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庄先生这样的表情神色,吉泽千惠知道他并不是没有尽力,关键是雷雪艳那儿!

  沉吟一下后,她便放缓语气道:“夫人那边,除了抗拒跟我们合作的情绪外,还有别的什么原因吗?”

  庄先生道:“除了这个情绪之外,还因为梁先生生前早有交待,那三座山可能含有一些稀有金属或矿土,价值难以估算。可是吉泽小姐却是要开发出来作陶瓷,夫人感觉利益十分鸡肋。”

  听见他这样说,笑容又回到了吉泽千惠的脸上,“如果是这点的话,先生大可以不必担心。我们三禾财团是很有诚意跟梁家合作的,你去跟夫人说,只要将羊城与惠城交界处的那三座山的开发权给到我们三禾财团,梁家什么都不必出,产出的利润将会跟我们五五分账。”

  庄先生面露难色的摇头道:“这个我已经跟夫人说过了,她始终不看好陶瓷业!觉得那是最不挣钱的生意!”

  吉泽千惠想了想道:“那这样,以后每一年,我们都至少会给十亿给梁家作为保底分红,如果利润超过二十亿,那就按照过来算。如果利润低于二十亿,我们仍然支付十亿保底。这笔钱,我们不会等到年终才给梁家,年前一半,年中一半。”

  庄先生听得神色大亮,因为照吉泽千惠的意思,梁家只需要交出这块地,然后什么也不用干,每年最少就有十亿的收入,这绝对是一本万利的生意。还能有什么生意比这个更挣钱呢?

  “吉泽小姐!”庄先生掩不住笑意的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相信夫人会同意的。”

  吉泽千惠微点一下头,为了避免庄先生想太多,又道:“先生,你可以告诉夫人,我们之所以要开发那三座山,就是为了做世界一流的陶瓷,是绝对正规的生意,如果她不放心,可以派一个监管部门入驻!”

  庄先生道:“好,我会跟夫人说的!”

  吉泽千惠道:“那行,这件事情就拜托先生,这一次先生务必要将夫人说服。这样的话,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庄先生陪着笑道:“对,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吉泽千惠挥挥手道:“先生去忙吧!”

  庄先生带着笑的退出了病房,只是到了走廊上,笑容易骤然消失了。

  作为一个生意人,尤其是一个精明的生意人,他比谁都明白这世上绝对不会有免费的午餐。

  尽管说这顿午餐并不是完全免费,梁家这边还是要付出一块地的,可是付出和收获完全不成比例,其中就耐人寻味了。

  这件事情,绝对不像吉泽千惠所说的那么简单,三禾财团开发这几座山的目的,恐怕也不仅仅只是想做陶瓷。

  庄先生做人虽然没有什么原则,可是做生意却有一个很起麻的原则,那就是如果明知道前面是坑,那就不要心存侥幸的往前走!

  如果是以前,他是绝不会跟吉泽千惠合作,更不会答应她去说服雷雪艳的,可是现在,他明显已经没有了选择,别说前面是坑,就算前面是万丈深渊,只要能活下来的机会,他都必须去做!

  他始终坚信,只要活着才有希望,才有机会!

  这样想,其实也没有毛病,一点都没有了,因为人死如灯灭,一切都将灰飞烟散!

  从省人民医回到西天会所,庄先生一路都在调整自己的情绪,待得来到雷雪艳的房门前,他已经彻底的平静下来了。

  为了活着,他必须得不顾一切!

  用房卡刷开房门后,只见雷雪艳正慵懒的躺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身上穿着一件薄纱般的半透睡裙,透过薄薄的裙质,隐约能看到里面是一件豹纹的蕾丝ra,下面则是布料极少的丁字裤,雪白的肌肤在睡裙中若隐若现,相当撩人。

  雷雪艳虽然已是半老徐娘,但这些年一直养尊处优,十指不沾阳春水,而且定期上顶尖美容院,花巨资保养自己的肌肤,平时还跑步练瑜伽等等,所以身材虽然不及少女肌肤那样白皙粉嫩、富有光泽,可也凹凸有致,丰韵极佳!

  经过开恳的身体,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魅力,更加的诱惑迷人!

  庄先生看到她这样的装扮,在医院中被生生浇息的热血又涌了上来,身体迅速有了反应。

  雷雪艳见状,不由妩媚一笑,轻转娇躯,摆出更撩人的姿势,“先生,我好看吗?”

  庄先生没有语言回答她,因为有的时候,行动比语言更有说服力,他急走两步,然后一个饿虎扑食压到了雷雪艳身上。

  随着深入切磋的次数增多,他发现,这个表面看起来优雅高贵又性情淡泊的女人,其实心里藏着一股炽热的火焰……不,应该说藏着一座火山,而且是随时都可能爆发的那种。一旦爆发起来,真的是难以收拾。

  也正是如此,庄先生对她是又怕又爱,爱的是她予索予取,想要怎样都配合你。怕的却是她索取无度,将他的身体掏空。

  两人一经纠缠,雷雪艳的身体似乎立即就热了起来,反客为主的一把将庄先生压在身下,急切的去解他腰间的皮带。

  庄先生虽然也多少有点意乱情迷,可是想到吉泽千惠,脑袋便迅速清醒起来,再没有几天便是一月之期,到时候如果没有听话水,他就将生不如死。

  回忆起那个视频看到的画面,他的心头一寒,身体也迅速萎靡了下去。

  雷雪艳发现他这样的变化,而且额头还在冒冷汗,不由的问道:“先生,你怎么了?”

  庄先生回过神来,摇头道:“没有什么。”

  雷雪艳道:“是哪里不舒服吗?”

  庄先生道:“没有,我很好呢!”

  雷雪艳伸手指了指他的下面,“那怎么会这样呢?”

  庄先生抬头往下面看了眼,苦笑道:“可能是这两天压力有点大吧!”

  雷雪艳反省的道:“是因为我……要的太多了吗?”

  庄先生摇头道:“夫人,不是的!”

  听见他这样说,雷雪艳脸上的神情一滞,然后离开他的身体坐到一旁,幽幽的叹气道:“先生还是没有把我当成你的女人呢!”

  庄先生道:“怎么会呢,你现在是我唯一的女人,我只对你有反应的!”

  雷雪艳道:“那你为什么还口口声声的叫我夫人?”

  庄先生这才恍然,赶紧解释道:“这可能是以前叫习惯了,有时候改不过来吧!”

  雷雪艳没有说话,只是垂下头。

  庄先生这就坐起来,凑到她耳边,用自己听着都感觉肉麻的声音唤道:“雪艳,我的好雪艳,别生气了好吗?”

  雷雪艳被叫得轻颤了一下,忍不住扭头去看他。

  庄先生逮着机会,一下就吻到了她的唇上,然后两人便**的深吻起来……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