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冲到何胜军别墅的大门前,不敢贸然的闯进去,暗中运行帝经,凝集十二分功力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靠进!

  别墅院子的正中央位置,苗娘站在那儿,而她的对面已经多了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女人。

  这个女人的打扮竟然和苗娘有点相似,不过她的脸上并不是裹着面纱,而是戴着一顶斗笠,斗笠周围有粗麻布帘垂下,不但罩住了她的脸,连脖子也一并罩住了。

  两女显然已经经过了一轮斗法,苗娘也明显受了伤,正一手捂着心口的位置,不过那个神秘女人似乎伤得更重,站在那里晃晃悠悠,随时都要倒下去的样子。

  林昊见状就想窜进去,趁机将那神秘女人放倒再说。

  只是苗娘却一下留意到了他的出现,并察觉到他的意图,冷声喝道:“别过来。”

  林昊仔细看看,不由微吃一惊,因为两人所站的位置周围已经多了一圆圈,圆圈外围青草碧绿,生机勃勃。可是圆圈之内,寸草不生,一片焦黑,显然圆圈内有剧毒。

  这,无疑也是苗娘不让林昊靠近的原因。

  一轮喘息过后,苗娘似乎终于压下了翻腾的气息,缓缓的扬起双掌,刷地一下就朝神秘女人拍去。

  神秘女人刚才还摇摇欲坠的模样,可是一见苗娘扑来,身形立即无比灵活与轻盈的退避闪躲,同时见招拆招。

  两女以快打快,瞬间就交手十几招,只是两人来来回回,始终不出那个圈子,因此林昊也没敢上前3P大战。不过也似乎用不着他了,因为苗娘已经稳操胜卷,那个神秘女人眼见就要不败倒地了。

  苗娘明显也知道鸡不可失,鸭不再来的道理,所以攻击更见凌厉,准备一股作气的拿下她。

  只是在关键一刻,那个神秘女人突然出了圈子,然后水袖一扬,一股浓浓的黑色粉末顿时弥漫在空中,其中还有一枝黑箭射向观战的林昊。

  苗娘见状,刷地一下也窜出圈子,人未至,手中的长袖已经在空中连卷,形成一股横向龙卷风,最后竟然追上了那枝黑箭,卷得它在空中爆裂开来,又变成一股浓浓的黑雾。

  黑雾弥漫中,视野也变得模糊不清了!

  护到林昊跟前的苗娘没敢妄动,只是双手不停挥舞,袖中带起狂风,像是强劲的风扇一般吹着黑雾,不让两人沾上一丝一毫。

  烟雾散尽,神秘女人已然消失不尽了。

  苗娘停下手,却被气得跺了下脚,然后又一次捂住心口,眼中露出痛苦之色。

  林昊忙凑上前去道:“苗娘,你受伤了?哪里不舒服,我给你看看!”

  这,明显是一句废话,只要不瞎都知道,苗娘是胸部受伤了。

  这样一个地方,苗娘会给他看吗?所以苗娘只是给他好一顿白眼。

  林昊却还是很关切的道:“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紧?”

  苗娘冰冷的双眸终于稍为软了一些,朝林昊轻轻摇头。

  林昊忍不住问道:“苗娘,那个女人是谁?”

  苗娘道:“就是那个下蛊的黑蛊师。”

  林昊:“她怎么会出现的?”

  苗娘道:“她应该就藏匿在庄园的附近,感知到我们灭了她的毒虫,所以来一查究竟。这原本也正合我打草惊蛇的计划,让她自动自觉来送死的。可我还是低估了她的实力!”

  林昊叹息道:“是啊,让她跑了!”

  苗娘冷哼道:“她已经中了我的蛊,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的。”

  林昊松一口气道:“那我就可以放心……”

  苗娘接口道:“准备身后事。”

  林昊:“呃?”

  苗娘道:“你可以放心准备身后事。”

  林昊:“啊?”

  苗娘道:“你已经中了她的蛊!”

  林昊吃了一惊,“这,不可能吧?你不是帮我通通都拂开了吗?”

  苗娘道:“有些人虽然活着,可他已经死了。有些人虽然死了,可他还活着。蛊也一样,你看着我好像给你拂开了,其实并没有。”

  林昊被弄得哭笑不得,可又心惊不止,赶紧运行起帝经进行检查,只是一个周天下来,他却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异样,经络通畅得一逼,根本没有任何中招的征状!

  然而就算这样,林昊也不敢大意,要知道在车上中招的时候,自己最初也没有一丁半点的感觉!

  “苗娘!”林昊叫道:“我现在该怎么办?”

  苗娘道:“通通先离开这里再说。”

  林昊这就带着她,还有别墅里的何胜军,谢艳一等通通撤出别墅。

  将要离开这栋别墅的时候,苗娘在门前洒下了一些接近透明的晶粉,然后道:“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得再进入这栋房子。”

  众人深以为然,谁也不敢反驳。

  转移到何心欣的别墅后,林昊再一次运行帝经,仍然感受不到中毒的迹象。于是不信邪的继续运功,几个周天下来,却依然风平浪静。

  搞什么鬼?难道苗娘在忽悠自己,自己根本就没有中蛊?

  事关身家性命,林昊不敢去赌,最终只能宁可信期有,而不能信其无,要不然最后怎么挂掉的都可能不知道呢!

  在苗娘进房间的时候,林昊也赶紧的尾随进去,小心又恭敬的唤道:“苗娘。”

  苗娘看了他一眼,语带调侃的问:“你很害怕?”

  林昊心说你这不是废话吗?谁中了蛊不害怕呢?但他还是违心的道:“有苗娘在,我什么都不怕。”

  苗娘乐了,笑得花枝乱颤。

  林昊一点也不想笑,可只能没骨气的陪着讪笑。

  苗娘笑容未止,却已经骂道:“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

  林昊老脸一窘,但还是硬着头皮往下撑,“我是说真的,有苗娘在,就算面对刀山火海我也无所谓惧!”

  苗娘突然叹了口气,“我终于知道小寒为什么会落到你手上了,就是败在你这张能把树上的鸟儿哄下来的嘴上!”

  林昊:“……”

  苗娘突然又莫名其妙的来一句:“把衣服脱了。”

  林昊睁大眼睛:“为什么?”

  苗娘反问道:“想解掉身上的蛊吗?”

  林昊一下就软瘫瘫了,无奈的将上衣扒下来,露出了匀称又结实的身材,同时还有那些横七竖八的伤疤!

  看到这些伤疤,苗娘不由愣了下,然后忍不住走上前,伸手轻抚着林昊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疤。

  林昊被弄得有些痒,心里也有些发毛,不怕这个老女人爱上自己,就怕她趁机又对自己做什么手脚,所以立即就想后退。

  只是身形还没移开,苗娘已经喝道:“别动。”

  林昊被弄得僵滞在那里,心里却感觉很是尴尬,虽然说苗娘长得应该算不错,她那纤纤玉手摸在身上也很舒服,可是鸡皮疙瘩还是起了一层又一层。

  半响,吃足了豆腐,占尽了便宜的苗娘才道:“我终于明白,小寒为什么会那么迷恋你了,你的那张嘴,再加这些小伤疤,确实有一些魅力!”

  林昊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

  苗娘又突然问道:“当时是不是很痛?”

  “这个,那个……当时确实痛!”林昊吱唔半天才道:“苗娘,你能不能先将手拿开?”

  苗娘白眼连翻的道:“怕我吃了你?”

  林昊摇头,违心的答道:“不,我是怕我控制不住我自己,苗娘你长得那么漂亮,我害怕。”

  苗娘又乐了,笑得花枝乱颤:“小子,虽然我明知你在讨我开心,我还是很喜欢听。”

  林昊:“……”

  苗娘最终幽幽的叹口气道:“把衣服穿上吧,记住,以后除了我们家小寒之外,不要随便让别人看你的伤疤,否则我会很不高兴,一旦我不高兴了,就会做出很多失去理智的事情,比如……。”

  林昊寒了下,什么都不敢再说了。

  也许是林昊摆出的小受姿态终于符合苗娘的口味,所以她最终将一样东西交给他,“去,趁现在还来得及,拿着它洗个澡!”

  林昊接过来后,疑惑的问:“苗娘,这个怎么看起来像一块肥皂啊?”

  苗娘道:“你没看错,这就是一块肥皂!”

  林昊:“这……”

  苗娘道:“我亲手制作的肥皂!”

  林昊顿时恍然,他以前也做过巧克力,但不是真正的巧克力,而是看起来很像巧克力的药饼,“我明白了。我马上就去洗。”

  之后,林昊便进了浴室,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仔仔细细的洗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感觉可以了,这才结束这次有史以为时间最长的澡,然后去找苗娘。

  苗娘在她的房间里,半躺半卧于一张贵妃椅上。

  林昊推门进去的时候,发现她是闭着眼睛的,以为她睡着了,没敢打扰她,准备悄悄的退出。

  只是门还没关上,苗娘已经道:“进来。”

  林昊只好走进去,“苗娘。”

  苗娘问道:“洗完澡了?”

  林昊:“嗯!”

  苗娘道:“再把衣服脱了我看看。”

  林昊:“……”

  人在毒蛊下,不得不低头,林昊只好又一次宽衣解带。

  苗娘看过他的肤色后,终于点头道:“总算解除了。”

  林昊闻言也大松一口气。

  只是在他打算离开的时候,苗娘却又道:“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奥省?”

  林昊道:“何胜军夫妇的事情摆平后,我就会离开的。这个地方没亲没戚没朋友,没什么好呆的。”

  苗娘道:“我觉得你最好是现在马上离开。”

  林昊道:“这……”

  苗娘眼中浮起凝重之色,“来的时候,我以为这只是个青铜,可没想到竟然是个王者。”

  林昊愕然的道:“你也王者农药?”

  苗娘平淡的道:“曾经,现在已经戒了!”

  林昊:“……”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