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周伊凡的话,林昊被吓了一跳,忙不迭的问道:“周小姐,这是为什么啊?”

  周伊凡道:“事出反常必有妖,我们的合作一波三折,而且死了那么多人,我感觉这恐怕是老天爷在阻止我们合作。”

  林昊苦笑,“周小姐,作为一个新时代的杰出女性,你还这么封建迷信?”

  “不是迷不迷信的问题,是真的很不顺利。”周伊凡连连摇头,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第一次我上山考察,我就意外的受伤。第二次我上山考察,结果却死了那么多人。我现在做梦,还能经常梦到我的助理,梦到那些死去的人,如果我不是执意要上山,他们或许就不会死。”

  林昊道:“那不怪你,只是一场意外罢了。”

  周伊凡连连摇头,“不管是不是意外,事情都是由我而起的。”

  林昊道:“可是……”

  周伊凡再一次摇头,“我真的怕了,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林昊认真看看她的精神状态,发现极为萎靡不振,而且精神有些恍惚,好像是隔壁房间被他糟蹋了一天一夜的吉泽千惠似的,这样的状况下,显然是不合适再谈这件事情。

  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欲速则不达,帝经是这样,合作也是一样。

  林昊没有再跟她争辩,只是道:“周小姐,合作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吧!”

  周伊凡点头,然后就站了起来,显然是要送客。

  林昊忙摆手道:“不,我再坐一会儿,我们聊聊。”

  周伊凡犹豫一下,终于坐了下来。

  林昊问道:“周小姐,你现在的精神状态不是那么好,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了吗?”

  周伊凡摇头,“我没什么。”

  林昊知道她是不愿意说,如果是以前,他就不再追问了,可是现在的情况明显不一样,他要知道她是什么问题,才能帮她解决问题,接近两人的距离,从而才有继续合作的可能!

  “周小姐!”林昊缓缓的道:“咱们前后已经见了好多次,在山上出意外的时候也在一起,可以说是共同出过生入过死,不管你有没有把我当朋友,我早已经把你当成了我的朋友!”

  周伊凡愣了下,弱弱的问道:“真的吗?”

  林昊点头,“真的,我早就把你当成了朋友,所以你有什么事情,请跟我说好吗?哪怕我没有办法帮到你。”

  周伊凡终于道:“这一次从山上下来后,我总是失眠,一闭上眼睛,我助理的脸,那些人的脸,就会在我面前飘来荡去。我好难过,也好害怕!”

  林昊疑问道:“周……伊凡姐,你以前没有见过死人?”

  周伊凡摇头,“没有,一次都没有。”

  林昊道:“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不管是谁,迟早都要经历的。你要试着去面对,去接受的。”

  周伊凡道:“可是他们的死,是因为我造成的,每次想到这个,我就痛苦得不行!”

  话没说完,她的眼泪就落了下来。

  林昊见她哭成泪人儿似的,极为柔弱无助,下意识的伸手轻拍着她的肩膀,示意她不要哭。

  只是被他轻拍两下,周伊凡的情绪就彻底失控了,立即扑进了他的怀里,抱着他失声痛哭起来。

  林昊被抱得有些措手不及,推开她不是,不推开她同样不是,犹豫一下,终于只能任由得她,同时还伸手轻抚她的后背,以示安慰。

  对于那些无辜死去的生命,林昊也同样是痛心的,如果说他们的死周伊凡有责任,他也同样有责任,因为这原本就是将计就计的引蛇出洞,他应该事先想好保护这些人的措施。

  事实上他当时要是在场的话,那些人也不会丧命,奈何偏偏在那个节骨眼上,周伊凡又走失了。

  这一切,恐怕也只能说是天意了!

  对于周伊凡现在的心情,林昊无疑是能感同身受的,对她也充满了同情,因为这个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跟他不一样,他几乎从小就在死人堆里长大的,对于死人这种事情已经见得太多太多了,虽然不能说麻木,但总比周伊凡要强许多,他之所以那么努力认真的去医治病患,就是为了这个世间能少一些死人。

  因此,哪怕胸前的衣服已经被周伊凡的眼泪和鼻涕弄湿,他仍然柔声的安慰着她,“没事的,已经过去了,都过去了。”

  周伊凡不管不顾的哭着,她的情绪在心里已经积极太久了,需要痛哭一场来宣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刚开始的时候,林昊对周伊凡除了同情之外,完全没有别的想法,只是温香软玉在怀,尤其现在他正陷入帝经的后遗症之中!

  连日来不停的修练,效果无疑是有一些的,可林昊仍然不是一般的敏感与冲动,被她如此紧抱一阵,他就感觉自己受不了了,身体仿佛着了火似的难受。

  林昊不想在周伊凡面前出糗,极力的控制着自己,可是不管怎么控制,他的传家宝还是苏醒了。

  在他正犹豫着要不要推开周伊凡,保持形象之际,怀中的周伊凡突然没了动静,原以为她是发现了自己的状态,可是垂眼看看,发现她竟然是哭累了睡着了。

  他的手稍为松了下,她的身体就往下滑去,脸面正好就贴在他的身下。

  感受到她呼吸间的温热气息不停的透进来,林昊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差点儿就失控的起身将她扑倒。

  千难万难的忍下这股冲动之后,他想要摆脱周伊凡,可是又不敢动,因为周伊凡明显已经失眠了很久,如此难得才睡着了,要是将她惊醒就不好了。

  没办法,林昊只能保持着这个姿势忍着!

  为了避免自己失控的做出什么禽兽之举,他开始默念帝经运起功来,不是为了练功,而是为了把心情平伏下来。

  三个小时之后,林昊的身下终于有了点动静,睡了一觉的周伊凡醒了,张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伏在林昊的腿间睡着了,而且自己还流了口水,弄湿了他的裤裆,顿时尴尬得不得了,刷地忙坐起来,“林少……”

  林昊摇头道:“伊凡姐,你直接叫我的名字吧,林少林少的,太别扭了。”

  周伊凡只好改口道:“林昊,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怎么睡着了……”

  林昊摇头道:“没事,你是太累了呢!”

  周伊凡再次道:“对不起啊!”

  林昊道:“还困吗?困就到床上再睡一会儿!”

  周伊凡道:“已经睡醒了!”

  林昊抬头左右看看,疑问道:“你来羊城后就一直住在这儿吗?”

  周伊凡摇头,“我在羊城有房子的,可房子是在半山别墅区,到了晚上之后就静得可怕。这一次从山上下来后,我不敢再一个人呆在家里了,所以就住到这个酒店,毕竟这里人气要旺一些。”

  林昊还想说什么,结果却听到她的肚子咕噜的叫了一声,看看时间,也是晚饭的时候了,于是道:“伊凡姐,你收拾一下,我带你去吃饭吧!”

  周伊凡道:“不麻烦你了吧,刚才……已经耽误你好几个小时了。我睡了一觉,现在已经感觉好多了。”

  林昊道:“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也一样要吃饭的。”

  周伊凡摇头道:“真的不用了呢,你应该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的。”

  林昊确实有事情,那就是去找任君齐深入交流,不过他并没有事先约好任君齐,所以早一点晚一点也没关系,而那几座山的合作项目,无疑更重要一些,他还想早点回本,把钱还给柳思思呢!

  合作能不能继续下去,周伊凡的态度决定着一切!

  因此,他就很认真的问周伊凡:“伊凡姐,你说句实话,你是想让我陪着你,还是想要一个人呆着。”

  周伊凡原本是不想说实话的,可是一对上他那仿佛可以洞悉一切的深邃目光,她却没办法口是心非了,低声道:“你陪着我,我心里很踏实的,可是我怕耽误你的事情。”

  林昊道:“我这段时间没有什么事。”

  周伊凡犹豫一下,终于道:“那你等等我,我去漱洗一下!”

  林昊道:“好!”

  只是在她走进浴室的时候,林昊竟然也跟了进去,一时间她就有些错愕的看着她,显然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跟进来。

  是想要趁人之危的那什么吗?可是在她的印像中,他明显不是这样的人。

  林昊指了指她蓬乱的头发,“我帮你洗个头!”

  周伊凡道:“这,这……不,不用吧!”

  林昊答非所问的道:“我姐姐辛晓雅你知道吗?”

  周伊凡点头道:“我知道,在你家见过的。”

  林昊道:“她说什么事情都无所谓,但洗头却必须得去外面。”

  周伊凡道:“为什么?”

  林昊道:“我也不知道,或许是外面有小哥哥侍候她吧!”

  周伊凡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丝的笑意,“你姐姐是个懂得享受的女人哦。”

  林昊这就指了指旁边可躺卧地贵妃椅道:“那现在由你来享受一下吧。”

  周伊凡犹豫一下,终于拗不过他,仰面躺到了上面。

  林昊便开始帮她洗头,这种事情,他并不经常做,但早已不是第一次,因为他的几个女人,他都帮她们洗过头。

  洗头之余,林昊还用自己的推拿术给她的头部做了一番消除疲劳的按摩,因此一个头洗下来,周伊凡不但感觉舒服,而且神清气爽,仿佛终于满血复活似的。

  林昊给她洗完头之后,这就走出了浴室。不走干嘛,难道再帮她把澡洗了吗?

  周伊凡痛痛快快的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发现房间里已经干净如新,自己的衣服也通通都被整理好了,穿过的放在洗衣篮里,没穿过的叠在沙发旁,不由疑惑的问:“你叫服务员来打扫了吗?”

  林昊摇头,“我帮你收拾了一下。”

  周伊凡啼笑皆非,而且还很尴尬,“林昊,你可是个大少爷,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

  “没什么的。我从来都当自己是什么少爷,是我姐一定要让我做少罢了。”林昊走到梳妆镜前,插好吹风机道:“来,我给你把头发吹干,然后咱们吃饭去,我也肚子饿了!”

  周伊凡无奈的坐到镜前,任由他摆弄起自己的头发,看见他温柔细致的样子,心里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种幸福的感觉!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