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娘走了之后没多久,辛晓雅竟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林昊见了很是惊喜的道:“小姐姐,你没事了?”

  辛晓雅没理他,甚至没看他一眼,径直往洗手间走去,显然还在生他的气。只是刚进去洗手间,她就惊叫起来。

  林昊赶紧的飞扑进去,“小姐姐,你怎么了?”

  辛晓雅指着躺在地上的年轻女人道:“她是谁?”

  林昊道:“是酒店送餐的女服务员!”

  “这是怎么回事?”辛晓雅发现年轻女人还是半裸的样子,身上仅仅只剩下三点式的内衣,而且还是昏迷不醒的状态,忙不迭的“你对她做了什么?”

  林昊摇头道:“我没对她做什么!”

  辛晓雅道:“她的衣服是谁脱的?”

  林昊忙摆手道:“不是我脱的!”

  辛晓雅又问道:“她又是谁弄昏迷?”

  林昊又摆手道:“也不是我弄昏迷的。”

  辛晓雅道:“那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林昊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道:“小姐姐,你先上厕所吧!”

  辛晓雅气愤的道:“我上什么厕所,你觉得我现在还有心情上厕所吗?”

  林昊被弄得有些愕然,上厕所要看心情的吗?不过最后只能将地上的女服务员抱起来走出去。

  辛晓雅也赶紧跟着走了出去,结果却发现外面的客厅上还躺着一个女人,仔细看看女人的面容,竟然是何胜军的妻子谢艳,而且也是昏迷不醒的状态!顿时疑惑万千的道:“她怎么会在这里?你到底对她们做了什么?你口味不是很挑的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饥不择食了?”

  林昊苦笑,知道瞒也瞒不过了,只好把罗妮对谢艳下蛊,张家又暗中伺养着罗妮的事情通通跟她说了一遍。

  辛晓雅听完有些急的道:“你这样乱搞,等于是跟张家彻底反目成仇,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林昊道:“小姐姐,你把一切都设想得太美好了。我跟张家是注定了不能和睦相处的,别的不说,就冲我跟何心欣的关系,那就跟他们永远也不能成为朋友。更何况他们还跟罗妮有关系,又跟倭国人勾结。”

  辛晓雅无奈的叹气道:“你总是招惹那么多是非干什么,你就不能低调一点做人吗?”

  林昊伸手理了理自己没有发型的头发道:“像我这种天生丽质难自弃的拉风男人,想低调都低调不起来的。我不去招惹别人,麻烦也会自动找上我的!”

  辛晓雅白他一眼,“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耍贫嘴?”

  林昊龇牙咧嘴的笑了笑,没再接话。

  辛晓雅终于坐了下来,平伏了一下心绪后道:“林昊,你说吧!”

  林昊道:“说什么?”

  辛晓雅道:“把我不知道的事情,通通都告诉我!”

  林昊道:“为什么?”

  辛晓雅道:“因为我想知道。”

  林昊疑惑的道:“真的只是你想知道?”

  辛晓雅道:“当然!”

  林昊突然凑了上来,直逼向她。

  辛晓雅不防他有些举动,赶忙的往后躲闪,可是林昊却如影随形,弄得她最后倒卧在了沙发上。

  林昊虚压在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发现她并不敢正视自己,缓缓的摇头道:“不对,这不是真正的理由!”

  辛晓雅被他弄得心慌意乱,伸手要把他推开,可是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她却完全推不动他,只能叫道:“你走开。”

  林昊目光定定的看着她,眼神有种说不出的阴邪,“小姐姐,今天你要是不跟我说实话,我恐怕就要做一件我自己并不是那么愿意,可是又必须做的事情!”

  辛晓雅感觉到他的眼神带着满满的侵略性,心头更慌了,“你,你要做什么?”

  林昊缓缓的道:“你不是一直希望别的女人能给林家开枝散业,传宗接代吗?既然你那么紧张,何不你自己来呢!”

  辛晓雅道:“啊!?”

  林昊指着她的腹部道:“小姐姐,我看你就很好生养的样子,择日不如撞日,就你来吧!”

  辛晓雅被吓到了,“你,你敢?”

  林昊仍然阴沉无比的道:“你应该知道的,把我逼急了,没有什么事是我不敢的!”

  辛晓雅道:“林昊,你不能这样。”

  林昊没再说话,而是直接压住了她,手也从她的裙摆下伸了进去。

  辛晓雅这才终于知道他不是在恐吓自己,而是来真的,当即就被吓怂了,又羞又急又气的道:“姓林的,你良心被狗吃了,我对你这么好,你却这样对我?”

  林昊双眼通红的道:“我也一样对你好。可你一直都吊着我,让我不上不下,我受不了了,这是都是你逼的,你逼的!”

  辛晓雅感觉到他的手已经要直逼腹地了,再也扛不住了,急声骂道:“混蛋,我是你姐!”

  林昊想也不想的摇头道:“假的。”

  辛晓雅道:“不,是真的,我真的是你姐!”

  林昊冷笑不绝的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鬼话?”

  辛晓雅眼眶又一次红了,“我真的是你姐!”

  林昊愣了愣,疑问道:“我们有血缘关系?”

  辛晓雅道:“那倒没有!”

  林昊笑得很是冷酷,用自己的腿撑开了她一双修长的腿,“既然没有,那有什么关系!”

  辛晓雅又气又急,高声叫道:“混蛋,你到底要不要知道自己的身世了?”

  林昊终于停下来,“你说!”

  辛晓雅道:“你先给我起来。”

  林昊道:“不,你就这样说!”

  辛晓雅道:“你不放开我,我不说!”

  林昊冷声道:“爱说不说,不说拉倒!”

  辛晓雅发现他把手伸到自己的裙摆中要扯内内了,急得不行,“林昊,你敢更混蛋一点吗?”

  林昊拽紧了她的裤沿,发出最后的警告:“我敢的!”

  辛晓雅欲哭无泪,再也扛不住了,失声叫道:“你跟我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可是你跟爸爸却是有的。”

  林昊愣住了,随后十分艰难的问道:“你是说彭士弘跟我,有血缘关系?”

  辛晓雅道:“是的!”

  林昊摇头道:“我不相信。”

  辛晓雅喝道:“你先让我起来。”

  林昊道:“你不会说一半就留一半吧!?”

  辛晓雅气道:“我会像你这么流氓无赖吗?”

  林昊犹豫一下,终于放开了她。

  辛晓雅立即坐起来,迅速的整理好衣裙,这才伸手拿过自己的手机,点开一张照片扔给他,“你自己看!”

  林昊拿过手机看看,发现上面是一张亲子鉴定的报告,上面两个血样配比的结果,亲子关系的概率为99.999%!

  反复的看了好几遍上,林昊并没有在上面找到名姓,疑惑的道:“这是谁跟谁的血样?”

  辛晓雅道:“一个是爸爸的,一个是你的!”

  林昊道:“呃?”

  辛晓雅道:“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在台省碰面的情景吗?”

  林昊道:“记得啊,我射了你一身嘛!”

  辛晓雅狠狠白他一眼,然后道:“当天我拍卖会结束之后,爸爸来了,我把你寄在拍卖会上的玉佩照片给他看,他当时看了之后就激动得跟什么似的,立即就要去找你。可是当时他在德国那边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的。”

  林昊忙问道:“然后呢?”

  辛晓雅道:“然后他听了我的劝,先赶去了德国。不过在去之前他用刀割怕了自己的手心,留了一个带血的手帕给我。让我一定要找到你,然后取得你身上的血样去做亲子鉴定。”

  林昊接口道:“所以你就到了石坑村来找我?”

  辛晓雅点头,“我找到你之后,不是把你揍了吗?而且还揍出了鼻血。当时我还拿手帕给你擦,你记得吗?”

  林昊苦笑道:“我怎么可能忘记!”

  辛晓雅道:“拿到你的血样后,我就立即让人把两个血样拿去做亲子鉴定,为了以防错漏,我还分送了好几个鉴定中心。”

  林昊闻言赶紧的翻看辛晓雅的手机照片,果然发现好几份不同机构出示的鉴定报告,无一例外,鉴定结果都是99.999%!

  一时间,他有点难以接受事实的道:“这,这么说来,彭士弘真的是我爸?”

  辛晓雅道:“那天摆酒席的时候,你看到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林昊原本想否认的,可是又否认不了,因为看到彭士弘,他的反应确实十分反常!可随后他又疑惑难解的问道:“那他为什么不认我?”

  辛晓雅道:“爸爸自然有不得已的苦衷。这个恐怕等你们再见面之后,你自己问他才行。”

  林昊道:“那我小时候到底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被人拐走?”

  辛晓雅道:“这些我就不知道了,你还是得自己亲自问他。”

  林昊道:“那我妈呢?”

  辛晓雅摇头道:“我也没见过。我被收养的时候,爸爸就是一个人的。”

  林昊道:“那……”

  辛晓雅突地伸手,一把揪住他的耳朵喝道:“说,现在你承不承认我是你姐?”

  林昊心情很复杂,只能道:“你说是就是吧!”

  辛晓雅余怒难止的道:“对着你姐,你竟然想霸王硬上弓,反了你了?”

  林昊苦声道:“我只是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罢了。”

  辛晓雅冷声道:“我看你就是一直在贪图我的美色,所以故意找这样的借口。你刚才的样子,可一点也不像是装的。”

  林昊道:“我……只是演技比较好,看起来像真的罢了!”

  辛晓雅怒声道:“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快,把裤子给我脱了!”

  林昊愣了下,弱弱的道:“你,你要干什么?”

  辛晓雅道:“我要打断你第三条腿!”

  林昊:“……”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