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城相对于羊城,虽然稍为落后一些,但也是一个大城市。

  面积足有1.1万平方公里,下辖三县两区,背靠罗浮山,南临大亚湾,西邻莞城与羊城,北连源城,东接汕城,毗邻深城、香江,属于珠江三角洲中心城市之一。

  梁少秋一等的目的地就是大亚湾,从那里可以乘船出海,前往香江。

  只是从西到南约有三百公里,他们费了三个多小时才终于抵达地头,而此时已经是深夜近十一点钟了。

  月黑风高,很适合出海的,可惜没有船。

  范明通过自己的亲戚,联系了当地走黑船的船家,声称最早也要后天凌晨才有船出海。

  梁少秋不想拖那么久,他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免得给林昊陪葬。可是没有船,难道游到香江去吗?所以只能前往范明所说的落脚点。

  那是一个藏在渔村里面的农家乐,地方不小,有山有水,有吃有住,可是设施十分的简陋,住的地方还是一片老屋民房。

  对于习惯了别墅洋房的梁少秋而言,看到这种土里土气的所在,自然非常不习惯,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也轮不到他多挑剔。

  梁少秋杀了庄先生,现在还背着个通缉犯身份的,飞机坐不了,酒店也同样住不了!

  大家勉强安顿下来后,叶怀元来找梁少秋。

  发现他的房间里还有两个女人,颜王梁无艳与杀神血花。

  叶怀元有些纳闷,这两个女人要陪梁少秋过夜吗?可是这货明显已经不能人道,斋睡有什么意思呢?

  梁少秋首先问道:“叶教授,怎么了?”

  叶怀元道:“这个地方虽然已经被我们完全包下来了,可是要不要下一些有毒的禁制,让别人能进不能出。”

  梁少秋摇头道:“用不着了吧?这种乡下鬼地方,谁会来呢?”

  叶怀元道:“小心使得万年船,万一姓林的没有死,找到这里呢?”

  梁少秋冷哼道:“你觉得有这种可能吗?”

  叶怀元道:“黑简如果真的在姓林的家里投了特斯拉病毒,那是完全不可能的。这个时候,他们全家上下应该陆续出现症状了。可是……”

  血花忍不住了,插嘴道:“叶教授,你不相信黑简?”

  叶怀元道:“是的!”

  梁无艳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血小姐,这个老毒柴不是不信黑简,他是不信所有人,能让他相信的,只有他自己!”

  叶怀元看了梁无艳一眼,“还是你这个老妖婆了解我!”

  血花不冷不热的道:“既然两位如此情投意合,不如到隔壁房间去深入切磋一下吧,我有事情跟梁少说。”

  梁无艳嗤之以鼻的道:“他这样的废柴,老娘才看不上呢!”

  叶怀元怒道:“你以为我又看得上你千人斩?”

  梁无艳霍地站了起来,“老毒柴,你是不是皮痒了?”

  叶怀元毫不示弱的迎上去,“你以为我会怕你吗?”

  如果换一个地方,梁少秋是很乐意看到两人针锋相对,甚至大打出手!

  他憎恨将自己当猪狗一样虐的梁无艳,可是更加厌恶给他戴绿帽的叶怀元,两人如果能狗咬狗,是他最喜欢看见的场面。

  只是现在,他觉得还是要以大局为重,就算要咬,那也是离开这个地方再咬,所以他就插嘴道:“叶教授,祖奶奶,现在大家坐在同一条船上,应该同心同力,没有必要这样争吵,没意思的!”

  他的劝解没有太多的水平,可是竟然很有效,两人都停了下来。

  梁少秋又道:“叶教授,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的安全,可是你下的毒太过霸道,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们只是暂时在这里逗留一下,没必要节外生枝!”

  叶怀元无所谓的道:“既然你觉得没必要,那我也懒得去折腾了,到时出了什么问题,你可别怪我。”

  梁少秋道:“不会的!”

  叶怀元拂袖而去,准备去谢丽婷的房间,狠狠折腾她一通,泄下火。

  梁少秋转而望向血花,“花姐,你刚刚说有事跟我说,是什么事情?”

  血花看向梁无艳,显然是让她先回避一下,可是梁无艳没有一点自觉,屁股像是被粘在椅子上似的,挪也不挪一下。

  梁少秋心里发苦,只能道:“祖奶奶不是外人,花姐有话直说无妨!”

  血花道:“我们此次的任务,是帮助梁少铲除林昊,既然现在他已经死了,那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到了香江,我们就各奔东西,自此梁少与我们黑锋国际算是不拖不欠了!”

  梁少秋点头道:“嗯,这一趟辛苦你们了。如果以后有需要,我还会再找你们的。”

  血花道:“没问题。”

  这个女人走了后,房间里只剩下梁无艳了。

  看着她似乎不怀好意的眼神,梁少秋有些心惊胆颤,“祖奶奶,你也有话跟我说吗?”

  梁无艳道:“我没有!”

  梁少秋心里纳闷,既然没话说,你还赖在我这里搞屁啊?

  梁无艳又来一句道:“我只是想你今晚陪我睡罢了。”

  梁少秋被吓一跳,然后一脸苦色的道:“祖奶奶,你应该知道,我现在已经不能那个什么了!”

  梁无艳极无为耻的笑了起来,“你总有地方是行的。”

  梁少秋:“……”

  正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外面响起了范明的声音,“梁少,宵夜准备好了。”

  梁少秋忙站起来,顺势道:“祖奶奶,咱们先吃宵夜吧,完了再说别的事情!”

  梁无艳点头,“也好,你吃饱了,才有力气!”

  梁少秋无言以对,只好首先走了出去。

  这个农家乐虽然简陋,可是宵夜却弄得不错,一大锅的海鲜粥,还有各种煎炒海鲜,摆了满满一桌。

  梁少秋坐下来的时候,左右看看,汤永安,黑简,血花,范明一等都在,可是叶怀元与谢丽婷,还有血花下面的几个杀手却都不在,不由疑问道:“别的人呢?”

  血花道:“我的人让他们在外面负责警戒。”

  梁少秋摇头道:“到了这里,已经没有必要那么小心了。让他们都来宵夜吧,真的要守夜,也得让他们吃饱。”

  血花道:“谢谢梁少关心,一会儿我会安排的。”

  梁少秋又问道:“叶教授呢?”

  此言一出,桌上几人的面色都有些古怪。

  汤永安吱唔着应道:“叶教授正在谢小姐的房间……聊天!”

  梁少秋的脸白了一下,什么都不再说,想让叶怀元这个老毒物为他所用,牺牲是在所难免的,所以只能化悲愤为食欲的吃菜,喝粥。

  吃饱喝足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半,各自回房间休息。

  梁少秋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梁无艳并没有跟来,心中微松一口气,今晚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只是当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发现梁无艳已经坐在他的床上,一张脸顿时皱得像苦瓜似的。

  梁无艳看见他出来,这就笑道:“小梁子,春宵一刻值千金,我们休息吧!”

  梁少秋苦笑,“祖奶奶,你明知道我已经是残缺之身,何苦折腾我呢?”

  梁无艳道:“谁让我喜欢你呢!”

  梁少秋真想问她,你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梁无艳拍了拍床,催促道:“你听听,老毒柴那边已经梅开二度了。”

  梁少秋认真的听听,果然听到隔壁的房间传来一阵阵叫声,不过不是谢丽婷的,倒像是叶怀元的,而且叫得极为凄惨的样子。

  一时间,他就有些疑惑,“什么情况?”

  梁无艳淡淡的道:“角色扮演大逆转呗!”

  梁少秋道:“这……”

  梁无艳道:“你要不要来玩一下!”

  梁少秋忙摆手道:“不不不,我不想玩!”

  梁无艳叹了口气,“我还说如果你想玩的话,我就被你绑起来,让你拿鞭子抽我,也玩一次角色逆转呢!”

  梁少秋听得神色大亮,如果真的是这样的玩法,他倒是不介意玩一下的。

  只是梁无艳又接着道:“既然你没兴趣,那就算了,来,到床上来吧!”

  梁少秋:“……”

  一场颠鸾倒凤下来,梁少秋再次进了浴室,刷牙漱口洗脸!

  只是出来的时候,发现隔壁房间的动静仍然不绝于耳,叶怀元仍然在唔唔的叫唤!

  这么好的精力?叶怀元这个牲口可真是老当益壮啊!

  梁少秋垂眼看看自己身下,不由叹了口气,然后睡觉去了。

  一夜无话,到了第二天。

  吃早餐的时候,梁少秋发现还是像昨晚宵夜一样,血花的六个手下,以及叶怀元与谢丽婷都没出现,不由再次疑问道:“他们呢?”

  血花看一眼黑简,“去把外面的人撤回来吧!守了一夜,他们也该休息了!”

  黑简答应一声,这就去了。

  范明忙站起来道:“梁少,我去叫叶教授和谢小姐。”

  梁少秋点点头,“去吧!”

  众人继续早餐,没有什么话,只有咀嚼声。

  “啊——”一声尖叫从住宿的老屋那边骤然传来,赫然是范明的声音。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