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月呆呆愣愣的看着紧贴在自己眼前的这张脸,足有半天,她才终于知道自己含在嘴里,还带着清甜味道的是林昊的舌头,赶紧的松开嘴,用不多的力气推开了他。

  林昊被占了这么大的便宜,可是并没有说什么。

  有什么好说的,被韩雪占了更大的便宜,他不也没说什么吗?

  血月想要坐起来,可是身上没有一点的力气,挣扎半天也起不了身。

  林昊见状便忙按住她,“先别动!”

  血月只能无奈的又躺了回去。

  林昊将椰子拿了过来,温和的道:“来,张嘴!”

  饥渴疲累交织的血月赶紧张嘴,接住林昊倒进来的椰子汁,贪婪的不停吞咽起来。一口气连喝了两个椰子汁后,她才终于缓过来了,扭头左右看看,疑惑的问道:“林昊,我们现在是在哪儿?”

  林昊道:“应该是伶仃洋上的一处荒岛!”

  血月欣喜的道:“我们终于着陆了?”

  “嗯!”林昊点头,脸上也浮起笑意,“经历了千辛万苦,我们终于活着上岸了。”

  血月笑逐颜开的道:“太好了,太好了,我们能活下去了。”

  林昊摇头道:“不要高兴得太早,革命还没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血月道:“我知道,但最少已经不再那么渺茫了啊。”

  林昊点点头,指了指旁边的韩雪道:“你先替我看着她,我去周围堪查一下情况!。”

  血月看一眼昏迷不醒的韩雪,想了想道:“你最好是找到山洞或者别的什么可以摭荫挡雨的地方,她现在这个样子,你不给她打一针是绝对不行的。”

  林昊苦笑,没有应声,沿着沙滩往前走去。

  走了约有一个公里之后,他暂时放弃了继续往前走的打算,因为前面还是茫茫没有尽头的沙滩。也就是说,这座荒岛的面积不是一般的大,照这样走下去的话,恐怕到天黑都走不到头。

  目前最为重要的,不是如何离开这个岛,而是生存下来。

  想要生存,那就需要三样东西:食物,水,栖息地。

  栖息地,才是目前的重中之重!血月没有说错,韩雪现在这样的状况,必须得再打一针不可,否则就真的很难挺过去。

  林昊打定主意后,这就不再往前走,而是上到岸边,在树林与岩石间往回走。

  只是很可惜,这座荒岛并不像他的那几座山,随便就能找到个暂时栖身的山洞,废了将近半个小时,他才勉强找到一处岩壁下凹进去的平台,但只能避雨,无法挡风!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他也不能挑剔那么多了,暂时就在这里凑合一下吧。

  有了决定之后,他就解下了背包,从里面找出手术刀,然后在周围的树林中割下一些大片的棕树叶,在平台的夹角上竖起一面“墙”,起到摭荫挡风的作用。

  简单的弄好之后,他就走到外面的沙滩,将韩雪背到身上,然后又一手扶起如软脚蟹般的血月,艰难的往岸上走去。

  来到了平台后,林昊指着那堵棕叶墙的外面道:“血月,你先在这里坐着休息一会儿。”

  血月见他说完之后,就背着韩雪到了棕叶墙的后面,瞬间就明白他是想要干什么,这就点头道:“行,我给你把风!”

  林昊苦笑,把什么风呢,这里又没有人,你自己不偷看就可以了!

  血月坐了下来,还煞有介事的东张西望,一副真的在把风的样子,只是当林昊与韩雪到了棕叶墙背后,她却赶紧的扭头透过树叶的缝隙偷窥。

  人命关天,林昊没办法顾忌那么多!

  他先是又砸开一个椰子,含了椰子汁,再次嘴对嘴的给韩雪喂下去,纵然是被动的打针,那也是需要体力的,他可不想她在打针的半途中挂掉。

  让林昊意外的是,灌了好几口之后,韩雪竟然有了反应,开始出现吞咽动作,心头大喜,赶紧的又给她继续喂。

  灌完一个椰子之后,他就在她身上重要穴位与筋络间揉按起来,帮助她活血回气,足有半天,韩雪嘴里发出一声低吟,然后缓缓的恢复意识张开眼睛。

  看见她醒来,林昊大喜,“老板,你感觉怎么样?”

  韩雪虚弱得不行,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是冲他微微摇头。

  林昊伸手把了把她的脉博,发现脉像虚而无力,犹豫一下终于道:“老板,你现在这样的情况不太妙,我可能要……给你再治疗一次。”

  韩雪的嘴唇蠕了蠕,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却直么也没说,也不知道是说不出话来,还是不想说。

  林昊问道:“你肯吗?如果肯的话,你就眨一下眼睛。不肯的话就眨两下。”

  韩雪眼神无力的看着林昊,最后一下也没眨,而是直接闭上了眼睛。

  林昊被弄得有些不知所以,你闭上眼睛是什么意思啊?没有这个选项吧!

  在棕树叶背后偷窥的血月见他呆呆的坐在那里,心急得不行,忍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道:“笨蛋,她这样就是默许呗,你还瞎磨蹭什么!弄得好像第一次似的。”

  林昊被弄得脸色一窘,冲她喝道:“你闭嘴,老实把风,别偷看。”

  血月扭转过头,憋嘴低声道:“我又不是没看过。”

  血月是个女人,胸大腰细臀翘,五官精致,可以说是个难得的美人,要论颜值,比血青还略胜一筹,只是她从没有将自己当过女人。

  爱情动作片这种东西,她是看过的,而且看过不少,只是从来没有看过现场直播罢了。

  前天的时候,林昊跟韩雪虽然已经有过一次,而且还是在她帮助下完成的,然而那个时候是在夜里。黑灯瞎火,两人又闷声不吭,虽然确定两人是发生了什么,可是她完全看不到。

  这会儿,她觉得自己不能再错过了,就像林昊所说的,提前演习嘛,要解除血咒,她迟早也是要跟他这样的。所以只是转开一下目光,又凑到棕叶前偷窥起来。

  林昊虽然很尴尬,可是知道拖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会耽误大家的时间,所以犹豫了又犹豫,终于把手探向了韩雪。

  只是他的手才一接触到韩雪的身体,她就不自觉的浑身一颤,显然这个时候的她是意识清醒的。

  林昊又喊一声,“老板!”

  韩雪不知该如何回应,除了装死,也只能装死。

  说实话,她一点也不愿意跟林昊发生关系,林昊在她的眼中,仅仅只是一个下属罢了,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林昊这样的男人,本事是绝对有的,长得也不差,帝经大成之后,气质也完全的改变了,而且他还如此年轻,前途不可限量,属于优质潜力股。

  只是就算这样,她对他仍然没有什么感觉。

  如果可以选择……不,她没有选择,林昊在未经的她同意的情况下便将她霸王硬上弓了!

  她坚守了二十多年的处子之身,在那个深海,那个夜晚,莫名其妙的就失去了。

  当时意识不清的她,甚至不知道那是怎么一个过程。后面稍为有一点清醒的时候,木已成舟了。

  她像是猪八戒吃人参果似的,而且还是被人硬塞的那种。尤其难过是她甚至无法怪责林昊,在那样的危急关头,林昊要是不救她,她就死定了。

  林昊要救她,就只能用那种办法。

  换而言之,她不但不能怪责林昊,还得感激他,是他救了她一条命。

  这些道理,韩雪都懂的,可仍然难以接受,更难接受的是要跟他再来一次!然而她又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

  性命之危,已经又一次降临在她身上,如果不继续治疗,她就算着陆了,也难以活下去。

  在她胡思乱想不止,心中没有决定的时候,林昊明显已经有了决定,耳边传来他的声音:“老板,对不起了!”

  紧接着,她便感觉到一只温热的手落到自己的身上,这一瞬间,她就像触电似的,身体无法自控的轻颤一下,心里无比的慌恐。

  经历过不少女人的林昊,明显不再是个愣头青,知道对待女人不能粗鲁与急躁,所以他没有一来就直入主题,而是缓缓的轻抚她,帮她热身。

  韩雪无法放松,身体紧绷的颤抖不停。

  林昊见状便低声道:“不要害怕,放松一些,没有关系的,只要撑过这一关,你就可以好好的活着了……”

  韩雪也说不清楚自己是害怕,还是什么,只是感觉心里很乱,乱得像一团麻。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想让自己的意识消失,就像是在海上那样,醒来的时候,一切已经结束了。

  只是这种事情,明显不是她可以控制的,她始终是清醒的!

  不过随着林昊温和的话语,轻柔的抚慰,她的身体还是渐渐放松了下来,然后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被褪去……

  轰,当林昊真的压下来的时候,她只感觉脑袋瞬间变得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到了,只剩下身体的真实感觉。

  那是一种,笔墨难描的滋味,奇异而且……美妙!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