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并不是个花心的人,他更不愿意做一匹种马。

  只是帝经,毁了他想做一个纯情好男人的机会。现在更是不得了,又加上了血咒,他不想成为渣男也不行了。

  面对血月的时候,林昊勉勉强强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血月年轻,漂亮,和他的年纪相当,而且两人在海上的时候还生死与共,在荒岛上又患难与共,多多少少也算是有一点感情基础,所以为了救她跟她那啥,林昊的心里也没有特别多的障碍!

  至于韩雪,那就更不用说了,作为林昊的顶头上司,不管他愿意不愿意,有没有感情基础,他都必须相救的。何况不管林昊愿不愿意承认,在潜意识里,推倒自己的女上司,是一件很诱惑的事情,可以满足男人的征服欲,以及好说不好听的虚荣心。

  只是到了血花这里,他就感觉为难了,最大的一个障碍是血花的年纪!

  尽管血花保养得相当好,不管是脸,还是身材,看起来都像是三十出头的样子,可事实上,她的年纪足足比林昊大一倍。

  不是一轮,是一倍,血花已经四十多了,足可以做林昊的母亲!

  面对这样的一个老阿姨,林昊不是梁少秋,就算是闭着眼睛推不下去啊!

  只是想要摧毁杀手集团,血花却是一道饶不过去的坎,不能收服她,后面的事情根本不可能进行。

  林昊很痛苦,很纠结,但又很无奈,有些女人,真的是你不想推都不行啊!

  值得庆幸的是,血花的身上还有伤,伤还不算轻,解除血咒这件事也不是刻不容缓,作为一人之下千人之上的杀神,她的身上还有三个月的解药。

  两人讨论完了之后,林昊主动提出来给血花检查伤势。

  血花是比梁无艳先一步进入林宅的,在林昊带着梁无艳回来的时候,血花的伤势已经处理过了,但处理的人不是曾帆,而是明珠区人民医院的任君齐,血花不愿意任何男人触碰她的身体。

  当林昊要说检查她的身体之时,她原本也想立即拒绝的,可是想到很快就要为了解除血咒跟他那啥,现在不让他看,不跟他培养感情的话,到那一刻会更加尴尬,更加无所适从的。

  血花犹豫了又犹豫,终于还是答应了。

  林昊这就将她身上层层包裹的纱布揭了开来,开始查看伤口,同时也看她的身体。

  血花的伤真的不轻,面对着同样是杀神的黑简,已经被偷袭受伤的她只有倾尽全力才能避免落败被杀,所以身上遍布大大小小的伤口!

  这样的情况下,血花是没办法穿衣服的,连内衣也不能,因为衣服会摩擦伤口,引发出血与感染。因此她的身上看起来是穿着衣服,可事实上全都是纱布,纱布解开之后,她就等于是不着寸缕了。

  那一道道的伤口,是很让人触目惊心的。但血花的身材,也同样让人心头发颤。

  血花虽然已经四十出头,可是因为没有生过孩子,身材仍然保持得极好,身上的肌肤也算是紧致,但跟杨慧、莫妮卡、严素她们相比,那就差太远了。

  尽管不是特别完美,但勉强还是能看的,最少比梁无艳好看一百倍不止了,从这种区别来看,林昊保守的估计,梁无艳应该已经将近六十岁了。

  想到梁无艳的年纪,林昊不由又一次佩服起梁少秋,那个家伙,可真的是好胃口啊!

  血花见林昊一直在盯着自己的身体看,但目光明显不是在伤口上,心中无比羞怒,真的很想摸出自己压在枕头下的刀,捅他几个对穿,看他的眼睛还敢不敢乱瞄,只是想到血咒,她又不由得默默叹息。

  没有人愿意成为杀人狂魔……或许也有吧,但只是极少数,而且这少数中并不包括她。

  尽管她是杀神,已经杀了很多人,可她真的已经厌倦了。如果可以,她想放下屠刀,成不成佛不要紧,只是她真的不想杀人了。

  正如血月说的那样,她想为自己活几天,要知道她的人生已经走过一大半了,可是她还没有为自己活过一天。

  不能对林昊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又不能忍受他猥琐的目光,那她还能怎么办?只能闭上眼睛,无奈的装死。

  只是装着装着,她又装不下去了,因为林昊竟然伸手去扳她的腿,要将她的腿分开。

  血花霍地一下闭紧腿,同时张开眼睛,既羞臊又愤怒的狠狠盯着他,那个地方根本没有伤口,你看什么鬼?

  林昊之所以要检查她的身体,除了要看她的伤势,还要看一些别的东西。

  如果跟她深入切磋是事在必行的话,他必须确保这个女人是健康的,最少不能有传染性的疾患。他可不想因为解除她的血咒,而弄得自己染上什么病,最后又把病传染给自己别的女人。

  血花原本以为林昊会有解释的,结果他只是看着自己,什么也不说,可是在扳自己腿的那只手仍然没有松开,终于就忍不住喝问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林昊竟然语气平淡的道:“我要看看!”

  血花见过很多无耻的人,可是像林昊无耻得这么直白的,她真的是第一次遇到,“你……”

  林昊没有什么表情道:“如果没有别的办法,那我跟你是真的要那什么的,所以我现在必须得确认你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

  血花更怒了,“你是怕我身上有什么病,传染给你!”

  林昊老实的点头道:“是的!”

  血花怒得头顶要冒烟了,“这话,应该我说才对。”

  林昊道:“你放心,我是医生,我的身体有没有问题,我很清楚的。”

  血花几乎是吼着道:“我的身体我也很清楚,一点问题都没有,你根本不用看。”

  林昊缓缓的摇头,“你不是医生,有没有问题,你并不清楚的。”

  血花被弄得有语塞,半响之后,才无力的摇头道:“你别看了,我真的没问题!”

  林昊还是摇头,“不看是不行的。现在不看,到了那天,也还是要看的。”

  血花欲哭无泪,冲口而出道:“那还是算了,血咒我不解了!”

  林昊目光直视着她,“你确定?”

  “我……”血花张嘴,可是“确定”两字也怎么也说不出来。

  解除血咒,是血月、血青的梦想,同时也是许许多多受血咒控制的杀手的梦想,同时也是血花的梦想。

  现在这个梦想眼看就近在咫尺,甚至可说已经触手可及了。

  她能放弃吗?

  血花沉思了又沉思,纠结了又纠结,最终还是长叹一口气,将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林昊感觉到她的腿放松了,没有犹豫,这就扳开她的腿!

  只是才看了眼,林昊便眦目欲裂,脸色煞白一片。

  血花原本已经再闭上眼睛的,可是腿被扳开后,这个家伙又迟迟没有别的动静,忍不住将眼睛撑开一条缝去看他,结果却发现他一副见了鬼的表情,不由愕然的问:“我真的有问题?”

  林昊神思恍惚,似乎没有听到她的话。

  血花又忍不住问:“我到底有什么问题?”

  林昊终于有点回神,喃喃的道:“……这可真是大问题啊!”

  血花被吓到了,“很严重!”

  林昊点头,“非常严重!”

  血花咬咬牙,撑着身体又坐起来,一脸疑惑的道:“不可能啊,我平时没有一点不舒服的感觉。而且……我从来都没被男人碰过,怎么会有问题?你是不是看错了?”

  林昊摇头,苦笑道:“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血花道:“你到底在说什么?”

  林昊欲哭无泪的道:“你怎么到现在还是處女?”

  血花忍不住拿眼瞪他,“我是處女有什么奇怪的。我没有结婚,没有谈过恋爱,没有找过男人,自然就是了。”

  林昊真的很想问,难道你就没有需要吗?不过最终只是道:“你们黑色锋那边,杀人没有用过色诱的手段吗?”

  血花冷哼道:“以前的教官怎么样,我不知道,但我教出来的杀手,从来只凭实力与计谋杀人,色诱这种手段,是我最不屑的,所以我没有教她们。”

  你不是不屑,是不会吧!

  林昊什么都没说,只是一个劲的苦笑。

  血花道:“到底什么情况?我还是處不好吗?你们男的不是最喜欢處吗?”

  林昊道:“我确实喜欢,可是我现在不能喜欢。”

  血花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意思?”

  林昊连连叹气道:“如果你不是處,我勉强还是能够帮你的。可现在这样……恐怕真的没办法了!因为……”

  在林昊随后的一番解释中,血花终于明白了到底怎么回事,随即嗤之以鼻的道:“既然不能吸取我的元阴,那你在跟我那啥的时候,不动用你的那个狗屁帝经不就行了!”

  林昊苦叹道:“当初我替血月解除血咒的时候,我也没有动用的,可是根本由不得我。帝经不用我发动,便自行运转,直接将血月的元阴吸收过去了。弄得我这两个多月接近三个月的时间生不如死。现在才好不容易缓解了一些,如果再来,我真的可能会死的。”

  “了不起,你就再熬三个月罢了。”血花说着犹豫一下,终于道:“只要你解除了我的血咒,我可以替你做一件事,不管这件是什么事,只要你说,我就会去做!”

  这个,无疑就是林昊想要的条件。可是这小三个月来,他真的是生不如死啊!

  林昊摆手道:“花姐,你别急,让我想想办法。”

  血花道:“可是……”

  林昊又道:“你现在还有伤在身,我就想真的愿意,那也得等你伤好了再说不是吗?”

  血花道:“行,我就等到伤势痊愈,如果到那个时候你还是没有办法,那我只能跟你说抱歉了!”

  林昊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默然的离开了房间……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