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现在心痛,不是曾经心痛,是现在想曾经,才心痛!我如果可以选择,不会选现在,而是选曾经,毕竟曾经不痛!——摘自了了一生胡言乱语录。

  如果让林昊选择,他却是绝对不选曾经的。

  林昊蓄心积虑的离开古堡的时候,仅仅只是因为生活太难了,想要获得自由,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自由。

  那个时候的他,从没有想过会像今天这样,有车有房有存款,还有无数美女在身边围绕。

  这样改变,正如别人常说的:我也想低调,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只是现在的生活虽然好过了,可是过去的岁月却如一团挥之不散的阴影,始终笼罩着他!

  午夜梦回,每每都是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古堡什么时候会发现他诈死的秘密,也不知道杀手集团什么时候会铺天盖地的袭来,所以一直在恐惧着,也一直在等待着。

  只是让他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古堡和杀手集团的来袭,不是因为他的暴露,而是因为当初的一念之仁。

  梁少秋是自杀的,可是梁无艳也没有说错,是林昊逼死了他,但他却真的该死。如果像冷月寒说的,当初就将他弄死,或许他还能再逍遥快活多几年。

  不过现在,明显是不能了,不管是杀手集团,还是古堡,都已经知道他并没有死!就算没有梁少秋这个茬,他们也不会放过他的。

  过去的两个多月,他一直在治疗后遗症,同时也在思考,自己究竟该怎样才能摆脱古堡与杀手集团这两个阴影。

  思来想去,仅仅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摧毁这两个集团。

  得出这种结论的时候,林昊也被自己吓一跳,不管是杀手集团,还是古堡,那都是刀枪不入的庞然大物,而一旦发起威来,轻而易举的就能将他轰碎至渣,灰飞烟灭!

  只是他想要活着,而且是自由的活着,这是唯一的办法。

  既然没有选择,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干就是了!

  林昊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说干一般就会去干的,只是不会肓目的去干!

  毒王也好,颜王也罢,甚至是血花,黑简,白鸦,梁少秋一等,他原来都想着直接干脆地杀掉,像是冷月寒那样,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只是想到必须摧毁那两个集团才有活路,他又改变了主意,该杀的不能留,该留的不能杀,尤其是那些可以起大作用的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将梁无艳弄回石坑村。

  是的,梁无艳此时并不是在几千里之外的古堡,而是在石坑村林宅的地下室里面。

  这个地下室,并不是林昊挖的,是辛晓雅后面让人挖的。

  她认为一个豪门,没有一个地下室,地下室里没有一个宝库,那是不像样子的,而且她从外面不停带回来的古董文物,已经没有地方放了。

  林昊发现她找来一班专职隧道建筑的工程师来挖地下室的时候,并没有反对,只是叮嘱她不要把房子挖塌陷了,而且要把地下室留出一半的地方给他。

  辛晓雅对林昊是极为宠溺的,除了不跟他上床,几乎什么都可以答应他,所以在地下室落成之后,确实给了他一些地方,但不是一半,只有三分之一。

  林昊亲自设计,弄了五个房间,五个都不同类型的!

  没想到房间里的油漆味还没完全散去,便已经派上了用场。

  他给梁无艳打了一针之后,并没有告诉她,这一针打了之后会怎样,只是看了她一眼后,不再理会她的大呼小叫,径直离去。

  房门被关上后,她的声音也被完全隔绝在门后,外面丝毫的动静都听不到。

  这样的隔音效果,里面别说是喊叫,就是放鞭炮外面也不知道的。

  林昊出了房间之后,并没有立即就离开地下室,而是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也同样隔音,但房门并不是只能从外面打开的,门边还有门铃,林昊按了两下后,门终于被打开,开门的是血月。

  血月看到林昊的时候,风骚的抛了一个媚眼给他,然后学着下人的语气娇滴滴的喊道:“二少爷!”

  林昊顿时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是身体却有种蠢蠢欲动之感,这个之前自称是拉拉,对男人无比反感抗拒的女人,自从破了身之后,简直就像蜕变了似的,变得无骚无比,而且总能轻而易举的点燃林昊的身体!

  暗贱易挡,明骚难防啊!

  林昊暗叹一口气,强迫自己不去看她伸出香舌轻舔嘴唇的诱惑动作,张嘴问道:“花姐呢?”

  血月朝里面指了指,“床上躺着呢!”

  林昊点点头,这就准备进去。

  血月则拉住他道:“她现在睡着了,二少爷你暂时还是别去打扰她吧!”

  林昊只好转身,想要上去。

  血月又拉住他道:“你去哪?”

  林昊道:“上去!”

  血月忸怩的低声道:“不上去好不好?”

  林昊道:“为什么?”

  血月道:“这里还有三个房间,而且隔音效果相当的好。”

  林昊道:“所以呢?”

  血月道:“我想试试放声叫喊,别人能不能听见!”

  林昊道:“那你去试呀!”

  血月赏了他一个风情万种的白眼,“我一个人试什么鬼,有你在我才能叫出来啊!”

  林昊:“……”

  正在他经受不起诱惑,想要答应的时候,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是二少爷吗?”

  林昊听到血花的声音,只能抱歉的看着血月。

  血月虽然有些懊恼,可是并不死心,凑到他耳边低声道:“我在外面等你,然后我们再试!”

  林昊啼笑皆非,不置可否的看她一眼,然后径直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的布局,明显不像梁无艳住的那个,这是一个豪华的套房,有客厅,有卧室,有洗手间,甚至还有开放式厨房,一应家用设施齐全。

  来到卧室外面,林昊敲了敲门。

  血花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请进!”

  林昊推门而入,只见血花躺在床上,身上缠着许多的纱布,有一些还能看到渗出的血迹,样子十分的狼狈。

  和黑简的一战,她受的伤不算轻。

  林昊走进来的时候,血花想坐起来,他就赶紧的道:“花姐,别起来,躺着吧!”

  血花虽然行动困难,但还是咬牙坐了起来。

  林昊拉过一张椅子,坐到了床边。

  血花看着林昊,神色和梁无艳一样复杂,不过她的眼中没有绝望,更多的是希望。

  林昊问道:“花姐,你的伤势怎么样?”

  血花道:“没事,休养个几天就会好的。”

  林昊道:“我的意思,不让你住在这下面的,这里没有阳光,对你的伤势恢复不太有利。”

  血花摇头道:“没关系,我在这里挺好的!毕竟我在你家的事情,越少人知道是越好的。”

  林昊仔细的看看她的面容,“花姐,你的改变并不是很大!”

  血花疑惑的道:“你见过我?”

  林昊点头道:“是的!”

  血花道:“什么时候?”

  林昊道:“我参加考核的时候,你是主考官之一。那一次之后,我就被卖到古堡去了。算起来,应该有八九年了,那时候我只有十三岁。”

  血花有些抱歉的道:“不好意思,我虽然记得确实有几个孩子被卖到古堡,但我对你没有印像了,集训岛每年都考核一次,参加考核的人几乎都是半大的孩子。”林昊摇头笑道:“没关系,我记得你就好了!”

  寒暄到了这里,便算是结束了,血花直入正题的问道:“你身上的血咒,已经解除了?”

  林昊道:“是的!”

  血花问道:“什么时候解除的?”

  林昊道:“我被卖到古堡的第二年初。”

  血花道:“用什么药物解除的?”

  林昊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血花皱眉道:“你也不知道?”

  林昊道:“我进入古堡的初期,是被当作小白鼠一样不停做试验的,服用各种药物,注射各种疫苗,和我一起卖到古堡的孩子,几乎都承受不住的先后死去,我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到了第二年初,我发现就算不吃集团那边送来的解药,我也照样没事,才知道自己解除了血咒。”

  血花感慨的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的就是你了!”

  林昊对此并没有作评价,不管是在杀手集团,还是在古堡,他几乎每天都在鬼门关里打转,直到后面古堡的人发现他一直活着,而且还学会了治病救人,这才停止了对他的实验,将他将成苦力一般使用,他的日子也才稍稍好过了一些。

  血花又问道:“血月身上的血咒呢,是你解除的吗?”

  林昊道:“是的!”

  血花道:“怎么解除的?”

  林昊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最后还是如实的告诉了她。

  血花听后,脸色十分的尴尬,很是吃力的道:“也就是说,如果我想解除身上的血咒,恐怕也得跟你做那个事情。”

  林昊不太愿意点头,但最终还是点了头。

  “这……”血花苦笑连连的道:“我的年纪,做你的母亲也应该差不多了!”

  林昊没有去问花姐你今年贵庚,因为答案恐怕是残忍的,他真的不想跟一个老阿姨发生关系。

  血花道:“除了这个办法外,还有别的办法吗?”

  林昊道:“还有一个!”

  血花神色一亮,“是什么?”

  林昊道:“我在两年前,曾经用输血的方式,也解除了一个杀手的血咒!”

  血花愣了下,随即却是恍然,难怪这厮对黑锋国际的动向了如指掌,原来早就在集团里面留了卧底,但同时又神色一亮,“输血也可以吗?”

  林昊道:“和我同血型的可以!”

  血花忙问道:“你是什么血型?”

  林昊道:“我是AB型!”

  血花听得脸色一变,“可我是A型!”

  林昊苦笑,“不是同型血,不能输的。否则不但解除不了你的血咒,还会要你的命。”

  血花喃喃的道:“那,那就只能,跟你……”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