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从门外进来的是一辆餐车,然后才是穿着女仆装的苗娘!

  苗娘进来后,看见躺在沙发上的女服务员,疑惑的质问林昊,“你对她做了什么?”

  林昊冤枉的道:“我能对她做什么?看她在地上躺着,怕她着凉,所以把她从里面弄出来放这儿躺着!”

  苗娘仍然质问道:“你有那么善良?”

  林昊汗得不行,自己虽然不敢自称好人,但绝对要比苗娘善良。

  苗娘掀开了女服务身上盖的毛巾被,仔细的看了又看,没看出什么异样,可仍然问道:“你真没对她做什么?”

  林昊反问道:“你觉得我是没见过女人的男人吗?”

  苗娘冷淡的道:“这可不好说,男人都是贪新鲜的,家花再香也觉得不如野花香,谁知道你会不会突然想换换口味呢?”

  林昊哭笑不得,懒得再解释了。

  苗娘也不再说话,只是将女服务员往洗手间拖去。

  是的,就是用拖,并不是扶或抱!

  林昊不知道这个女服员到底得罪了哪路神仙,要被苗娘如此折腾,可是真的有点看不过去了,赶紧的上前帮忙。

  谁知道苗娘却道:“这个用不着你,你去把那个弄进洗手间。”

  林昊不解的问道:“哪个!?”

  苗娘没有回答,只是看向那辆餐车。

  林昊疑惑的凑到餐车前,看了一眼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当他打开下面一层的柜子时,一个人却从里面滚了出来。

  餐车里突然滚出了个人,林昊被吓了一跳,定睛看看更是吓得不轻,因为这人竟然是张家的张嘉萌!

  张嘉萌滚出来后,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林昊刚开始以为她已经挂了,忙凑上前探探她的鼻息脉博,发现她还活着,这才稍稍放下心了。

  不用问,张嘉萌肯定是被苗娘通过什么妖术迷昏了,然后装进餐车带到酒店来的。

  尽管搞不明白苗娘为什么要这样做,可这个事的性质无疑属于绑架!

  正在他纳闷间,苗娘却喝问道:“你还呆着干嘛?耳朵聋了吗?我让你把她弄进洗手间!”

  林昊苦笑道:“苗娘,你把她弄来干嘛啊?”

  苗娘没有罩面纱的的脸上浮起诡异的笑容,语出惊人的道:“当然是让你上她!”

  林昊惊愕的道:“什么?”

  苗娘喝道:“少咯嗦,赶紧!”

  林昊不想成为强X犯,更不想跟苗娘同流合污,所以立即摇头道:“我不干!”

  苗娘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你真的不干?”

  林昊道:“说不干就不干!”

  苗娘的神色突然又缓和了下来,“刚开我回来的时候,你知道我看到什么吗?”

  林昊道:“看到了什么?”

  苗娘道:“我看到酒店的二楼正在举办一个粤剧会,有超过四十名中老年妇女参加!”

  林昊不解的道:“然后呢?”

  苗娘道:“然后你相不相信我可以把她们全弄到这个房间来,一个接一个一遍接一遍的跟你深入交流!”

  卧槽!林昊狂汗不止,可是完全不敢把她的话当作开玩笑,因为以这个女人乖僻的性格,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慑于苗娘的淫威,林昊最后还是将张嘉萌弄进了房间。

  这个时候,洗手间里就有两个……不,应该是三个女人,两个躺在地上,一个站在那里。

  站在那里的苗娘冲林昊喝道:“出去!”

  林昊原以为苗娘会逼迫自己将张嘉萌就地正法的,听见她这样说,如蒙大赦,赶紧的走了出去。

  苗娘在里面呆了好几分钟后,终于走了出来,身上已经换回了她原来的衣着,面纱也再次蒙上了,手里竟然仍然拖着那个女服务员,不过女服务员已经穿回那身女仆装了。

  苗娘将她拉到餐桌前,从身上掏出一瓶凤油精似的东西,放到她的鼻间嗅了嗅。

  几秒钟之后,女服务就清醒了过来,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道:“我,我这是怎么了?”

  苗娘冷声道:“谁知道你怎么了?好好的突然就晕倒了,身体虚弱就不要上班,免得跟这儿出洋相!”

  林昊汗得不行,这不摆明了恶人先告状吗?到了这个时候,他终于知道冷月寒的性格为什么会那么古怪了,全都是这个见鬼的奶妈给带的节奏。

  女服员却忙道:“先生,小姐,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我身体一向都很健康的,拜托你们不要投诉我,否则我这份工作就没了。”

  苗娘有些不耐烦的道:“赶紧把东西收了,给我滚出去。”

  女服员立即手忙脚乱的收拾起桌上碗筷,通通装进餐车后,又再三道歉,这才赶紧的推着餐车离开。

  打发走了女服务员,苗娘左右看了看,然后冲林昊喝问道:“谢艳呢?”

  林昊道:“呃?”

  “呃什么呃?”苗娘没好气的道:“我不是让你叫人把她带过来吗?”

  林昊道:“苗娘,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苗娘道:“马上你就知道了!快,让人把谢艳带过来。”

  林昊道:“真的要这样吗?”

  苗娘道:“必须得这样!”

  林昊无奈,只好打电话给何心欣,让她派人护送谢艳来永豪皇宫酒店。

  约摸半个小时左右,谢艳被熊将送到了房间。

  苗娘喝令熊将在门外守着,任何人不得进入房间,然后就将谢艳拽了进去。

  处于清醒状态的谢艳也同样一头雾水,“苗大师,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苗娘道:“好事!”

  谢艳道:“什么好事?”

  苗娘伸手在她的面前挥了挥,妖术再施,谢艳只感觉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两眼一闭便人事不醒的倒在地上。

  林昊看得目瞪口呆,可回过神来后也懒得问了,因为苗娘不会回答的。

  苗娘弄倒了谢艳后,这就指着她道:“把她也弄进洗手间去。”

  林昊虽然莫名其妙,但为了不跟那班中老年妇女发生什么超友谊关系,他还是赶紧将谢艳抱进了洗手间。

  苗娘紧随其后而入,接着就指着洗手间内的大浴缸道:“你把张嘉萌和谢艳的衣服全脱了,放进里面去。”

  林昊道:“这,这……”

  苗娘怒道:“这什么这,没脱过女人衣服吗?”

  林昊道:“脱是脱过,可是……”

  苗娘道:“时间有限,给我速度点!”

  林昊很是恼火,你想快就自己来啊,叫我干嘛?

  苗娘则警告道:“林昊,你要是再跟我磨蹭,我一定会让你尝试下那些老妇女的味道!”

  林昊心中一阵恶寒,什么都不敢再说了,赶紧的扒谢艳的衣服,跟着又去扒张嘉萌的。

  曾经,我也想做一个好人!是苗娘,毁了我的梦想!

  林昊的心中充满悲愤,但他又不得不承认,张嘉萌的身材不错!

  只是将两女的衣服脱了之后,苗娘却仍不满意,指着她们身上的内衣裤道:“你的耳朵是不是真的有毛病,我说的是全脱,全脱的意思你都不懂吗?”

  林昊汗得不能再汗,心里直叫苦的道,你个老屁股到底要干嘛啊?难道真的要我对她们那啥吗?

  只是最终,他还是又一次屈服了,将两女彻底脱光,放进了浴缸。

  值得庆幸的是,苗娘并没有也要求林昊脱光进去,而是将他晾在一旁,自己走到浴缸旁边,给两女摆了个对夹的姿势!

  林昊仍然一头雾水,这到底在搞什么飞机呢?

  苗娘从身上掏出一瓶类似按摩精油的东西,涂抹在谢艳的腹部,确切的说是小腹,然后就缓缓揉按起来。

  林昊完全不懂苗娘在做什么,但又觉得她肯定是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所以一直在旁边眼合格也不敢眨的盯着。

  这样的按摩,足足持续了半个小时,接着苗娘就停了手,又以掏出另一瓶不知名的液体,倒到了张嘉萌的肚脐上。

  最后的最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林昊明显的看到,谢艳的小腹原本是没有任何动静的,可是在苗娘倒了液体在张嘉萌的身上后,谢艳的小腹开始不停的隆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翻滚似的。

  蛊虫,是那条蛊虫!

  隔着肚皮,林昊虽然什么也看不见,但他可以确定,是她体内的蛊虫在动。

  这样的动静持续了三分钟左右,隆动消失了,可是张嘉萌的小腹却开始隆动了起来。

  苗娘见状,立即冲林昊喝道:“快,把谢艳拖出来。”

  林昊虽然不明就里,但还是手脚麻利的将谢艳一下拽到了浴缸外,然后查看她的生命体征,发现她并无异样。可是扭头看向仍在浴缸里的张嘉萌,则发现她的脸上浮起痛苦之色。

  林昊再也忍不住了,疑问道:“苗娘,你到底在做什么?”

  苗娘淡淡的道:“我进行了置换!”

  林昊道:“什么置换?”

  苗娘道:“简单的来说,就是将谢艳体内的蛊虫用瞒天过海的方式引渡到张嘉萌的身上。”

  林昊睁大眼睛,“这样也可以?”

  苗娘道:“不是这样也可以,是仅仅只有这种办法。想要杀死蛊虫又保全谢艳的性命,那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将它引出来。可是轻易是没有办法将它引出来的,只有用更年轻更有营养的身体才能吸引它。张嘉萌无疑是合适的人选!”

  林昊终于明白了,然后却有些不安的道:“那这个张嘉萌会怎样?”

  苗娘道:“谢艳会怎样,她就会怎样!”

  林昊想起谢艳蛊虫发作的恐怖模样,心头一寒,苦笑连连的道:“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

  苗娘道:“一,让谢艳解脱出来,消除何家的一个致命威胁!二,这个方法,一定能将罗妮引回来。”

  林昊道:“第一个能懂,第二个不懂!”

  苗娘道:“你不需要懂,只需要将她们的衣服穿回去,然后再给我叫餐就可以了。”

  林昊疑惑的道:“你又饿了?”

  苗娘白了他一眼,什么都不说,只是走到一旁去洗手。

  林昊只好给两女穿衣服,然后将两女双双抱出去,接着便叫餐到房间。

  这次,仍然是一个女仆装的服务员推着餐车进来,不过明显不是之前那个了。

  在女服务员摆好食物餐具的时候,苗娘又冲她招了招手。

  一看见她的动作,林昊便知道,悲剧又来了。

  果然,女服务员凑上前询问的时候,苗娘又在她的面前挥了挥手,然后这名女服务员又倒下了!

  苗娘将她再次拖进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上了女仆装。

  林昊也不用她吩咐,这就将张嘉萌塞进了餐车下面的柜子!

  苗娘推着餐车走了,也不知道是带去外面扔掉,还是送回张家……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