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俊喝道:“你说什么?”

  林昊缓缓的道:“我说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张俊心中微颤一下,可是却表现得更愤怒更大声道:“我搞什么鬼了,明明就是你医术不精。化验报告就是最好的证明。”

  林昊将两张化验单放到桌上,冷笑不绝的道:“你说得对,化验报告确实是个很好的证明,但如果化验报告是假的,那就什么都证明不了!”

  张俊怒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抵赖?”

  林昊摇头,“化验报告没有假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赖账的。”

  张俊振振有词的道:“血是你看着抽的,抽完之后是你亲眼看着放进机器去化验的,哪里有假?你告诉我哪里有假?”

  林昊道:“你敢不敢再化验一次?”

  张俊冷哼道:“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你的治疗根本没有效,不管再化验多少次,都是同样的结果。姓林的,我劝你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是个男人你就给我跪下,学几声狗叫,今天这事就这样算了。”

  林昊点头道:“好,那就不再化验!”

  张俊叫道:“既然你认输,那就赶紧兑现承诺。”

  林昊冷笑一声,大踏步走到那台化验仪器前,伸手疾快的在触摸屏上操作起来。

  杜成邦见状大急,“哎,你干什么?你知道这台仪器多少钱吗?你弄坏了赔得起吗?你……”

  他的骂声未完,仪器侧边自带的打印设备中已经吐出了一份化验报告。

  林昊拿起那份化验报告,看了一眼后,这就扔到杜成邦面前,“杜博士,你跟我说说这一份报告又是怎么回事?”

  杜成邦拿起报告看了看,脸色顿时就变了,“这,这……”

  看见他吱吱唔唔的说不上话来,何胜军赶紧的上前拿起那份报告查看起来,可是看了一阵后却看不出所以然,于是又拿起先前那两份报告,这一对比,他仍然看不懂上面的数值意思,可是却看出了这后面出来的一份报告明显与前两份不同,上面很多数值都降低了。

  一时间,何胜军也被搞得莫名其妙,“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份化验报告怎么跟前面两份不同。”

  林昊没有回答,只是盯着杜成邦道:“你以为这样做就能瞒天过海吗?真是幼稚,天真,加无知!”

  杜成邦脸红耳赤,喃喃的说不上话来。

  何心欣忙问道:“林昊,你快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啊?”

  林昊伸手一把夺过杜成邦无力捏在手上的报告,指着它道:“这一份,才是何叔叔现在的真正化验报告。”

  何心欣道:“刚才那份呢?”

  林昊道:“刚才那份是没有治疗之前的。”

  何心欣道:“呃?”

  林昊指着那台仪器缓缓的道:“这是一台十分先进的便携式化验仪器,不但可以化验出人体内的毒素情况,而且有储存记忆功能,可以随时将历史化验结果打印出来。不过这台原产于德国的化验仪器十分的精密,操作也十分复杂,没有受过专业培训的人根本不懂得操作。”

  听见他这样说,杜成邦立即变得脸如死灰,他原本以为林昊这个没有学历的赤脚医生,根本就不懂这台先进的外国仪器,可现在看来,这厮不但懂,而且是行家!

  何胜军父女却仍然有点搞不明白,何心欣忍不住问道:“然后呢?”

  林昊指着杜成邦道:“然后这个老屁股觉得我没文化,好欺负。在第二次化验的时候,打印了第一次的化验报告。”

  何胜军父女难以置信的看向杜成邦,显然不太相信堂堂一个医学博士会干出这种事情!

  杜成邦脸红耳赤,连连摆手道:“不,不是的,我……我只是,搞,搞错了。”

  “搞错?”林昊冷笑道:“姓杜的,你还要把我当门外汉来处理吗?这台仪器要打印历史报告,必须得调出历史化验数据,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根本就没有搞错的可能。”

  杜成邦吱吱唔唔的道:“这,这……”

  林昊欺前一步,目光锐利的逼视着他道:“你摆明了是在故意陷害我!”

  心虚的杜成邦被吓得后退两步,老脸窘红一片,但仍然嘴硬的道:“我,我没有!我,我真的搞错了。”

  林昊微微点头,“好吧,我是肚子里能撑宰相的船,我就大人有大量,当你是真的搞错了。现在请你说一下,到底哪一份报告才是准备的。”

  杜成邦怯懦的看一眼那边脸色极为阴沉的张俊,可是又没办法撒谎,只能道:“应,应该是最后这一份!”

  林昊皱眉道:“应该?”

  杜成邦道:“不,是确定,确定!”

  林昊道:“确定的意思是说我给何叔叔的治疗是有效的?”

  杜成邦就事论事的道:“是的,治疗过后的化验结果显示,血液内所含的毒素浓度已经降得十分之低,足以说明治疗效果。”

  林昊冷笑道:“那么你现在还觉得学历出身真的那么重要吗?没有学历就真的不能成为名医吗?”

  杜成邦又一次被弄得无语凝噎,这脸被打得太痛了。

  林昊没再理他,只是来到张俊面前,目光紧盯着他道:“姓张的,你又怎么说?”

  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无疑就是张俊,杜成邦是受他的指使才会打印出两份一样的报告,但他还是一推三六九的道:“我有什么好说的,我又不懂医,更不会操作那个仪器,这事自然跟我无关。”

  林昊道:“咦,我好像从头到尾都没说这个事跟你有关啊,你这么着急干嘛?难道是做贼心虚。”

  张俊赶紧闭上嘴,因为他知道说多就错多。

  林昊摆手道:“好了,废话不多说,愿赌服输吧。”

  如果换一个场合,张俊真的就翻脸不认账了,可是当着何胜军父女,他只能打落牙齿合血吞,无可奈何的掏出车钥匙放到桌上。

  不过不得不承认的是,张俊确实是个不简单的人,阴谋失败后,赔了夫人又折兵,可他仍然气度不减的对何胜军道:“何叔叔,不管怎样,你的病能治愈,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这话说得很漂亮,完全说到何胜军心坎上去了,“张俊,今天辛苦你了。”

  张俊摇头道:“不辛苦,只是没帮上忙,感觉有些遗憾!”

  何胜军道:“来,继续喝茶吧!”

  丢人现眼到如此地步,张俊哪还有心情喝茶,“何叔叔,时间也不早了,你大病初愈,我也不再打扰,先告辞了!”

  何胜军假意挽留一下,随后便任由得他了。

  张俊这就带着杜成邦,灰溜溜的走了。不过出门的时候,目光却深深的落在林昊身上。

  这件事情,到此绝不算完!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