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枪声响起,一人的脑袋多了个血洞,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血花看着倒卧在血泊中,死了还睁大眼睛的黑简,喃喃的问道:“血月,你……杀他做什么?”

  血月收起了枪,沉声道:“我必须杀了他!”

  血花道:“是林昊让你杀的?”

  血月道:“不,他没有这样说,是我自己的意思!”

  血花秀眉蹙紧道:“为什么?”

  血月道:“我们杀人,是因为血咒,是因为无奈,是因为我们身不由己,可是他杀人,却是因为喜好,因为乐趣,因为他喜欢杀人。如果解除了他的血咒,不会感恩天地,从此洗心革面的做人,反倒会让他变得更疯狂,更加泯灭人性,死的人也会更多。”

  血花回想一下黑简的嗜血性情,终于无言。

  黑锋国际的杀手很多,大部分的人都是因为血月所说的原因,可是像黑简这种已经彻底堕入魔道的人也不在少数。

  黑简是这样,之前的白鸦是这样,像是这种天生的杀人狂,血花随便一数都有上百人之多。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能够挽救的人更多。

  血月道:“花姐,黑锋国际之中,不是所有人都值得我们去拯救的,血咒对于某些人来说,是一个禁制,但同样也是一个借口。另外,林昊也不见得能救得了所有人。”

  血花不解的问:“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他不是有解药吗?”

  血月冲口而出道:“他这种解药,传女不传男!”

  血花再次皱眉,“他有性别歧视?”

  血月摇头道:“不,他也是逼不得已!”

  血花又摇头道:“我还是不懂!”

  血月很想直接把话给她挑明,但又觉得现在并不是时候,所以就道:“花姐,我们现在先离开这里,然后把伤养好,别的事情,我们稍后再说。”

  血花道:“我要确定一点,林昊是不是真的可以解除我身上的血咒!”

  血月重重的点头道:“这个你可以放心,他绝对可以的。”

  血花松了一口气道:“那行,我跟你走。”

  血月便上前来,搀扶着她往树林外走去,但想了又想,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花姐,你还是處女吗?”

  血花以为自己听错了耳朵,疑问道:“你说什么?”

  血月吱唔道:“算了,你当我什么都没问。”

  血花道:“你明明已经问了。”

  血月道:“那你就告诉我嘛!”

  血花道:“可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样问!”

  血月道:“我就是好奇。”

  血花道:“以前的时候,你就很八卦。离开黑锋国际,你更加变本加厉了!”

  血月将她搀扶上自己驾来的车后,替她系好安全带,然后坐进驾驶室发动车子后才道:“那我以后去做个娱乐八卦杂志的记者,花姐觉得怎样?”

  血花道:“随你喜欢,你不是说要为自己活的吗?”

  血月点了点头,又问道:“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

  血花道:“你也同样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这样问。”

  血月道:“我不告诉你,你就不会回答我是吗?”

  血花道:“当然!”

  血月叹口气道:“好吧,反正这也不关我的事情。”

  血花原本还想追问的,可是见她已经开始专心架车,而自己也因为伤重头昏眼花,终于闭上嘴巴,什么都不再问。

  ―――――――――

  敏感与多疑,从来都是聪明人的特征!

  也许是因为不够聪明吧,梁少秋从来都没有这种毛病,所以极为信任范明,表面看来竟然很有点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英明味道!

  梁无艳却不行,看见车子离开了国道进入省道,然后又从省道拐进村道,越往前驶就越偏僻,她的眉头越皱越紧,当汽车完全驶离了水泥路面,开始在泥路上晃晃悠悠之际,她就再也忍不住了。

  “范明,你到底要把我们带去哪儿?”

  “祖奶奶!”范明扭头看她一眼,然后又回头道:“我刚刚已经说了,我们去我老表那儿!”

  梁无艳道:“你老表在哪儿?”

  范明道:“就在前面的一个小渔村。还有十个公里左右就到了。”

  梁无艳突然阴森森的道:“范明,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不然我会让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范明听得心中一颤,忙不迭的道:“祖奶奶,我不敢,我不敢的。”

  梁无艳冷哼一声,再不看他。

  一路颠簸之后,车子终于驶入了一个村子。

  村子里的房子不少,但多数都是一些老旧破败的瓦房,新式的洋楼也有,仅仅只有屈指可数的几栋,而且村里也看不到人影,似乎进入了一条被遗弃的村庄似的。

  梁无艳一直在留意着周围的情况,这会儿又忍不住问:“村里的人呢?”

  范明解释道:“人几乎都到城里去了,留下来的也迁到了附近的码头上居住,现在村里只有一些孤寡老人。我想我们要避避风头的话,这里是最合适的。”

  打了一会儿磕睡的梁少秋已经听到了他的话,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我们什么时候能出海?”

  范明道:“我也不清楚,得一会儿问问我老表。”

  车子驶到了村屋的一栋外墙没装修的两层小楼前,终于停了下来。

  小楼的门前,已经有一个男人等在那里,看到车子便赶紧迎了上来。

  梁无艳隔着车窗打量一下,发现这个男人年约四十来岁,皮肤黝黑,偏瘦却也算结实,显然是个长年风吹日晒,以打渔为生的渔民。

  中年男人迎上来后,首先就笑了起来,露出一口黑黄的烟牙。

  范明三人下车,然后他就介绍道:“祖奶奶,梁少,这是我表哥阿平,平哥,这是我的两个朋友,都姓梁。”

  阿平显然不擅言辞,巴巴的笑道:“欢迎你们,欢迎你们。”

  对于这种乡巴佬,梁无艳是不屑搭理的,尤其是看到他一口烟牙的时候,顿时失去了再多看一眼的欲望。

  梁少秋虽然也一样,但是现在明显有求于人,只能道:“平哥,你好,这次可能要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屋里坐吧!”阿平将三人引进简陋的客厅,然后冲里面喊道:“小玉,有客人来了,快沏茶。”

  一个穿着粗布麻衣,脸上蒙着黑纱,可是身材却无比曼妙的女孩从里面走了出来,沏茶,并拿出一些红薯干,盐水花生招待他们。

  梁无艳的目光一直落在女孩身上,心中很是疑惑,“阿平,这女孩是谁啊?”

  阿平道:“是我的女儿小玉。”

  梁无艳道:“她蒙着面纱干嘛?”

  阿平道:“她脸上长了个疮,所以……”

  没等他把话说完,梁无艳已经刷地一伸手,将小玉的面纱摘了下来。

  几人往女孩的脸上一看,顿时就惊呆了。

  女孩的半边脸,美轮美奂,可是另外半边脸却生了一个大疮,又红又肿,中间还溃烂化脓,可以看到外翻的血肉,以及溢出来的脓水,十分的恐怖。

  “呕”梁少秋感觉胃里一阵翻腾,差点控制不住当场呕吐起来。

  小玉则是惊叫一声,赶紧捂住那边脸,转身往里面跑去。

  待她的身影消失,梁少秋才忙不迭的顺着自己的胸膛,压下恶心的感觉,“妈呀,吓死我了。”

  梁无艳则是感觉惋惜,“阿平,你女儿的脸这样,你不带她去看医生吗?她现在都已经毁容了。”

  阿平叹气道:“看了,谁说不看呢,花了好多钱,看了好多医生,可是始终就是治不好。”

  梁无艳道:“你应该没带她去大医院看吧。”

  阿平长吁短叹的道:“……小玉她妈刚刚重病过世,家里还欠着债,哪有钱上大医院啊!”

  梁少秋听见他这样说,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这就把随身的袋子拿起来,从里面掏两捆比板砖还厚的钞票,推到阿平面前道:“平哥,只要你能把我们送出去,这钱就给小玉看病。”

  阿平看见那两大捆钱,少说也有十万的样子,顿时就激动了起来,“梁,梁先生,你们要去哪儿?”

  梁少秋道:“我们要去香江。”

  阿平喃喃的道:“你的意思是,我用渔船把你们偷偷的载到香江去?”

  梁少秋道:“对!”

  阿平为难的道:“这,这可是偷渡,是犯法的啊!”

  梁无艳道:“要是不犯法,我们至于给你这么多钱吗?”

  阿平不敢应声了。

  梁少秋问道:“平哥,怎么样,想不想赚这个钱。”

  阿平道:“我当然是想,可是……”

  梁少秋道:“可是你又害怕是吗?富贵险中求,有时候想发财,就得冒险的。你要是老老实实的打鱼,猴年马月才能挣到这么多钱呢?”

  阿平看着那两大捆钱,目光仿佛扎在上面似的,怎么也挪不开,“我,让我好好想一下。”

  梁少秋道:“那你要快点想,因为你这里不行的话,我们就得去找别人。”

  阿平犹豫了又犹豫,终于一咬牙点头道:“好,我载你们过去。”

  梁少秋大喜,将一捆钞票推过去道:“先付一半,事成再付一半。”

  阿平道:“可以的!”

  梁少秋又问道:“那我们今晚就出发?”

  阿平摇头道:“不行。”

  梁少秋道:“为什么?”

  阿平道:“风平浪静的时候,水警巡查得很严,会发现我的船。必须得下雨又起风的时候,他们才会降低巡查的力度,到那个时候,我们才有机可趁。”

  梁少秋道:“什么时候会刮风下雨?”

  范明赶紧的掏出手机,查看天气预报,“后天,上面显然是暴雨。”

  梁少秋和梁无艳交换一下意见,终于道:“那行,我们就后天出发。”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