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从来都赶不上变化。

  林昊原本是打算在荒岛花上三五个月的时间,自己造一艘船离开的,没想到船说来就来了,完全不给他一点思想准备。

  不过既然船已经来了,他又会开船,还会看航海图,荒岛上的罂粟也让他一把火烧了,那他还有什么好犹豫的,自然是赶紧带着两女离开。

  当渔船渐渐驶离海岸,血月却忍不住眺望那个生活了将近一个月的窝棚,心里没有不舍,只有遗憾!

  麻痹,眼看着马上就可以解除血咒了,结果船就来了。

  韩雪看着在窝棚前不停挣扎嚎叫的楚雄一等人,由问旁边正在驾船的林昊,“他们怎么办?”

  血月道:“让他们自生自灭吧,反正通通都不是好人。也就是我们三个武功身手好,搞掂他们轻而易举,要是换了普通人,现在恐怕已经惨遭他们的折磨与凌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韩雪想想,觉得血月的话是很有道理的,这些人都有枪,而且还在岛上种罂粟,无疑个个都是利欲熏心之辈,发现荒岛上有落难的女人,绝对不会善待她们,只会凌虐过后残忍杀掉。

  血月回头又看一眼后,突然就笑了起来。

  韩雪问道:“你笑什么?”

  血月道:“我突然想起了一个笑话。”

  韩雪道:“什么笑话?”

  血月缓缓的道:“一群男人和一个女人流落荒岛,一个月后这个女人自杀了,因为她觉得这个月发生的事情太恶心了;后面一个月那些男人把那个女的埋起来了,因为他们觉得这个月发生的事情太恶心了;接下来一个月那些男的又把那个女的挖了出来,因为他们觉得这个月发生的事情太恶心了;最后一个月,上帝把那个女的复活了,因为上帝觉得这个月发生的事情太恶心了。”

  这车开得猝不及防,韩雪完全跟不上,而且感觉有些反胃,只能赏她一记白眼,然后便问林昊,“咱们现在该怎么行驶?”

  林昊指着驾驶舱侧边的一副航海图道:“我们现在大概是在这个位置,沿着这条航海线往东南方向行驶四百海里左右,就是我们国家的海域,到时候不等我们靠岸,就会有人迎接我们的。”

  韩雪道:“谁会来迎接?”

  林昊道:“我们国家的海警!”

  韩雪一下就明白了过来,这艘渔船是外国的,进入自己国家的海域,自然会被拦截下来的。

  入夜时分,渔船在一个海湾住停了下来。

  林昊回家心切,原本是打算日夜兼程的航行,可是韩雪感觉夜里行船不安全!

  他们对周围的海域一点也不熟悉,渔船的设施又极为简陋,万一撞上暗礁什么的就功亏一篑了,所以就强迫林昊停了下来,休息一夜,明天天亮再继续出发。

  林昊拗不过她,只能妥协。

  渔船是专业的捕捞船,不算小,上面不但有好几个舱房,还有一个厨房,厨房里柴米油盐酱醋茶一应设施俱全。

  船一抛锚停下,血月和韩雪一起下厨,开始做晚饭。

  没多久,一桌真正的饭菜便摆上了桌,除了牛肉,鸡肉,猪肉外,还有米饭。

  看着眼前香喷喷白米饭,林昊真的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忍不住道:“亲爱的米饭,久违了啊!”

  两女闻言不由都笑了起来,可也深有同感,真的很久没吃到米饭了。

  韩雪道:“我放了五个人的米,三个人吃,有多没少,咱们都可以敞开了吃!”

  血月道:“对,吃饱了才有力气干活!”

  正端着碗不停扒饭的林昊停下来问,“干什么活?”

  血月避而不答,夹了好几块牛肉放进他碗里,“你先吃饱再说。”

  林昊只好继续埋头苦吃,说实话,两女做饭的手艺远远赶不上他,可是他却吃得比以前任何一顿饭都香。

  吃过饭之后,血月竟然还在船舱里找到了茶具与茶叶,然后就烧了一壶水,给林昊沏了一壶茶。

  林昊喝着茶,看着外面的月色,长吁一口气道:“这才是人过的生活啊!”

  血月凑过来,讨好的道:“老板,还需要什么服务吗?”

  “不需要了!我现在感觉前所未有的满足。”林昊应了一句,扭头看看,发现韩雪不见了,疑问道:“雪姐呢?”

  血月道:“她去下面的舱房休息了!”

  林昊看看时间,这才晚上八点钟,“这么早?”

  血月道:“早睡早起身体好啊!”

  林昊道:“你干嘛不去?”

  血月十分直接的道:“我在等你!”

  林昊道:“等我干嘛?”

  血月道:“你之前答应我什么的?”

  林昊认真的想了想,这才想了起来,自己好像答应了她,今晚给她解除血咒的,犹豫一下就道:“血月,要不这样行不行,咱们很快就能回家了!回到家之后,我给你想办法,用比较正式的方法给你解除血咒,我有一个生化实验室,还有一个团队,我……”

  血月想也不想的道:“不行!”

  林昊道:“为什么?”

  血月振振有词的道:“你下午的时候已经说了,咱们最少还得四天左右才能回到羊城,到那个时候,我身上的血咒已经发作了,我也已经死翘了。”

  林昊道:“可是……”

  血月眼眶突然红了起来,“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救我是吗?”

  林昊摇头道:“不,我想救你的。”

  血月道:“那你还等什么?”

  林昊苦笑道:“我一直把你当兄弟,不能睡在一起的。”

  血月道:“没问题的,睡过之后,我们还是兄弟!”

  林昊汗得不行,“这……”

  血月则是不管不顾,一下就扑了上来,将他压倒在甲板上后,开始撕扯他身上的衣服。

  林昊被吓到了,连连推拒道:“血月,你别乱来。”

  刷地一下轻响,血月的手中多了把尖刀,抵着他的太阳穴,十分阴沉的道:“林昊,我已经忍你很久了,你最好就老实点配合我,否则我会做出什么来,我自己都不知道的。”

  林昊苦笑连连道:“你这又是何必呢!”

  血月放下刀子道:“你最好不要动!”

  林昊定定的看她一阵,终于无奈的长叹口气,然后闭上了眼睛。

  血月见状,知道他是妥协了,便再不迟疑,赶紧的将他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然后就胡乱的扒拉自己的衣服……

  林昊已经打算好了,为了避免受后遗症的折磨,不发动帝经,不吸取她的元阴,可是事到临头,帝经却自然而然的运转起来,血月的元阴也源源不绝的进入他的身体。

  当他意识到不妙的时候,立即就想阻止,结果却发现自己完全不受控制,仿佛当时在海上饥渴难奈之际,突然有人把淡水往嘴里灌,无法自控作出吞咽动作似的。

  好容易终于能够自控的时候,血月的元阴已经通通进入了他的身体,虽然没有与他原来的气息融为一体,可已经无法推出去了。

  完了,这回是真的完了。

  林昊苦叹连连,可事已至此,除了认命的接受,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他只能主动运行帝经,敞开丹田,将血月的元阴迎进去,缓缓的与自己的气息融为一体,并与血月进行气息交换。

  战斗是从晚上八点一刻开始的,一直到了凌晨三点多,这才宣告结束。

  当血月离开他的身体之际,林昊也终于张开了眼睛,幽怨无比的看着她道:“这回你称心如意了吧?”

  血月垂眼看看自己,轻横他一眼道:“我也牺牲很大的好不好,我也不想的好不好,如果不是为了活命,我怎么会这样做?”

  林昊仍然很幽怨的道:“反正我这回是被你害死了!”

  血月疑问道:“现在就开始难受了吗?”

  林昊道:“现在还没发作,等到天亮发作起来,那就有我受的了。”

  血月张开双手抱着他道:“你放心吧,我既然把你给上了,我就会对你负责的。”

  林昊再次苦笑起来,因为他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认真的想想,角色反转了,自己说的那些话原本应该是血月说的。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