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g,妙手小村医!

  办法,总是比困难多的,只要愿意去想的话。

  林昊想要解除血花身上的血咒,又不想引发帝经后遗症,其实也很简单的!

  找一个男的,把还是老女孩的血花变成真正的女人,泄掉她的先天元阴,然后才让林昊来解除血咒,那就没有任何的威胁了。

  只是这样真的可以吗?先不要说血花能不能接受,就是林昊自己都难以接受。

  当然,他们都无法接受第三者的话,那也不是没有办法,血花自己将自己变成女人就行了。可这样是不是太浪费了呢?

  不过现在的问题,明显不是血花的问题,只要林昊提出来,不管怎样血花都会配合的。问题的关键在于,林昊不愿意!

  是的,他从心理上抗拒和没有任何感情,年纪足可以做母亲的血花发生关系!

  然而他如果不舍身,那是没办法解除血花身上的血咒,不解除血咒,血花自然不会给他卖命。

  这就陷入了一个死循环,让林昊纠结得不得了了!

  林昊感觉心里很烦躁,不过不再是因为帝经后遗症,而是因为无法抉择,离开血花房间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没有心情跟血月去隔避房间做没羞没臊的事情了。

  血月见他出来后,便往上走去,疑问道:“二少爷,你要去哪呀?”

  林昊道:“我想出去走走。”

  血月愕然的道:“不那个了?”

  林昊道:“我现在没有心情!”

  血月有些不死心,林大官人可是有一个多星期没碰她了,当初只是为了解除血咒的她,早已经违背了初衷,完全变了质。

  只是也不能怪她,帝经那种深入灵魂式的交流,那是比毒品更容易让人上瘾的。两个多月下来,血月已经欲罢不能,早就忘了自己是个拉拉。

  血青,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了!

  林昊从地下室上来后,没有留在家里,直接出了门,但也没有开车,只是徒步而行。

  血月跟在后面,默默的没有说话。

  两人绕过林宅,到了后面的断魂岭上面。

  林昊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面,看着下面的石坑村,看着自己的家,心绪却仍然不能平静。

  血月紧挨着他坐下,顺着他的目光往下望,不由道:“这里的风景很好呢!”

  林昊点点头,没有说话。

  血月问道:“你跟花姐的谈话不顺利?”

  林昊犹豫一下,终于还是道:“花姐还是个處女!”

  “什么?”血月大吃了一惊,难以置信的道:“她这么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是處,没有搞错吧?”

  林昊叹气道:“我也希望搞错了,可是我给她检查过了,她确实还是的。而且不但她是,她所教出来的那些女杀手,几乎都是!”

  血月道:“那现在怎么办呢?”

  林昊道:“我也不知道。”

  血月沉吟半天后,疑问道:“林昊,你之所以要解除花姐的血咒,是为了要她归顺你?”

  林昊道:“可以这样说!”

  血月道:“归顺你之后呢?”

  林昊道:“我们想要自由,黑锋国际是不能存在的!”

  血月睁大眼睛的看着他,“你真的想要摧毁黑锋国际?”

  林昊道:“要不然你觉得有别的办法吗?”

  血月道:“确实没有!”

  林昊道:“那你觉得我有机会吗?”

  血月道:“如果你真的有血咒的解药,那勉强或许有三四成机会的。可是你这个解药限制太多了,现在这样来看,一丝一毫的机会都没有。”

  林昊叹气道:“全都是處的话,我确实没有办法。”

  血月想了想道:“林昊,你好像忘了一件事情。”

  林昊道:“什么事?”

  血月道:“你有一个生化实验室!”

  “叮!”林昊的脑袋似乎被弹了一下,神色顿时亮了起来,“对啊,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呢?”

  血月轻哼一声,心道还用问吗?跟别的女人啪啪啪太多,把脑袋都啪懵了!

  只是这话不能说的,万一这厮从今天起就戒掉这件事呢?那遭殃的还不是自己。

  林昊从石头上刷地跳了起来,然后往山下走去。

  血月追在后面问道:“你去哪儿?”

  林昊道:“我要去实验室!”

  血月道:“现在就开始研究?”

  林昊道:“嗯,这是我唯一的机会,我必须把解药弄出来的。否则就完全没机会了。”

  血月道:“真的要这么急吗?”

  林昊点头,“花姐说在她伤势痊愈之前愿意等我。时间很紧,我必须得争分夺秒才行。”

  血月道:“那我跟你去,给你打下手吧!”

  林昊摇头,“不,你留在家里,照顾花姐,有什么情况,随时通知我。”

  血月道:“可是人家想跟着你啊!”

  林昊停下来,扶住她的肩膀,“血月,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战斗,也是你的战斗,是我们所有为了自由的人的战斗。所以这个时候,儿女私情暂时放到一边吧!”

  血月无奈的道:“好吧,你说怎样就怎样,谁让你每次都让我那么嗨呢!”

  林昊汗了下,没有再跟她纠缠不清。

  回到家之后,他先去取了一管血花的血,然后便驱车往实验室那边去了。

  出国考察的吴若蓝已经回来了,但变得更加忙碌,因为除了实验室的活外,她还要为新药的量产上市作准备。

  林昊到来的时候,她正准备出门去粤省医学院参加新药临床实验研讨会,看见他的到来,十分的意外,“林昊,你怎么来了?专门来看我?”

  林昊现在已经学得很会说话了,“除了看你,还想做一种血清。”

  吴若蓝道:“什么样的血清?”

  林昊道:“可以消除某种特异毒素的血清。”

  吴若蓝道:“你说的这个特异毒素是什么?”

  林昊摇头,“具体的成分,我也不清楚,不过它有一个名字叫做血咒!”

  吴若蓝道:“血咒?”

  林昊扬了扬手中装满血液的试管,“它就隐藏在这管血液之中。”

  吴若蓝道:“这管血是谁的?”

  林昊道:“昨天晚上,我带回了一个黑锋国际的女杀手,她叫血花,是级别最高的杀神,这管血就是从她身上提取出来的。”

  吴若蓝一心扑在实验室,以及那些新药上面,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回家了,纵然回家也是很匆忙,时间基本都花在和林昊深入交流上面,别的事情都没有去理会,自然不知道他从外面带回了谁。

  不过已经化身成为工作狂的她也不在意这些细节,只是问道:“这个血咒对人体有什么损害?”

  林昊道:“它不发作的时候,不会对身体产生影响。可是一旦发作,那就无药可救。黑锋国际的杀手,必须每个月吃一次解药,才能控制着不让它发作!”

  吴若蓝恍然的道:“黑锋国际就是用这种手段控制着那些杀手替他们卖命,杀人?”

  林昊道:“不错!”

  吴若蓝皱眉道:“可如果是这样的话,血咒的成分应该十分的复杂,想要研究出能够对抗的血清,绝不是一件易事吧!”

  林昊道:“确实不易,古堡的那些老变态,曾经耗费两三年的时间去研究,可结果是一无所获!”

  吴若蓝的秀眉皱得更紧了,“林昊,你说的那些老变态,应该是国际上顶尖级别的医学专家吧!”

  林昊点头道:“可以这样说的!”

  吴若蓝道:“他们都研究不出来的话,那我们这样的条件,还瞎折腾什么劲呢?”

  林昊再次点头,“如果没有意外,确实是瞎折腾。”

  吴若蓝道:“现在发生了什么意外?”

  林昊伸手指了指自己,“我!”

  吴若蓝不解的问:“你?”

  林昊道:“我也被下了血咒,刚被卖入古堡的时候,也要每个月服用一次解药,可是后来,我却发现自己不用服解药,也照样没事。”

  吴若蓝吃惊的道:“这……是怎么回事?”

  林昊摇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被当作试验体的时候,注射了太多的疫苗,吃试了太多的药,其中有一种对这种血咒见效了吧!”

  吴若蓝道:“还有然后吗?”

  林昊点头,“有,在香江的时候,我把自己血输给了另外一个同样被下了血咒的女杀手,她也解除了血咒。”

  这个然后之后,还有然后的,那就是林昊用自己的体液也同样解除了另外一个女杀手的血咒,但这个然后是绝不能说。

  吴若蓝听得神色大亮道:“也就是说,你的血已经成为了血咒的解药?”

  林昊道:“对,但它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不同血型,不能输送。现在必须得提取出来,做成真正的解药。”

  吴若蓝道:“有这个前提的话,应该不算一件难事的。”

  林昊道:“姐,这件事关系到我的未来,比我们正在开发的那些新药更加重要。”

  听他说得慎重,吴若蓝自然是不敢怠慢的,这就道:“我现在通知开会,全力研发这个能解血咒的血清疫苗!”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