的身上没有一点力气,只能任由他折腾,最坏的事情昨晚已经发生了,情况绝不会坏过昨晚,所以对走光或肌肤接触之类的,心里也没有太多的抗拒。

  林昊接着又给她上了吊瓶,之后才道:“你先睡一下吧,我就在旁边,有什么事就叫我。”

  莫妮卡没有应声,只是合上了眼睛。

  她确实是不喜欢林昊,哪怕已经发生了关系,她仍然不喜欢,可是此时此刻,有他在身旁陪着,她又是感觉安全的,所以不消几秒钟,便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她睡着之后,身上开始出汗。

  对于发热的人而言,出汗无疑是件好事,因为出汗可以散发热量,这是退热的表现。

  林昊坐在床边,拿着一条毛巾耐心的给她擦去额上不停冒出的汗珠。

  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莫妮卡的烧终于完全退下来了。

  林昊看见她的情况已经完全稳定了下来,这就准备下楼去继续整理那些资料,然而刚要起身,莫妮卡已经悠悠的醒转了过来,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林昊忙又回到床边,低声问道:“莫妮卡,你还好吧,现在感觉怎么样?”

  莫妮卡虚弱的摇头,“不好。”

  林昊问道:“怎么不好?”

  “全身无力,又痛得不行。”莫妮卡的伤原本就没好,结果又吃了龙虾,无疑又加重了伤情,“黑面神,你给我吃点止痛药,或者打个止痛针吧。”

  林昊摇头道:“不行,止痛药副作用太大,对你的伤口恢复没有好处。”

  莫妮卡苦声道:“那你就这样看着我被痛死吗?我现在真的很难受啊。”

  “这……”林昊想了一下道:“杨慧那边有从道观里带出来的跌打药酒,我之前试了一下的,效果不错,要不我去问她要来,给你喝一点,可以助你淫血化瘀,减轻一点痛苦的。”

  喝跌打药酒?跌打药酒一般不是外用的吗?

  莫妮卡此时已经痛得再次冷汗直冒,哪还能问那么多,忙点头道:“好,你去拿吧,快一些。我真的好痛呢!”

  林昊便不再耽搁,赶紧去找杨慧,跟她说明了莫妮卡现在的情况,并要她把跌打药酒给他。

  说实话,杨慧是不肯把跌打药酒拿出来的,这是被烧毁的道观内遗留下来为数不多的东西,对于内外伤的治疗有着独特的疗效,而且现在已经所剩不多了。

  不过当她想到莫妮卡是ss的人,以后自己如果真的要加入ss的话,说不定还要让她帮自己说话,于是就回房间把一直珍藏的药酒拿给了林昊。

  林昊拿着药酒赶回房间,莫妮卡仍躺在床上,正不停的翻来覆去,嘴里也呻吟不绝。

  一见林昊回来,莫妮卡便叫道:“你怎么那么慢,我都快痛死了。”

  林昊苦笑道:“亲,我已经很快了,你稍等一会,我帮你找杯子。”

  他将药酒放到床头柜后,便去找杯子。

  莫妮卡提醒道:“杯子在下面办公室里,房间里没有的。”

  林昊道:“行,你等着,我这就去拿来。”

  莫妮卡道:“那你快点。”

  林昊离开房间以后,莫妮卡见药酒还在床头放着,想起他刚刚说的这个药酒有多神奇多神奇,疼痛难忍的她终于等不及了,直接拿过来,拧开瓶盖就对着瓶子吹了起来。

  第一口,没有什么感觉,只是有点辣有点呛有着浓厚的药味。

  第二口,终于有了一些感觉,腹部变得有点暖和了,似乎一下从寒冬进入春天般。

  第三口,感觉更强烈了,腹部变得热了起来,疼痛似乎没那么强烈了!

  第四口,整个人彻底烧了起来,疼痛似乎消失了……

  莫妮卡原本只是想喝那么两口就算了的,可是喝着喝着,她就忍不住了,一口接着一口,最后竟然将整瓶药酒也干掉了。

  疼痛似乎完全消失了,头脑十分昏沉,手软脚软,可是人又处于兴奋的状态中,十分矛盾的一种感觉。

  林昊终于在办公室找到了莫妮卡的杯子,不过里面残留着咖啡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留下的,看着十分恶心,于是赶紧拿去清洗干净。

  只是当他拿着洗好的杯子回到房间,想要倒一些药酒给莫妮卡喝一点止痛的时候,却发现药酒只剩下了个空瓶。

  药酒呢?哪去了?被莫妮卡全喝了吗?

  林昊被吓了一跳,杨慧跟他说过,这种药酒的原酒是一种烈酒,度数极高,几乎等同于酒精一样的,一小杯就能让人天旋地转。浸泡在里的药也是舒筋壮骨,活血去淤的伤科良药,除了治伤外,还有一定的温补作用!

  这种酒,一般是外用的,虽然也可以喝,但绝对不能多,否则身体会受不了的。

  这一整瓶的喝下去,没事人都受不了,何况是一个重伤号呢!

  林昊赶紧的推了推床上的莫妮卡,“哎,你醒醒,你醒醒。”

  莫妮卡转了个身,耐烦的道:“……别弄我,再弄我抽你……”

  林昊问道:“药酒呢?你全喝了吗?”

  莫妮卡道:“喝了。”

  林昊急道:“我晕死,你怎么全喝了,这酒很烈的,你会受不了的。”

  莫妮卡嘟哝道:“我现在不痛了,也没别的不舒服,你别烦了,我现在头好重,想要静静。”

  林昊苦笑,这个小娘皮恐怕是喝醉了呢!

  喝醉了还不算什么,怕的就是药酒带来的各种不良反应。

  果然,只一会儿,她的脸便变得一片潮红,汗珠不停的从她身上冒出来。

  林昊伸手在她的被子里摸了摸,发现被子下的她已经湿漉漉的,仿佛被水洗过一样,这就推推她道:“莫妮卡,你醒醒!醒醒!”

  好一阵,莫妮卡才终于勉强撑开眼睛,大着舌头喝问道:“黑面神,你,你到底要干嘛?我不,不想跟你啪啪啪,我现在,现在也没有精神和体力跟你啪啪啪。”

  “啪什么听啊!”林昊哭笑不得,指着她道:“你出了汗,全身都湿透了,赶紧擦擦身子再睡,不然再次着凉的话,那就雪上加霜了。”

  莫妮卡无力的摆手道:“我现在不要什么雪什么霜,我只想要安安静静的呆着,我头好晕,想要睡一下会儿。”

  林昊忙摇晃起他,“不,你暂时不能睡。我……”

  莫妮卡道:“黑面神,我求求你了,我真的不喜欢你,不想跟你啪啪啪,你放过我吧。”

  林昊欲哭无泪,叫道:“谁要跟你啪啪啪了,我是说让你起来洗个澡。”

  莫妮卡撇嘴道:“……说来说去,不就是想脱我的衣服,然后借着帮我洗澡的理由撩我,把我撩得性起,最后趁虚而入嘛……”

  林昊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天地良心,他仅仅只是怕她旧创未愈,又添新伤,最后还是要麻烦他罢了。别的想法,真的一点都没有。

  然而莫妮卡明显是喝大了,头脑不清醒,没办法沟通,弄得他无计可施,只能干着急。

  莫妮卡感觉自己的脑袋犯晕,犯困,可是林昊却像只苍蝇一样在耳边嗡嗡的响个不停,弄得她很想拿个苍蝇拍将他拍死,可是挥了好几次手,始终都是赶不走他。

  被弄得不胜其烦却又无可奈何的她最终气急了,一把抓住身上的被子掀开来,“来吧来吧,你要怎样就怎样,姑奶奶惹不起你,躲不掉你,让你啪了还不行吗?”

  林昊:“……”

  (本章完)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