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妮彻底清醒过来来的时候,发现夜已经深了!

  从身下传来的轻轻晃漾感让她知道自己还在游艇上,可是当她看清楚自己的身体是一丝不挂的,身旁又躺着同样不着寸缕的张俊之后,她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然后一颗心就彻底凉了!

  凉凉三生三世恍然如梦,须臾的年风干泪痕,若是回忆不能再相认,就让情分落九尘……

  张俊感觉到了身旁的动静,这就伸手搂抱住她道:“宝贝,你醒了!”

  罗妮一巴掌拍了过去,怒不可遏的骂道:“畜牲,你这个畜牲!你怎么可以这样?”

  张俊摸了摸自己被打的脸,不以为然的道:“事已至此,你就接受现实吧!”

  罗妮浑身不顾赤身**,更不管身上的伤痛,扑上去就对他一顿厮打,同时骂咧不止的道:“畜牲,畜牲,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知不知道我到底是谁?”

  张俊的身上很快被抓出了几道血痕,刺激让他恼怒成羞,猛地一翻身就将罗妮压在下面,怒声喝道:“这算得了什么?三年前我去码头接你,将你安排住进山民庙的时候,并按照你的要求把那些年轻女孩一个接一个送到你跟前的时候,你就该知道我是什么人!”

  罗妮眼眶发红的道:“你——”

  张公道:“对,我是畜牲,可你呢?你杀了那么多人来换取你的年轻美貌,你又算什么?罗妮,狐狸不要指责猫,我跟不过是半斤八两罢了!”

  罗妮感觉到他一边说还一边去扳开她的腿,显然是想那啥,连忙道:“不,不要,不要!我们绝不能这样的。”

  张俊的声音突然又温柔下来,情深款款的道:“反正已经这样了,多一次少一次又会怎样呢?来,乖乖的,我会让你很爽的!”

  罗妮怒骂:“爽你麻痹!”

  张俊:“……”

  罗妮骂完之后眼泪就下来了,“畜牲,我是你母亲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张俊完全愣住了,眦目欲裂的道:“卧槽,你说什么?”

  罗妮泪流不止的道:“我大闹何胜军的婚礼之后,谁都以为我死了,又或是离开奥省了,事实上我确实差一点就死了,因为我一出门就去投海自尽了,是你父亲救起了我,然后被迫成为了他的秘密情人。”

  张俊此时已经什么邪念都没有了,反倒像是感觉吃了只苍蝇般恶心,翻身滚到一旁。

  罗妮则继续道:“之后我就跟了他足足一年之久,也就是那一年,我生下了你!这件事虽然谁都不知道,但绝对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张俊,你是我的亲生骨肉啊!我们怎么可以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会被天打雷劈的!呜呜!”

  张俊原来的时候一直很纳闷,为什么这个女人看着自己的时候,眼神总是那么特别,现在才明白,原来那不是暧昧,是慈爱。

  同时,他也终于明白了,她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容易,为什么说任何要求都答应自己,只有这一件事不行,原来他跟她是亲生母子!

  一时间,他感觉这件事情狗血得不能再狗血,简直狗血的无以复加,老天爷真的不是一般的会玩!

  如果换了一般人,这个时候恐怕就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神经错乱的疯狂大喊大叫,甚至寻死觅活,然而张俊完全没有,反倒是骂骂咧咧的道:“麻辣隔壁的,真的好险,幸亏老子玩得有够高明,要不然就真的要遭天打雷劈了!”

  罗妮听见他到了此时还在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忍不住又骂,“混账,你到这个时候还不知反省吗?”

  张俊反骂道:“混账个屁啊,我还没上你呢!”

  罗妮愣住了,疑惑的道:“什么?”

  张俊没好气的骂道:“你那么大个人,有没有发生什么,你自己不清楚的吗?你是死人啊?”

  罗妮被弄得不知所以,她早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不是处了,而且上游艇之前就一身伤痛,身体都麻木了,自然也无从分辨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

  或许眼前的人就是至亲的关系,张俊觉得没有必要隐瞒,毫不避讳的直言道:“我喜欢女人,我也喜欢玩女人,可是我从来不喜欢霸王硬上弓!”

  罗妮张嘴,最终欲言又止,子不教,父之过,女不淑,母之错,张俊之所以会变成今天这幅模样,不管是张定坤,还是她都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张俊则不管她,继续自说自话的道:“我泡妞的套路很简单,首先是用钱财收买,收买不了就用虚情假意,虚情假意不行再下药,但下药后我是不会上的,因为我觉得那样一点意思都没有!我会耐心的等女人醒来后,让她觉得木已成舟,让她接受事实,让她心甘情愿的跟我发生关系,那样才是我的套路!”

  罗妮虽然杀人无数,可也听懵了,这个套路也太深了,她真的想回苗疆农村了!

  张俊见她不语,以为她不相信自己的话,这就将床前还在拍摄的**拿过来,“不信的话,你自己看!”

  罗妮赶紧用被单裹了身子,将**接过来查看,里面拍摄到的内容果然就如张俊所说的那样,将她迷昏之后,他只是将她的衣服脱了,而且把床单被褥弄得极乱,让现场看起来真的发生了n场恶战似的,接着就躺在旁边玩起手机,一直到她醒来为止。

  这样的玩法,无疑是奇葩的,一般人绝对玩不来,可张俊偏偏就是这种套路!

  不过也该庆幸他这么会玩,要不然身为母子的两人真的发生了什么,那真的有药也没得救了!

  看完了录像之后,罗妮长出一口气,目光柔和又怯懦的看向自己的儿子。

  张俊则是没好气的道:“还看个屁啊,赶紧穿衣服啊!”

  罗妮这才醒觉自己是赤身**的,赶紧慌慌张张的拿衣服穿起来。

  张俊也开始穿衣服,只是一边穿还一边叹气。

  罗妮好容易将衣服穿好后,忙道:“张……阿俊,你把船开回去吧,你要什么样的女人,你告诉我,我去给你找。”

  张俊摇头,“用不着,你以为我没有女人吗?愿意倒贴我的女人随便一抓都一大把,要不然我能送那么多女人去你那儿?”

  罗妮道:“那你……”

  张俊长吁短叹的道:“我只是感叹老天爷爱跟我开玩笑,好不容易才看上一个自己真正想要的女人,可这个女人竟然是我妈!你说好笑不好笑?”

  罗妮:“……”

  张俊自嘲连连的道:“这种事情,一般都只有影视剧里才会出现,没想到竟然发生在我身上!狗血,实在是狗血,不过还算好,我的追求够高,不然这会儿就不是跟你在这儿笑,而是在这里哭,然后想着怎么个死法才比较痛快了。”

  罗妮也是感觉哭笑不得,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只要我们没发生什么,那就什么都好说!”

  张俊仍然抱着一丝希望的问道:“你真的是我妈?”

  罗妮苦笑道:“这种事情,我有必要拿来骗你吗?”

  张俊道:“谁知道呢?万一你是为了不被我那啥,故意蒙我呢?”

  罗妮摇头道:“我没有骗你,你的大腿内侧,靠近那里的地方,有一个蝴蝶型的胎记。”

  张俊闻言终于彻底死心了,他的那个地方确实有一个胎记,也确实是蝴蝶型的,但不大,只有一个硬币大小,被完全摭挡着,就算他脱光也看不到的,只有从小给他端屎兜屁洗屁股的人才会清楚。

  罗妮见他唉声叹气不绝,这就凑过来,弱弱的道:“阿俊,对不起!”

  张俊摇头道:“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

  罗妮眼眶发红的道:“我有,身为母亲,我应该陪着你长大的,可是当时你父亲一定要让我离开,我自己也想要报仇雪恨,所以就回苗疆去了,只是在学蛊术的那些日日夜夜,我却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你。”

  张俊被弄得心里酸酸的,摆手道:“现在还说这些干嘛?我都长这么大了。”

  罗妮只好住了嘴,可还是忍不住掉眼泪。

  张俊看了竟然有些于心不忍,“你……有什么打算?”

  罗妮想了想道:“先找个地方把伤养好,然后再找机会将那个大陆仔和白蛊师杀掉!”

  张俊摇头道:“我说了,他们已经在牢里,用不着你操心了!”

  罗妮眼中浮起恶毒之色,“那等过两天,我就施术,将何洪叶与何胜军弄死。然后你就上门逼婚,将何心欣娶过门,拿到她所继承的牌照!”

  “这个事已经等了这么久,也不急于这一时半刻。”张俊说着,看见她的肌肤已经开始失去泽,脸色也不再那么光润,隐隐有着皱纹出现的征象,不由问道:“你又开始变老了?”

  罗妮看了看自己手脚与肌肤,无奈的点点头!

  张俊疑的道:“一直都想问你这是怎么做到的,可是以前又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敢问。现在可以告诉我吗?”

  罗妮道:“我修的是黑蛊师,练的蛊术都是比较邪门的,而且施术的时候都耗费大量的精血。其中有一种蛊术叫做阴蛊,以自己的身体为本蛊,以她人的精血为补充,达到以阴补阴的目的,不但可以继续施蛊,还可以使伤势迅速痊愈,甚至能够青春永驻!”

  张俊道:“怎么听起来像电影里的吸血鬼一样。”

  罗妮道:“差不多,但原理更复杂些!”

  张俊想了想道:“那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罗妮道:“去哪儿?”

  张俊道:“去一个正在跟我合作的朋友那儿,他有很多年轻貌美的女仆!”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