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容易,相处难,每一段婚姻,多少都有着不和谐的旋律,所谓的幸福美满,大概就是你包容我,我隐忍你吧!————摘自了了一生公从号。

  谢艳显然是在开玩笑的,林昊虽然不能欣赏她这种冷幽默,可是却知道能开这种玩笑的女人无疑不是普通人。

  林昊忍不住问道:“谢阿姨,你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谢艳毫不忌讳的道:“**!”

  林昊睁大眼睛:“啊?”

  谢艳又补充道:“专做葡国鸡!”

  林昊听得一愣一愣的,再次打量起谢艳,这个女人是葡国血种?可是看起来不像啊,难道说她以前是个老鸨,专门替葡国小姐牵线?

  正在林昊纳闷的时候,谢艳缓缓的道:“葡国鸡算是澳省的代表菜之一。是葡国人从非洲及印度食品中学到的,做法并不复杂,将整鸡、土豆、洋葱、鸡蛋,配以咖喱盐烹饪而成,其特点是香味浓郁、鸡肉鲜嫩可口。”

  林昊这才恍然大悟,“你真是**的?”

  谢艳道:“当然,你觉得我会骗你吗?”

  林昊汗道:“你真接说自己是厨师不就行了?”

  谢艳摇头纠正道:“我不是厨子,我是经营葡国鸡的厂商!”

  林昊道:“可是你怎么会认识何叔叔呢?”

  谢艳道:“我向何家的赌场推荐这种速食包装鸡,赌场经理要潜规则我,我不愿意,正闹得不可收拾的时候,刚好他来赌场巡视,询问经过以后,他把经理开除了!”

  林昊恍然的道:“因为他救了你,并替你申张正义,所以就嫁给了他。”

  谢艳摇头道:“不,那时只是认识了他而已!”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无聊也是无聊,被多少勾起一点兴趣的林昊问道:“后来呢?”

  谢艳道:“后来他允许我将葡国鸡引起何家的赌场,餐厅,以及酒店!”

  林昊再次恍然,“因为他给你生意做,所以你就嫁给了他。”

  谢艳摇头,“不,那时我仅仅只是有点感激他罢了,并没有想过嫁给他。”

  林昊道:“后面又发生了什么事?”

  谢艳道:“后面我做的一批葡国鸡出了问题,吃坏了很多人的肚子,不但要面临巨额赔偿,公司也被查封了。”

  林昊又一次恍然,“我明白了,在你最困难的时候,他又出现了,替你摆平了这件事情。”

  谢艳点头道:“是的!”

  林昊道:“你就这样嫁给了他!”

  谢艳又摇头道:“不是!”

  林昊道:“那是因为什么?”

  谢艳道:“经过数次交集,我跟他终于成了朋友,不过并不是男女朋友,只是比较聊得来的普通朋友,他有时候不开心,会找我陪他聊天。”

  林昊道:“聊着聊着就聊出问题了?”

  谢艳点头,“一般情况下,是他不开心找我聊天的,我从来没有主动找过他,可是有一次,轮到我很伤心,当时又没有人陪我,我在喝多之后就打给了他。等我清醒的时候,发现已经一丝不挂的和他躺在同一张床上。”

  林昊汗道:“你是因为失了身,感觉木已成舟,所以才嫁给他?”

  谢艳失笑道:“年轻人,我感觉你的思想很老套啊!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会因为偶然的一次**就轻易下嫁呢?”

  林昊道:“后面还发生了故事?”

  谢艳道:“是的!”

  林昊苦笑,这个故事太长太累人了,“你就直接告诉我,最后发生了什么,让你决定嫁给他吧!”

  谢艳道:“最后是因为我的合作伙伴把公司的钱全倦走了,弄得我万念俱灰,在他又一次出现,帮我解决了这件事后,我也没有了再继续打拼的心思,刚好他又一次离婚了,所以我就嫁给了他。”

  林昊听完之后,心里多少有点唏嘘感叹,有钱才是促成这段婚姻的根本原因。不过他还是道:“那个……何叔叔人挺不错的,你既然嫁给了他,那就好好过日子吧!”

  谢艳点头道:“他确实挺好,别人不能给我的,他都能给我。唯一比较遗憾的是……”

  林昊道:“是什么?”

  谢艳道:“他年纪大了,夫妻生活总是不尽人意。”

  林昊:“……”

  说话间,两人已经回到了何胜军住的别墅,谢艳首先下车回房去拿自己忘了的东西,林昊也跟着进去。

  谢艳看见他跟着自己进房间,疑惑的问:“你跟着我做什么?”

  林昊道:“我的东西落在洗手间里。”

  谢艳道:“哦,那你去拿吧!”

  林昊便连忙进了洗手间,然后去翻那个垃圾桶。

  何胜军之所以会身中蛛毒,最有可能的途径是性接触,而身为正房的谢艳无疑就是他的性伴侣,虽然很可能不是唯一,但欲求不满的她相当可疑。

  想要确定她是不是下毒的元凶,何胜军跟她用过的套子就是一个证据,因为只有这种接触才会中毒的话,套子是唯一可以下手的东西。

  只要在套子的内侧涂抹上蛛毒,再戴到何胜军的身上,磨蹭出现粘膜细微损伤后,想不中毒都很难。

  当林昊收集完证据出来后,谢艳已经收拾好了,两人再次回到停机坪那边,直升飞起飞。

  经过一个小时顺风顺水的行程,一行四人抵达了石坑村。

  此时正值华灯初上,天色半明半暗,事先接到林昊通知的杨慧已经在会所门前恭候,何心欣是昊心会所真正的大老板,她第一次亲临会所,杨慧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率领全体工作人员前来的。

  如此隆重的阵势,可以说是昊心会所开张营业以来的首次。

  林昊简单的作了介绍后,便引着三人往里走。

  杨慧则主动来到何心欣的身旁,向她汇报起会所现在的经营情况。

  何心欣看到自己之前耗费心血所建的会所被经营得有模有样,心里倍感安慰,最后便打断杨慧道:“杨经理,会所我已经完全转让给了林昊,他才是这里的老板,以后请一心一意的为他效力吧!”

  杨慧忙答应下来,心里却感觉自己有点命苦,工作上,自己要为林昊尽心尽力,到了床上,自己还是要为林昊尽心尽力!仿佛上辈子欠了他似的!

  不过对于这种命苦,她却是甘之如饴,甚至可以说是乐此不疲!

  何胜军,杨慧,何心欣的房间,杨慧早已经安排好了,安排三人入住之后,稍事休息再进行接风晚宴。

  趁着这个空档,林昊先让人准备给何胜军驱除蛛毒的熏蒸浴,然后去了后面的秘密办公室。

  莫妮卡一如既往尽职尽责的守候在办公室里,只是她看到林昊的时候仍然没有好脸色。

  林昊首先张嘴问道:“莫妮卡,曾帆呢?”

  莫妮卡反问道:“现在什么时间了?”

  林昊道:“天黑了!”

  莫妮卡道:“那你觉得他还会在这里吗?”

  林昊汗了下,只好掏出手机,准备打给曾帆。

  莫妮卡见状忍不住疑问道:“你找他做什么?”

  林昊道:“我有点事要让他去做!”

  莫妮卡道:“公事还是私事?”

  林昊道:“公事!”

  莫妮卡道:“公事的话,你可以跟我说!”

  林昊道:“跟你说?”

  莫妮卡道:“难不成你贵人多忘事,忘了我也是你的下属。”

  林昊苦笑,“可是你好像从来没把我当上司啊!”

  莫妮卡道:“那是你人品败坏,把我潜规则了,我才这样对你的。”

  林昊感觉头痛,这死妮子哪壶不开偏提哪壶呢,不过想起那件事情,心里确实有些愧疚,自己虽然救了她的命,可也毁了她的清白,虽然过程很爽,可是却种下了绵绵恶果。

  见林昊被自己噎得出不了声,莫妮卡心里终于好受了些,忍不住道:“到底什么事?”

  林昊犹豫一下,终于把那个用封口袋装着的套套递给她。

  莫妮卡看了一眼后,俏脸就迅速沉了下来,“黑面神,你什么意思?要我替你保管你跟别的女人用过的套套吗?”

  林昊啼笑皆非,“我刚刚已经说了,这是公事!这个套子不是我用的!”

  莫妮卡道:“也对,像你这种只顾自己快活,从来不管女人死活的人,怎么可能用这种玩意儿呢!”

  林昊:“……”

  莫妮卡拿来一个证物袋,将林昊递来的东西装进去,这才问道:“这是案犯在现场留下的物证,要我拿去化验,提取里面的生物dna吗?”

  林昊摇头,“不,我想你去确认这个套子里面有没有蜘蛛的毒液。”

  莫妮卡疑惑的道:“这是一个什么案子?”

  林昊含糊的道:“属于涉外的案子。”

  莫妮卡终于不再问了,拿起桌上的电话,准备让人来拿去送往法医化验室。

  林昊见没自己什么事了,这就准备转身离开。

  莫妮卡则捂住话筒冲他喝道:“等下!”

  林昊问道:“有事?”

  莫妮卡道:“给我叫几只大龙虾!”

  林昊:“……”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苦恼?安利一个:r/d/w/w444或热/度/网/文《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