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简是个自大的人,他也有自大的本钱。

  这一次出手,他觉得不会有丝毫意外,范明就是个废物,手无扶鸡之力,否则他的婆娘怎么会轻易被勾引。

  只是他抬起手的时候,却发现身上突然没力气了!

  四肢变成了面条一般,软软的完全抬不起来,然后整个人就缓缓的瘫倒在地上。

  这,这是什么情况?

  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黑简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自己莫名其妙的就中了暗算?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啊!

  范明对这个顶级杀手,原本是畏如蛇蝎的,因为对方随便伸个手指头就能将自己弄死,只是看到他现在这个模样,知道他已经成了无牙老虎,退壳螃蟹,胆气终于壮了!

  犹豫半响后,他终于一巴掌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黑简脸上挨了一记结实的大耳光。

  黑简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想要伸手去捂,可是手却完全抬不起来!

  此时的他像是高位截瘫似的,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

  “你,你……”黑简愤怒无比的瞪着他,“你敢打我?”

  “打你?”范明比他更愤怒,“打你绝对是轻的。我TM要阉了你!”

  黑简怒道:“你敢!”

  范明从身上掏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目光森寒地盯着他的下身,“你说我敢不敢?”

  黑简被吓到了,声音发颤的道:“范明,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范明冷声道:“我跟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黑简恐惧的道:“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范明哼道:“你忘了你刚才抽的烟吗?”

  黑简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刚才抽的烟会有问题,“你在烟里面放了什么?”

  范明道:“我不知道!”

  黑简愕然的道:“你不知道?”

  范明道:“东西不是我放的。”

  黑简道:“那,那是谁放的?”

  范明没有说话,只是扭头看向自己的那辆车。

  车后排座上,一个人从那里坐了起来,刚开始黑简以为那是送水工张小强,因为对方穿着张小强一样的衣服!

  只是当人从车上下来的时候,黑简就惊得眦目欲裂,因为此人竟然是林昊,他想要毒死的那个林昊。

  “你,你!”黑简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范明,这是怎么一回事?”

  范明淡漠的道:“我说过了,我虽然恨这个人,可是我不会因为恨他就害死范家所有的人。”

  黑简道:“就因为这样,你就背叛我们?”

  范明阴沉的道:“还有一件事,是我忍屎忍尿也无法忍受的。”

  黑简听得心中一惊,终于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事!

  范明面露凶残的笑意,“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是不是?”

  黑简艰难的道:“我,我不知道!”

  范明伸手掏出了手机,然后打开了一个视频,将它推到黑简的面前。

  画面中,黑简和葛飞燕交叠的坐在餐桌前,正在做着不堪入目的事情,而范明则是醉得如一瘫烂泥的趴在旁边。

  范明悲凉无比的惨笑道:“黑简,现在你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

  黑简喃喃的道:“这个,不,范明,你听我解释,这,这是你的女人勾引我,不是,我……”

  解释很无力,也很蹩脚,在默哀大于心死的范明面前,完全没有用。

  范明凄然的笑道:“我知道,这是我活该,明知道是与虎谋皮,明知道是引狼入室,明知道是家破人亡,我却还是这样做了。可就算这样,我也不会放过你,我死也不会放过你!”

  黑简惊恐万状的道:“范明,你不要杀我,杀了我,梁少秋,还有我黑锋国际不会放过你的。”

  范明道:“你觉得到了这个时候,我还会在乎生死吗?而且我也没有资格决定你的生死。”

  黑简看见他手握着匕首,步步逼近,害怕得整张脸都扭曲了,“那,那你要做什么?”

  范明道:“我说了,我要阉了你!”

  “不,不,不要!”黑简眼看着范明神色决然的扯下了他的裤子,知道向他求救已经无用,只好看向一旁的林昊,“林,林少,你救我,救救我,我还有用,我对你有用的。我可以帮你对付梁少秋,我可以为你背叛黑锋国际。”

  林昊点头,“我知道。”

  黑简心中一喜,忙不迭的道:“那你阻止他,阻止他。”

  林昊摇头道:“你这个人对我来说,或许有用。可是你的鸟对我来说,那是没鸟用的。”

  黑简还要说什么,可是身下突然一凉,然后剧痛便在身下涌了起来,顿时痛得他像杀猪一般嚎叫了起来。

  范明将它的命根切下来后,恨恨的甩在地上,可仍然不解气,上前一脚剁了下去,还用脚跟转了几下。

  黑简惨痛无比的嚎叫,“不,不要!”

  范明终于报了绿帽之仇,可是脸上没有喜色,反倒是落下了眼泪,然后就号啕大哭起来,冲上去一边对黑简拳打脚踢,一边骂道:“你这个人渣,禽兽,你在上我的老婆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有这样的下场,你有没有想过?呜呜,我要弄死你,我要弄死你!”。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看着范明,他觉得这厮确实很可怜,不过也顶多是同情几秒钟罢了。

  林昊上前,伸手轻扯一下,将他扯到了一旁。

  黑简身下剧痛无比,想要翻滚一下来缓解疼痛,可是身上又没有力气,除了无助的嚎叫,只能嚎叫,不停的嚎叫。

  林昊在黑简面前蹲了下来,看着鼻青脸肿,身下又血流不止的他,心中却没有同情!

  不作是不会死的,自己要作死,谁能救你呢?

  黑简知道,自己再这样痛下去,失血下去,绝对是死路一条,连声哀求道:“林少,救救我,救救我。”

  林昊漠然的看着他,半天后终于开口,“我做的事,杀的人,不是为了利益。”

  黑简感觉这话有点耳熟,回想一下,自己似乎刚才才对范明说过,只不过意思相反。

  林昊道:“但是对你,我觉得要讲一下利益。要不然救你这样的人有什么意义。”

  黑简终于明白了,“我有用的,我真的有用的,我可以帮你对付他们的。”

  林昊道:“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

  黑简道:“可以的,可以的,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发誓。”

  林昊道:“你这种人,杀人无数,淫人妻女,心中早已没有信仰,我信你个鬼!”

  黑简道:“林少,林少,你要怎样才信我?”

  林昊道:“我当然有自己的办法。”

  黑简确实是死不足惜,不过现在他还不能死。

  林昊伸手在他的腹部周围的重要穴位点了点,稍为止住流血的势头后,便不再看他一眼,而是转头道:“范明。”

  范明赶紧的过来,哽咽着道:“林少!”

  林昊道:“哭是没有用的。哭也不能解决问题。不管受多大的罪,男人也不应该哭。更何况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范明被骂得羞愧难当,终于抹掉了脸上的泪痕。

  林昊道:“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兑现了,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做?”

  范明道:“我,我要离婚!”

  林昊不置可否,“反正你已经离了两次,也不在乎这一次了。可是这跟我没关系!”

  范明道:“我……”

  林昊道:“我跟柳思思的事情,虽然不像你想的那样,但我不想跟你解释。因为我不需要你的理解。”

  范明沉默下来,没有吱声。

  林昊道:“现在,我反倒想跟你算账。”

  范明听得一惊,“林,林少!”

  林昊道:“你引狼入室的行为,不但害得你自己带了绿帽,还差点害死了我林家上下,以及整个石坑村的人。”

  范明喃喃的道:“我,我……”

  林昊道:“以前的我,很仁慈的,总喜欢以德报怨,喜欢救人于水深火热之中。但不代表我就是个好人,我同样喜欢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范明疑惑的问:“林少,你……要杀我?”

  林昊摇头,“你和黑简一样,都是那种死一千遍都不可惜的渣滓。可是你们死了,对我完全没有意义。”

  范明终于明白了,“我能为你做什么?”

  林昊道:“你这个卧底演得很好嘛,如果不是柳思思在机场看到你,我都怀疑不到你身上。所以,还是继续你的表演吧!”

  范明道:“这……”

  林昊道:“不过你得等一下,我得把你这位连襟的伤势先处理一下。否则只有你一个人的话,怎么演呢?”

  黑简被带回了石坑村的诊所,曾帆给他做的手术,不过不是什么再植,而是缝合修补手术。这样的禽兽,留着根是没用的,只会给更多的女人带来伤害,纵然范明不阉了他,林昊也想将他阉了。

  林昊没有呆在诊所,而是回了家,处理了一下家里的事情后,才回到诊所。

  这个时候,黑简的手术已经做完了,但他身上仍然没有一点力气,仿佛软脚蟹一样……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