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g,妙手小村医!

  以前的时候,梁少秋是天不怕地不怕,怼天怼地怼空气,完全无所畏惧的。

  如果不是这样的性格,他也不会在酒驾如此之严厉的制度下,仍然敢醉酒驾驶,而且在撞出人命之后还敢恃醉行凶。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被弄疯了。

  一场浑浑噩噩的疯颠之后清醒过来,他发现已经自己家破人亡,父亲死了,梁家不复存在。后来,母亲也死了,舅舅也死了。小姨……虽然没死,但在他看来,活着和死了无异!

  他在乎的亲人,一个跟着一个死了。

  这些悲惨,归根结底都是他所引起的,如果那天他没有喝酒,喝酒没喝醉,喝醉不驾车,可能他现在仍然是逍遥快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超级纨绔。

  只是这个世上虽然从来不缺马后炮,可是马后炮永远是没用的。

  梁少秋也觉得这是一个人的错,但那个人不是他,而是林昊!

  如果不是林昊,他不会落到今时今日这样的田地。所以他没有在反省中变得清醒,反倒从反省中变得更加疯狂。

  他要报仇!

  他要弄死林昊!

  在范明接走黑简后,他就开始等待。

  只是时间过去了好几天,黑简仍然没有回来,也没有音信。

  出国治病的这一年多时间,梁少秋觉得这是对他的历练,甚至是一场闭关修炼。

  觉得自己变得成熟,变得冷静,变得强大!

  也正是因为自我感觉良好,他压抑着浮躁,不去理,也不去问,就那样默默的等着!

  黑简离开太白山庄后的第七天,终于回来了,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一起回来的还有范明。

  看见两人同时回来,梁少秋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结局,但还是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

  黑简道:“很顺利,特斯拉病毒已经被我放进了林家的饮用水里。”

  梁少秋道:“林昊死了吗?”

  黑简摇头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梁少秋十分恼怒,“不确定把他弄死,你回来干嘛?”

  黑简苦笑道:“梁少,要确定把死的话,恐怕我也得跟着陪葬。”

  梁少秋道:“什么意思?”

  黑简沉声道:“特斯拉病毒的传染性有多强,梁少应该比我清楚!”

  旁边的毒王叶怀元道:“梁少,病毒既然已经投放到林家的饮用水里,那就不会有问题的。”

  梁少秋道:“万一姓林的没有喝水呢?”

  叶怀元摇头道:“就算他不喝水,他的家人也是要喝水的!只要有人喝水,那就有人得病,只要有人得病,那就会传染所有的人!最后不管是得病的,还是被传染的,通通都必死无疑。”

  梁少秋悻悻的道:“没有亲眼看着他死,我始终不太放心!”

  叶怀元摇头道:“梁少,林昊在你的眼中是一个不共戴天的仇敌,可是在我看来,他只是一个侥幸逃脱镣铐的奴隶罢了,冒着生命危险去确定他的生死,我觉得不值当!”

  梁少秋道:“叶教授,你觉得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叶怀元道:“只要事实真的如黑简所说的那样,那就一点问题都没有。”

  梁少秋确实有点成熟了,听他这样说,立即就问黑简道:“你确定林昊是在石坑村里面吗?”

  黑简道:“我就是为了确定他在里面,所以才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如果只是单纯的投毒,我何必花这么多天的时间,当天就能回来了。”

  梁少秋转头看向一旁默不作声的范明,“范明,你也确定林昊在石坑村吗?”

  范明道:“是的,我和简哥费了好大的功夫,百般打听,终于从他家买菜的保姆口中得知,林昊在两个月前悄悄的回了家,然后一直闭门不出,据说是受了重伤。那些被悄悄接去的女人,就是去探望他的。”

  梁少秋终于笑了起来,“好,太好了,他只要在家,病毒又投进去了,那他不想死都不行了。这个仇,我终于报了。我的父母要是在地下有灵,也能含笑九泉了。”

  叶怀元又道:“梁少,我觉得我们现在要关心的不是姓林的生死,而是我们自己的!”

  梁少秋道:“呃?”

  叶怀元道:“病毒已经投放出去了,瘟情很快就会大规模的在羊城爆发,其惨烈程度绝对胜于当年的非典,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离开。”

  梁少秋道:“对,叶教授你赶紧去撤了在别墅内外下的神通,咱们赶紧撤。”

  叶怀元点头,这就走了出去。

  在众人等待的时候,血花将黑简拉到一旁,低声询问道:“黑简,血月呢?”

  黑简道:“血月不在石坑村!”

  血花疑惑的问:“你确定?”

  黑简道:“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确定过了。”

  血花蹙眉道:“她不在石坑村,那是在哪里呢?”

  黑简道:“应该是在地狱吧!”

  血花道:“呃?”

  黑简自嘲的笑道:“像我们这样的杀手,死了之后不下地狱,难道还可以上天堂吗?”

  血花显然不觉得这是个好笑的笑话,失望的叹口气道:“我以为她真的能活下来呢!”

  黑简道:“没有血咒的解药,她怎么活?”

  血花嘴唇动了动,但最终把话咽了回去。

  黑简看见她的表情,“花姐,你看起来很失望!”

  血花道:“失望是有一些,但更多的是无奈。血咒果然强大,强大到无药可解的。”

  黑简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血花注意到他的神色,“黑简,你似乎不太赞同我的话。”

  黑简道:“确实不太赞同。”

  血花道:“为什么?”

  黑简道:“如果血咒真的是无药可解,那个林昊为什么能活下来?”

  血花被问着了,半响才道:“或许他是唯一的奇迹吧!可惜,他现在已经死了。”

  黑简问道:“你不希望他死?”

  血花道:“他始终是要死的,但死之前,能够弄清楚他的血咒是怎么解除的,对我们来说却是件好事。”

  黑简沉声道:“花姐,你这个话,有点大逆不道啊!你就不怕神王知道你的想法吗?”

  血花冷哼一声,“黑简,别装蒜了!”

  黑简摸了摸鼻子,“我装什么了?”

  血花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如果能够解除血咒,你还会继续为神王继续效力吗?”

  黑简终于不吱声了。

  血花看一眼他的脸色,发现有些苍白,眼睑也有些浮肿,整个人看起来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这就道:“你去石坑村这几天,很是风流快活嘛!搞得这么营养不良!”

  黑简愣了下,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道:“花姐,人生只有短短几十年,我们这些做杀手的,今天能活着,明天或许就死了!现在活着的时候都不风流,难道等死了再来风流吗?再说了,石坑村的那些女人,马上就要死了,死之前让我快活一下,又有什么要紧呢!”

  血花蹙眉道:“你的人生,除了女人,没有别的了?”

  黑简道:“有!”

  血花道:“是什么?”

  黑简道:“活下去!”

  血花叹了口气道:“可你活下去也只是为了女人罢了。”

  如果是以前,黑简会点头的,可是现在他只是垂头看一眼自己的身下,暗里苦笑不迭。

  没有鸟了,还为个鬼的女人咩!

  两人说了这么一通后,叶怀元已经将院里院外布下的各种毒破坏了,没有了剧毒禁制,众人撤出太白山庄,分乘几辆车离开。

  他们离开的路线,还是和原来差不多,先前往码头,剩无证黑渔船出海,偷渡到香江,再从香江离境。

  只是在半路上,负责安排撤离的汤永安接到蛇头的电话,接听完了之后,他就苦笑着对梁少秋道:“梁少,我们恐怕得改道才行。”

  梁少秋道:“怎么说?”

  汤永安道:“刚刚蛇头来电话,声称羊城各个大小港口码头正在查走私,所有的船只今晚都不能离岸。”

  梁少秋道:“那我们怎么办?”

  汤永安道:“只能去惠城那边的海湾,从那边找船出海前往香江。”

  梁少秋道:“今晚能找到船吗?”

  汤永安道:“惠城我比较陌生,如果今晚联系不到船的话,我们只能在惠城住一晚!”

  范明接口道:“我有个亲戚在惠城大亚弯周围的渔村里开农家乐,他应该可以给我们安排船只,以及住宿什么的。需要的话,我现在就打电话。”

  梁少秋没有回答,而是问叶怀元,“叶教授,我们在惠城逗留一晚,没关系吧?”

  叶怀元道:“没关系,疫情要全面爆发,也要三五天的时间,然后才会波及到周边城市。所以两三天内,我们还是安全的。”

  梁少秋这才对范明道:“你打电话联系吧!最好今晚能找到船离开,找不到就给我们安排吃住。”

  范明连忙点头,然后掏出手机打电话。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