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主意打定,便交待她先在帐篷里躺一下。

  周伊凡则立即有些紧张的问道:“林昊,你要去哪儿?”

  林昊道:“我就在洞口外,哪也不去。你叫我,我就立即会进来的。”

  周伊凡只好答应。

  林昊走到外面后,在周围的草丛中找到一些化淤消肿的草药,用石头捣碎成泥,回到山洞的帐篷里,然后包裹在她肿胀的脚踝上。

  一丝丝清凉舒服的感受从脚踝上传来,与刚才被推拿时的灼热疼痛感完全不同,周伊凡不禁感叹道:“这可真是冰火两重天啊!”

  林昊笑道:“伊凡姐,你很快会好起来的,在晚饭之前。”

  周伊凡道:“真的吗?”

  林昊道:“风水先生可能会骗你三五十年,我却三五个小时都不骗你。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周伊凡道:“好吧!”

  林昊再次离开帐篷,去外面砍了几根大竹子,然后捡回了一些柴火,这就在山洞边上生起一堆火。

  林昊和周伊凡这一路上山的时候,周伊凡虽然只顾着游山玩水,可是林昊却没闲着,挖了一些小野笋,野蘑菇,野紫薯,以及野菜。

  曾帆给两人准备的登山包中不但有帐篷被褥,还有一套简易炊具,以及一些矿泉水,方便面,火腿肠,饼干等等。

  林昊综合已有食材,准备给周伊凡做一顿晚饭。

  周伊凡睡了一觉醒来,发现天已经彻底的黑了,外面有火堆在燃烧时发出轻轻的啪啪声,同时还有一阵阵食物的香味标进来。

  爬了一天山却没吃什么东西的她顿时感觉饿极了,忍不住动了动自己那只受伤的脚,原以为会动不了的,就算动得了也会痛得要命,可是动了一下后才发现,脚上竟然再无一丝一毫疼痛!

  好了吗?这就好了?不是这么神奇吧?

  周伊凡疑惑的坐起来,尝试着钻出帐篷走了两步,发现自己的脚竟然真的没事了!

  这个时候,林昊已经走回来了,周伊凡便冲他兴奋的道:“林昊,林昊,你看,我的脚好了,没事了!”

  林昊笑道:“我没有骗你吧。”

  周伊凡也跟着笑了起来,然后勾勾头道:“你在做什么好吃的?闻着好香啊!”

  林昊指着洞口道:“你自己去看!”

  周伊凡走过去看看,顿时就惊呆了。

  火腿肠和野蘑姑一起煮汤,野紫薯则直接放进火里烤,野菜与方便面一起炒,小河鱼用来做烤鱼。

  三菜一汤,两个人吃,在这荒山野地之中,绝对算是奢侈的。

  不过让对于郑伊凡而言,并不算稀奇,毕竟之前上山的时候,她已经知道林大官人并不是酒囊饭袋般的纨绔大少爷,而是十项全能的超级人才,会看病会抓鱼会做饭。

  她之所以惊奇,那是因为林昊竟然用竹子做了一张小桌子与两张椅子!

  三菜一汤,也没有随意的放在桌上,而是盛在自制的盘子里。那盘子是用竹蔑编织而成的,有些是漏网状,有的则在里面镶嵌了粽叶,防止汁水渗漏。

  除此之外,还有竹制的碗筷,以及杯子。尤其难得的是,林大官人竟然还做了一个小巧的花瓶,在上面插了几朵野花,平添一抹浪漫的风景。

  这所有的东西,显然都是林昊现做的,可是并没有给人粗制滥造的感觉,反倒十分的精致,每一样看起来都像是艺术品似的。

  周伊凡是个端庄稳重的人,可是看到面前的食物与东西,却忍不住哇哇的惊赞起来,“林昊,这,这……你是不是太厉害了!”

  林昊道:“时间有点紧,所以做得还是有些粗糙,如果时间再充裕一些的话,我会做得更好的。”

  周伊凡连连摇头道:“不不不,现在已经很完美了,看着好喜欢啊!林昊,这桌椅碗筷用完之后,能不能送给我!”

  林昊疑惑的道:“你要来干嘛?”

  周伊凡道:“我要用来收藏,当作纪念!”

  林昊笑道:“随便你!来,咱们开饭吧。”

  周伊凡点头,小心翼翼的落座,可是坐下来后,她又发现椅子很结实,绝不是能看不能用的摆设品,不由得对林昊竖起大拇指,悠悠的道:“林昊,还有什么事情是你不会的吗?”

  林昊道:“有啊!”

  周伊凡道:“什么?”

  林昊道:“生孩子!”

  周伊凡失笑,轻横他一眼道:“可你能让别人帮你生啊,而且你真的要想孩子的话,我觉得最少有一个连的女人排着队等你!”

  林昊笑笑,岔开话题道:“我还有惊喜给你!”

  周伊凡道:“什么?”

  “噔噔噔!”林昊把藏在背后的手扬起来,手中竟然多了一瓶泸州老窖!

  周伊凡看得呆住了,“怎么会有酒的?而且是度数这么高的烈酒!”

  林昊道:“我也不知道,在背包里找到的,应该是我那个朋友怕我们在山上受寒,所以给我们准备的。”

  周伊凡道:“我看他是想让我们喝醉吧!”

  林昊原本想问为什么,可随即一想又把话给咽回去,因为已经不是愣头青的他知道别人常说的那句话:女人不喝醉,男人没机会。所以他只是道:“只有一瓶,喝不醉我们的,来,咱们开饭吧!”

  周伊凡点头,不过先是掏出了手机,调了一首节奏轻柔的钢琴曲播放起来,这才跟林昊开始浪漫的烛光晚餐。

  洞口熊熊的篝火,不但照亮了整个山洞,也映得周伊凡俏脸红通通的,看起来份外的美艳多姿!

  吃了一些菜之后,她就主动的拧开酒,给自己和林昊各倒了一杯,然后端起杯子道:“林昊,我们来喝一杯,我敬你!”

  林昊也端起杯子,“喝酒没问题,可是为什么要敬我呢?”

  周伊凡道:“因为你纠正了我对男人的认识。”

  林昊:“哦?”

  周伊凡道:“原来的时候,我觉得油腻大叔才会真正的稳重成熟,认识了你之后,我才知道,小鲜肉也同样可以稳重成熟,甚至十项全能。”

  林昊笑了起来,“哈哈,好,这个可以跟你干一杯。”

  两人喝完一杯,又吃了些菜后,林昊给她添满酒,然后端起杯子道:“伊凡姐,这一杯我敬你。”

  周伊凡道:“你也必须得说一下为什么要敬我。”

  林昊下意识的应一句:“因为你胸比较大!”

  周伊凡睁大眼睛:“……”

  林昊这才知道自己说错话,忙道:“呃,对不起,我跟她们开玩笑开习惯了,一时间口无摭拦。”

  “没关系!”周伊凡跟他碰了下杯,将酒一饮而尽之后才道:“你又没说错!”

  林昊:“……”

  这一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三菜一汤不但被吃完了,连酒也喝得点滴不剩!

  将东西收拾好之后,带着微熏之意的两人并排坐在山洞门口,仰望天上皎洁的月色,耳边是轻轻的蟋蟀叫鸣声。

  如此之夜,清宁,空静,唯美,浪漫!

  泸州老窖的度数太高,周伊凡的酒量虽然不错,但也仅限红酒,白酒她是没有什么量的,半瓶下去,她已经晕头转向,撑着下巴也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重,这就对林昊道:“林昊,你的肩头借我靠一下可以吗?”

  林昊道:“借了会还吗?”

  周伊凡道:“嗯!晚一点就还你!”

  林昊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道:“那就借你一会儿吧!”

  周伊凡将脑袋轻轻的靠到他的肩膀上,然后悠悠的长出一口气。

  林昊道:“伊凡姐,你是不是喝醉了?”

  周伊凡道:“有一点点儿!”

  林昊道:“要不要进去休息呢?”

  周伊凡道:“我想和你再看看这山中的月夜,这种没有烦恼,没有压力的时刻,我很喜欢!”

  林昊问道:“你平时工作压力很大吗?”

  周伊凡道:“家族的生意,已经逐渐全交到我手上,压力大到我喘气都艰难,真恨不能自己会分身术呢!”

  林昊道:“那也没办法,谁让你是陶瓷界的才女呢!”

  周伊凡道:“我不想做什么才女,也不想做接班人,我只想像普通女孩那样,好好的谈一场自己心甘情愿的恋爱,哪怕遇上的是渣男,哪怕吃亏上当!反正不管怎样,我不想留有遗憾。”

  林昊不以为然的道:“只是想谈一场恋爱的话,应该不难吧!”

  周伊凡道:“难!”

  林昊道:“呃?”

  周伊凡道:“看上我的,我完全看不上。我看上的,却已经有了女朋友,而且似乎不止一个。尤其重要的一点是,他看不上我。”

  林昊听得心里有点打突,因为她说的后者,怎么有点像自己呢!感觉到山风吹来,微微带着寒夜,这就适时的道:“伊凡姐,夜有点深了,而且开始起风,咱们去休息吧!”

  周伊凡有些摇晃的站起来,“好,进洞房。”

  林昊:“啊?”

  周伊凡笑得花枝乱颤的道:“山洞里的房间,不就叫洞房吗?”

  林昊:“……”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