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浪随风飘荡,随着一生里的浪。你我在重叠那一刹,顷刻各在一方。

  谁在黄金海岸,谁在烽烟彼岸,你我在回望那一刹,心中有泪飘降!

  这是一首悲凉的歌,说的虽然是爱情,可也很符合林昊等三人此时茫茫无依的心境!

  从昨夜入海到现在,他们已经在海上飘了三十多个小时,眼看着已经是第三天的下午时分了,可是周围仍然没有陆地的痕迹,也没有任何船只经过,更没有救援人员出现。

  种种迹象表现,他们已经偏离了航道,进入深海中心了。这样的情况下,纵然有人在搜救,也难以在短时间内找到他们。

  三人早已又饥又渴又累又绝望,韩雪已经撑不住了,迷迷糊糊的昏睡过去好几次。

  血月看见她又一次陷入昏睡状态,忍不住对林昊道:“哎,你是不是应该再给她打一针了?”

  林昊先是愣了下,然后才明白她所指的针是什么针,无爱的看她一眼,大白天的打什么针啊!

  血月撇嘴道:“这样看着我干嘛?我又没说错,你打的针确实有效嘛!”

  林昊见韩雪的眼睫毛轻动了一下,知道她已经有了意识,为了避免尴尬,这就岔开话题道:“血月,你觉得我们还能撑多久?”

  血月摇头,“你还能撑多久我不知道,她的话肯定是撑不了多久了,而我的话最多最多就是撑到天黑了。”

  林昊脸上露出苦色,他也已经撑不住了,可仍然在死撑,身为三人中的唯一一个男人,如果他也倒下的话,那两个女人就更无助了,生还的机会也更加渺茫。

  他挣扎了一下,将随身不离的包解了下来,在里面寻找一下,没有吃的喝的,只有一些医疗用品与瓶瓶罐罐。正当他想重新把包背回身上的时候,却摸到了暗袋一样硬硬的东西。

  找出来看看,发现是当日苗娘交给自己的玉葫芦。

  苗娘说过,这个东西跟她的本命蛊连在一起的,如果遇到什么危难,只要将玉葫芦捏碎,她就会知道自己在哪儿,然后前来营救。

  血月看见了玉葫芦,不由赞道:“很漂亮哦,女朋友送的定情信物吗?”

  林昊摇头,然后用力的捏碎了它。不管苗娘的话真不真,也不管这玉葫芦是否真有奇效,现在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血月顿时就叫了起来,“哎哎,你干嘛,不要这么自暴自弃啊,万一真活下来了,你怎么跟你女朋友交差。”

  林昊的口水是用来解渴的,不能浪费在给她解释上,所以只是摇头,什么都不说。

  血月伸出舌头,轻舔一下干裂破损的嘴唇,可只舔一下又赶紧缩回去,因为这样只会让嘴唇干裂得更加厉害,更加疼痛。

  “林昊!”血月叹气道:“我觉得我们可能真的要死在海上了。”

  林昊道:“老天爷应该不会看着我们死的。”

  “得了吧!”血月语气颓丧的道:“老天爷要管那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我们三个是谁。我现在只希望它发点慈悲,千万别刮风……”

  一个浪头突然毫无预兆的打了过来,将她的话淹没在水中。

  起风了,海上开始起风了。

  “麻痹!”林昊忍不住对血月骂了起来,“你的乌鸦嘴敢更灵一点吗?”

  血月脸色苍白道:“我,我只是随口一说罢了。我,我怎么知道它这么有脾气!”

  韩雪此时也被浪涛彻底打醒了,伸手抹了抹脸上的水珠,扭头四周看看,发现刚刚只是微阴的天,已经变得阴云密布,轻晃的海水也变得动荡不定,显然是真的开始刮风起浪了,心中不由唉叹,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

  林昊也知道这次恐怕真的要玩完了,可是他还想做最后的挣扎,想了想之后这就解下自己随身不离的包,然后又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撕成三半,结成一条绳子,一头绑在韩雪的胳膊上,一头绑在血月的胳膊上,背包则横穿在布绳中间,而他则将背包背在身上。

  韩雪疑惑的问:“这是做什么?”

  林昊道:“将咱们真正变成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血月道:“这样有什么用?”

  林昊道:“起风之后,浪会越来越大,随便一个大浪盖下来,咱们就可能被冲得东离西散,而一旦失散落单,生存的几率恐怕就会更小,咱们现在拴在一起,要活就一起活,要死就一起死。”

  血月苦声骂道:“我跟你们又不熟,凭什么要跟你们一起死啊!”

  林昊指着她胳膊上的布绳道:“你要是不愿意,可以解开。”

  血月犹豫一下,终于还是叹气道:“算了,你要是活不了,我也肯定活不了,一起死就一起死吧!遇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遇上了贵人,没想到是我命中的克星,我……”

  “轰”一声闷响,她的话又被淹没在突然盖下来的巨浪之中。

  三人被浪入海中,如果不是林昊的布绳,这会儿他们就被冲散了,齐心协力的划动之下,他们好容易从海中浮了起来。

  林昊一露头,便立即大声喊道:“我们抓紧对方,不要放手……”

  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浪又来了。

  血月的乌鸦嘴真的很灵,老天爷确实不知道他们是谁,纵然他们已经如此凄惨,也没有丝毫的同情!

  海风疯狂的刮了起来,掀起山似的惊滔骇浪,不停的冲压着他们,将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打入海中。

  半个小时不到,韩雪便再一次陷入了昏迷。

  血月虽然好一些,但也仅仅支撑了一个小时左右,便昏了过去。

  林昊仍然极力的挣扎着,一手抓着血月,一手抓着韩雪,双脚不停的踩水,将她们一次又一次的带到海面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狂风巨浪却没有丝毫停歇的迹象。

  林昊原本就不多的气力,在风浪中迅速的消失,有好几次,他都撑不住的想要放手了,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放,一放就等于是放弃了一条生命!所以哪怕已经筋疲力尽,哪怕已经神思恍惚,他仍然咬着牙,紧紧的拽着两女。

  两个多小时后,风终于弱了下来,浪也不再一个接一个的盖来,三人也不再被卷入海中。

  林昊看见天边渐露的光茫,一口气终于松了下来,可是稍为放松,困倦与伤痛便齐齐袭来,眼前骤然一黑,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林昊在疼痛中醒了过来,然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处沙滩上,扭头左右看看,韩雪在,血月也在,只是两人都已经昏迷不醒。

  林昊挣扎着坐起来,解开外套结成的布绳,游目四顾,只见这是一处荒岛,沙滩背后是树林,树林背后是连绵的大山。

  着陆了,他们着陆了。

  林昊赶紧的叫起来,“老板,血月,我们着陆了。”

  只是叫了半天,两女都没有反应,伸手探一下两人的脉博,血月的勉强还好,可是韩雪却已经不太妙,缺水太严重了。

  林昊立即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跑向沙滩后面的树林。

  树林边上有好些椰子树,树上结着大大小小的果子。林昊挽起袖子,这就想攀着一颗椰树爬上去,只是此时的他手软脚软,根本就没力气去爬滑不溜丢的椰树。

  活人从来不会被尿憋死的,何况聪明如林昊,他左右看了看,发现不远处散落着一些石头,于是就捡起来,对着椰树顶上的椰子砸了过去。

  一连掷了数石之后,终于落下了一颗椰子。

  林昊赶紧的砸开,然后将里面的椰汁往肚子里灌,喝下了一整个椰汁,还啃了壳里面一些雪白的椰肉之后,总算恢复了一些体力,于是继续掷石头。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足足掷下六个椰子之后,林昊才通通抱起来,回到沙滩上。

  用石头砸开其中一个,这就将椰汁往韩雪的嘴里倒去。

  只是陷入重度昏迷的韩雪完全没有吞咽的意识,倒进她嘴里的椰汁又流了出来。

  林昊想了下,觉得没办法了,只能强灌,嘴对嘴的强灌。

  这样做,绝对是一种很无礼的行为,可是更无礼的事情他都在海上做过了,这个又算得了什么呢!

  林昊仰头含了一口椰汁,这就用嘴巴封住韩雪已经干裂得出血的唇,将嘴里的椰汁一点一点的渡进她的嘴里。

  一口之后,又是一口,直到一整个椰汁都灌完了,他才终于罢手,然后赶紧的再去探她的脉博,发现已经变得微微有力了,便暂时不管她,来到血月的身旁。

  砸开一个椰汁后,又将椰汁往血月嘴里倒,可结果也是一样,血月同样没有反应,汁水从她嘴里流了出来。

  林昊叹了口气,看来不想占她的便宜都不行了,只能依样画葫芦,再次嘴对嘴的给她灌椰汁。

  血月的情况,明显要比韩雪的好许多,仅仅只是几口过后,她便有了反应,在林昊又一次含了椰汁渡到她嘴里的时候,她已经开始自觉的吞咽!

  林昊感觉到她的反应后,这就想把嘴抽离,谁知道意识不太清醒的她却似乎生怕椰汁消失,立即用力的吮吸起来,最后把林昊的舌头都吸进去了。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感觉不对的血月才终于清醒过来,张开眼睛看看,顿时就呆住了……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