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家不是一般的大,除了别墅群外,还有游泳池,球场,高尔夫球场,种值园林,以及马场,称之为别墅庄园一点也不夸长!

  马场的面积不算里面还有一个小树林似的种植园林,只是园林外面有巡逻的保安,边上装着**,明显不是个适合野战的地方,一不小心就可能会变成现场直播。

  林昊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秀恩爱的习惯,更何况是那种程度的恩爱,虽然他真的很想跟何心欣玩点刺激浪漫的情调,可是为了安全,终于还是放弃了树林,绕着马场跑了几圈后,便扯着僵绳调转马头骑回马厩。

  马厩是美式仓房的模样,高高穹顶,内部十分的宽阔,中间有一条长长的过道,两旁是一个个独立的马舍,也许地方空旷,又也许有专人清理的原因,里面一点也不臭,反倒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干草香味。

  在何心欣的指引下,林昊将马牵入属于它的马舍中,又在马槽里面添加了些草粮,这就拉着何心欣往马厩的深处走,欲参观一下。

  何心欣有些好奇的问道:“林昊,你以前就会骑马吗?”

  林昊道:“不会!”

  何心欣道:“那你刚才怎么会骑?”

  林昊笑道:“现学现卖呗!”

  何心欣疑惑的道:“跟谁学的?”

  林昊道:“还能跟谁,就是跟你!”

  何心欣道:“可我也没教你啊!”

  林昊失笑道:“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得教?”

  何心欣汗得不行,要知道她可是足足学了一年才能独立骑马的,“林昊,你是不是太聪明一点呢?”

  “骑马这种事情,天生就是男人干的!”林昊不以为然的道:“况且那匹马已经被你调教相当温顺。”

  何心欣失笑道:“嗯,杰克确实很听我的话。”

  林昊道:“杰克?”

  何心欣道:“就刚才我们骑的那匹马名字!”

  林昊汗了下,“那这里有没有露丝?”

  何心欣点头道:“有啊,我另外一匹马叫露丝!”

  林昊道:“”

  何心欣见林昊仍往里走,而里面已经变得有些昏暗,她便停下道:“林昊,咱们不往里走了好吗?里面没有什么好看的了,全是堆放干草和工具的地方。”

  林昊左右看看,发现周围空无一人,这就坏笑着将她拉进一个堆满干草的马舍。

  何心欣疑惑的问道:“咱们进来这里干嘛啊?”

  林昊不答反问道:“这里面有没有**?”

  何心欣道:“里面没有的,只有外面的门口才有!”

  林昊道:“那这里的管理员哪去了?”

  何心欣道:“出去运马草去了,傍晚才会回来。”

  林昊顿时就乐了,“那太好了!”

  何心欣:“呃?”

  林昊没说话,只是反手将马舍的木门关上。

  看见他鬼鬼祟祟的举动,还有眼中的灼热神色,何心欣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心跳也开始加速,低声问道:“林昊,你要做什么?”

  林昊道:“做我们爱做的事情。”

  何心欣的脸瞬间就红了,“这”

  林昊张开双手,将她拥进怀中。

  何心欣忙推开他道:“不,不行呢!”

  林昊道:“呃?”

  何心欣道:“刚才我骑马出了一身汗,身上有味道呢!”

  林昊则固执的抱紧了她,甚至还俯到她胸前深深吸口气,十分享受的道:“这样才有女人味!”

  何心欣被弄得啼笑皆非,“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重口味?”

  林昊带着她躺倒在干草上,顺势压在她的身上。

  何心欣顿时就心慌意乱了,“真,真的要来呀?”

  林昊道:“你不想吗?”

  何心欣道:“可是昨晚到现在,咱们已经两次了,再来就第三次了!”

  林昊愕然的道:“你一直都计着数来吗?”

  何心欣低声道:“别人说,这种事情细心长流比较好,咱们还是节制一些吧!何况我现在身上也脏兮兮的,我不想现在这个时候和你那什么,我希望在你面前任何时候都是美美哒!”

  千金大小姐,无疑是比较讲究的。

  林昊想想终于作罢,放开她躺平在草堆上,“那咱们聊聊天。”

  何心欣道:“好!而且我也事情想问你!”

  林昊道:“你问吧!”

  何心欣道:“我爸身上的毒已经彻底解了吗?”

  林昊道:“虽然已无大碍,但还不算彻底,后面仍然需要一些治疗的。”

  何心欣道:“那你一定把我爸彻底治好可以吗?”

  林昊点头,“尽管这个老丈人一点也不讨我待见,可是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你的份上,我会尽全力的。”

  何心欣道:“林昊,谢谢你。”

  林昊笑着摇头,伸手轻捏一下她嫩白的俏脸道:“傻瓜,我们之间还用得着说谢字吗?”

  何心欣笑了起来,两人已经发展至如此程度了,再说谢不谢的话,确实有点矫情了。

  林昊道:“不过有件事情我还是很纳闷的。”

  何心欣道:“什么事情?”

  林昊道:“你爸究竟是怎么中的毒呢?”

  何心欣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他平时极少接触闲杂人等,出入熊将都随身不离的保护,吃食也十分讲究,一般人很难对他下手的。”

  林昊随口道:“如果不是外人,那恐怕就是熟人作案了。”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何心欣听得则蹙起了眉头。

  林昊见她的神色不对,“怎么了?”

  何心欣道:“或许正如你所说,熟人作案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林昊:“呃?”

  何心欣有些艰难的道:“林昊,我们这个家的情况要比你眼前所看到的复杂许多。”

  林昊道:“那你详细跟我说说。”

  何心欣犹豫一下,终于开始向他讲述家里的情况。

  在世界上各大显赫家族中,香江李家,奥省何家,台省蔡家无疑都是排得上号的豪门,当然,还有很多低调不出世的隐形富豪家族,例如彭士弘的彭家!

  俗语说得好,三代才能出一个贵族,五代才能打造一个世家。

  一个家族鼎盛兴旺一时容易,但人有旦夕祸福,月有阴晴圆缺,盛极而衰,往往富不过三代,君子之泽,五世落斩,许多家族都逃不过由鼎盛转向衰败的命运,现在的何家无疑正在经历着这个世俗的诅咒!

  不过何家的危机,更多的不是来源外部,而是产自内斗。不过这也是可以预见的,家族企业多为家族成员,层出不穷的意见纷争,裙带关系,兄弟反目,产权稀释,通通都是不可避免的。

  何心欣的爷爷何洪叶一生娶过四房太太,目前拥有近十几个子女,而这些子女有的已各自成家,并生儿育女,因此何家总人口已经达到三十九人。

  原来的时候,何洪叶这位大家长以一房一制的隔离方式,让妻儿相安无事的,但随着年纪老迈,健康出现问题,儿女们长大进入家族企业工资,拥有了自己的资源与想法,这种和睦的局面被打破了。

  自从何洪叶一次意外入院后,几房之家就为争产闹得不可开交!

  何家的子女虽多,可要说能力出众者也不过屈指可数,大房的长子何胜军,二房的长女何洁兰,三房的长子何家强,四房的次女何佩莲,这几人可以说是几房的代表领军人物。

  不过他们虽然出色,可要说政商能力,始终无法与何洪叶相拟,加上忙于内斗,因此也造就了江山难继的局面。

  最后的最后,何洪叶终于无奈又明智的选择分家,将家族企业的股权割分到四房名下,这场内乱才终于勉强平熄。只是这种平熄也只是表面上的,暗里的争斗始终没有停过。

  林昊听完之后,喃喃的道:“我家以后也会变成这样吗?”

  何心欣:“呃?”

  林昊自觉失语,忙改口道:“你觉得这件事真的是家里人干的?”

  何心欣摇头,“我只是这样怀疑,不敢确定。”

  林昊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你觉得谁最有可疑?”

  何心欣沉思半响,摇头道:“谁都有可疑!”

  林昊想了想道:“那我这样问,你爸要是挂了话,谁是最大的受益者!”

  何心欣认真的想了想道:“我!”

  林昊汗了下道:“你会毒害你父亲吗?”

  何心欣扭头轻横他一眼,“虽然在我婚姻这件事情上,他有点自把自为,可是别的事情,他都是顺着我的,从小到大,也对我无比的溺爱,试问我怎么可能为了他手中的博彩牌照而害他呢!”

  林昊疑惑的问:“博彩牌照?”

  何心欣点头道:“我爸最值钱的东西,并不是他现有的各种资产,而是手中的博彩牌照。”

  林昊道:“那东西有什么用?”

  何心欣道:“它可以说是一个聚宝盆,只要有了它,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经营博彩业。”

  林昊恍然的点头,然后又问道:“还是那个问题,你爸要是挂了,这个牌照会落在谁身上?”

  何心欣道:“还是我!”

  林昊道:“除了你之外呢?”

  何心欣道:“那可能会回到爷爷手中。”

  林昊愕然的道:“你爷爷对你爸下的毒手?”

  何心欣没好气的道:“虎毒不食子,爷爷怎么可能对爸爸下手,而且这个牌照原本就是爷爷给爸爸的。”

  林昊道:“要不是你俩的话,那会是谁呢?”

  何心欣道:“我也想知道。”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