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医德堡,又名古堡。

  这座城堡位于德国西南部的黑森林之中,处于深山高地,围围河流缭绕,遍布丘陵地带。

  它始建于中世纪后期,属于宗教式建筑,占地面积比陆森的庄园大一倍不止。

  德国在历史上分分合合,多样的文明,残酷的战争,这座古堡也曾无数次修复,翻新,但仍然留有岁月的痕迹,保持着古老的原始风格。

  陆森不喜欢这座古堡,虽然它看起来恢宏大气,可是里面实在太安静了,安静得犹如一座死城,充斥着死亡的气息。

  然而它给人的感觉虽然是座死城,可却是个活死人肉白骨的地方,是国际顶尖级别的医疗机构,但它不是以医人为主,而是以研究为主的。当然,病人他们也接,可是门坎十分之高。

  在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地方,都是病人挑医生的,可是来到这里却完全相反,医生挑病人的。

  普通的病症,一般医院能治的。不好意思,给再多的钱也不接。

  不普通的病,别的医院不能治的,不好意思,没钱也同样不接。

  古堡的医生这么屌?不好意思,没有最屌,只有更屌!

  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那就是人才!

  这个世上有钱人不少,有病的人也不少,有钱又有病却没地方治的人同样不少,所以古堡从来都不愁没有生意,他们没有别的,就是有超越国际水平的医疗技术。拥有这个,他们就屌得理所当然了。

  圣医德堡和黑锋国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可是陆森却很少来到这里,除了不喜欢这个地方,也因为不喜欢这里的人。

  这里的人,不是疯子就是变态,比他所养的那些杀手更加可怕,杀手只杀人,头点地就算了。可是他们却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这一次,他是负气而来的,可是进入古堡,感受到了那股接近死亡的凝重与庄严气息,他的心便平静了下来。

  在古堡的中央办公室,他等了将近三个小时,才终于见到了古堡的主人——康建世!

  康建世的年纪看起来要比陆森大很多,头发已经全白了,脸上密布着斑驳交错的皱纹,可事实上,他和陆森是同年。

  “老二!”康建世看一眼坐在对面的陆森,轻叹道:“你上一次到我这里来,应该是五年前,我父亲过八十大寿的时候!”

  陆森道:“是的!那一次同来祝贺的还有老三。忘了问,叔父的身体还好吗?”

  “还好,能吃能喝能睡!”康建世平淡的应了一声,又道:“相比于五年前,你似乎更年轻了。”

  陆森摇摇头道:“老大,你看起来却是更老了。已经这个年纪了,不要再那么操劳了吧!局面已经完全平稳了,平常没事的时候,多注意一下保养,古堡别的没有,羊胎素、玻尿酸应该不缺的吧?”

  康建世摆手道:“老都老了,还去折腾那种虚头巴脑的玩意儿干什么?图好看吗?我又不出去见人,要那么好看做什么?”

  陆森叹气道:“如果你愿意出去见人的话,类似这样的古堡,你最少可以多拥有十座,财富可以翻上一百倍,甚至是一千倍的。”

  康建世摇头,“钱财和名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要那么多没有用的。”

  陆森叹气道:“你的淡泊性格,和叔父真的一点也不像!”

  康建世突然有些愤怒的道:“我为什么要像他?”

  陆森没有接口,只是默默的喝茶。

  康建世问道:“你特地过来,应该不是专门为了来提醒我打玻尿酸吧?”

  陆森摇头道:“不是!”

  康建世道:“那你有什么事?”

  陆森道:“因为一个诈死的孩子!”

  康建世道:“你是指那个已经改名叫林昊的阿奴?”

  陆森道:“是的!”

  康建世道:“其实在他下葬后不久,我就知道他诈死的事情!”

  陆森不解的道:“你怎么知道的?”

  康建世道:“我检查他的遗物的时候,发现了他研究假死药的记录。然后我让人将他的棺材挖起来了。这小子相当的聪明,逃出去的时候,竟然还不忘弄一具差不多年纪与身材的尸体弄进去冒充他。如果我没有取样进行DNA对比的话,我也被骗过去了。”

  陆森道:“既然你知道他诈死,为什么不对他赶尽杀绝。你应该知道,他不但知道我黑锋国际的秘密,同时也知道你古堡的很多秘密,这些秘密,都是不能让世人知道的。”

  康建世道:“我不想这样做!”

  陆森道:“为什么?”

  康建世道:“他在你们那边,是通过了考核才被我们挑选过来的,虽然当时只有13岁,可也算是出师了。到了我们这边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却偷学到了很多东西。别的不说,就是他弄的那个假死药,我也是费了将近一年才研究透彻其中的复杂原理。这个小子,是个绝对的人才。”

  陆森不屑的道:“人才?你这里好像最不缺的就是人才吧?”

  康建世摇头道:“我这里没有人才,只有疯子。对于真正的人才,我是很珍惜的。”

  陆森道:“所以你就放任他?”

  “不错,他算是你我两家共同培养出来的人才!”康建世说着冷笑起来,“我父亲不是嫌我没用,你也嫌我太淡泊吗?那我就派他出去,让他在外面替我兴风作浪!”

  陆森苦笑道:“老大,你不怕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康建世道:“嗯?”

  陆森道:“他在我黑锋国际也好,在你的古堡也罢,从来都没有过过一天好日子,真的让他羽翼丰满,难道不会反咬我们一口?”

  康建世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陆森苦笑着摆手道:“你觉得这对他是磨练,可他并不是这样认为的。还有,他会不会咬你,我不说。但他现在已经开始咬我了!”

  康建世道:“哦?”

  陆森道:“叔父给我爸的血咒,恐怕已经叫他破了。”

  康建世听得愣了下,震惊之余,更多的还是兴奋,“你确定?”

  陆森点头,“他被送过来的时候,身上是带着血咒的,每个月都要服用我们送来的解药。他诈死之后到现在,已经三年时间了吧。断了三年的解药,可是仍然还活着,这就证明我的血咒已经被他破了!”

  康建世道:“不错,不错,我果然没有看错人,这个小子是天造之才啊!血咒这个东西,我研究了将近二十年,可始终无法破解,没想到他竟然破了。”

  陆森心中巨怒,差点就脱口而出一句你麻痹,但最后还是忍了,“老大,你没有搞错吧,这个时候,你还在夸他?我的血咒被破,黑锋国际的根基不堡,即将面对的就是灭顶之灾啊!”

  康建世没心没肺的道:“那关我什么事?”

  陆森的怒火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人是你们放走的,你说不关你的事?”

  康建世道:“我明白了,你这次来是兴师问罪的!”

  陆森有点哭笑不得,搞了这么久,你现在才明白?拜托不要把智商全用在医疗研究上面,留一点来做人啊!

  “老大,黑锋国际和圣医德堡是血脉相连的,我们如果有事,你们也不见得会好过,他对付完了我们,接下来轮到的就是你们了。”

  康建世道:“有这么严重?”

  陆森道:“是的!”

  康建世道:“那你要我怎样做?我古堡难得出一个人才,让我杀掉,我是绝对不干的。”

  陆森道:“那你就把他弄回来,永世不得再出去。”

  康建世道:“我考虑考虑。”

  陆森道:“已经这个节骨眼了,你还有什么好考虑?”

  康建世道:“老二,如果我想让他回来,我早就让他回来了。何必等到现在。”

  陆森摇头道:“你到现在还不死心?还觉得他是在代表你?”

  康建世道:“难道不是?他现在所用的一切,都是从我古堡中学到的本事!”

  陆森道:“老大,你不要这么天真了好吗?他代表的只是他自己,他对古堡从来没有感恩,只有仇恨!”

  康建世道:“可是我对待他,对待每一次从黑锋国际过来的孩子都很好,并没有虐待过他们啊!”

  陆森怒道:“很好?那我问你,我送过来的这么多孩子,活下来的有几个?”

  康建世被问着了,很想说我先找助理问问。因为他也不太清楚到底死了几个。他虽然不算是变态,但却是个医学狂人,眼中只有医疗研究,除此之外,没有别的!

  陆森又道:“或许你并没有说错,你确实没有对他们做什么,可是你下面的那些人,那些变态呢?他们有将这些孩子当人看吗?”

  康建世又被问着了,他对古堡里的医生是很宽容的,甚至可以说是纵容,从来没给他们立过什么规矩,因为他觉得一个医学研究者,必须有足够的尊重!

  陆森随手将一叠厚厚的档案扔到他的面前,“这是十年来,我们黑锋国际那边送人过来的记录,总共二百七十人,现在还活着的,不超过十个。其中还包括了诈死的林昊。”

  康建世愕然的道:“剩下这么少?另外那些呢?死了?”

  陆森差点就被这个智障气哭了,你问我,我问谁?你才是堡主,你堡中的事情,我怎么知道?

  “这些人,虽然你们古堡确实付了钱,完全买断了过去,生与死也与我们无关,可那也是我们的心血!如果不送过来,他们之中,或许还能出一两个杀神的。”

  康建世叹了口气道:“好吧,我知道了!”

  陆森摇头道:“我不是跟你翻旧账,我仅仅只是要你去解决林昊的事情。”

  康建世犹豫一下后,终于道:“七天之内,我给你一个答复!”

  陆森知道这恐怕是最好的结果了,但他是不能将希望完全寄托在他身上的,必须得做另外两手打算。

  

章节目录

妙手小村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了了一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了了一生并收藏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