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花在这群人中武功最高,反应也最快!

  听到范明的叫声,第一时间就弹了起来,飞速急窜过去。

  出事的地方是在谢丽婷的房间,范明正惊恐万状的站在门口,见血花过来,忙伸手指了指里面。

  血花凑上前去看了一眼,顿时也差点和范明一样惊叫起来。

  房间内,叶怀元赤身果体,嘴上粘着透明胶布,仰躺着被绑在一张长板凳上,身上密布着斑驳交错的鞭痕,每一道鞭痕都皮开肉绽,让人触目惊心。

  血花再看看叶怀元的面容,发现他的脸色已经是苍白中透着青紫,而且胸膛也不再起伏,显然已经是气绝身亡。

  这,是什么情况?

  玩得太嗨,把人玩死了?

  任谁都知道,谢丽婷是梁少秋的女人,可是经常进入她的房间,与她深入交流的却是叶怀元。

  两人的苟合并不低调,反倒动静极大,甚至可以说是惊天动地。

  梁少秋耳不聋,眼不肓,他不可能听不到,也不可能不知道的,可他看起来却真的是无知无觉,最少是没有一点反应。

  刚开始的时候,血花一等还觉得有那么点奇怪,只是时间长了,也就见怪不怪了,他们这些人原本就干着天底下最肮脏的勾当,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没见过呢?

  梁少秋之所以明知叶怀元给他戴绿帽,仍然装聋作哑,明显是跟叶怀元达成了不为人知的交易。

  说是不为人知,其实怎么可能,水底打屁都有知的!

  不过知道缘由的人也不多,这群人中仅有一个,那就是颜王梁无艳。

  在雷雪艳打听到圣医德堡可治天下百病之后,她就千方百计,百计千方的联系圣医德堡,想让圣医德堡接纳她的儿子,给她的儿子治病。

  不得不说的是,钱是一种很好的东西。

  在雷雪艳拿出八千万的建堡费后,她终于如愿以偿的带着梁少秋住进了圣医德堡,成为了一名住院病人。

  只是会诊的时候,众医生一看梁少秋的症状后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明显被人用内力点穴手法破坏筋脉而导致的神经错乱,引发的疯癫。

  会武功,会点穴,还会医理的人,这个天下并不多,圣医德堡中就恰好有七八个。

  众人虽然怀疑这是堡内同门的手笔,可是没有人怀疑到林昊身上,因为谁都知道他已经死翘了。

  只是为了不得罪同门,没有人愿意担任梁少秋的主治医生。

  也正是因为这样,梁少秋虽然在圣医德堡住了下来,可是病情并没有进展,所以住在圣医德堡的时间也不是一般的长。

  这种没有进展的状况,一直持续到了有一天夜里,叶怀元无意中经过梁少秋病房,这才终于发生了改变。

  那一次无意的偷窥之后,叶怀元心动了,于是找到了病人家属——雷雪艳,开门见山的道:“给你儿子治病,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雷雪艳原本以为他是要钱,忙道:“叶教授,你要多少钱,我给你。”

  叶怀元摇头,“我不缺钱,这里的医生,从来都不是为钱而活的。”

  雷雪艳见他不怀好意的神色,以为他是看上了自己,虽然心里骂了无数句禽兽,可是为了治好儿子,她还是道:“叶教授,只要你能治好我的儿子,你想要我怎样,我都可以答应你。”

  叶怀元摇头,非常直白的道:“我是宁吃仙桃一颗,也不吃烂杏半框的。你已经是残花败柳了,我看不上!”

  雷雪艳道:“那,那你要什么?”

  叶怀元道:“我要你儿子的那个女朋友!”

  雷雪艳听得愣了一下,谢丽婷虽然是个小太妹出身,可是无怨无悔不离不弃的跟着儿子到现在,她已经逐渐接受了这个女孩,想着如果有一天儿子的病真的能治好,那就让她成为自己的儿媳妇吧!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叶怀元竟然看上了谢丽婷。

  尽管有些不太情愿,但她还是答应了,为了儿子,她自己都能霍出去,更何况是别人,所以就去找谢丽婷商量。

  谁也不知道雷雪艳跟谢丽婷说了什么,又或者承诺了什么,再或者是直接给了什么,谢丽婷答应了。

  在谢丽婷半夜敲响叶怀元房门之后的第二天,叶怀元成为了梁少秋的主治医生,治疗才真正的开始。

  当梁少秋的病终于有所起色的时候,他悲哀的发现自己不但不能人道,而且女朋友已经成为了别人的玩物。

  他感觉愤怒,自责,羞愧,但最终只能无奈的接受这个事情。

  叶怀元是一个坏人,而且坏得相当离谱,他占有了谢丽婷,可是并没有摭摭掩掩,不但堂而皇之,而且换着花样!

  S、M这种事情,他不是第一次。角色对调,也同样不是第一次。但把自己玩死了,却绝对是第一次。

  血花飞快的走上前,伸手在谢丽婷的脸上连续拍打几下,在她悠悠醒过来之后,立即就指着已经死翘的叶怀元,“这是怎么一回事?”

  谢丽婷刚醒来,看到面前一屋子的人,还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直到看见叶怀元那张死人脸的时候,这才尖声大叫起来。

  好半天,在她终于平静下来后,这才说出了昨晚的经过。

  叶怀元没有吃宵夜就进了她的房间,一通发泄之后,抽了几口烟,可是并不满足的模样,于是又去他自己的房间,找来一个箱子,箱子里有绳索,皮鞭等各种工具。

  叶怀元让她将自己反绑在长板凳上,然后让她抽打自己。

  谢丽婷并不喜欢被虐,也不喜欢虐人,可是叶怀元喜欢,她不敢违逆。

  当然,她以前是试过违抗的,可是叶怀元随便在她身上下了点毒,便弄得她死去活来的疼痛了三天两夜,自那以后,她就再也不敢了,百依百顺,叶怀元要怎样她就怎样。

  现在叶怀元要求她抽打他,对他充满憎恨的她自然不遗余力。

  不知道抽打了多久,她感觉自己累了,没力气了,手都抬不起来,要求半场休息。

  叶怀元同意了,让她稍为休息一下再继续。

  谢丽婷这一休息便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便是眼前看到的情景。

  从她的口供来看,叶怀元似乎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自己把自己玩死了。

  只是血花却感觉不太对劲,正欲继续询问的时候,黑简回来了,“花姐,情况不妙。”

  血花疑惑的问:“怎么了?”

  黑简道:“那六个手下不见了!”

  血花霍地一下跳了起来,“不见了?”

  黑简道:“是的!”

  血花道:“怎么会不见的?”

  黑简道:“我不知道。反正一个都找不到了。”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心里却已经隐隐感觉不妙。

  血花挥了挥手道:“大家出去外面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众人这就在农家乐的院里院外寻找了起来,只是找了半天后没有丝毫收获,仿佛六个大活人突然人间蒸发了似的。

  梁少秋和谢丽婷一样憎恨叶怀元,可同时也依赖着这个老变态,看见他突然死了,六个杀手又下落不明,心里开始慌了,这就想找汤永安商量,可是左右看看,发现汤永安不见了,疑问道:“汤叔呢?”

  众人左右看看,发现真的又少了一人,汤永安不见了。

  范明道:“是不是出去找人还没回来?”

  梁少秋道:“你们赶紧出去把他找回来!”

  血花赶紧喝道:“不,别找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敌人已经来了。”

  梁少秋疑惑的道:“敌人?”

  血花道:“对!”

  梁少秋道:“姓林的已经挂了,我们哪来的敌人?”

  血花道:“万一他还活着呢?”

  梁少秋道:“这,这怎么可能?”

  众人沉吟一阵,随后目光不由齐刷刷的看向站在血花旁边的黑简。

  如果敌人真的来袭,如果这个敌人就是林昊,那只有一种可能,黑简撒了谎,他根本没有把特斯拉病毒投放到林家。

  不过这种可能,明显已经不是可能,而是事实了。

  黑简的手中多了一把尖刀,这把尖刀刺到了血花的腰上,不过并没有完全刺进去,尖刀只是刺入了三公分左右,就再无法刺入分毫。

  血花的一只手紧紧抓住黑简握刀的手腕,沉声喝问道:“黑简,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黑简面无表情的道:“知道。”

  血花咬牙切齿的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黑简道:“我不这样做,我就得死。”

  到了这一刻,梁少秋仍然有点迷糊,可是梁无艳已经完全明白过来了,黑简已经成为了林昊那边的无间道,赶紧的悄悄一拽梁少秋的手,拉着他离开房间。

  两人出门的那一刻,房间内的激战打响了,两大杀神开始互相残杀!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