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过去,黎明初现!

  林昊、韩雪、血月纷纷醒来。

  林昊的身体状态看起来已经好了很多,人已经不再昏昏沉沉,手脚也有了力气,原本苍白的脸上恢复了血色。韩雪的状态则更好,整个人精神奕奕,容光焕发。反倒是血月,挂着一对熊猫眼,哈欠连天,似乎失眠一整夜似的。

  林昊与韩雪见她这样,心里却有些纳闷,这妮子昨晚睡得很沉,完全没有什么动静,连身也都没翻几下啊!

  太阳既然已经升起,新的一天也来临了,他们必须为了在荒岛生存下去而努力。因此一大早,韩雪与血月便提着篮子去赶海。

  只是很可惜,昨夜并没有暴风雨,海滩上也没有太多的海鲜,韩雪和血月在海滩上寻觅一上午,也只捡回了半篮子的东西。

  三人勉强吃了一顿之后,林昊便道:“下午的时候,我去钓鱼吧!”

  血月立即兴奋的道:“好啊好啊,我最喜欢钓鱼了。”

  韩雪疑惑的问:“你有工具吗?”

  林昊道:“没有可以自己制作的嘛!”

  韩雪道:“你用什么制作?”

  林昊拿来了自己几乎随身不离的包,打开之后,从里面找出了缝合专用的弯针,用镊子夹着放在火上烤了一下,烤红之后弄弯,最后变成了一个钩型之后便道:“你们看,这不就是一个鱼钩了吗?”

  韩雪道:“鱼线呢?”

  林昊又将缝合线拿出来,穿到了自制的鱼钩上,没有多长,只有2.7米,刚好是最短台钓的线组长度,接着他又在窝棚不远处的树林中砍来一根细小又有韧度的笔直小树,用它作为鱼杆。

  钓具准备好之后,林昊试了试,感觉还很牢固,大鱼不敢说,三四斤的鱼是可以钓上来的!

  看着他简陋得不行的鱼具,血月的兴奋度严重的打了折扣。

  韩雪也很是怀疑的道:“林昊,这个样子,你确定真的能钓到鱼?”

  林昊道:“我觉得可以的。”

  韩雪指了指窝棚道:“那你去吧。我把这里再收拾整理一下。”

  血月道:“我也陪他去。”

  韩雪点头,林昊重伤初愈,他一个人去钓鱼,她心里也不太放心的!

  林昊和血月两人这就出发,不过走了一阵之后,血月发现他并没有往礁石那边走,反倒是走向沙滩,不禁奇怪的问:“林昊,往这边走干嘛啊?咱们应该去礁石那边啊,那边的水才深,才有鱼的。”

  林昊道:“我知道,可是我们得准备一些诱饵,没有诱饵怎么钓鱼?”

  血月恍然,“哦!”

  两人来到海滩上,弄到了一些小海螺,将诱饵准备好之后,他们才前往礁石那边。

  林昊找到了一处稍为平坦,能坐人,又能看到水面的礁石前,这就坐了下来,然后将小海螺用石头砸开,取了里面的螺肉,挂到钩子上后,这就甩进了水里,至于浮标,用的则是一块小泡沫。

  诱饵抛下去后,剩下的就是等待了。

  钓鱼,尤其是野钓,讲技巧,也讲运气的,但更多的还是要有耐心,血月的耐心明显很有限,诱饵入水后二十分钟,她就有点坐不住了。

  “林昊!”血月张嘴道:“怎么还没有动静呢?”

  林昊道:“没有这么快的,给点耐心吧。”

  血月怀疑的道:“这下面会不会没有鱼?”

  林昊道:“我刚刚看了,下面有鱼!”

  血月道:“那会不会是你的鱼杆不行?”

  林昊道:“鱼杆没问题的!”

  血月道:“可是我看别人钓都是用蚯蚓,或者去渔具店买商品料,你用螺肉真的能钓到吗?”

  林昊道:“可以的!只是需要一点时间罢了。”

  血月道:“反正我没有什么信心!”

  林昊摇头,“你不是没信心,而是没耐心!”

  血月也不否认,反倒大方承认道:“让我呆呆的一直坐着等鱼上钩,我还不如直接下水去抓鱼呢!”

  林昊问道:“你会吗?”

  血月摇头道:“我不会!”

  林昊却道:“我会!”

  血月立即道:“那你钓什么鬼,赶紧下水……”

  林昊摇头道:“我现在身上有伤,不能下水!”

  血月汗了下,只能按耐着继续在一旁陪他,没多一会儿竟然开始打磕睡。

  林昊见她的头像钓鱼一样一垂一垂的,这就轻碰她一下道:“血月!”

  血月立即惊醒了,忙问道:“上鱼了吗?上鱼了吗?”

  林昊摇头道:“没有!”

  血月道:“那你叫我做什么?”

  林昊道:“我是说你那么困,不如回去吧。”

  血月道:“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不放心。”

  林昊道:“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又不下水。”

  血月指了指后面的山上道:“万一那头野熊已经看上你了,又从山上扑上来搞你呢!”

  林昊狂汗,“那是一头公熊!”

  血月道:“也许那头公熊也和我一样呢?”

  林昊道:“呃?”

  血月道:“只喜欢同性,不喜欢异性啊!”

  林昊汗得不行,“血月,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血月道:“我说的又不是笑话。”

  林昊没再理她,继续钓自己的鱼。

  血月挣扎着坐了一会儿后,又开始打呵欠。

  林昊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怎么这么困呢?昨晚你明明很早就睡了,而且还睡得很沉的样子。”

  血月白眼连翻的道:“沉你个鬼,还不是怪你们。”

  林昊:“啊?”

  血月没好气的道:“你们两个在那里搞来搞去,那么大的动静,你觉得我睡得着吗?我又不是死人!”

  林昊吃惊的道:“你没睡着?可我明明听到你打呼的。”

  血月道:“我不装睡,难道坐起来看你们表演啊?”

  林昊:“……”

  血月数落道:“我说你们俩可真能折腾,整整一夜都在那啥,都不用睡觉的吗?”

  林昊汗得不行的道:“我们不是在那啥,是在疗伤。”

  血月啐道:“我信你个鬼,你这个糟老头子坏得很!”

  林昊:“……”

  血月道:“快,把你的腿伸出来。”

  林昊疑问道:“你要干嘛?”

  血月道:“给我当枕头,让我睡一觉!”

  林昊犹豫着道:“这……真的好吗?”

  血月道:“有什么不好的?我如果回去的话,根本就不能睡,你那一刻也闲不下来的老板肯定要支使我干这干那的,我还不如在这里睡一会儿呢!”

  林昊道:“我是说我是男的。你是女的,我们……”

  血月道:“这有什么?你不要当我是女的就行了。反正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女人。而且我们迟早不是要那什么的吗?现在算是提前培养感情了!”

  林昊:“……”

  血月同是不管不顾,直接侧躺下来,把头枕到了他的大腿上,然后交待道:“我眯一会儿,等下有鱼你就叫我!”

  林昊无奈的道:“好吧!”

  时间在等待中又过去了半个小时,可仍然没有鱼上钩。

  没等他开始怀疑人生,身下已经传来一声叹息。

  林昊疑惑的道:“血月,你没睡着?”

  血月道:“没有,我刚刚是很困的,可是一躺下来就醒了。”

  林昊道:“为什么?”

  血月道:“还是不能习惯,不能接受跟一个男的这么亲腻!”

  林昊道:“呃?”

  血月道:“枕在你的腿上,我总会想起童年被残虐的时候。”

  林昊道:“……我又不会伤害你。”

  血月道:“可你是个男的,我对男的就是抗拒,被男的碰一下我都感觉反胃恶心!”

  林昊听得很纳闷,心想既然是这样,那你干嘛还枕着我的大腿呢?

  血月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缓缓的道:“可是我就算能拒绝全天下的男人,我也不能抗拒你,因为我不跟你好的话,我是活不了的。所以我得积极一些,就算是拼尽所有的心血,我也要接受你。”

  林昊有所感触的赞道:“血月,你很努力!”

  血月道:“为了自己,为了活着,我是必须努力的。难道你不是吗?如果你不是的话,你就不会诈死逃出古堡了。”

  林昊微微点头,“是的,我也一样。”

  血月道:“大家都这么苦逼,那就谁也别嫌弃谁了。”

  林昊道:“我没有嫌弃过你的。”

  血月道:“可是我嫌弃你。”

  林昊道:“呃?”

  血月道:“这几天你一直和老板厮混,老板还说洗了几回澡,可你却一次都没有,现在身上熏死人了!尤其是你下面……”

  林昊终于忍不住了,伸手推她的头,“你离我远点吧!”

  谁知血月却反手抱紧他的腿道:“我偏不。”

  林昊道:“我是说有鱼了,你赶紧放开我!”

  血月吃了一惊,赶紧的撒手,然后坐了起来,垂眼往水中一看,果然发现浮标开始颤动起来。

  林昊目光紧紧的盯着浮标,在它将要沉入水下的瞬间,果断的提杆。

  松散的鱼线一紧,呼呼作响,鱼上钩了,而且还不小的样子。

  林昊的手紧紧握着鱼杆,可是没敢发力,因为缝合线不比真正的鱼线,没有收缩的韧性,太过用力就会被扯断。

  血月见状则叫道:“哎呀,你把它拽上来啊,这样撑着搞屁啊!”

  林昊没有听她的,仍然紧撑着杆,任由鱼线一会儿往东拽,一会儿往西拽,只是时不时的又导一下它的方向。

  这是钓鱼技巧中的溜鱼,钓到了大鱼后就必须得这样操作,如果生拉硬拽,那就会断线断杆。

  血月却完全不懂,看见他这样不紧不慢的,生怕鱼给跑了,急得一个劲儿的跺脚,后来实在忍不住了,一把扑过去,抢过林昊手中的鱼杆,用尽全身力气的往上提,一条鱼浮出了水面!

  大鱼,一条足有七八斤重的石斑!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