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天爷对林昊,显然还是很宠爱的。

  在浩瀚无情的大海上,他说要活下来,真的就活下来了。在没有食物的原始荒岛上,他说要钓鱼,真的就钓到了鱼。

  这条重达七八斤的石斑,如果真的能钓上来,那是足够林昊等三人饱餐一顿……不,两顿都可以了。然而问题是,他能钓上来吗?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的话,那是没有问题的,以他沉稳的性格,精湛的钓技,只要他慢慢的溜鱼,一直溜到它筋疲力尽,那就可以成功把鱼弄上岸。

  只是血月扑上来强插一手,那就真的不好说了。

  血月看到鱼被自己拽出了水面,而且还是条大鱼,顿时更兴奋了,嘴里哇哇的尖叫起来,身体几乎与林昊挨得更紧,丰满的胸挤着他的手臂,握着鱼杆的双手则更是用力。

  林昊的心神原本全在鱼杆上的,可是被她突然扑上来,还被蹭来蹭去,瞬间就有所失神,发现她更是用力的拔鱼杆的时候,想要出声阻止她,可这个时候明显来不及了。

  “啪”一声响,细树枝做成的鱼杆承受不了血月的暴力提陈,顿时断成了两截。一截落到了水中,一截仍被两人用四手握着!

  落到水中的那一截在鱼的拖拽下,像是火箭一般迅速的往大海外面窜去。

  林昊下意识的就想纵身往海里扎去,可是想到自己身上的伤是不能碰水的,终于还是忍住了,眼睁睁的看着石斑带着鱼钓,鱼丝,以及那半截鱼杆远去。

  一直到鱼杆消失在海面上,血月才喃喃的道:“林昊,你这鱼杆一点也不结实啊!小小一条鱼就能把它弄断。”

  林昊苦笑,“你这么生拉硬拽,就算不断杆,那也得断线的。”

  血月道:“要不然应该怎么办?”

  林昊道:“用巧劲,柔劲,慢慢的控制着它,等到它乏力,没有力气再挣扎才把它弄上来……算了,鱼都已经跑了。”

  血月埋怨的道:“你怎么不早说呢!”

  林昊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你会突然扑上来。”

  血月垂下头道:“我看见你慢悠悠的,实在忍不住!”

  林昊看着手中的半截鱼杆,无奈的扔掉,然后转身道:“咱们回去吧!”

  血月不甘心的道:“就这么回去了?”

  林昊道:“不回去怎么办?”

  血月问道:“你还有鱼钩吗?”

  林昊道:“缝合的弯针是有的,可是线已经被我用完了。”

  血月道:“那就是说没办法再钓鱼了?”

  林昊叹气道:“在没找到线之前,没法钓了。”

  血月道:“可是咱们两手空空的回去,晚上吃什么呢?”

  林昊被问着了,挠头道:“这……确实是个问题。”

  血月提议道:“要不,咱们直接下水去抓鱼吧!我看这礁石附近好像藏了挺多鱼的。”

  林昊摇头道:“我在落入海中之前,已经受了重伤,落到海上之后,又再次受伤,来到这座岛后上山又被熊抓伤了,现在新伤旧伤全都没有愈合,不但战斗力变成负五的渣渣,身体也不能碰水,碰水就可能发炎,只会雪上加霜。”

  血月道:“你不能下水,我可以啊!”

  林昊惊讶的道:“你!?”

  血月挺了挺自己丰满的酥胸道:“小瞧人是不是,潜水可是训练岛的基本项目,我在水下最少能憋气四分钟!只要有合适的工具,我应该能捕到鱼的。”

  林昊看了看海面,发现今天还算风平浪静,于是就道:“行吧,我给你做一个鱼叉,不过你要小心点儿!”

  血月道:“OK!”

  林昊这就拿着韩雪的那把尖刀,走到岸边的树林旁,砍了一根笔直的小树,以及一些藤条,将树枝稍为处理一下后,这就用藤条将尖刀绑在树枝的末端,确定已经完全牢固之后,这才交给血月。

  血月举着林昊做的简易鱼叉做了几个捅刺动作,感觉还算顺手,这就准备下海。

  只是在下海之前,她却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不止是脱下外面穿的,连里面穿的也一股脑儿的脱了,变得全身赤条条的。

  林昊看得目瞪口呆,“血月,你……这是干嘛?”

  血月道:“我可不想一会儿上岸后还穿着湿漉漉的衣服,那样不但会很难受,而且很容易感冒的。”

  这话,好像也没毛病,可是这样真的合适吗?

  林昊苦笑不迭,血月似乎并没有将自己当作男人啊!

  事实上,血月并没有不把他当男人,她只是没将自己当作女人罢了。

  要知道就算是同志,也分攻和受的,而她所扮演的无疑就是攻,潜意识里将自己一直当作男的看待。

  脱完衣服后,见林昊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她,虽然有那么点尴尬,但想到以后,她还是迅速的克服了这点尴尬,落落大方的在他面前转了一圈,然后问道:“林昊,我的身材怎么样?”

  林昊不敢再直视她了,因为正被帝经后遗症折磨的他,几乎无时无刻都在想着那件事情,他怕自己再看多两眼就会忍不住扑上去。因此只是粗浅的又看一眼后,这就挪开目光道:“好,很好呢!”

  血月不满意这个答案,继续问道:“那我和老板比,是我的身材好,还是她的身材好?”

  林昊敷衍的道:“都好,各有千秋,各有千秋。”

  血月道:“那等你身体完全康复了,你愿意跟我……什么吗?”

  林昊已经被弄得口干唇燥,完全没办法思考了,只能下意识的连连点头。

  血月这才终于心满意足笑了起来,然后扬了扬手中的鱼叉道:“行,我现在就下去抓鱼,把你的身体养得好好的,然后我们就那什么!”

  林昊:“……”

  血月拿着鱼叉下了水,一直到她的身体完全没入海面,林昊才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体内被沸腾起来的血液却怎么也没办法平熄!

  他想让自己平静下来,连连的深呼吸,可是没有用。他又想要找点什么事来做,捡些海螺或刮些海藻,可完全无法集中精神。

  在礁石上的他,仿佛被放在热锅上的蚂蚁,团团难转的烦躁不安,唯一想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扑进海里,跟血月那什么。

  如果他真的敢这样做,血月肯定不会反对的,反倒会予索予求的欣然受之。可问题是林昊不敢。

  血月是个女孩,不是女人,对他的身体有害无益!

  此时此刻,他能找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韩雪。

  一想到韩雪,他就再也压抑不住了,连招呼也来不及跟下面正忙着找鱼的血月打一下,立即就转身往窝棚那边跑去。

  回到窝棚后,发现里面空空如也,根本没有韩雪的身影。但不远处的树林中却有着阵阵动静。

  林昊赶紧的往树林走去,然后就看到了韩雪,她正在那儿割着棕叶,显然又想编织什么东西以便生活所需。

  看见林昊急匆匆的跑来,韩雪疑问道:“钓到鱼了吗?”

  林昊摇头道:“没有!”

  韩雪道:“那你跑回来干嘛?”

  林昊吱唔着道:“……我身上难受!”

  韩雪道:“哪儿难受?”

  林昊没有回答,只是垂下了头。

  韩雪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瞬间就明白过来了,脸也红了起来,然后低声数落道:“你到底是什么变的?昨晚……已经一整夜了啊!现在总共也没过几个小时,你又……”

  林昊道:“我也不想,可真的很难受。”

  韩雪苦声道:“你这个帝经,虽说能救命,可也要人命啊!”

  林昊难受得不行,满头大汗的道:“老板,我,我……”

  韩雪叹了口气道:“那我们回营地去吧!”

  林昊摇头道:“不要回去吧,一会儿血月也要回去的,被她撞上就不好看了。”

  韩雪轻横他一眼道:“她看得还少吗?”

  林昊没有说话,只是仍然摇头。

  韩雪左右看了看,然后指着一片稍为浓密又平坦的草丛道:“咱们去那儿吧!”

  林昊连忙点头,并带头走进了草丛,然后像是红高梁里面的镜头一样,手脚并用的将草丛踩踏出一个圆。

  韩雪进来之后,他就一把将她扑倒在草丛上,弄得她不由轻打他一下,埋怨的道:“你就不能温柔一点吗?”

  林昊浑身像着了火似的,哪能温柔得起来,仍然粗手粗脚的。

  韩雪见状便一翻身,将他压在身下道:“还是我来吧!你躺着就好了。”

  没多久,草丛里面开始了香艳的一幕。

  只是又没过多久,山上也传来了动静,仿佛地震似的,而且一波接着一波,给人一种地动山摇的感觉。

  这突如其来的巨大动静,弄得草丛里的两人瞬间停了下来,纷纷从里面勾出头来查看!

  这一看,两人不由纷纷脸色骤变!

  熊,一头野熊,一头体型巨大,最少有一千斤左右的野熊!

  野熊似乎闻到了两人的味道,一边勾着鼻子嗅来嗅去,一边往林昊与韩雪这边的草丛走来……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