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有惊无险,柳思思总算抵达了林家大宅。

  汽车直接开到了大门口,门前已经有下人在迎候,看见车子停下来,立即有人撑了伞上前,将后排座的柳思思接下来,簇拥着进入大门。除了林家上下,没有谁看清楚进去的是什么人,甚至连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在宅内最大的主人房里,柳思思终于看到了林昊,这就再也顾不上别的,赶紧扑上去一把抱住了他。

  林昊已经收到车队遇袭的消息,轻抚她的后背以示安慰。

  柳思思伏在他的怀里,轻吸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一颗悬着的心慢慢的放了下来,然后见他始终没出声,不由道:“说句话不行吗?”

  林昊想了想,终于挤出一句,“嫂子,让你受惊了!”

  柳思思狂汗,小粉拳轻锤一下他的胸膛,“死变态,到现在还叫我嫂子。”

  林昊道:“我已经叫习惯了。”

  柳思思抬起头来,轻横他一眼,如幽似怨的道:“你是故意不改口的吧!”

  林昊道:“呃!?”

  柳思思突然又道:“每次来见你,每次都受惊的。”

  林昊茫然的道:“哪有,没有吧!就这一次。而且也只是一场虚惊罢了!”

  柳思思道:“每次都是虚惊好吧!”

  林昊:“啊?”

  柳思思道:“如果不是虚惊,我应该已经怀上了!”

  林昊狂汗,这才终于明白她说的到底是什么精。

  柳思思又横他一眼道:“还不赶紧给压压惊!”

  林昊苦笑,女司机一旦飙车,他真的有点跟不上了,只能问道:“要怎么压?”

  柳思思道:“先伺候我洗个澡,然后陪我休息,呃,不对,一个人说是休息,两个人应该说是睡觉!嗯,然后陪我睡上一觉。”

  林昊只好点头,然后道:“嫂子,我带你去浴室。”

  柳思思凑了过来,在他耳边低声道:“其实,我很喜欢你这样叫我的,尤其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听起来特别的刺激。”

  林昊:“……”

  “林昊!”柳思思脸红红的低声问:“我是不是很不要脸?”

  林昊反问道道:“你到现在才发觉吗?”

  柳思思终于忍羞不住,伸手拧他一把,可是又舍不得用力。从前的泼辣刁蛮劲儿尽失,变得如水般温柔。

  看着她含情脉脉,百依百顺的样子,林昊突然道:“我有点怀疑,现在的你,还是不是你了?”

  柳思思道:“我怎么不是我了?”

  林昊道:“以前你很厉害的,一天到晚凶巴巴的,我那时候都有点怕你呢!”

  柳思思问道:“现在呢?”

  林昊道:“现在你这个样子,我还怎么怕!”

  柳思思笑了起来,脸上露出了迷人的浅浅酒窝,“我呀,一直是头母老虎,以前是,现在也是,而且现在比以前更凶,公司里的下属,通通都畏我如虎的。可是呢?我虽然是母老虎,你却是一只公的。”

  林昊道:“我可没有多凶好不好?”

  柳思思道:“你就是不凶,所以才要了我的命。”

  林昊笑了起来,拉起她的手,进入浴室,然后在大浴缸里放温水,两人就坐在浴缸旁边,卿卿我我的聊天。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柳思思根本不想泡澡,直接就想将林昊就地正法,可她是个爱干净的女人,长途跋涉下来,不收拾得香喷喷的,她哪好意思跟林昊缠绵。

  等待浴缸水满的时候,柳思思不由想起刚才路上的一幕,心有余悸的道:“林昊,你招惹的是什么人?”

  林昊道:“很强大很可怕的人,而且不止一个。”

  柳思思道:“你吓唬我!”

  林昊摇头,严肃的道:“没有,我说的就是事实。从我回来石坑村开始,就是麻烦缠身的,只不过现在才算是真正发作罢了。”

  柳思思沉默了。

  林昊问道:“你怕吗?”

  柳思思点头,“怕!”

  林昊道:“如果你怕,可以先离开羊城,我安排你到国外避一段时间,在我的麻烦没有解决之前,不要回来。还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跟我彻底断了关系……”

  柳思思的秀眉蹙了起来,然后越蹙越紧,最后霍地一下站起来,叉着腰喝问道:“姓林的,你什么意思?”

  林昊道:“我没什么意思!”

  柳思思道:“你是玩腻了老娘,想用这个借口将老娘一脚踢走吗?”

  林昊苦笑,“这话从何说起……”

  柳思思打断他道:“不错,我确实是离过婚,跟你的时候不再是黄花大闺女!最宝贵的东西没有了。可是我已经把别的第一次通通都给了你,想方设法的补偿你,那些事,从前就算打死我都不会去做的。我为了你,已经到了这种没脸没皮的田地,你还这么对我?”

  林昊汗道:“我怎么对你了!”

  柳思思道:“穿上裤子就翻脸啊!”

  林昊哭笑不得的道:“我只是不想你因为我而无辜丧命罢了。”

  柳思思撇嘴道:“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林昊道:“你可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柳思思冷哼道:“你从来就不是好人,你要是好人,你就不会千言百计的撩我。”

  林昊愕然的道:“我怎么撩你了?”

  柳思思道:“你费尽心思的帮我,治我,让我对你放下敌意,对你产生好感,最后又无可救药的爱上你,还不算是撩我吗?”

  林昊哭笑不得,投降的道:“行行行,你胸这么大,你说什么就什么行了吧!”

  柳思思垂眼看了一下自己的胸,然后终于没忍住,卟的一下笑喷了,只是笑了笑后又忍不住骂道:“混蛋!”

  林昊道:“是你自己说怕,我才这样说的!”

  柳思思道:“是啊,我确实怕死,怕得不得了。但这和我跟你在一起有毛的关系啊!”

  林昊叹口气道:“我现在才发现,你还是你,蛮不讲理起来,跟从前是一模一样的。你既然怕,那就离开我,那样就不会死了,怎么就没关系呢?”

  柳思思反问道:“怕死就不跟你在一起了吗?我还怕喝水会被噎死呢,我就不喝了吗?我还怕坐车会被撞死呢,我就不坐车了吗?我还怕你整天跟别的女人胡搞会得病,然后传给我呢,我就不跟你搞了吗?”

  听到后面一句,林昊真不知道是笑好,还是气好,“你不要说得那么难听行不行?”

  柳思思道:“难听的从来都是事实。”

  林昊道:“好吧。你赢了。”

  柳思思道:“林昊,借用你的一句话。”

  林昊道:“什么话?”

  柳思思道:“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警告你,如果你再敢说让我离开你的话,我保证会害得你鸡毛鸭血,永无宁日!”

  林昊愣住了,半响才道:“好吧,你又赢了!”

  柳思思赏他一个白眼,瞥见浴缸的水差不多满了,这就道:“还愣着干嘛?”

  林昊心中有气,耿着脖子道:“不愣着干嘛?”

  柳思思伸手将他一把拽过来,然后又脸皮厚厚的道:“这几天出差在外,我可想死你了,赶紧把衣服脱了,咱们先来个鸳鸯戏水再说!”

  林昊汗道:“柳思思,你的脸呢?”

  柳思思道:“命我都不要了,我还要脸?”

  林昊见她已经跪到自己跟前,解自己的腰带,不由再次叹气,这个女人再一次赢了。

  一场水花四溅的鸳鸯戏水之后。

  两人从浴室里出来,柳思思便光着身子钻进了被窝,然后对林昊道:“好了,我已经饱了,要马上睡一觉。你要干嘛就干嘛去吧!反正两个小时内不要吵我,否则别怪我翻脸。”

  林昊苦笑道:“你这才是真正的穿上裤子就翻脸吧。”

  柳思思道:“你错了!”

  林昊道:“呃?”

  柳思思道:“我没穿裤子呢!”

  林昊被彻底打败了,不再管她,自己穿上裤子衣服,整理好后,这就出了房间。

  这个时候,左佑已经回来,安静的候在小院外面,看起来有些狼狈。

  林昊走出来后,这就问道:“你有受伤吗?”

  左佑道:“一点皮外伤罢了!”

  林昊道:“手下的人呢?”

  左佑道:“有几个伤得比较严重,送医院去了,不过没有生命危险。”

  林昊道:“来的都是杀手?”

  左佑摇头,“不完全是,只有五个是身手厉害的,别的也就是普通的打手。”

  林昊道:“我交待你的事情呢?”

  左佑点头道:“已经照二少爷的咐咐,故意留了个活口,而且把追踪器装到他的身上。”

  林昊道:“现在信号在哪儿?”

  左佑将一个平板电脑拿出来,指着在地图上在不停移动的红点信号道:“还在兜着圈子!”

  林昊道:“让他兜吧,等他停下来再告诉我。”

  左佑道:“知道了。”

  林昊道:“算了,平板给我,你受了伤,先去好好休息吧!”

  左佑道:“二少爷,不用的,我这点伤……”

  林昊摇头打断他,“听我的,先去休息,我们接下来会有一场硬仗要打。你不能缺席。”

  左佑只好点头,然后一拐一拐的走了!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