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俊一等离开后,林昊原本是想跟何胜军再私聊几句的,可是见他已经无比困倦,便嘱他多休息,他和何心欣离开了别墅。

  出门之后,何心欣便立即挽住林昊的胳膊,仿佛恨不能直接黏在他身上似的。

  林昊好笑的道:“放心,我不会跑的。”

  何心欣更是紧了紧他的手臂道:“就算你不会跑,我也要抓紧你。”

  林昊轻刮一下她的鼻梁道:“你很黏人哦!”

  何心欣轻哼道:“谁让你要招惹我的,既然你招惹了我,我这辈子就一直黏着你。”

  林昊表情夸张的叫道道:“天啊,救命,我被一块狗皮膏药给黏上了!”

  何心欣撇嘴,依偎在他怀里道:“人家才不是狗皮膏药,是你的贴心小棉袄!”

  林昊道:“我又不是你爸!”

  何心欣道:“谁规定必须得做爸爸的才能拥有棉袄,棉袄这种东西谁都能穿的好不好!”

  林昊道:“可是现在是夏天了啊!”

  何心欣愣了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垂下头不再说话了。

  女人无疑是一种很奇怪的物种,前一秒还打情骂俏闹得好好的,转眼间就一副痛经难受,情绪低落的样子!

  林昊完全搞不明白了,轻轻碰一下她的手道:“你怎么了?”

  何心欣幽幽的叹息道:“你始终还是嫌弃我。”

  林昊道:“我什么时候嫌弃你了?”

  何心欣道:“当时在石坑村的时候,你就嫌弃我,你真正喜欢的人是吴若蓝,只有在心血来潮的时候才撩我一下。”

  林昊苦笑道:“这都什么跟什么?我要是不喜欢你,怎么会撩你。”

  何心欣:“你心里或许对我有一些喜欢,但不是特别的喜欢!”

  林昊气急道:“我们都已经发生关系了,你还跟我讨论这个?”

  何心欣道:“那是因为我太爱你,是我一厢情愿,弄得你情不自禁,才会发生关系的!”

  林昊道:“这种事情一个巴掌拍得响的吗?”

  何心欣道:“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最经不过女人的勾引了。男人纵然是跟一个女人发生了关系,也不见得一定就是喜欢他。”

  林昊被彻底气着了,“你,你”

  何心欣见他被气得额上的青筋都露出来了,忙再次抱住他,柔声的道:“别生气,别生气,我逗你玩呢!”

  “玩?”林昊啼笑皆非,“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玩的?”

  何心欣抱紧了他,连连摇头道:“我没有玩,我你就当我是神经突然搭错了线,胡说八道一通,不要放在心上好吗?”

  林昊被打败了,“有时候,我真的搞不懂你们女人的心里到底想什么!”

  何心欣深深的凝视他,半响才缓缓的道:“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是快乐的,幸福的,这种美好的感觉常常让我心悸,仿佛这一切都是不真实的,我仍然在梦里。”

  林昊苦笑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患得患失呢?”

  何心欣道:“或许是因为我太过太过爱你了吧!怕这好不容易来的一切突然像泡沫般破碎了!”

  这么高情商的话题,林昊真的接不上了。

  何心欣依偎在他的胸口,幽幽的低声道:“林昊,你知道我在外国想你想得不行的时候,我会做什么吗?”

  林昊道:“青瓜?”

  何心欣:“呃?”

  林昊又道:“苦瓜?”

  何心欣:“啊?”

  林昊再道:“不会是藕吧?”

  何心欣愕然的道:“你在说什么?”

  老司机想开车,可是女孩儿太过清纯,完全摸不到车门!

  林昊汗了下,摆手道:“没事,刚刚灵魂被盗了一下号。那你做什么?找朋友去泡吧喝酒?还是一个人发呆?”

  何心欣道:“我会把想念你的心情用文字记录下来,然后发到一个公从号上。”

  林昊疑惑的道:“是什么号码?我去搜来看看。”

  何心欣道:“s169”

  林昊忙掏出手机,打开起来,发现真的有这么一个号,而且上面有数百篇文章,随意点开其中一篇,只见上面是一张何心欣坐在海滩上眺望大海的照片,瘦削单薄的背影,看起来十分的落寂,让人倍感怜爱。

  相片下面还配有文字。

  “林昊。

  你能看见大山,你能看见大海,你能看见这个世界的一切。

  我的目光比较短浅,没有车水马龙,没有高楼大厦,眼里只能看见你。

  想你,从离开石坑村那一刻开始。

  从前的时候,我只是在孤单寂寞的时候才想你,现在却是越喧嚣越热闹越想你!

  生命中,有些人来了又去,有些人去而复返,有些人近在咫尺,有些人远在天涯,有些人擦身而过,有些人一路同行。

  或许在某两条路的尽头相遇,结伴同行一段路程,又在下一个分岔路口道别。无论如何,终免不了曲终人散的伤感。

  远在天涯的你,现在过得怎么样呢?

  蓝色的海水,写满蓝色的心情,怀念,那时与你无忧的时光!

  日复一日的等待着再重逢!

  关于你的一切,却从未遗忘。”

  如此唯美的情话,林昊瞬间就被感动得不要不要的,想要仔细的逐篇阅读,何心欣却用手挡住他的手机屏幕,“等我不在你身边,你又想我的时候再看好吗?”

  林昊只好收起手机道:“好!”

  何心欣也跟着笑起来,看了看时间,发现只是下午两点,这就问道:“那咱们接下来去哪儿玩?”

  林昊无所谓的道:“你的地盘你做主啊!你说玩什么,我就陪你玩什么!”

  何心欣想了想道:“要不我们玩骑马吧?”

  你做马,我来骑?

  林昊瞬间就心动了,刚刚在何胜军身上消耗了不少的功力,正想要补充一下能量呢,不过他还是假惺惺的道:“大白天的玩骑马,不太好吧?会不会太刺激了?”

  何心欣疑惑的道:“白天不骑,那什么时候骑?”

  林昊道:“晚上啊!”

  何心欣摇头道:“晚上又看不见,不好玩的。”

  林昊愕然,没想到含蓄矜持的大小姐被开发后竟然如此会玩,不过正合心意,他就喜欢刺激的,“行,你胸这么大,你说怎样就怎样!”

  何心欣嗔怪的轻横他一眼,拉着他上了一辆观光电车。

  只是前行一阵后,林昊感觉不对,这明显不是要回何心欣住处的方向,“心欣,咱们这是去哪儿?”

  何心欣道:“玩骑马,当然是要去马场啊!”

  林昊微汗一下,“场景不用这么逼真吧?”

  何心欣道:“什么?”

  林昊道:“没什么,你喜欢就好!”

  观光电车前行了十几分钟,穿过高尔夫球场后终于来到庄园背后的马场。

  这里的空气中到处弥漫着青草的芳香,周围绿树成荫,外面碧波万顷,宽广的草坪上几匹马在悠闲的吃着草,如此安苾而宁静的田园风景,让林昊的心情一下就打开了。

  他忍不住靠近其中一匹棕色的骏马,阳光照在它高大的身躯上,仿佛年披上一层金色的铠甲,随着呼吸微微颤动的身体充满了野性和优雅,这是大自然对于生命的馈赠!

  骏马无疑是来自大草原的桀骜生命,即使已被人类驯服,即使已被养在马厩,但它的使命依然是最初的奔跑,像是人类一样,无论在社会上背负着何种枷锁与责任,但是在疲惫的忙碌后依然能够找到最初的目标。

  林昊近距离的看了一会儿这些骏马后,偶一回头却发现何心欣早已不见了,正纳闷间,只见马厩那头,何心欣已经骑着一匹枣红色的大马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身上的装束已经换过了,不再是粉色的连衣长裙,秀发也不再自然披肩,而是被盘起藏在马术头盔里,身上穿着白衬衣套黑马甲的骑士装,修长的美腿下套着长长的马靴。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何心欣,看起来少了些柔弱秀气,显得干脆利落,英姿焕发,不是一般的帅气。

  林昊从没有看过她这样的一面,瞬间就看呆了。

  何心欣骑马而来,绕着林昊缓缓的转几圈,然后勒住马,以一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俏皮语气道:“小哥哥,要不要跟我策马狂奔,浪迹天涯呢?”

  林昊已经被她迷住了,缓缓的点头,然后便爬到马上,抱着她的纤腰,和她双双骑在马上。

  “驾!”何心欣意气风发的扬鞭,修长的美腿稍为一蹬,身下的大马就开始奔跑起来。

  骑马是一项优雅刺激的贵族运动,女性通常不敢轻易尝试,让林昊意外的是何心欣不但会骑马,而且骑术精湛,骑得更不是一般的快,完全是策马狂奔。

  如此看来,这个表面看起来文弱秀气的千金大小姐,暗里藏着一颗狂野的心呢!

  林昊紧搂着温香如玉的女人,感受着速度与激情,血气方刚的他经不起贴体厮磨,渐渐竟然有了反应。

  何心欣刚开始只是专注的骑马,享受着和林昊在一起的浪漫时光,可她并不是木头,而是个敏感又细腻的女人,没跑多久她就感觉到身后的林昊不对劲,忍不住扭头看他一眼。

  林昊有些尴尬,不过想到两人已经做过了更亲密的事情,便什么也不解释,只是冲她坏笑一下。

  何心欣看见他暧昧的笑意,瞬间就想起了昨夜与上午的种种,俏脸立即因为羞臊而红了起来,心头如小鹿乱撞,那种事情实在太让人上瘾了!

  林昊见她突然间变得心神恍惚,策马也有心无力的样子,身下的马已经开始减慢速度,这就环抱住她,顺手接过她手中的缰绳,用力一甩的同时双腿也一打马腹,马立即再次加速奔跑起来。

  他已经忍不住了,准备找个小树林什么的地方,跟何心欣再次深入交流切磋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