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天会所。

  吉泽千惠挂断了林昊的电话后,费了半天的劲儿才终于找出那颗她原本打算扔掉的那个小药瓶。

  只是看着药瓶里面那颗通体发黑,毫不起眼的小药丸,她又十分的怀疑,这颗真的是解药吗?

  在她刚开始发育的时候,从小服侍在旁的奶妈就告诉她,宁愿相信白天见鬼,也不要相信男人的嘴。对那些长得好看,而且嘴甜舌滑的男人,尤其不要相信!

  林昊,无疑就是奶妈嘴里说的那种男人。

  想到这点,吉泽千惠就想将小药瓶直接朝窗外扔出去,只是扬起手,她又忍住了,万一这是真的解药呢?

  在她正纠结的时候,臀上的痒意再次汹涌袭来,她又一次忍不住伸手去挠,结果又一次挠得鲜血淋淋。

  难以忍受的她再也无法死撑,冲助理井上理绘道:“去,让庄先生给我找医生,找最好的医生来,要皮肤科的!”

  井上理绘便赶紧的去找庄先生,将吉泽千惠的要求说了一遍。

  庄先生没敢怠慢,立即掏出了手机,打给省人民医的院长。

  自从上次的传家宝事件之后,庄先生便深切意识到医疗资源的重要性,在关键时刻,那就是救命的事情。

  在这方面并没有太多基础的他开始重视起来,加大投入力度。整个羊城,要说最好的医院,那就是军区医院跟省人民医。军区医院那头,庄先生基本是没什么办法的,因为那里多是刚正不阿的军医,而且调用医疗资源的话必须得各种手续。唯有在省人民医这头想办法。

  俗语说得好,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事实上真正无缝的蛋,想叮也叮不进去,所以庄先生这只苍蝇也只能叮有缝的。

  百般打听,他知道了省人民医的高级领导层中有一个吃喝嫖赌样样沾的五毒院长,是个副院长,姓罗,可是手握实权。

  庄先生决定在这名罗副院长身上做文章,集中公关,一举拿下他,作为自己的备用资源。

  事实上,这件事也进行得十分顺利。

  之前他已经有过收买田新亮的经验,知道逼人就犯无非就是威胁利诱,所以又是那个套路,先是送出西天会所价值百万的会员卡,之后又送现金和女人。和之前收买田新亮的时候几乎如出一辙。

  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他在西天会所罗副院长专用的包厢里,装了无数个隐秘的高清摄像头,而且还拍到了一些十分劲爆的限制级影片。有的是跟庄先生提供的女人,有的则是罗副院长自己带来的女人!

  这位罗副院长和田新亮一样,都喜欢吃窝边草。不过他的口味明显要比田新亮重一些,他不喜欢年轻女医学生,面是喜欢那些结了婚有一定年纪的女医生!

  这些影片,自然成了庄先生拿捏罗副院长的杀手锏!

  不过现在,只是让罗副院长派个专家过来给吉泽千惠看病,显然用不着出动杀手锏!而罗院长也看在平时好吃好喝的份上,十分干脆的答应了。

  时间,紧熬慢熬的过去了十多分钟,吉泽千惠却感觉过了十年那么长,粤省人民医院的皮肤科专家终于来了。

  只是当吉泽千惠看见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的时候,顿时就愣了一下,然后怒不可遏的嘶吼道:“滚,立即给我滚,谁让你们找男医生的,我要的是女医生,女医生!”

  尽管陷于水深火热之中,痛苦得不能再痛苦,但吉泽千惠还是不愿意让一个男人看到自己的身体。如果真的要让一个陌生男人扒开裤子,在她的身下瞧来瞧去,她真的情愿去死!

  是的,吉泽千惠就是有这么固执与任性!

  井上理绘赶紧将这名男医生给带走,让庄先生请一名女的皮肤科专家过来。

  不过当这名女专家终于抵达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而吉泽千惠原本雪白细腻的臀部,已经被她挠得血肉模糊,根本没办法看了。

  她的臀虽然没法儿看,可是女专家却长得挺好看的,虽然已经三十好几,可是皮肤白皙,身材丰腴,不止是风韵犹存,而是风韵极佳。

  这个女专家叫做李冬梅,是省人民医皮肤科的副主任。

  经过一番检查下来之后,李冬梅对吉泽千惠道:“吉泽小姐,你不用太担心,这只是过敏罢了。”

  吉泽千惠疑惑的道:“仅仅只是过敏?过敏会这么严重?”

  李冬梅道:“这是特别严重的过敏!”

  吉泽千惠道:“那你能治吗?”

  李冬梅自信满满的道:“当然,皮肤过敏在我们皮肤科是最常见的病症,我一年下来要接诊数以千计类似症状的病号,绝大多数都是药到病除的。”

  吉泽千惠听得神色大亮,立即就翻过身来,激动之余连裤子都没提上去。

  李冬梅下意识的朝她的身下看了一眼,然后就愣住了,那表情神色似乎看到一个怪物似的。

  也正是这一眼,让她惹上了杀身之祸!

  吉泽千惠看见她的表情,神色一沉,眼中杀机骤现,不过只是瞬间又装出若无其事的拉过被子盖到自己身下道:“医生,你确定我这个只是过敏,不是中毒吗?”

  李冬梅终于回过神来,语气肯定的道:“怎么可能中毒?你这样的症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过敏!”

  吉泽千惠仍有些不放心的问道:“你真的确定?”

  李冬梅被弄得有些不耐烦了,“是的,我确定。只要打一针,再用点药,避免感染,应该很快就好起来的。”

  吉泽千惠终于不再犹豫了,立即催促道:“那你马上给我用药吧!”

  李冬梅答应一声,然后给吉泽千惠配置药水,给她打了一针之后,又用消毒剂给她的臀部进行清洗,又上了外用的药后,之后又给她开了一点口服药后才道:“好了,只要你不再去挠,很快就会好的。”

  吉泽千惠问道:“很快是多快?”

  李冬梅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她无比的确定,吉泽千惠身上的症状就是过敏,她所用的药物,也是专门针对过敏的。内服外用加注射,三管齐下,绝对药到病除,所以她笃定的道:“最多半个小时就能见效!”

  吉泽千惠终于不再说什么,转身趴在床上,准备用自己比常人更加坚韧的意志熬过这半个小时。

  李冬梅见已经没有自己什么事了,这就整理自己的药箱,准备出去收钱离开。

  谁知道吉泽千惠却道:“你出去,在外面等半个小时。”

  听见她颐指气使的语气,女专家的眉头皱了起来,身为省人民医的专家,身份地位何等崇高,如果不是因为罗副院长亲自打电话叫她,又加庄先生承诺的两万出诊费,她根本不可能三更半夜的过来。

  不过最后,她终于还是决定不跟她一般见识,反正这样的出诊,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然而她虽然不跟吉泽千惠一般见识,可吉泽千惠却没打算放过她,在她出去之后,吉泽千惠向一直守在门边的井上理绘招了招手。

  井上理绘忙凑过来问:“吉泽部长,有什么吩咐!”

  吉泽千惠道:“如果半个小时后,这个女专家的药真的见效,给她钱,让她离开。但是叫黑川在半路上等着她。给她制造一场意外车祸!”

  井上理绘疑惑的道:“吉泽部长,你是要……”

  吉泽千惠面无表情的道:“我不允许任何看过我身体的人活在这个世上,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井上理绘吃了一惊,然后冷汗就刷地一下冒了出来,任何人……那岂不是连自己也在内?

  一时间,她的眼中就充满恐惧之色,心中涌起一句老话:伴君如伴虎啊!

  吉泽千惠看一眼她的表情,冷声道:“你不用想那么多,我要是把你当外人,你就不可能活到现在。”

  井上理绘这才松一口气,妈的,吓死老子了!

  她犹豫了一下,终于张嘴道:“吉泽部长,其实这没有什么的,类似你这样体征的女人虽然少,但绝不对是没有的。对男人而言,这可是求之不得的……”

  “闭嘴!”吉泽千惠冷冷喝道:“你是不是想死?”

  井上理绘被吓了一跳,噤若寒蝉,再不敢出声。

  吉泽千惠挥手,“让黑川做得手脚干净点,别留什么尾巴。”

  井上理绘忙躬身答应道:“嘿依!”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