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美英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危在旦夕,更不知道因为她的关系,整个羊城都陷入了重度危机之中。

  她的心情十分悦愉,仍然沉浸于跟唯一亲人团聚的兴奋与期待中。

  一路的疾行之后,她终于抵达了市区中心的高速出口,然后就给梁少秋打电话。

  等待接听的声音只响了两下,那头就传来了梁少秋的声音:“小姨,你到哪了?”

  雷美英道:“我在市区中心的高速出口。”

  梁少秋这:“你一个人?”

  雷美英道:“对!”

  梁少秋道:“那你调个头再上高速,来城郊的南岭森林公园吧!”

  雷美英愣了下,因为这里去七号南岭森林公园最少还得半个小时,“少秋,你在搞什么鬼?咱们见个面罢了,何必这么鬼鬼祟祟?”

  梁少秋道:“小姨,你还不知道吗?”

  雷美英道:“知道什么?”

  梁少秋道:“我已经成为了警方的通缉犯。”

  雷美英吃惊的道:“怎么会这样的,你犯了什么事情?”

  梁少秋道:“我把庄先生杀了!”

  “啊!?”雷美英大吃一惊,随即又恨恨的道:“杀得好,那个王八蛋,害死了你妈和你舅舅,绝对是死有余辜的!”

  梁少秋道:“所以我跟你见面,必须得偷偷的,绝不能让任何人发现。”

  雷美英道:“我知道,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我来见你的。”

  梁少秋道:“那就好,你来森林公园吧!。”

  雷美英道:“行,我这就上高速!”

  这头一挂断电话,韩雪那边便立即拨出电话,要求待命的三支特种部队派遣出一支,悄悄的前去南岭森林公园。

  在她下命令的同时,莫妮卡已经抢先一步驶上高速,赶往南岭森林公园。

  半个小时后,雷美英终于抵达了南岭森林公园的入口。

  她再一次拨通梁少秋的电话,“少秋,我已经到森林公园了。”

  梁少秋道:“小姨,我感觉森林公园不安全,咱们还是在七号码头汇合吧!”

  雷美英终于忍不住了,“少秋,你是不是在耍小姨啊,我们只是见面,又不是交赎金,用得着这么变来换去的吗?”

  梁少秋道:“小姨,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很害怕啊。被警察抓住的话,我可是要被枪毙的。”

  雷美英道:“这……”

  梁少秋道:“我跟你见面,主要是想把中天实业的事情全部托付给你,然后我就到国外去,再也不回羊城了。”

  雷美英道:“你,你要走?”

  梁少秋道:“我已经成为了通缉犯,不走不行的。”

  雷美英道:“可是……”

  梁少秋道:“小姨,很多事情在电话里说不清楚,你先过来再说好吗?”

  雷美英无奈的道:“好吧!”

  这头挂断了电话后,那头和林昊紧贴一个耳塞,听到所有内容的韩雪便蹙眉问道:“梁少秋这样换来换去的做什么,该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林昊摇头道:“我也搞不懂,照理而言,应该不会发现才对的。”

  莫妮卡道:“那现在咱们还跟不跟?”

  韩雪与林昊异口同声的道:“跟!”

  这一次,莫妮卡仍然是超前一步,赶到七号码头。

  在他们抵达后不久,雷美英也赶到了。

  来到码头上后,她便又一次拨打梁少秋的电话,“少秋,这次不会再换地方了吧?”

  梁少秋道:“小姨,你到哪了?”

  雷美英道:“我已经到了七号码头了。你在哪儿?”

  梁少秋道:“我在七号码头外面的海上,我派一条船去接你。”

  雷美英苦笑道:“少秋,你这也太小心了吧!”

  梁少秋道:“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你在岸上等着,看到三长两短的信号灯光,你就上船。”

  雷美英道:“好!”

  韩雪那头听到了通话之后,她赶紧的问道:“林昊,咱们现在怎么办?”

  林昊问道:“海上有咱们的支援吗?”

  韩雪道:“没有。”

  林昊道:“那就比较糟糕了。”

  韩雪道:“要不就让她自己去取病毒,我们在这里等她,她一回来,马上夺走病毒!”

  林昊道:“可是这样并不能确保雷美英不会提前使用病毒的,她真以为是香水,想要闻一闻的话,咱们通通都得完蛋的。”

  韩雪道:“她在见梁少秋这个过程中,应该不会的。梁少秋虽然想杀她,杀你,可不会连自己也杀死的。唯一的可能是她从海上返回岸上的这个过程。”

  林昊道:“我也害怕这个时间。”

  韩雪道:“那你有没有什么主意?”

  林昊看一眼雷美英的位置,然后打开手机里那个特殊导航,仔细查看一下后,指着岸边的一个地方道:“来接她的应该不会是大船,如果是小船的话,会选择比较靠近她的岸边,也就是这个位置附近,我提前到岸下等着,在她上船的时候,我也争取混到船上。”

  韩雪道:“我也跟着去。咱们分守两处,谁比较靠近,谁就上船。”

  林昊道:“也行!”

  两人商量好后,没有迟疑,这就要下车。

  莫妮卡忙道:“后面有潜水衣,你们先穿上。”

  两人摇头,时间太紧迫了,接雷美英的船随时可能过来的,所以纷纷下了车,然后悄无声息的从侧边绕过正在等候的雷美英。

  来到岸边后,两人没有迟疑,几乎是同时没入水中,分守两个方位等船只靠岸。

  他们刚下水,一艘小型渔船从外面驶来,将要近岸时亮起了三长两短的灯光!

  雷美英看到了灯光,这就赶紧的打亮自己手机的电筒功能,连连挥舞起来。

  渔船上的人看见亮光后,果然靠了过来。

  林昊看看判断一下渔船将要停靠的方向,发现离自己比较远,离韩雪比较近的,心中焦急,这是他第一次跟韩雪一起行动,对她的行动能力不了解,也没有信心。

  靠天靠地靠风水靠贵人?林昊从不靠这些东西,他只靠自己!所以他赶紧深吸一口气,潜入水中,拼尽全力的全渔船即将停靠的地方游去。

  渔船靠到岸边,立即有人伸一块木板探到岸上,搭成一条小桥。

  雷美英这就借着手机电筒的光亮,踩着木板上了渔船。

  她一上船,船上的人就抽走木板,然后船也立即倒退,调头往外驶!

  在船即将离岸的瞬间,林昊终于游到船侧,伸手猛地一下搭住了挂在船侧的轮胎,并牢牢的抓住。身体被船带着往外的时候,他微吸一口气,手脚并用,人已经离了水面,像一只壁虎似的稳稳扎在船舷上。

  渔船不算大,但也不小,全长十二米在右,前面是甲板,后面是船舱,船上只有两个人,一人在后面驾船,一人前面甲板上望风,雷美英上了船之后,就被请进了船舱内。

  林昊顺着船舷上挂着的轮胎,悄无声自的绕到了船舱后面,然后就要翻身上去,因为船舱后面还有一个狭窄的过道,可以藏人。

  只是一上去,他便发现已经有一人伏在那里,定睛看看,赫然就是自己的老板韩雪。

  韩雪看见他后,用手指在唇上比了下,然后伸手将他拉了过去,双双伏在那里。

  林昊扭头看看,借着朦胧的月光,发现韩雪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紧粘在身上,身体的曲线尽露,文胸的痕迹也若隐若现。

  韩雪一直在探头观察着前面甲板望风的那人,偶一回头,发现林昊正在盯着自己,垂眼看了看,顿时就将送他一个白眼,显然是在数落他,已经这样的时候,竟然还不忘吃豆腐占便宜。

  林昊则有些无辜,我又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给我看的,白送也不看,我是傻子吗?

  渔船前行一阵之后,便驶到了珠江与伶仃洋的交汇处,也就是入海口。

  到了这里,前面出现了一艘灯火通明的大型游艇,游艇长约四十米,分为上中下三层,远远的看去,可见游艇上有不少人,好像是在举行海上派对似的,只是并没有音乐和欢呼声传出。

  渔船靠近,雷美英便被请上了游艇。

  在游艇一层的船舱客厅之中,雷美英终于看到了施施然的翘着二郎腿,一手拿着雪茄,一手端着红酒的梁少秋。

  看见久别的外甥,雷美英的眼眶红了,眼泪也止不住的落下来。

  上一次见到梁少秋,还是三年前在太白山庄的时候,那时梁少秋整个人处于发疯发颠的状态,一看到她就扑上来说要舔蜜蜜,把她吓得不行。

  现在,他终于恢复正常了。

  “小姨!”梁少秋站了起来,摊开双手道:“终于见到你了!”

  雷美英犹豫一下,终于扑上去抱住他哽咽着道:“少秋!”

  两人轻拥一下后,便分了开来!

  梁少秋请她坐下,十分亲热的拉着她的手道:“小姨,我很想你!”

  雷美英道:“我也一样的,少秋,你的身体现在没事了吧?”

  梁少秋道:“没事了,能吃能喝能睡能跑能跳!”

  雷美英道:“那就好,那就好!”

  梁少秋道:“小姨,庄先生已经被我杀了,妈妈和舅舅的仇,我也报了。”

  雷美英道:“嗯。那个狗东西,死不足惜的,我差点也死在他的手上了。”

  梁少秋摊手道:“可是我现在成了通缉犯,已经没办法再回中天实业去了!”

  雷美英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梁少秋道:“我的想法是,由你来主持大局。”

  雷美英道:“我,我可能不行的。”

  梁少秋摇头道:“不,你行的。而且已经这样了,你不行也得行。否则我们梁家的产业就会落到别人的手上。难道你愿意眼睁睁的看着我父母的心血就这样毁于一旦吗?”

  雷美英道:“我……”

  梁少秋道:“小姨,你就暂时先接手。我到了国外后,立即去整容,然后换个身份就回来的。”

  雷美英道:“整容?”

  梁少秋道:“对,整成陈冠希的样子。”

  雷美英给他一个白眼,“整成他那样干嘛,要也是古天乐那样。”

  梁少秋立即站起来一扬手,很有气势的道:“大嘎豪,我四轱田乐,介四里没有玩过的船新版本,挤需体验三番钟!”

  雷美英顿时被逗得失笑,只是笑过之后,眼中又泛起泪光,幽幽的道:“咱们好好的一个家,最后竟然变成这样了,我……”

  “小姨!”梁少秋轻抚她的肩膀道:“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未来肯定会更好的。”

  雷美英吸了吸鼻子,问道:“你什么时候走?”

  梁少秋道:“我见你一面,然后马上就走的,先到香江,然后从香江出国。”

  雷美英道:“这么急吗?”

  梁少秋道:“我的通缉令已经上电视新闻了,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

  雷美英道:“那,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到了国外,平安了,你就给我个消息。”

  梁少秋点头,“对了,我有礼物给你呢!”

  雷美英道:“什么礼物?”

  梁少秋从侧边提起一个包装得十分精美的盒子,然后递给她道:“香奈儿限量版的香水。”

  雷美英这就想要拆开盒子,“难得你这么有心,还记得给小姨买礼物。”

  梁少秋见状,脸色微变,忙拦着她道:“小姨,你回去再拆吧,我马上就要走了。”

  雷美英无奈站起来,“好吧!”

  梁少秋将香水盒子递给她道:“香水记得要用,这是我特意为你买的。”

  雷美英道:“放心,我一定会用的。”

  梁少秋送她出了甲板,看着她登上渔船后,这才挥手道:“小姨,多保重!”

  雷美英的眼泪又一次涌了出来,“你也是一样!”

  看见渔船调头之后,梁少秋立即对下人催促道:“快走,快走,那个贱女人要是马上试了香水,咱们全都走不了了!”

  一个声音骤然响了起来,“现在你就走不了了!”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