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其实不算很深,也就是十点左右。

  这个时间,对于外面的羊城而言,夜生活仅仅只是拉开序幕罢了,只是在这荒山野岭之中,哪来什么夜生活,不过要说X生活,那是可以有的,如果林昊没有什么原则和底线的话。

  两人在进山洞休息之前,周伊凡却对林昊道:“林昊,我,我想……”

  林昊疑惑的问道:“你想做什么?”

  周伊凡声音低得不行的道:“我想去嘘嘘!”

  林昊道:“那你去呗!”

  周伊凡道:“可是我一个人不敢去。”

  林昊道:“有什么不敢的,你随便找个比较黑的地方解决一下就可以了,反正在这荒山野岭的地方也没那么多讲究。”

  周伊凡道:“我知道,可我就是不敢啊!上次那头野猪的事,你忘了?”

  林昊失笑道:“伊凡姐,你没那么好运气,总能碰上野猪的。”

  周伊凡道:“万一就碰上了呢?”

  林昊道:“那我就把它当宵夜烤来吃了!”

  周伊凡轻打他一下,“你别闹了好不好!”

  林昊道:“那你说怎么办?”

  周伊凡道:“还能怎么办,你陪我去啊!”

  林昊有些无奈的道:“好吧!”

  两人走出山洞,来到外面,林昊四处找了找,找到一个大石背后相对平坦的地方,这就指着那儿道:“你就在这儿方便吧!我上那边等你。”

  周伊凡忙走过来,拽着他道:“不,你别走。你就在这儿!”

  林昊狂汗,“我不走?”

  周伊凡道:“反正你别走!你走了我害怕。”

  林昊被弄得无可奈何,只好转过身道:“好吧,你快点哦。”

  周伊凡又交待道:“你也不许转过头来看我。”

  林昊啼笑皆非的道:“黑灯瞎火的,我就算转头也看不见好不好。”

  周伊凡道:“反正你不许转头。”

  林昊道:“好吧好吧!”

  周伊凡这才犹犹豫豫的开始解自己的裤腰带,悉悉索索的一阵响声后,她就蹲了下去。

  只是等了半天,林昊也没听到有水声,疑惑的问:“伊凡姐,你不是在买大吧!”

  周伊凡没好气的低声骂道:“买你的头。”

  林昊道:“那你干嘛不解呢?”

  周伊凡道:“我……解不出来。”

  林昊道:“为什么,你不是说急吗?”

  周伊凡道:“我是急啊!”

  林昊道:“那你干嘛呢?”

  周伊凡道:“你在这儿,我解不出来。”

  林昊道:“那我走远一点。”

  周伊凡道:“不要!”

  林昊被弄得哭笑不得了,“那你到底要怎样?”

  周伊凡道:“你不要吵我,给我点时间就好了。”

  林昊便闭紧嘴巴,什么都不说了。

  过了半天,他才终于听到了哧哧的水声,原以为顶多是十来秒就完事,谁知道竟然足足响了两三分钟。

  当她终于完事的站起来系裤子的时候,林昊不禁道:“伊凡姐,看来你这泡尿憋的不是一般辛苦啊!这样可对身体不好哦……”

  周伊凡脸红耳赤的道:“你别说了!”

  林昊道:“好吧!咱们回山洞去。”

  不过在进山洞之前,林昊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

  一看见他掏的瓶子,周伊凡道:“你又要放毒?”

  林昊道:“一般的情况下,我是不放的,可是为了你的安全起见,不放也得放一点。”

  周伊凡道:“你这瓶子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林昊道:“我自己制的一种毒药,嗯,可以称之为五毒粉,剧毒无比的,只要把它撒在地面上,蛇虫鼠蚁基本都会望风而逃,根本不敢靠近,大型兽类如果踩着粉末而过,五步之内必定七孔流血而亡。”

  周伊凡道:“人呢?”

  林昊道:“人也差不了多少。”

  周伊凡喃喃的道:“这……也太歹毒了一些吧!”

  林昊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只是自保的一种手段罢了。轻易我也不会使用的。”

  周伊凡见他在洞外撒了一个半圆,将洞口完全包围了,不由问道:“你这样撒,明天我们怎么出去呢?”

  林昊指了指旁边的那些带竹叶的竹枝道:“明天我们要离开的时候,用这些竹枝清扫一下,那就没事了。”

  两人说话间进了山洞,然后问题就来了,只有一个帐篷,一床被褥!

  林昊看着帐篷,很是为难的道:“这个……怎么办?”

  周伊凡也一直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

  林昊想了想道:“要不,你进去睡吧,我把火堆移进来,就在旁边打个盹,或者练练功,对付一下就行了。”

  周伊凡摇头道:“这怎么行,明天还得爬一天的山呢,不休息好,哪来的体力。”

  林昊拍拍自己的胸膛道:“我壮得跟牛似的,一晚半晚不睡,没问题的。”

  周伊凡白眼连翻道:“你壮得跟牛似的?我看你瘦得跟排骨一样还差不多!”

  林昊:“……”

  周伊凡没再说什么,拉开帐篷的拉链直接钻了进去。

  林昊看得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以为懂了,她是同意了自己的建议,于是就准备去把洞口边上的火堆移进来,只是脚步还没动,便听到周伊凡在帐篷里面低声道:“你干嘛还不进来?”

  林昊听得瞬间就懵圈了,我进来?我进哪儿?我进去干什么?和你一起睡?

  我的天,这样会搞出人命的!

  “这个,那个……”林昊吱唔着道:“我,我觉得,就是……”

  周伊凡突然又从帐篷里勾出头来,伸手一把拽住林昊的手,将他拉了进去。

  林昊被拉进了帐篷,头脑仍然是懵圈的。

  周伊凡在漆黑的帐篷内低声道:“咱们……就这样凑合着对付一夜吧!”

  林昊艰难的道:“可是,这样,真的好吗?”

  周伊凡没好气的道:“那还有更好的办法吗?”

  林昊道:“好像没有!”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响了起来,周伊凡显然是在脱衣服。

  林昊听得心里怦怦乱跳,已经入夜了,帝经的后遗症早已经发作,人也早就感觉烦躁不安,尤其刚才陪着周伊凡去嘘嘘了一回后,他就更感觉气血翻腾,坐立难安。

  如果让他一个人呆在帐篷外,他或许还能够勉强忍受。可是要他跟周伊凡睡在一起,那对他而言,简直就是受刑一般的痛苦。

  周伊凡虽然脱了衣服,但没有脱光,只是脱掉了外套,这就钻进被窝去了。只是等了半天,仍不见林昊有什么动静,探头悄悄往外看一眼,只是漆黑中,他的身影还坐在旁边,不由问道:“林昊,你打算这样坐一夜吗?”

  林昊道:“我……”

  周伊凡道:“赶紧进来啊,爬了一天的山,你不累吗?”

  林昊道:“我不太累的。”

  周伊凡道:“不累也要休息啊,人又不是机器。明儿还有一天呢!”

  林昊道:“我,那个……”

  周伊凡道:“快点儿。”

  林昊犹豫了又犹豫,挣扎了又挣扎,最终还是经不住她的催促,脱了鞋子,脱了外套,然后又把帐篷的拉链拉上,这才钻进了被窝。

  一进被窝,一股夹带着周伊凡体温的幽香便钻入他的鼻息,使他的气血变得更加烦躁,心脏像是打鼓般响了起来。

  帐篷并不宽敞,被褥也属于单人的,林昊躺下去后,肌肤就难免就挨到周伊凡的身体,这一接触,不管是林昊,还是周伊凡,均有种触电似的感觉,身体瞬间都绷紧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的溜走。

  林昊经历过最初的忐忑后,终于勉强平伏下来,可只是思想上的,并不是身体上的,他的身体恰恰相反,变得十分的臊热。

  帝经的后遗症,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严重了。

  正在他想着要不要运一下功,看看能不能压下这股燥火的时候,旁边的周伊凡突然来了一句,“如果让我爸知道,我在荒山野岭中跟一个男人这样睡在一起,不知道会不会打断我的腿呢?”

  林昊不知该怎么接话,只能道:“是我的疏忽,我应该叮嘱曾帆,让他备多一床帐篷被褥什么的。”

  周伊凡道:“不用。”

  林昊道:“呃?”

  周伊凡道:“现在这样,我觉得刚好。”

  林昊:“刚好?”

  周伊凡道:“嗯,有你睡在我身边,我感觉很安全。”

  林昊苦声道:“可是我觉得不安全。”

  周伊凡道:“怕我对你使坏?”

  林昊道:“不,是怕我自己忍不住。”

  周伊凡没有立即应声,足有半天,她才终于冒出一句,“……那你就不要忍!”

  林昊:“呃?”

  周伊凡终于忍不住了,突地一转身,伸手抱住他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你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吗?”

  林昊的身体一僵,艰难无比道:“我,我有女朋友的!”

  周伊凡道:“我知道。而且还不止一个是吗?”

  林昊道:“嗯!”

  周伊凡语出惊人的道:“我不在乎。”

  林昊苦笑道:“伊凡姐,你……”

  周伊凡突然伸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再说话,然后一翻身便将他压在了身下,然后在放开手的同时,嘴唇就落到了林昊的唇上……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