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胜军脱得光溜溜的准备好后,林昊将自己随身不离的包解了下来。

  从包里取出针盒,面对银针与金针的选择,林昊犹豫了好一阵,这才忍着心疼的决定使用金针,运功凝聚帝经,开始给何胜军缓缓下针。

  一针,接着一针,不停的落到何胜军的身上,速度快得无与伦比,表面上看似乎杂乱无章,东一针西一针,可实际却蕴含着不出世的独门解毒针法!

  刚开始的时候,何胜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好像被蚂蚁轻咬似的,可是渐渐的他就感觉有一些暖暖的东西从金针上涌入他的身体,缓缓流走,朝全身扩散开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暖意也一点点变热,最后甚至变得滚烫,让他感觉非常难受,可是又勉强在可以承受的范围,除了难受之外,又有一些说不出的畅快之意,可以说是痛并快乐着,十分复杂!

  何胜军是个很有忍耐力的男人,可最终也忍不住哼哼起来,仿佛在跟他的娇妻在那啥似的。

  林昊心无旁骛,双手不停下针,一直将何胜军扎成了个刺猬一般,这才终于罢了手,而此时原本满满的一盒金针已经用完了!

  功力耗费得有点多,他的脸色也稍显苍白,额上出现了密集的汗珠。

  刚开始的时候,林昊是不想用这种办法给他解毒的,因为太过耗费心神、功力、时间,以及价值不菲的金针,想用一些比较温合的熏蒸药疗将他身上的毒素慢慢逼出来,虽然那样要耗费更多的时间,但他也正好有理由住在何家,天天晚上跟何心欣深入交流,增进感情。

  张俊与杜成邦的出现,特别是立了赌约后,逼得他不得不改变治疗方案!

  如果是以前,这种做法无疑是吃力的,但现在林昊的帝经已经突破了第六层,而且是因为破了何心欣的处,吸取了她的先天元阴才突破的,现在用于她父亲的治疗,可以说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了不起晚上再跟她深入切磋一回,将耗损的功力补回来就是了。

  扎完针之后,必须得有一段持针的时间,林昊交待何胜军绝不能动,这就走到外间,然后懒洋洋的坐到何心欣身旁道:“来,抱抱。”

  何心欣被弄得有些啼笑皆非,“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呢,一会让爸爸看到就不好了!”

  林昊道:“我累了呢!”

  何心欣抬眼看看他的脸色,发现只是二十分钟没见,竟然变得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忙扶着他坐下来,抱住他道:“你怎么了?”

  林昊顺势躺到她的身旁,头枕在她的长腿上,“没什么,就是耗费了一些功力给你爸治疗,感觉有些疲倦!”

  何心欣温柔的轻抚他的额头,“那你休息一下!”

  林昊闭上眼睛,在美人的腿上休息起来。

  过了约有十五分钟左右,林昊走进里间,发现何胜军仍直挺挺的躺在那儿,不过他已经出了一身汗!

  那些汗不是透明的,灰黑色的,而且极为粘稠,挂在身上像是涂抹了一层芝麻糊,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黑不溜秋,仿佛在泥潭中打过滚,脏得不成人样。

  林昊将他身上扎的针通通取下,然后问道:“何叔叔,现在感觉怎么样?”

  何胜军坐了起来,一边套上裤子,一边仔细感受,“好极了,好得不能更好!浑身上下都是轻松痛快的,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林昊指着他不停往身上套的衣服道:“何叔叔,我觉得你还是别穿了,这些衣服,连同床单被褥,通通都扔掉,你出的汗里可是带着毒素的。”

  何胜军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乖乖不得了,自己的身上竟然满是黑乎乎的东西,他伸出手去摸了一下,还是黏糊糊的,而且奇臭无比,仿佛自己的身上被撒了一罐臭豆腐的汁水似的,看着恶心,闻着想吐,这就忙不迭的去洗澡……

  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小时。

  何胜军仍然没有从房间里出来,张俊便变得心烦意乱起来,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不停的来回踱步。

  “张少,你放心!”杜成邦在一旁安慰道:“那小子一看就没什么本事,顶我也就是个能治感冒发烧的赤脚医生,绝对治不好何先生的病。一会儿出来后,咱们再给何先生验一下血,只要血液内的毒素没有任何的变化,何先生一定会勃然大怒,认清他是骗子的事实,然后就会让何小姐跟他分手的。”

  张俊没好气的道:“心欣是我的未婚妻。”

  杜成邦道:“对,那小子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根本配不上何小姐,只有张少跟何小姐才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张俊被拍了一下马屁,心情终于好了一点,人也平静了下来,沉吟一会儿后道:“杜博士,万一他真的把毒给解了呢?”

  杜成邦信心十足的道:“绝不存在这种万一的。”

  张俊道:“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是没有绝对的,我不想打没有把握的仗。”

  杜成邦道:“张少,你真的不用担心……”

  张俊左右看看,发现没有人关注他们,这就凑到他耳边低语起来。

  杜成邦听完之后愕然的道:“张少,没有必要这样吧。”

  张俊沉声道:“必须得这样!”

  见他如此坚持,杜成邦只能无奈的点头,谁让他现在是自己的老板呢!

  张俊看向何胜军的房门,目中凶光尽露,林昊,你死定了!

  两人又等了一阵之后,房门终于被打开了。

  何胜军首先从里面走出来,后面跟着林昊与何心欣。

  张俊发现何胜军的脸色比刚才要好上了很多,不再那么的苍白,恢复了一些血色,再看他的精神,明显比刚才好上很多。

  作为门外汉的他都发现了何胜军的变化,更何况是医学博士杜成邦,他看见何胜军的模样也吃惊不已,难道说那个赤脚医生的治疗真的有效?

  不,这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在他疑惑难解之际,张俊已经直入主题:“何叔叔,让杜博士帮你验一下血吧。”

  何胜军道:“好。”

  杜成邦这就给给何胜军抽了一管血,然后用仪器进行分析。

  等待结果的过程中,林昊坐在沙发上,自顾自的倒了一杯茶喝起来,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张俊不动声色,暗里却冷哼不绝,小子,待会儿你就跪在地上向我磕头,道歉,学狗叫吧!

  接着,张俊又把目光投向何心欣,眼神中的满是狂热的爱意。

  何心欣接触到他的眼神,厌恶的皱起眉头,然后走到林昊身边坐下,再不看他一眼。

  她的反应,让张俊更加坚定了弄死林昊的决心,这个王八蛋,绝对不能让他活着,必须得死!

  三分钟左右,杜成邦道:“检测结果出来了。”

  林昊仍然坐在那儿喝茶,仿佛结果出不出来都与他无关似的,淡然自若,装得一手好逼!

  只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杜成邦看完结果后道:“那个叫林什么来着,你输了!”

  林昊愣了一下,以为自己听错了耳朵,“什么?”

  杜成邦指着手里的检测结果道:“你输了!”

  林昊愣了一下,放下茶杯走上前去。

  杜成邦拿出之前的化验报告,“你自己看。”

  林昊拿着两份化验报告对比着看了起来,结果发现各项数值没有一点变化,原来是怎样,现在还是怎样。

  张俊凑过来,一把夺走两份报告,看了一眼后,立即就喝道:“跪下,给我立即跪下,道歉,学狗叫!”

  这样的结果,不但林昊意外,何心欣父女也同样意外。

  何胜军忍不住道:“会不会是哪里搞错了,我明明感觉自己已经好多了啊!”

  何心欣也跟着道:“对啊,你们看我病,精神状态比之前不知要好多少呢,这证明林昊的治疗是绝对有效的。”

  杜成邦道:“何先生,有些药物确实是可以让病人减轻痛苦的,可是治标不治本,最终并没有什么意义,说穿了就是根本治不了病。”

  何胜军摇头道:“可是林昊根本没给我用药啊!”

  杜成邦道:“连药都不会用,那就更加证明他没本事,偏偏还要恬不知耻的故弄玄虚!”

  “不用说那么多,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愿赌就得服输!”张俊将手中的两份检测报告扔到林昊脸上,指着他喝道:“给我跪下,立即,马上!”

  林昊有点摸不着头脑,这个结果是绝对不应该的,一直以医术为傲的他被弄得有点怀疑人生了。

  杜成邦的诊断并没有错,蛛毒在西医上的分析结果就是神经毒素,可是林昊的治疗也没有错,蕴含帝经的烧山火针法是可以逼出这种毒素的!

  林昊的帝经已经升到第六层,功力不是一般的浑厚,解个蛛毒是绝对不成问题的,纵然不能完全清除毒素,也会相应减少!

  只要毒素减少,化验报告上就会有变化,哪怕是细微的变化!然而现在却一点改变都没有!

  不对,这里面肯定有古怪。

  林昊心中疑惑,捡起了落地面前的两份报告,再次仔细的查阅起来。

  张俊则不依不饶的指着他骂道:“怎么?你想赖账吗?心欣,你看这个人,连面对现实的勇气都没有,根本就不配和你交往。”

  何心欣气愤的道:“林昊才不是那样的人,我爸的病情已经改善很多了,这是谁都有眼看的……”

  张俊冷哼道:“化验结果就在这里,被他治疗之后,完全没有变化,这是不争的事实。心欣,请你也认清事实,不要被这个装神弄鬼的人迷了心窍!”

  何心欣道:“不,这肯定是哪里搞错了!”

  张俊道:“不会搞错的!”

  “确实!”林昊终于出了声,“他没有搞错,他搞的就是我!”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