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林昊已经马不停蹄,争分夺秒的争取时间,可是当他赶到圣玛丽医院的时候还是晚了,而且晚得不能再晚。

  罗妮躺过的病床早就空了,里面一丝一毫的余温都没有,显然早就已经走了。

  这个事真要算责任的话,无疑是属于奥省警方的,因为他们不够尽职才会让罗妮有机可趁,而她逃跑之后,负责看守的女警虽然及时作了汇报,可是她的上级却并没有将消息反馈给mss!

  不过再细想一下,林昊又觉得这也不能怪奥省警方,跨部门协作办案原本就有许多弊端,情报不能及时互通就是其一。

  另外,罗妮是一个黑蛊师,手段残酷又邪恶,绝非一般警察能对付得了的,真要对上她的话,恐怕会让不少的警察白白送上性命。

  只是让她给跑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当莫妮卡向林昊提出这个疑问的时候,林昊想到了苗娘,然后想到她那条比猎犬更灵的金蚕,这就道:“放心吧,她逃得了和尚也逃不了庙的。”

  莫妮卡道:“你有找到她的办法?”

  林昊道:“我没有,但别人有。”

  莫妮卡道:“谁?”

  林昊道:“苗娘!”

  莫妮卡道:“她现在在哪儿?”

  林昊道:“我也想知道!”

  莫妮卡:“……”

  林昊驾车将莫妮卡送回了永豪皇宫酒店,然后将那辆保时捷918的钥匙塞到她的手里,“你自己上去休息,保持手机畅通,等待我随时召唤。”

  莫妮卡道:“你去哪儿?”

  林昊道:“我要去找苗娘,现在只有她才能找到罗妮!找到了罗妮,才能打开我们任务的突破口。”

  莫妮卡看了看自己腕上的手表,发现已经是凌晨一点多,疑惑的问:“你不用睡觉的吗?”

  林昊道:“你这是在邀请我吗?”

  莫妮卡道:“邀请你什么?”

  林昊指了指上面的酒店道:“上去跟你一起睡啊!”

  莫妮卡冷冷的看他一眼,这种人你就不能搭理他,给三分颜色就想开染房,所以什么都懒得再说,直接就上酒店去了。

  林昊则有点想给自己掌嘴,两人的关系好不容易才缓和了那么一丁点,虽然说不上有说有笑,但最少能够交流了,可是自己荤素不忌的一张嘴竟然又把事情给搞砸了。

  祸从口出,林昊终于深刻理解这句话了,苦笑着摇摇头,发动车子驶向何家庄园。

  苗娘莫名其妙的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他想碰碰运气看看她是不是回何家去了,如果没回去,他也该睡觉了,莫妮卡不肯跟她睡,何心欣肯定是愿意的。

  何家庄园的门禁依然森严,但谁都已经知道林昊即将是何家的未来女婿,所以看清楚车内坐的是他后,赶紧的赔笑打招呼,同时打开大门让他长驱直入。

  车子驶到何心欣的别墅,女佣来应门,林昊进去后第一时间问苗娘有没有回来,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林昊大喜过望,不过他并没有立即就去找苗娘,而是先去看何心欣。

  进了房间后,发现何心欣拥被而眠,睡得正是香甜,于是就没有吵她,悄悄的退出。

  来到苗娘的房间后,他立即就要伸手敲门,可是看看时间他又有点犹豫,以她神鬼难测的性格,三更半夜的被吵醒,会不会打断自己三条腿呢?

  数次扬起手,可始终都敲不下去,这个女人太可怕了,弄得他心里都有阴影呢!

  要不还是算了,等明天再说吧!林昊这样想着就要打退堂鼓,准备去搂着何心欣好好睡一觉!

  谁曾想他还没转身,房门却突然开了。

  一身黑裙的苗娘如幽灵一般,悄然无声出现在眼前,仅露的一双眼睛阴沉沉的盯着他。

  卧槽!林昊被吓得往后连退了两步,半天才终于定下心神叫道:“苗娘!”

  苗娘的声音没有感情的道:“你想干什么?”

  林昊吱唔着道:“没,没想干什么,就是想看看你睡了没有,没睡的话就聊几句。”

  苗娘冷冷看他一眼,“最讨厌你这种虚头巴脑的样子,有事直接说事。”

  林昊被弄得脸色发讪,这就直言道:“我去了罗妮落脚的医院,却发现她已经跑了,现在要怎样才能找到她?”

  苗娘淡淡道:“今晚我离开的时候,就是去找她。”

  林昊忙问道:“那她现在在哪儿?”

  苗娘道:“不知道。”

  林昊疑惑的道:“不知道?阿金的嗅觉不是很灵敏吗?”

  苗娘摇头道:“如果她还在陆地上,阿金是绝对能找到她的。”

  林昊愕然道:“难道她现在……上天了?”

  苗娘道:“她出海了!”

  林昊打破砂锅问到底,“出海去了哪里?”

  苗娘道:“我怎么知道?阿金追到太平码头,她的气息就消失了。海水的咸腥味太重,完全淹盖了她的气息,阿金也没办法分辨她的去向。”

  林昊道:“那现在要怎样才能找到她?”

  苗娘摇头道:“没有办法,只能等她自己回来。”

  林昊道:“她要是不回来了呢?”

  苗娘道:“那就想办法让她回来。”

  林昊道:“什么办法?”

  苗娘道:“我怎么知道,你没脑子吗?自己不会想啊!”

  林昊:“……”

  没等林昊再说什么,苗娘已经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林昊无奈,只好去洗了个澡,然后上了床搂住柔美娇艳的何心欣。

  折腾了一整天,他确实有点累了,虽然有心想跟何心欣深入交流一下,恢复恢复元气,可是她已经睡熟了,便没有再吵她!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睡得正迷迷糊糊的林昊感觉鼻子有点发痒,这就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痒意消失了。

  只是没过多久,痒意又来了!如是三番,林昊就被弄醒了,张开眼睛瞄了眼,发现竟然是何心欣正用她的一缕秀发俏皮的撩拨自己。

  他就一翻身,将她的娇躯压在身下,一边上下其手,一边道:“好你的调皮鬼,竟然吵我睡觉,看我怎么惩罚你。”

  何心欣被弄得痒痒的,禁不住花枝乱颤的笑了起来,“呵呵,不敢了,不敢了!”

  林昊则仍不放过她,反倒继续深入敌营,准备引发一场战斗。

  何心欣一发现他摸的地方不对,动作也不对,顿时就感觉不妙,连忙求饶道:“好人,不要来了好不好,时间不早了呢?”

  林昊扭头看看,发现时间确实不早,已经日上三杆了,犹豫一下终于放开她,翻身躺到旁边。

  何心欣则凑过来,揽着他道:“你昨天去哪了呢?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快天亮的时想醒来才发现你抱着我!”

  林昊轻刮一下她的俏鼻,“睡得这么沉,小心被我卖了都不知道。”

  何心欣委屈的道:“你舍得卖的话,那就让你卖掉咯。”

  林昊被逗乐了,在她脸上吻了一下。

  何心欣也跟着笑起来,然后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昨天去哪了呀?我等你好久都没见你回来,等得困了,就自己先睡了。”

  林昊道:“昨天发生了不少的事情,说起来真的一匹布那么长。”

  何心欣翻个身,趴在他的胸膛上道:“反正离午饭还有一点点时间,你跟我说说呗!”

  林昊便选择性的将可以说的跟她说了起来。

  何心欣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听众,一直安静的倾听着,只是当他讲到罗妮的时候,她便忍不住道:“这个罗妮的事情,我是有所听闻的,可是我不太明白,张家为什么会掺杂其中。怎么会有他们的事呢?”

  林昊道:“我也一样不明白。可是照目前的证据来看,似乎是张家一直在供养与藏匿着她。”

  何心欣愣了一下,“你的意思是说,张家利用她对我爸和谢艳下毒手?”

  林昊很不负责任的道:“这可是你说的,我可没说!”

  何心欣蹙起秀眉道:“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算得逞了,对他们张家又有什么好处呢?难道说因为你的出现,导致张家对我们何家不满,所以利用她来打击报复我们!”

  林昊摇头道:“不,这个顺序是错误的,罗妮对你爸他们下毒手在先,我的出现在后。”

  何心欣看起来优雅,甚至很多时候都显得柔弱,可是对豪门之间的恩怨斗争却极其敏感,想了想道:“该不会是因为那张博彩牌照吧!”

  林昊神情一动,忙问道:“这话怎么说?”

  何心欣道:“之前的时候,我曾跟你说过,如果我爸有什么不测的话,我会继承他手中的博彩牌照,如果我嫁给张家的话,这张牌照自然也带过去。”

  一语惊醒梦中人,林昊瞬间就完全明白了,张家之所以有底气跟三禾财团合作经营赌船,就是因为何心欣将要继承的这张牌照!

  一时间,他感觉无比的愤怒,因为这不但是一切大阴谋,也表示他们已经吃定了何心欣。

  当然,林昊能想到的事情,何心欣也同时想到了,脸色瞬间就变得白了起来,“如果他们要将这个阴谋进行到底的话,不但不会退婚,而且会继续对我爸下手的!”

  林昊道:“不错!他们不但会对你爸下手,也会对我下手!”

  何心欣道:“对你?”

  林昊道:“因为我的出现,已经阻碍了他们的计划。”

  何心欣脸色更白的道:“那你现在的情况不是很危险?”

  林昊摇头,“不,更危险的是他们。”

  何心欣道:“呃?”

  林昊沉声道:“我不是展板上的肉,绝不会任人宰割的,别人欺我一尺,我必定要还他一丈。”

  何心欣看着他眼中隐隐涌起的戾气,暗里心惊肉跳,“林昊,你要做什么?”

  林昊淡淡的道:“我还没想到做什么,但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的。”

  何心欣道:“这……”

  林昊从床上起来道:“心欣,你去找你爸和你爷爷吧,让他们小心防范,身边多留人,出入多留心,不对,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最好就不要出去溜达!”

  何心欣道:“那你去哪儿?”

  林昊道:“我出去溜达一下!”

  何心欣:“……”

  真人小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或等你来撩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