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心欣的父亲何胜军已经睡下了。

  人到中年,身体已经一年不如一年,尤其是肾,何况最近身体还出了问题。

  今晚被他第三任妻子硬逼着交了一通公粮,他连腰都直不起来了!累到这种程度,原本应该是很好睡的,可他偏偏就睡不着。

  在床上一直翻来覆去的到了凌晨两点半,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何胜军立即喝问道:“谁?”

  外面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老爷,是我,熊三!”

  何胜军道:“有事?”

  熊三道:“有!”

  何胜军知道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熊将是不会在这个时间打扰自己的,尽管困倦得不行,但他还是推开仍紧拥着自己的娇妻,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

  披上睡袍走出去开门后,只见熊三和熊四站在外面,这就问道:“什么事情?”

  熊三道:“老爷,刚才我在查看监控的时候,发现有人闯进来了。”

  何胜军道:“你确定?”

  熊三道:“是的!”

  何胜军皱眉道:“庄园内外,那么多保镖,人是怎么闯进来的?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

  熊三道:“来人的身手不弱,而且他似乎还有内应。”

  何胜军的眉头皱得更紧,“内应?”

  熊三道:“是的,有两个人在关键时刻把所有保镖都叫去吃宵夜了,让来人顺利的闯进来。”

  何胜军道:“谁?”

  举贤不避亲仇,举报也一样,熊三直接道:“熊大和熊二!”

  何胜军愕然一下,随即又喝问道:“闯进来的人现在在什么位置?”

  熊三道:“有可能潜进了大小姐的房子。这个时间,我们不敢直接进去查看,只能来请示老爷。”

  何胜军喝道:“人是什么时候潜进去的?”

  熊三道:“一个小时前。”

  “什么?”何胜军被气得吐血,已经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别说是将生米做成熟饭,熬粥都可以了,几乎是咆哮着喝问:“这么长时间了,你现在才来告诉我?你怎么不等明天天亮才来?”

  熊三垂下头道:“我也是刚刚回看监控才发现的。”

  何胜军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带我过去。”

  几个亿的项目,搞了一个小时,终于结束了!

  何心欣像一只乖巧的小猫般依偎在林昊的怀中,伸手轻轻的拭去他额上的汗珠,柔声的问道:“累吗?”

  林昊摇头,掀开被子看着下面的红梅,反问她,“疼吗?”

  何心欣点点头,拉上被子盖到赤条条的身上后又摇头,“刚开始的时候有点儿,后面就不疼了,还很……”

  林昊道:“还很什么?”

  何心欣脸红红的低声道:“舒服!”

  林昊坏笑着问道:“喜欢吗?”

  何心欣轻轻的点头,想起自己刚才放浪形骸的模样,终于忍羞不住,把头伏进他的胸膛,半响才幽幽的感叹道:“别人都说守得云开见月明,我终于盼到这一天了呢!”

  林昊逗着她道:“这么说你早就想上我了?”

  何心欣虽然害羞,可想到刚才更羞的事情都做过了,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呢,于是就问道:“要说实话吗?”

  林昊道:“当然,谁爱听假话呢!”

  何心欣便伏到他耳边,声音低得不行的道:“之前要离开羊城的那一晚,我就想把你给办了!”

  林昊轻捏一下她的鼻子,“你这个色妞。”

  “我色也仅仅只是对你一个色!”何心欣挪了挪身体,让自己更紧的贴着他,深深的吸着他身上让她感觉安全又舒服的气息,然后忍不住道:“林昊,你身上有毒!”

  林昊意外的道:“啊?你怎么知道!”

  何心欣道:“因为我现在已经中毒了,毒入肺腑,无可救药了,怎么还不知道!”

  林昊苦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何心欣煞有介事的道:“你要记得时不时的给我解药啊,不然我会毒发身亡的。”

  “没问题!”林昊笑着答应,随后又揽紧她一些道:“你会后悔把自己交给我吗?女人的第一次,仅仅只有一次,失去了就没有了!”

  何心欣认真的想了想,摇头道:“不会。”

  林昊忧心的道:“万一我们走不到最后呢?”

  何心欣坚定的道:“不管怎样,我都不会!”

  林昊道:“看来你的性观念还是很超前的。”

  何心欣摇头道:“才不是呢,我生长在这样的家庭,诱惑比普通人家的女孩更多,我要真放得开,早就不知道谈多少个男朋友了!还会有第一次吗?”

  林昊道:“说得也是。那我要感谢何大小姐的垂青吗?”

  何心欣摇头,“我不要你感谢,只要你好好的爱我!”

  林昊道:“那我再爱你一次!”

  何心欣被吓了一跳,“啊,还要?”

  林昊伸手轻轻挑起她光洁的下巴道:“谁让你这么迷人呢?”

  何心欣弱弱的道:“真的要吗?”

  林昊道:“嗯!”

  何心欣咬了咬唇,终于缓缓轻闭上眼睛,显然是准备和林昊再搞一次几个亿的项目。

  然而在林昊就要翻身上马,梅开二度之际,房门却被敲响了……

  有些人,你以为还可以再见面。有些事,你以为还可以再继续,然而也许只是一个转身,有些人你就再也见不到了,有些事也无法再继续了。当太阳落下又升起,一切都改变了,一切都回不去了。珍惜当下,珍惜身边人,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摘自了了一生胡言乱语录。

  何胜军来到女儿房门外的时候,明显已经太迟了,几个亿的工程已经结束了,甚至第二次几个亿的工程已经如火如荼的开始了。

  不过敲门声还是惊吓到了房间里的一对野鸳鸯,何心欣花容失色,尤其是听到外面响起钥匙声的时候,顾不上再跟林昊恩爱了,赶紧推开了他。

  林昊有些生气,如果是刚才第一个回合的话,他恐怕就当场暴走了,不过已经是第二回合,他就暂时忍了。

  “咔啦”一阵响,门锁被拧开了,可是房门却没有被完全推开,因为何心欣在睡前上了链式反锁,因此门只是被推开了一道缝。

  何心欣见林昊脸色有些发白,似乎被吓得不轻的样子,生怕他被吓出个好歹,要知道这样的时候男人受惊吓,那是很有可能种下阴影,从而不能人道的。只是垂眼看看,她又放心了,投去个抱歉的眼神,然后示意他先穿衣服!

  推门声还在响着,何心欣终于忍不住发作了,“谁?这么晚了干什么?连门都不会敲吗?”

  门外传来一个威严的男人声音:“我是你爸爸!”

  是的,来人赫然就是何心欣的父亲何胜军。

  这样的时刻被打扰,纵然是亲生父亲也没面子给,何心欣声音更冷的道:“我困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何胜军却执着的道:“不行,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你必须开门。”

  何心欣愤怒的叫道:“你们已经把我软禁在这里,难道还不够吗?你们还想怎样!难道真的要把我给逼上绝路才行吗?”

  门外沉默了,何胜军似乎终于有所反省。

  此时房内的两人也终于穿好了衣服,何心欣便对林昊小声道:“你能从阳台下去吗?”

  林昊点头,他刚才就是从阳台爬上来的。

  何心欣在他的唇上深深的吻了一下,然后推了推他道:“那你先走吧!”

  林昊被她推到了外面的阳台上,可是当他垂眼看看,发现下面竟然站了数十名保镖,将属于何心欣的小别墅围得水滞不通。

  这样的状况,无疑是已经发现他进来采花了,否则下面怎么会这么多保镖,何心欣的父亲又怎么会三更半夜的闯入女儿的房间呢?

  正是这个时候,何胜军的声音再一次从门外传来,“心欣,爸爸跟爷爷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

  何心欣叫道:“你们根本不是为我好,你们是在亲手扼杀我的幸福。”

  何胜军道:“心欣,你先开门,让我进去!”

  “不,我累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你回去吧。”何心欣正说着,发现林昊竟然从阳台外面走了回来,焦急的低声道:“你怎么不走?”

  林昊摇头叹气道:“他们已经发现我了!”

  何心欣道:“这……”

  林昊缓缓的道:“心欣,该来的终究会来,逃避解决不了问题,我们一起去面对吧!”

  何心欣看向林昊,发现他的神色无比坚定,犹豫了又犹豫,终于冲他点点头,然后拉着他的手走到门口,将房门打开。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